•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238章 幕后之人
  • 第1238章 幕后之人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听张金宝这样说,脸色显得有些凝重,他沒有想到,蔡宝山这老家伙竟然狡猾如斯,以他对张金宝的了解,知道此人虽然平时有些墙头草的风格,但是他的工作能力还是相当强悍的,这也是他为什么要拉拢和重用此人的原因。

        用人,要用人的优点。

        但是现在,张金宝都已经把调查工作做得如此细致如此深入了,连蔡宝山的银行账户都已经调查过了,竟然沒有发现任何异样,但是,却又那么多人说蔡宝山是沈吉昌背后的青龙会幕后最大的保护伞,只可惜沈吉昌几乎在被抓之后不久就死了,否则的话,也许可以通过沈吉昌找到蔡宝山的把柄,但是现在,要想抓住蔡宝山的把柄却十分困难了。

        不过以柳擎宇对蔡宝山的了解,他坚信,像蔡宝山这种人绝对不可能属于那种守着鱼却不偷腥的猫,既然那么多人说蔡宝山此人贪财,那么他绝对有问題,只是这家伙隐藏得比较深而已。

        一边想着,柳擎宇一边问道:“有沒有对蔡宝山的家人展开调查,在调查的过程中有沒有发现一些比较特殊或者与众不同的地方。”

        张金宝略微回想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便缓缓说道:“我们曾经对蔡宝山的老婆展开过专題调查,在财务上,她倒是沒有什么,要说特殊之处嘛,我们倒是发现一个问題,那就是蔡宝山老婆宋玉芳的娘家位于我们岚山市岚西区的城中村方村,据说宋玉芳娘家有一所宅子是宋玉芳的房产,而这个宅子目前是由宋玉芳的父母在居住,但是呢,最近七八年的时间里,每到春天,宋玉芳的父母都会去儿子家居住,然后,这所宅子就会进行重新翻修。”

        柳擎宇皱着眉头说道:“如果是翻修宅子不也是很正常吗。”

        张金宝道:“翻修房子倒是很正常,但问題是每次翻修的时候,都是由蔡宝山和他老婆亲自來负责,蔡宝山这个堂堂的市局常务副局长每次都是亲自担任泥瓦工,而且每次的工程量也不是很大,也就是更换或者增加一些砖瓦什么的,我感觉这个特不同寻常的,按理说,就算是工作量再小,蔡宝山也完全沒有必要自己亲自动手啊,而且每次施工的时候,那所宅子都是大门紧闭,就连施工所使用的水泥、沙子等物品,都是蔡宝山亲自开着面包车往里面拉。”

        柳擎宇闻言眉头使劲的皱了皱,他能够感觉到,蔡宝山这个习惯似乎有些问題,但到底是什么问題却实在想不清楚。

        柳擎宇便吩咐道:“嗯,这个倒是有些特殊,你们再多方面了解一下,看看他的儿女方面有沒有特殊之处。”

        张金宝点点头。

        等张金宝离开之后,柳擎宇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之中,这个蔡宝山还真是够小心的啊,就连砌墙都要亲自动手,还大门紧闭,这样一來,基本上可以肯定,蔡宝山的赃物所窝藏之处,很有可能和这所老宅子有关,但是问題是就算是明知如此,他却不能派人明目张胆的去搜查,因为到目前为止,自己沒有掌握任何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蔡宝山贪污受贿,所以,按照相关的流程,自己是绝对不能派人去搜查,否则的话,周君豪等人一定会抓住这个把柄狠狠的攻击自己的,到时候弄不好打不着狐狸反而落得一伸手骚。

        一时之间,柳擎宇虽然有心反击,却还真找不到好的出手时机,只能静下心來慢慢的等待着,等待着宋卫国那边的调查结果。

        宋卫国沒有让柳擎宇失望。

        两天之后,距离最后限期破案的时间还剩下最后一天的时候,宋卫国满脸欣喜的冲进了柳擎宇的办公室内,眉宇之间都闪烁着兴奋之色:“柳局长,案子破了,陈天杰被杀一案彻底告破了。”

        柳擎宇脸上露出淡淡笑意,十分淡定的说道:“破了啊,到底谁是幕后的凶手。”

        宋卫国笑着说道:“柳局长,沒有想到,我真的是沒有想到啊,幕后凶手竟然是他。”

        “他,谁啊,难道是交通局现任副局长中的一位。”柳擎宇问道。

        宋卫国笑道:“柳局长,你只猜对了一半。”

        “猜对了一半。”这一下,宋卫国倒是把柳擎宇的胃口给吊起來了。

        “沒错,只猜对了一半,我接手这个案件之后,先是派人前往孙金星的家乡,把他的老乡孙大虎抓捕归案,抓住孙大虎之后,通过对他的审讯,孙大虎交代幕后指使他杀害陈天杰局长的人是交通局的副局长楚天强,据孙大虎交代,楚天强之所以要杀陈天杰是因为陈天杰在交通局内大权独揽,让他们这些下属基本上成了摆设,获得不了什么好处,尤其是在交通局下属的岚山建设集团的事情上,原本这个岚山建设集团是属于楚天强分管的,但是在陈天杰上任之后,他竟然通过一系列手段,把楚天强从岚山建设集团分管的位置上给弄走了,他亲自主抓岚山建设集团,而岚山建设集团是属于交通局前任局长胡柏明所创建的,主要是针对交通建设这一块进行投资和建设,每年的营业利润相当可观,这在交通局上上下下的眼中就是一块大肥肉。”

        宋卫国说道这里,笑着说道:“柳局长,一开始我们听完孙大虎的交代之后,立刻派人把楚天强给抓捕归案,楚天强也承认这件事情是他幕后主使的,按理说,这个案件到此基本上也就可以结案了,但是,我们的工作人员在围绕着楚天强进行调查的时候却发现,楚天强的银行账户资金在案发前后的这段时间,实际流动资金数量只有10万元左右,但是我们从孙金星家里却抄出了35万的酬金,也就是说,有25万元的现金來路不明,我相信,如果是楚天强是真正幕后指使者的话,那么他肯定能够很明确的解释另外的那25万元现金到底是从哪里來的,但是,经过我们多方位的讯问,楚天强始终无法明确的交代出那25万元的现金是从哪里來的,这就让我们对于整个案件的幕后主使者起了疑心。”

        柳擎宇闻言略微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这个最终的幕后指使者该不会是前任局长胡柏明吧。”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宋卫国脸上露出错愕之色:“柳局长,您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柳擎宇笑着说道:“那倒不是,我是凭感觉猜得。”

        宋卫国这才释然,却充满钦佩的说道:“柳局长,您猜得沒错,就连我们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陈天杰被害案的幕后主使者竟然会是胡柏明,因为之前根据我们外围调查的各种信息显示,陈天杰之所以会走上今天这个交通局局长的位置,和胡柏明的大力提拔栽培是分不开的,而且陈天杰上任之后,对胡柏明也是相当照顾的,所以,于情于理我们都沒有怀疑胡柏明的动机,所以,我们一开始从來沒有怀疑过胡柏明。

        但是,楚天强被捕之后,他在无法解释那剩余25万元到底是怎么來的情况下,却坚决把所有的责任全都揽到自己身上,他的这种做法引起了我们强烈的怀疑,当时我们分析,这个楚天强肯定是要掩护什么人,所以才故意把所有责任全都揽到自己的身上的,所以,我们就围绕楚天强的社会关系进行了调查,这一调查我们才发现,原來,楚天强是胡柏明的妻弟,也就是小舅子,这个情况搞明白之后,我们立刻把怀疑对象锁定在了胡柏明的身上,于是,我们动用人员调查了胡柏明的银行账户情况,经过我们调查,发现就在案发前后,胡柏明的银行账户上的的确确是取出了25万元的现金。”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就算是确定了这一点,你们也无法直接定案啊,你们到底是通过什么渠道搞定了楚天强让他开口的呢,毕竟,只有楚天强开口的口供再加上那25万元的现金合在一起才能形成一个稳固的罪证链条。”

        宋卫国道:“这一点我们的确费了很多的力气,那个楚天强说什么都不肯开**代问題,就知道一个劲的把责任往自己的身上揽,根据我的分析,楚天强之所以会这样,肯定是胡柏明向他承诺了什么,这才导致他这样做的。

        而且我们万万沒有想到的是,就在昨天上午,胡柏明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我们正在调查他的信息,他竟然主动找到我们市局來了,我亲自接待了他,见面之后,他就向我们表示歉意,说是他听信了楚天强的花言巧语,说是他要用那笔钱去给儿子买辆车的,却沒有想到,他竟然会用那笔钱去雇凶杀人,他现在有些后悔了,他是來向我们坦诚这些信息的。”

        听到这里,柳擎宇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來:“胡柏明这老家伙这是自投罗网啊,他这样一來,基本上可以证实了这小子真有问題了,否则的话,他又何必苦心积虑的多此一举呢,他这根本就是做贼心虚想要过來试探你们啊,卫国同志,如果我猜得沒错的话,你应该采取了瞒天过海之计忽悠人家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