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181章 釜底抽薪
  • 第1181章 釜底抽薪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嘿嘿一笑:“这年头,只有放长线才能钓大鱼啊。”

        “放长线钓大鱼。”秦睿婕愣了一下。

        柳擎宇点点头:“当然,你们难道沒有注意到,我在进入酒店之后,曾经提前进入包间查看现场的情况,查看完之后,才最终确定使用这个包间的。”

        秦睿婕点点头:“嗯,这倒是有注意过,不过现在你的旅行包丢了,里面的文件怎么办。”

        “文件,怎么可能丢了呢。”一边说着,柳擎宇一边一伸手从桌子底下掏出了一个大塑料袋,塑料袋里面装着的赫然是之前放在旅行包内的那几份账本和薛彤彤做出來的审计报告。

        顿时,现场众人全都瞪大了眼睛,用一种震惊的眼神看着柳擎宇。

        柳擎宇呵呵一笑道:“你们想一想啊,之前铁牛已经发现有人在开车跟踪我们了,那么对方的目标肯定是十分明确的,那就是我身上带着的这个旅行包和里面的文件嘛,既然如此,我怎么可能不注意保管这些文件呢,更何况,你们忘了,咱们來的可是新源大酒店啊,这可是我的地盘啊,我想要做点什么事情,岂不是轻而易举。”

        “老大,刚才那个小贼进來偷包的时候,你为什么要拉住我不放啊,否则的话,我绝对有把握抓到他的。”程铁牛问道。

        柳擎宇笑道:“当然不能放你过去,否则我怎么放长线钓大鱼啊,那个小贼的动作虽然很快,但是咱们两个人任何一个都能在第一时间搞定他,但是呢,他只是一条小鱼,我现在最想要对付的是他身后的那条大鱼,來吧,咱们不必再想这件事情了,咱们一边吃饭一边看场好戏。”

        一边说着,柳擎宇一边拿出自己的华为平板电脑放在桌面上,打开其中的一个软件,随即,平板电脑上便出现了四幅画面,此刻,画面还在不断的震动着,还有脚步声从画面里传了出來,很显然,这几幅画面一直处于移动过程中。

        秦睿婕看到此处不由得一愣:“柳擎宇,难道你的旅行包上装有微型摄像机和窃听器,该不会这事情你早就有所预料了吧,但是据我所知,那些微型摄像机和窃听器都是有距离限制的必须要在旅行包方圆100米以内才能接收到其所发射的无线信号的,现在估计这旅行包早就远离咱们了吧。”

        柳擎宇得意的一笑:“你说得沒错,普通的无线微型摄像机的确需要100米以内才能进行窃听,但是我用的可是军用的,其信号辐射范围可达300米左右,不过就算是对方距离我们10公里之外也沒有关系,我们也能够照样接收到相关的信号。”

        柳擎宇说完,其他众人再次愣住了。

        秦睿婕道:“这怎么可能呢。”

        柳擎宇道:“你难道沒有注意到秦帅并沒有出现吗,秦帅可是我的好兄弟啊,正常情况下我怎么可能不把他叫过來一起吃饭呢。”

        秦睿婕顿时瞪大了眼睛:“难道你让秦帅去跟踪那个小贼去了,而秦帅的汽车上搭配了信号放大和传输设备。”

        柳擎宇嘿嘿一笑,再次得意的点点头:“这是必须的啊,否则的话,我怎么可能敢玩这么一手,这一次,我倒是要看看,到底谁这么大胆子,竟然敢跟我玩这种阴招,我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柳擎宇说完,秦睿婕和薛彤彤的眼中全都露出了无比震撼之色。

        她们真的被柳擎宇刚才这番话彻底给震惊了,秦睿婕还好一些,此刻,最为震惊的要数薛彤彤了,虽然她知道官场斗争复杂无比,但是却从來沒有想过,柳擎宇这个堂堂的公安局局长竟然能够动用这种手段來对付敌人,更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在她们从公安局出发的时候就预料到了这一点,甚至提前做好了部署,而且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好部署,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此时此刻,她真的对自己这位校友师兄充满了钦佩之色。

        什么叫牛人,这才是真正的牛人,谈笑之间,樯橹灰飞烟灭,制敌于千里之外,算敌于无影无形。

        这时,视频画面已经稳定了下來,从之前震动的画面中可以看得出來,提着旅行包的人上了一辆汽车,把旅行包放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随即,此人一边打火启动汽车一边拿出了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马哥,旅行包我已经得手了,麻烦你把剩下的那笔钱打到我的账户上吧,这个旅行包我是给你送过去呢还是放在某个地方。”

        电话那头传來了一个声音:“这样吧,你25分钟之后,把这个旅行包直接放在岚河大桥东起第一个桥洞的石墩上面,放好之后你直接离开就可以了,钱我马上打到你的账户上。”

        “好的,那我这里就先多谢马哥了。”

        随后,视频画面一阵震动,随后便是汽车启动鸣喇叭的声音,随后,盗贼挂断了电话之后,便哼起歌來,而且唱得十分难听,这让包间内的两位美女大为不满。

        秦睿婕有些不爽的说道:“就这个盗贼,长得贼眉鼠眼獐头鼠目的,歌还唱得这么难听,真是折磨人啊。”

        柳擎宇也使劲的点点头:“沒错,我还真沒有听到过这么难听的一句都不在调上的歌,而且这哥们唱得还如痴如醉,真是一朵奇葩啊。”

        随后,众人一边吃着饭,一边忍受着折磨,听着这位盗贼唱歌。

        与此同时,柳擎宇也拿出手机给周尚武打了个电话:“尚武啊,你带着四个人开着两辆车在20分钟之内赶到岚河大桥东边第一个桥洞附近埋伏起來,估计到时候会有人拎着一个手提包放进桥洞内,这个人你们到时候只需要派出两人先保持跟踪即可,你带着两个人再现场守候着,估计等那个放包的人离开之后不久,就会有人前去取包,到时候你直接把那个取包的人抓住,然后在命令前面跟踪的人把放包的人给抓住,明白了吗。”

        “好的,柳局长,我明白了。”周尚武做事一向果断,他并沒有问柳擎宇到底是有什么事情,而是先去执行,以免耽误事。

        半个小时之后,柳擎宇接到了周尚武的报告:“柳局长,取包的人我们已经抓住了,不过这个人有些特殊。”

        柳擎宇笑着说道:“这个人应该是市交警支队的队长田福林吧。”

        周尚武一愣:“嗯,沒错,柳局长,您怎么知道的。”

        柳擎宇笑道:“是他就对了,先直接抓起來吧,今天晚上麻烦你和兄弟们好好看管他一夜,该审讯的就审讯,从今以后,他恐怕再也出不去了。”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周尚武立刻意识到,可能田福林真的要完蛋了。

        就在岚山市混,对于田福林到底是什么德行周尚武自然是了解的,便点点头说道:“好的,柳局长,我们今天晚上争取能够从田福林的嘴里弄到一些资料。”

        吃过晚饭之后,柳擎宇直接把秦睿婕和薛彤彤安排在新源大酒店住下,让程铁牛在他们旁边开了一个房间,负责保护两个女孩的安全,毕竟,现在这两位美女可是柳擎宇手中一张王牌,他们的安全直接关系到柳擎宇下一阶段将要采取的雷霆行动能否成功。

        第二天上午,柳擎宇來到办公室的时候,周尚武有些惭愧的看向柳擎宇说道:“柳局长,不好意思,我们辛苦了一个晚上,不过这个田福林却一句话都沒有交代。”

        柳擎宇笑着说道:“沒事沒事,这种情况很正常,他这个人一向是不到黄河心不死,那个偷盗小贼交代什么了吗。”

        “他倒是交代了,说是收了岚山市青龙会一个分堂副堂主马某的十万块钱,让他去新源大酒店把柳局长您的旅行包给偷出來,新源大酒店内有三名服务员为了钱给他帮了一些小忙,柳局长,那个马某我们现在要动他吗。”周尚武道。

        柳擎宇笑着摇摇头说道:“马某啊,对于他倒是不用着急,还不到对付他们这些人的时候,好了,周尚武同志,你和同志们都辛苦了,先休息一上午吧,下午你们还得接着忙碌那两起命案。”

        周尚武离开之后,柳擎宇二话沒说,立刻拿着秦睿婕和薛彤彤整理出來的审计报告以及周尚武等人抓捕田福林前后的所有证据直接來到了市委书记张顺成的办公室内。

        柳擎宇把所有的证据资料往张顺成的办公桌上一放,沉声说道:“张书记,我在对我们市局交警支队进行调研和检查的时候,发现刑警支队在账目上存在着严重的问題,经过省审计厅巡视小组的审计结果证明,交警支队领导层存在着严重的**问題,尤其是田福林这个支队长更是小官巨贪,仅仅是最近三年时间,他贪腐的款项多达8000多万,其中还有几千万被他挪用用來炒股,而且还赔了两三千万,同时,田福林为了拿回被我带走的账目资料,竟然与黑社会成员联系,让黑社会成员聘请小偷,把我装着账目资料的旅行包给盗走,所有这一切全都证据确凿,我建议,立刻免去田福林和三名副队长的职务,同时请纪委和检察院、公安局三个部门组成联合调查小组介入调查此案,坚决惩处这种小官巨贪的现象。”

        柳擎宇说完,张顺成当时便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