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224章 再入困局
  • 第1224章 再入困局

    作品:《权力巅峰

        听到电话里传來的周尚武的汇报声音,柳擎宇的脸色一下子就凝重了起來。

        命案,又是命案,这几乎已经是这两天來发生的第四起命案了,只是前面三起分别是沈吉昌、蔡伟才和赵铁福,他们被杀,其幕后主谋很容易分析出來,不过是沒有证据罢了,但问題是市交通局局长陈天杰为什么会被杀呢,而且还是发生在上班的时候,这原因到底是什么呢,为什么会是陈天杰呢。

        柳擎宇进一步分析道:“从可能性分析,一般凶杀案主要有四种可能性,一是情杀,二是仇杀,三是图财害命,第四就是毫无理由的互不相识的人因为某些临时发生的矛盾甚至是沒有矛盾而被杀害,陈天杰到底是属于哪种可能性呢。”

        一瞬间,柳擎宇的大脑中立刻转过这么多的想法,立刻对周尚武说道:“尚武同志,看來今天你是休息不了了,你立刻赶往现场先好好的勘察一下,了解一下实际的情况,我马上就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桌子上的保密电话突然响了起來:“柳擎宇同志,请你立刻到市委來一趟,市委常委会提前举行。”

        “市委常委会提前举行。”听到这个通知,柳擎宇的眉头不由得一皱,不是说好了是10点钟举行吗,怎么会提前举行呢,自己这边可是刚刚发生了一起命案啊,自己准备到现场去的。

        想到此处,柳擎宇直接对市委秘书长郑洪昌说道:“秘书长,我恐怕今天要缺席今天的常委会了,我这边刚刚接到下面的汇报,说是市交通局的陈天杰同志刚刚出家门准备上班的时候,被人在他们家门口给杀害了,我正在准备前往他的被害现场。”

        郑洪昌立刻沉声说道:“嗯,这件事情市委张书记也知道了,这也是今天的常委会提前举行的一个原因之一,凶案现场你先派市局的人赶过去就行了,让他们保护好现场,提前进行现场调研和勘察,至于你,先参加市委常委会,等参加完常委会再赶过去,这是张书记亲自吩咐的。”

        郑洪昌说道这里,还貌似十分善意的提醒了一句:“柳书记,我得提醒你一下,张书记的心情似乎不太好,你开会的时候要注意一些,我先挂了。”

        说完,郑洪昌挂断了电话。

        听到电话里传來嘟嘟嘟的忙音,柳擎宇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沒有想到,凶杀案发生之后,自己依然不是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的人,而从张顺成决定要提前召开市委常委会的决定上看,恐怕张顺成才是第一时间得到这个消息的人,也就是说,自己这个堂堂的市局局长对于市局尤其是基层公安的力量掌控还是十分弱小的,否则的话,发生了这么重要的事情,自己怎么可能会是比较晚才知道的呢。

        想到此处,柳擎宇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今后一定要对基层的各种反馈制度进行坚决落实。

        不过既然市委已经知道这起案件了,还要求自己必须要先去常委会参加会议,他也不能再多说什么,毕竟,这次会议是张顺成组织发起的,他肯定有他发起的理由。

        岚山市市委常委会会议室内,所有常委悉数到齐。

        张顺成的脸色与往常相比,多了几分阴沉,少了几分淡定。

        柳擎宇刚刚走进会议室的时候,便感觉到了整个会议室内气氛的压抑。

        张顺成沉声说道:“好了,现在我们正式开会吧,我们今天的常委会主要围绕三个议題展开,第一个议題,就是有关昨天晚上省公安厅协调组织的针对我们岚山市青春街举行的打黑除恶行动,在这次行动中,整个联合专案小组在我们岚山市青春街发现了大量违法犯罪行为,根据省电视台的报道,仅仅是昨天晚上,共计在我们岚山市青春街抓捕到的网上追逃犯罪嫌疑人37人,其中有7人还是犯下过命案的重点犯罪嫌疑人,而其他在岚山市公安局留有案底的人则有30多人,其中有多人被很多受害人当场指控的对她们实施各种犯罪行为的犯罪嫌疑人23人,在整个行动中,共计查获冰毒、海洛因等各类型毒品14公斤,查获吸毒人员18人,查获走私套牌车辆14辆。”

        说道这里,张顺成突然狠狠的一拍桌子,怒视众人说道:“各位同志们啊,省厅组织的这次行动可是战果显赫啊,战果显赫。”

        说道这里,张顺成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继续狠狠的拍着桌子怒吼道:“省厅是战果显赫了,但是我们岚山市呢,我们岚山市市委市政府在这次行动中十分的别动,我们岚山市市委市政府竟然对整个行动一无所知,直到结果出來之后,柳擎宇同志才向上进行汇报,我们岚山市现在已经成为了省公安厅眼中、成为了媒体报道中藏污纳垢的地方,我们岚山市整个市委班子被省委通报批评,你们说说,这件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出现,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一种结果。”

        张顺成刚刚说完,周君豪便狠狠的一拍桌子怒视着柳擎宇吼道:“柳擎宇同志,这件事情你是不是应该对我们整个市委班子解释一下啊,据我所知,省公安厅的行动是发生在你深夜前往省会通达市之后才发生的吧,按照常理來推断,这件事情应该是由你來推动的吧,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不与市委主要领导进行沟通,为什么你要等到整个行动有了结果之后才向市委进行汇报,你知不知道,现在,我们整个岚山市市委班子都被省委通报批评了,是,你柳擎宇在这次行动中是露脸了,政绩也有了,但是,你的这些政绩可是实实在在的踩着我们岚山市整个市委班子的肩膀和脑袋得來的啊,难道你不觉得你获得的这个政绩拿着有些烫手吗。”

        周君豪说完,常务副市长何宇翔便立刻大声说道:“周市长说得沒错,柳擎宇同志,这一次你做得实在是太过分了,你千不该万不该,不把这个事情向市委市政府进行汇报,你这次擅自做主的行动给我们岚山市市委带來了十分被动的后果,你要为此承担主要责任……”

        何宇翔的话还沒有说完呢,便被柳擎宇直接打断了,此刻,柳擎宇也被周君豪和何宇翔的这番话给彻底激怒了:“承担责任,我承担个屁,周君豪,何宇翔,你们既然这样说,那么我柳擎宇倒是真的要和你们理论理论了,想要让我当替罪羊,想要让我柳擎宇给你们背黑锅,你们简直是痴心妄想。”

        说道这里,柳擎宇怒视着周君豪和何宇翔说道:“周君豪,何宇翔,你们给我听清楚了,现在我把整个事情的來龙去脉跟你们好好的理论理论,首先,在几天之前,我有沒有采取行动,部署大量的警力到青春街上,我有沒有提到犯罪嫌疑人就藏在那青春街上,有沒有。”

        说道这里,柳擎宇也同样拍了桌子,把桌子拍得啪啪作响:“有吧,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了,而且监控录像都给你们拿出來了,但是结果呢,上一次的常委会上,就是你周君豪、你何宇翔,你们两个人带头强烈反对我们市局在青春街上部署警力,口口声声说什么那样做会影响到商户的商业利益,说什么那样做已经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甚至是声讨,最终的结果是什么相信你们也知道了,是,你们在常委会上的力量比较强大,我柳擎宇一个人孤军奋战,我输了,你们赢了,我们市局不得不撤兵了,但是,整个青春街的违法犯罪行为因为我们的撤兵而有所缓解了吗,沒有,青春街上的各种犯罪行为自从我们的警力撤离之后,依然处于频发的状态。”

        说道这里,柳擎宇突然怒声的充满不甘的吼道:“但是,周君豪、何宇翔二位领导,你们知道吗,我当初部署那么多的警力的目的是什么,我是为了整顿那青春街的社会治安啊,我是为了抓捕犯罪嫌疑人啊,我当初有沒有向你们提出请示,我要求对整个青春街进行整顿,我提过了吧,而且还是以书面文件的形式提交的,但是你们是怎么做的,我的申请文件到现在依然沒有看到任何的回复,而我们市局的行动也在常委会上被你们以所谓的投票表决的形式强行否定了,现在,出大事了了,被省委通报批评了,需要找替罪羊承担责任了,怎么,这个时候想到我柳擎宇了,想要让我柳擎宇承担责任了,我告诉你们,门都沒有,谁他妈的要想把这盆脏水往我柳擎宇的身上泼,我直接把整个事情的來龙去脉写成汇报材料直接提交到省委去,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应该由谁來承担责任。”

        说道最后,柳擎宇被气得不行,直接爆了出口,看向周君豪和何宇翔的目光中充满了愤怒之色,眼神中燃烧着强烈的斗争,沒有一点妥协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