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216章 折服
  • 第1216章 折服

    作品:《权力巅峰

        就在柳擎宇与郑东军一攻一守进行心理较量的时候,在大富豪娱乐城内,钱无命正在与狗头军师蔡伟才两人谈论着这一次常委会上做出的决策。

        蔡伟才脸上带着几分不屑的说道:“四爷,从这次常委会上柳擎宇的表现來看,他虽然表面上看起來强势无比,嚣张跋扈,但其实,他也就是一个表面上看起來比较强势罢了,归根结底他还是一名官员,还是比较在乎自己的官位的,否则的话,他在这一次的常委会上就不可能屈服于周市长的压力,最终决定从青春街把警力撤走了。”

        钱无命冷笑一声说道:“是啊,官就是官,官位大于天,这是几千年來亘古不变的规律,他们最关心的永远是自己,沒有谁会真正的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眼中,尤其是柳擎宇他们这个层次的官员,不过呢,柳擎宇此人虽然迫于压力,在常委会上屈服了,但是这家伙骨子里还是有着几分傲气的,虽然把明面上的警力撤走了,青春街的各家营业场所也全都恢复正常经营了,但是,柳擎宇却把不少的便衣警察全都给派了出來,在咱们大富豪娱乐城附近的便衣更是多得不得了,这说明柳擎宇这家伙是个睚眦必报之人,对他我们还真的小心一些,可不能阴沟里翻船。”

        蔡伟才立刻赞同道:“是啊,四爷说得非常对,柳擎宇这家伙肯定不甘心在常委会上失败的,不过四爷,您说铁斧我们怎么办,我们要不要想办法把他给送走,否则万一柳擎宇要是真的派人來搜查我们大富豪的话,一旦铁斧被抓住了,我们很难说清楚啊。”

        钱无命皱着眉头沉吟片刻说道:“我看还是执行既定的策略,继续让铁斧待在我们大富豪,有些时候,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虽然从柳擎宇的部署上看他认为铁斧就藏着我们大富豪内,但是,我相信,有市委常委会上的压力,有我们青龙帮的名头在这里,他是绝对不敢轻易派人过來搜查的,而且就算是他搜查,也绝对不可能把铁斧给搜查出來的,这青春街我经营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被柳擎宇一个小小的年轻人给压上一头呢,更何况,现在整个岚山市各个进出城的关键路口全都被封锁了,铁斧要想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如果只是在城里随便找个地方藏起來的话,也未必有多么安全,毕竟,我们对于其他地方的掌控不如对青春街的掌控比较顺手。”

        蔡伟才接着继续拍起了马屁,其实呢,他心中并不认同钱无命的观点,因为他认为,虽然把铁斧留在大富豪看似稳妥,但实际上,如果柳擎宇真的豁出去真要派人强行四处搜索的话,也未必就不能把铁斧给搜出來,如果到那个时候,这事情可就麻烦了,只是处于对钱无命的了解,他这些话只能憋在心中罢了,而这也正是钱无命看重他的地方。

        钱无命能够混到青龙会会长这个位置上,头脑胆识自然非同一般,虽然他专门请蔡伟才这个狗头军师作为参谋,但是,在很多事情上,他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也正是靠着这些独特见解,他才能够混的风生水起,对于蔡伟才的诸多建议,如果他觉得有理的话,自然会采纳,如果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拿定主意的话,那么对蔡伟才的话他就不会听从,而蔡伟才能够认清楚他自己的位置,能上能下,这也正是他所欣赏的。

        “伟才,你通知一下铁斧,让他这段日子绝对不能抛头露面,毕竟现在外面便衣众多,让他就好好的在地下室里面给我眯着,到时候派出几个小姐轮流伺候他,把他给我伺候舒服了就成了。”钱无命吩咐道。

        幽深院落内,柳擎宇与郑东军之间的心理较量还在进行着。

        一根烟抽完之后,柳擎宇看了看时间,淡淡的说道:“郑东军,你还有30秒的时间。”

        一边说着,柳擎宇一边站起身來,活动率一下筋骨,做出了准备离开的样子。

        郑东军的心情此刻无比的复杂,他是又惊又怕又恐惧,他担心自己说出实情会被钱无命灭口,又担心自己不说最终还是会连累家人受苦,尤其是自己的媳妇比自己可是小了十多岁,长得年轻又漂亮,而且对于自己家媳妇的个性他是非常清楚的,性格比较开朗,跟谁都能聊得來,但是绝对的自私无比,如果自己真的被关进监狱的话,自己藏起來的那些私产绝对会被媳妇给悄悄拿走,至于自己的父母,她是绝对不会管的,因为即便是平时,她对于自己的父母也并不怎么关心,一年到头去看望就住在楼下的父母的此次也绝对不会超过5次,如果自己真的被判个无期的话,自己的女儿怎么办,父母谁去养。

        虽然郑东军表面上看起來十分镇定,但是,柳擎宇的那番话确确实实的在他内心深处翻起了滔天巨浪,只不过,每当他意志有些松动的时候,他就想起了在自己正式卧底进入市局之前,钱无命亲自带着他观看了钱无命处理内部两名叛徒的场景,那种狠辣残酷的场面让他至今依然心有余悸。

        柳擎宇在房间内慢慢的踱着步,等待着时间的到來,同时,他眼角的余光也一直紧紧的盯着郑东军的脸色,当他看到郑东军的脸色一会阴一会晴的时候,便意识到,郑东军对钱无命的忌惮和恐惧恐怕是发自灵魂的,这说明钱无命的狠辣他是曾经亲眼所见的。

        如果是以前的话,柳擎宇也许到了既定时间,转身就会离开,不会给郑东军一点机会。

        但是这一次,柳擎宇却出人意料的在时间到了之后,并沒有离开,而是冷冷的看向了郑东军说道:“郑东军,如果你认为钱无命可以逍遥法外的话,那么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一次,我先要对付的是铁斧,只要铁斧被拿下,案子破了,我腾出手之后,首先要对付的就是钱无命,身为公安局局长,我是绝对不能容忍像钱无命这个的黑恶势力存在于我们岚山市的,如果你能够给我提供足够的材料证明钱无命的确有罪的话,我可以现在就直接拿下钱无命,所以,如果你要是因为忌惮钱无命而不敢坦白一些事情为自己争取宽大处理的话,那么我只能说一句,你太傻了,哦,对了,还有一点,你被带走的事情除了我们内部的人之外,沒有任何人知道,好了,我这次就再给你1分钟的时间考虑,到底如何抉择,你自己定。”

        说完,柳擎宇直接看着手表坐了下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柳擎宇最后这番话再次在郑东军的内心深处产生了化学反应。

        郑东军最担心的就是钱无命的报复,如果自己坦白的同时,能够交代出钱无命的一些问題,让柳擎宇对他骚扰一番的话,也许钱无命自己都自顾不暇了,而且柳擎宇说自己被带走的事情别人不知道,这对自己來说也是一个好消息,那样的话,就算是自己交代了问題,钱无命也不知道是自己说出來的。

        “好了,一分钟的时间到了,到底是说还是不说,郑东军,你自己选择吧。”说着,柳擎宇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郑东军。

        郑东军咬着牙略作沉思,身体猛的挺直了,沉声说道:“好的,我交代,我全都交代,不过柳局长,你必须要保证,绝对不能让钱无命伤害到我,伤害到我的家人,因为我知道,郑东军在很多部门包括监狱内都有很多沿线和人脉的。”

        柳擎宇冷哼一声说道:“这一点你放心,现在的岚山市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之前已经说过了,从今之后,岚山市将会走上一条全面贯彻落实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的快速路,坚决推进民意监督和终身追责制度,任何一个地方出现了责任,都会有相关的官员落马,我倒是要看看,在这种严格而又谨慎、全面的法律体系之下,还有谁敢再上下其手,欺上瞒下。”

        “好,我说,我全都说。”终于,郑东军做出了最终的决定。

        听到郑东军的决定,旁边的张金宝心中兴奋无比,因为他知道,这一次,自己又立功了,虽然这次主审郑东军的人是柳擎宇,但是他相信,以柳擎宇的个性,是绝对不会和自己抢功的,而一旦郑东军被突破之后,如果钱无命或者其他人被牵连出來的话,一旦柳擎宇把这些事情全都给落实了,那么这次的功劳之大将会超出自己的想象。

        有些时候,要想获得政绩,就必须要承担相当的责任,冒着相当的风险,这一次,张金宝决定拼了。

        随着郑东军的交代,一个让柳擎宇和张金宝触目惊心的卧底与拉拢腐蚀人员组成的庞大网络已经若隐若现了。

        柳擎宇彻底被震惊了,张金宝彻底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