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228章 调虎离山
  • 第1228章 调虎离山

    作品:《权力巅峰

        听到柳擎宇竟然要提条件,而且一提就是两个,张顺成和周君豪眉头全都皱了起來。

        不过两人和柳擎宇也是打了很长时间的交道了,他们也清楚,柳擎宇这个家伙做事一向属于那种一个吐沫一个坑的主,如果他说的事情要是不答应的话,这家伙绝对不可能同意限期破案的,上一次如此,这一次恐怕还是如此。

        现在,关键就要看柳擎宇的条件到底是什么了,如果在可以接受范围之内的话,两人倒是可以接受,现在对于三人而言,他们这也是在进行一种政治博弈,都想要用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政治利益,而对于张顺成和周君豪而言,他们所冒的风险最小,但是如果赢了,很有可能获得将柳擎宇驱离岚山市的大好机会,而柳擎宇冒着的风险很大,但是赢了却可以实现自己所提的两个条件,达到一定的政治目标。

        同样的,如果张顺成一方输了的话,付出的是一些政治利益,而柳擎宇输了的话,付出的却有可能是政治前途。

        所以,在张顺成和周君豪看來,这种博弈怎么算他们都是占据先机的。

        张顺成淡淡的说道:“柳擎宇,你到底有什么条件。”

        柳擎宇沉声说道:“我的第一个条件是我要把蔡宝山从我们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上调离,同时将会组织人员对蔡宝山进行调查。”

        “什么,你要把蔡宝山调走,还要对他进行调查。”听到柳擎宇的第一个条件是这个,周君豪第一个便站起身來,这一点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内心,要知道,这蔡宝山可是他的心腹人马,柳擎宇竟然说要把他从市公安局调离,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周君豪脸色直接阴沉了下來,冷冷的说道:“柳擎宇,你凭什么要调走蔡宝山,如果你要是给不出一个合理的理由,这个条件你以后就不要再提了,蔡宝山同志在市局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上做得非常出色,如果这一次不是你空降下來的话,我们岚山市方面就提拔他坐上公安局局长的位置了。”

        柳擎宇闻言不屑的一笑:“周市长,根据我们市公安局在最近针对青春街一案进行调查和取证的过程中,我们接到了大量有关蔡宝山同志的举报,当然,也包括市局副局长沈吉昌同志的举报,经过我们查证,青春街上之所以存在那么多的娱乐场所,之所以青龙会这样的黑恶势力之所以能够明目张胆的存在于我们岚山市,是因为以沈吉昌为首的一个庞大的关系网络成为了这些人的保护伞,而根据诸多举报材料显示,沈吉昌是这个庞大保护伞的一个撑伞人,同时,也是所有行贿人员的主要接触对象,仅仅是沈吉昌一个人所接受的贿赂金额就已经超过3个亿。

        虽然后來沈吉昌被人给算计了,但是经过我们对他们家里进行查抄的结果显示,沈吉昌家里所有的资金加在一起,也不过才五六千万而已,距离他所接受的三个多亿的贿赂金额差了很多,而且从各方面的信息显示,沈吉昌也不是一个大手大脚的人,所以,他的花费是十分有限的,这也就是说,他受贿的金额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人被他转移走了,根据常理來推测,沈吉昌一个小小的市公安局副局长,要想成为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还是不够资格的,所以,他的上面,必定会有其他更为重量级的人员。”

        说道这里,柳擎宇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來,说话的时候,语气也带出了几分愤怒:“当然了,推理只能是推理,我们还不能因此而断定沈吉昌之上的保护伞到底是谁,但是,从各种犯罪嫌疑人的口供來看,沈吉昌之上最近的一个犯罪嫌疑人已经十分明确了,那就是蔡宝山同志,这一点,从市局里面蔡宝山与沈吉昌之间的关系上也能看出一丝端倪,所以,有鉴于此,我决定,先将蔡宝山同志从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上调离,同时建议市委组织专案组对蔡宝山同志展开秘密调查,如果发现蔡宝山同志存在违法违纪行为,必须要将之绳之以法。”

        柳擎宇说完,目光直接看向了张顺成和周君豪。

        此时此刻,整个会议室内一片沉寂,众人全都被柳擎宇的这番话给镇住了。

        柳擎宇竟然认为在青龙会和青春街的背后有着一个庞大的保护伞,而且沈吉昌还不是最高的一层,而且从柳擎宇的意思大家都可以看得出來,他虽然沒有明说,但是却已经点出,甚至蔡宝山都不一定是最大的保护伞。

        柳擎宇这是要做什么。

        但是,众人却又不得不承认,柳擎宇这次玩得是阳谋,绝对的阳谋。

        他直接把蔡宝山的问題直接摆在了常委会上,直接摆在了桌面上,所有的口供全都显示蔡宝山有问題,我柳擎宇建议调查他,你张顺成和周君豪到底支持不支持,而且柳擎宇还说得十分明确,把蔡宝山从市局调走的目的就是为了方便调查他,你们到底支持还是不支持。

        周君豪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看,他心中恨柳擎宇恨得牙根痒痒,但是此时此刻,他却不敢轻易表态了,因为柳擎宇已经把所有的一切全都明确的摆在了桌面上。

        如果柳擎宇刚才说话的时候,只是提出要调离蔡宝山,而不提出要调查他的事情,他们他可以找出足够的理由去否定柳擎宇的这个提议,但是现在,他不敢轻易否定柳擎宇,因为一旦后面柳擎宇要是通过别的的手段确认蔡宝山存在问題,而他此刻又是持否定意见的话,那么一旦今天自己说的话被省委那边的领导知道,省委的领导会如何看自己,会不会认为自己是蔡宝山的保护伞呢,而且蔡宝山又是自己的人。

        所以,这个时候,无论如何,周君豪都要避嫌了。

        其他常委们自然也看出了周君豪的顾忌,所以,目光纷纷落在了张顺成的脸上,大家都知道,此刻,张顺成的态度十分关键。

        张顺成心中也开始盘算起來,他已经看出來了,柳擎宇是真的想要对蔡宝山下手了,这一点,他早就预料到了,因为蔡宝山从柳擎宇到了市局开始就一直和柳擎宇作对,对柳擎宇的工作造成了十分重大的阻碍,柳擎宇要想把他搬走是肯定的,他估计着柳擎宇可能会等个半年一年,逐渐在市局站稳脚跟之后才会考虑通过人事调整的方式把蔡宝山弄走,只不过他万万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通过一个青龙会的案子直接就查到了蔡宝山的头上,而且是明目张胆的要把蔡宝山给弄走。

        自己到底支持柳擎宇还是不支持呢,如果不支持柳擎宇提议的话,用什么理由來否定柳擎宇的提议。

        否定很难,因为柳擎宇说的太明确了,他提议要调查蔡宝山啊,现在省委、省公安厅全都盯着这个案子,柳擎宇说要调查蔡宝山,他这个市委书记敢说不支持调查吗,如果省公安厅再次插手了怎么办,如果到时候省公安厅万一要是真的查出了蔡宝山的问題,而自己又不支持柳擎宇的提议的话,那么等下一次省委要是再次通报批评下來,恐怕要直接点名批评自己了。

        而蔡宝山又不是自己的人,自己何必为了周君豪这个老对手而让自己陷入危机之中呢,更何况一旦蔡宝山被从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上踢走,那么常务副局长的位置肯定会空缺出來,那么市局那边肯定是要进行一番人事调整的,如此一來,周君豪一直牢牢掌控的市局便出现了重大的裂缝,再加上柳擎宇这个市局一把手的强势介入,周君豪失去蔡宝山这个代理人之后,今后要想对市公安局如臂使指已经不太可能了,而这也是自己掺沙子把自己的人往市局里面插入的机会啊,自己只要成功的掺进了自己的人,不管对于制衡柳擎宇还是周君豪來说,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想到此处,张顺成沉声问道:“柳擎宇,你手中掌握的证据能不能证明蔡宝山同志有罪。”

        柳擎宇摇摇头:“不能,我们市局目前掌握的证据只有众多犯罪嫌疑人的口供,由于几乎市局有关的受贿之事全都是由沈吉昌來负责的,所以,沒有任何人有机会与蔡宝山之间直接进行交易,但是,几乎所有人的口供都显示,蔡宝山才是岚山市青龙会等黑恶势力最大的保护伞之一,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提议先把蔡宝山同志从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上调离,同时对他展开调查,如果调查的结果证明蔡宝山同志是冤枉的,那么自然可以重新调整他的工作,但是,如果事后调查结果证明,他的确存在问題,那么该怎么对他进行处理,就怎么进行处理,我这个提议也是出于对蔡宝山同志的一种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