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230章 疑点重重
  • 第1230章 疑点重重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闻言不由得一笑:“呆不下也好,正好我今天在常委会上已经提议由你來担任咱市局的常务副局长,局党委副书记,已经在常委会上获得通过了,估计走完程序之后,关于你的任命很快就会下來了,所以啊,你现在干脆也就别闲着了,暂时先以专案组常务副组长的身份來负责起这个案子吧,等正式任命下來之后,你就是常务副局长了,这个案子的重任就交给你和尚武、永刚三位同志了。”

        “啊,常务副局长。”现场,不管是宋卫国也好、周尚武和程永刚也好,听到柳擎宇说完,全都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要知道,宋卫国可是老资格的局长了,要是论提拔,副局长的位置早就应该是他的了,但是,以前的时候,不管他立过多少功劳,媒体多么赞誉,但是由于宋卫国性格耿直,脾气火爆,又太过于坚持原则,每次提拔之前,别的同级别官员都是东跑西送的,最不济还要请客吃饭呢,但是他却从來不管那些,就知道老老实实的做事。

        结果却是很多以前从他手底下工作的下属都已经提拔到副局长的位置了,甚至是更高的位置了,而他却一直老老实实的待在那个位置上一点都沒有变化。

        现在,柳擎宇却突然说他已经提议由宋卫国担任市公安局的副局长了,而且还带了常务两个字,而且柳擎宇的提议还在常委会上通过了,这种变化实在太让众人震撼了,毕竟,能够今天出现在这现场的这三位市局的精英可都不是白给的,他们三人几乎全都是在岚山市以前的政治格局中因为太过于坚持原则而一直得不到重用的,所以,他们对于岚山市目前的局势还是非常了解的,在他们看來,柳擎宇的这个提议根本不可能在常委会上获得通过的。

        但是现在,柳擎宇却说已经通过了,这太出乎他们的意料了。

        在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周尚武和程永刚全都同时向宋卫国伸出手來表示祝贺。

        周尚武更是嘿嘿笑着说道:“老领导,今后又要在您的领导下工作了,您得对我多多照顾啊。”

        程永刚也是使劲点点头说道:“是啊,老领导,我也跟在您的身边做事。”

        看到两个老下属这样说,宋卫国一张刀削一般的坚毅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温暖的笑意。

        他可是清楚的记得,柳擎宇当初三顾茅庐请他出山时候曾经答应过自己的承诺,他的确说过会提拔自己的,却沒有想到,仅仅是破了一个案子,柳擎宇就把自己提拔到市局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上,而且还是在问題重重的岚山市政局之下,他太清楚柳擎宇要想做到这一点需要耗费多少心血了,与岚山市的本土势力做出多少斗争了。

        他的心中暖暖的,他意识到,岚山市因为柳擎宇的加入,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死水一滩的局势了,岚山市的面貌因为柳擎宇的加入,正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想到此处,宋卫国冲着柳擎宇微微一笑:“柳局长,请您放心,请市委放心,不管何时何地,我宋卫国都为以人民为根本,一心一意做好我的本职工作,坚决守护好我们岚山市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坚决与犯罪分子进行殊死斗争,哪怕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柳擎宇轻轻的拍了拍宋卫国的肩膀,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感性和柔和:“老宋啊,对于你的为人和官德,我放心,岚山市的社会治安的改变就靠你们三个带头去打拼了,我相信,我们岚山市警察队伍中的热血男儿绝对不会少,只是他们现在缺少真正的领头者,缺少真正能够带领着他们去一心一意做实事的人,有了你们三个,我就放心了很多。”

        三人闻言心头全都是一暖。

        他们知道,从这一刻起,他们三人真正融入了柳擎宇这位新局长的嫡系人马圈子,融入了这个真真正正一心为民的团队中。

        这时,柳擎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

        柳擎宇接通了手机,电话那头传來了省公安厅厅长卢元强的声音:“小柳啊,你们岚山市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两起命案刚刚破了,怎么又出现了一起命案,而且还是交通局局长被杀。”

        柳擎宇苦笑着说道:“卢厅长,说实在的,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向您保证,我有信心在3个月之内,让岚山市的社会治安发生重大变化。”

        柳擎宇直接毫不犹豫的说道。

        听到柳擎宇铿锵果决的话语,卢元强声音中的怒气缓和了一些,沉声说道:“嗯,很好,你必须要有这种决心和意志才能做好岚山市的公安工作,这次的命案已经引起了省委高度重视,我们省公安厅也已经派出了以副厅长崔振华同志为首的刑侦专家前往你们岚山市指导工作,不过呢,这次还是和上次一样,省厅的人只是作为辅助与协调,真正主导全局的还是要由你们岚山市來做,怎么样,有沒有信心。”

        柳擎宇苦笑着说道:“卢厅长,我沒有信心也得有啊,我们市委已经给我下了七天限期破案的命令,我要是不能在七天之内破案的话,恐怕沒有办法向市委交代啊。”

        “什么,七天破案。”卢元强真的有些震惊了,要知道,这么重大的案子虽然省厅也十分关注,但是绝对不会下达什么限期破案的命令,因为破案不同于其他的工作,这里面既有犯罪分子与警察之间智慧的较量,又和技术力量的实力有关,而且其中还需要一点点的运气,所以,平均下來,一般的命案如果能够在一两个月之内破案其效率已经相当不错了,虽然其中不乏一些在很短时间内破案的,但是也不乏数年甚至数十年都无法破案的,现在,岚山市竟然给柳擎宇下达了限期七天破案,这里面的意思卢元强又怎么会看不清楚呢。

        想到此处,卢元强有些疑惑的说道:“柳擎宇,你答应了。”

        柳擎宇再次苦笑了一下:“是的,我答应了,我必须答应。”

        柳擎宇沒有解释为什么,但是却给出了一个十分肯定的回答。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卢元强的略微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柳擎宇,对于这次破案,你有多少信心。”

        柳擎宇道:“卢厅长,说实在的,我现在还沒有找到多少有用的线索,但是我会竭尽全力去做事,因为在岚山市,我要想做每一件事情都必须竭尽全力。”

        卢元强听明白了柳擎宇的意思,沉声道:“这样吧,你和崔厅长经过上次的联合行动之后应该也算是老朋友了,我会叮嘱他一下,让他尽量配合你们岚山市局的工作,同时,省厅这边我也会派出一些先进的技术设备前去帮忙,希望你们能够尽快破案。”

        柳擎宇心中一暖,这才是真正的领导啊。

        挂断电话之后不久,柳擎宇的手机再次响了起來。

        电话是市局信息中心副主任朱天桥打过來的:“柳局长,大事不好了,陈天杰的案子现在网上已经炸锅了。”

        “怎么回事,现在是一种什么情况。”听到朱天桥那边打过來的电话,柳擎宇一下子就焦虑了起來,因为他非常清楚,在这个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的速度非常快,而还有很多信息在上网之后一旦被有心人故意歪曲的话,会严重偏离事实,甚至有可能会给他们办案人员带來意外的强大的压力。

        朱天桥道:“柳局长,是这样的,由于陈天杰是在上班的时候,在家门口被杀的,所以,这个消息几乎在一个小时之内就被人传到了网上,还配有现场的图片,而消息出现之后,立刻被很多网站尤其是百度贴吧内竞相转载,再加上陈天杰的身份特殊,围绕着这起案件的犯罪动机,很多网民纷纷参与进來,发挥出他们最大的想象力去分析案情,各种流言四起。”

        柳擎宇皱着眉头问道:“都有什么流言。”

        朱天桥道:“主要有三种主流的分析,第一种是仇杀论,说是陈天杰担任交通局局长期间,依靠着权势霸占了一个下属的妻子,该名下属对其怀恨在心,雇佣黑社会人员杀了陈天杰;

        第二种是财杀论,说是陈天杰担任交通局局长期间,贪污受贿数额巨大,还说有一个女贼去他们偷东西,随随便便顺走了桌子上的几张购物卡,拿出來一刷卡发现上面竟然有几万块,而且还说陈天杰的家里好烟好酒不计其数,名包名表琳琅满目,所以,这个消息传出來之后,就有人盯上了陈天杰,为财杀了他。

        第三种则是利益论,说是陈天杰虽然身为交通局局长,贪污受贿数额巨大,但是实际上,他只是某一个岚山市利益圈子里面的小喽啰,所受贿数额大多数全都是上缴到更高一层的贪官手中去了,而最近一段时间,由于柳擎宇在岚山市高调打黑除恶,让某些人感受到了形式的严峻,所以出于对整个利益圈子的考虑,决定采取丢卒保车的手段,干掉陈天杰一个人,保全一票人。”

        说道这里,朱天桥又重点强调了一下:“柳局长,在这三种主流分析中,最后一种论调是得到大部分网民认同的,很多网民往往喜欢用过火的心思去揣度官场上的事情,而且,现在这起案件的关注度几乎以每小时百分之二百的关注度在递增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