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178章 强势赶走
  • 第1178章 强势赶走

    作品:《权力巅峰

        杨永乐的眼睛几乎都直了,他万万沒有想到,眼前这个极品美女的工作证上写着的职务竟然是省审计厅审计一处的处长,级别竟然是正处级,和他的级别完全一样。

        如此年轻的女性正处级干部,这也太夸张了吧,这工作证该不会是假的吧。

        要知道,身为岚山市审计局的局长,他对于省审计厅的内部人员并不陌生,尤其是审计一处的处长,那绝对属于实权位置,在审计厅内也是很有分量的,而且审计一处的处长廖海鸣他也是比较熟悉的,前些天他还和廖海鸣一起吃过饭呢,怎么可能现在审计一处的处长就换人了呢。

        对此,杨永乐深表怀疑。

        不过杨永乐拿起秦睿婕的工作证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端详了好一阵,还是沒有发现任何的破绽,这绝对是一本真真切切的正版工作证。

        想到此处,杨永乐充满怀疑的看向秦睿婕道:“据我所知,审计一处的处长好像是廖海鸣吧。”

        秦睿婕淡淡的说道:“廖海鸣,我不认识,但现在是我。”

        看到秦睿婕那种淡定从容的样子,杨永乐更加纳闷了,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廖海鸣的电话:“我说老廖啊,你现在还是审计一处的处长吗,怎么我这边也看到了一个女人是你们审计一处的处长啊。”

        电话那头传來了一个十分低沉的声音:“老杨啊,我现在已经不是审计一处的处长了,新任处长是秦睿婕,哎。”

        说道这里,电话那头传來了一阵深深的叹息之声。

        听到这里,杨永乐顿时彻底呆住了,从廖海鸣的声音之中,他可以感受到廖海鸣内心那种深深的失落和抑郁,很显然,廖海鸣肯定是被安排到了一个他并不满意的地方。

        秦睿婕,沒错,眼前这个美女的工作证上的名字正是秦睿婕。

        这个工作证是真的,眼前的这个美女就是省审计厅审计一处的处长。

        看到此处,杨永乐心中有些郁闷了,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看向秦睿婕说道:“秦处长,您怎么到我们岚山市來了,您要是提前通知我们一声的话,我们怎么着也得为您接风洗尘啊,您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审计局为您接风洗尘,之前的事情对不起啊,我的行为有些鲁莽了。”

        秦睿婕淡淡的说道:“接风洗尘就不必了,我们也沒有时间,杨永乐同志,麻烦你让你的下属把这些账本都给我放下,不要影响到我们的工作。”

        “工作。”杨永乐听到这里,顿时脸上露出惊疑之色。

        秦睿婕淡淡的说道:“沒错,我们正在对市交警支队的账册进行审计,如果你们要想审计的话可以,等我们审计完之后,你们自己按照正常的流程去交警支队去提取账本就成了,但是请你们不要从我们手中把账本拿走。”

        杨永乐一听,顿时头有些大了,他沒有想到,省审计厅的人竟然由审计一处的处长亲自带队下來进行审计了,这下子可麻烦了。

        想到此处,杨永乐皱着眉头说道:“秦处长,按照规矩,你们省里是沒有资格直接对我们市里的账目进行审计的吧,而且你们审计一处的职责好像也不是我们市里单位的对口审计部门吧。”

        秦睿婕再次从自己的手包中拿出一份公文出來,放在杨永乐的面前,冷冷的说道:“杨永乐同志,这是省审计厅的公文,我估计你们审计局那边应该很快就会收到这份文件的,我们这个审计小组,现在代表省审计厅进行全省巡视审计,在巡视期间,我们有权对任何地市、任何单位展开定向审计工作,发现问題,我们会按照相关的流程进行通报,这是新时期全省反腐工作的新举措,是由省委亲自规划部署的,如果你要是有什么疑问的话,可以直接向省委或者省审计厅进行质疑。”

        强势,极其强势,此刻的秦睿婕就好像是正在守护小鸡的母鸡一般,就算是老鹰过來也要和对方斗上一斗,沒有丝毫退却的意思,尤其是秦睿婕那美丽的脸庞上布满了冰霜的样子,更加让人感觉到秦睿婕此刻所表现出來的强势和冷漠。

        看完秦睿婕拿出來的文件,杨永乐顿时便呆住了,他突然意识到,岚山市恐怕今后不会太平静了,这份文件竟然是正式的公文,有省委和省审计厅的双重公章,这也就意味着从今之后,秦睿婕和旁边那位女孩将会成为审计厅的巡视专员,将有权对岚山市任何单位的账目进行审计,而到那个时候,他们市审计局的地位将会变得比较尴尬了。

        因为一旦这两个巡视专员审计出了问題的单位,而他们市审计局沒有审计出问題來,那这里面可就有麻烦了,这一方面说明市审计局的工作沒有做好,另外一方面也将会对他这个审计局局长的工作能力提出质疑。

        看完之后,杨永乐只能再次挤出尴尬笑容说道:“秦处长,我们市局的确还沒有接到这份文件。”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打开了,柳擎宇手中拎着一大袋的零食和饮料等物品走了进來,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房间内的杨永乐和他的三个手下,尤其是他还看到杨永乐的一个手下怀中还抱着两个账本。

        看到柳擎宇进來了,秦睿婕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自从看到杨永乐等人进來之后,秦睿婕便预感到有些不太对劲,等到杨永乐表明他的目的之后,秦睿婕便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知道,杨永乐等人的目标就是自己和薛彤彤审计的这些账目,而从杨永乐竟然想要强行带走这些账目的情况來看,秦睿婕知道,这表明上看是审计权之争,实际上,这背后很可能隐藏着柳擎宇与岚山市某些势力之间的生死较量。

        所以,对柳擎宇十分了解的秦睿婕毫不犹豫的通过各种说辞与对话在不断的拖延着时间,尤其是为了向杨永乐施加压力,她不得不提前公布出自己和薛彤彤的身份,甚至把相关文件也拿了出來,本來,这些资料她段时间内并不想拿出來的,毕竟,站在暗处比站在明处工作起來要方便得多。

        但是,当她意识到杨永乐有强行带走这些账目的意图之后,秦睿婕当机立断,立刻展开了拖延战术,最终把柳擎宇给等回來了。

        秦睿婕立刻走过來说道:“柳擎宇,这些人想要强行带走这些账目。”

        这个时候,秦睿婕已经沒有什么顾忌的了。

        听到秦睿婕的话之后,柳擎宇的脸色当时便沉了下來,把手中的大塑料袋放在地上,目光冷森森的看向杨永乐等人说道:“你们是什么人。”

        杨永乐看到柳擎宇,连忙略显恭敬的说道:“柳局长,我们是市审计局的,我是审计局局长杨永乐,我们是奉了周市长的指示过來提取交警支队的审计账目的,还请柳市长您通融一下,让我们把这些账目带走进行审计。”

        柳擎宇冷冷的说道:“杨永乐同志,你好像找错地方了吧,如果你想要交警队的账目的话,麻烦你直接按照程序去市交警队去提取,到我办公室來做什么,沒错,这些全都是我从市交警队带回來的账目,但是我之所以带回來目的是为了方便省审计厅的巡视人员进行审计,而且据我所知,你们市审计局要想审计某个单位的账目的话,也应该是有一定的程序的吧。

        你们有资格到我这里來提前资料吗,沒有吧,就算是周市长让你们过來提取的,这也沒有问題,麻烦你们出示相关的流程和相关的文件,有了正式的流程和文件,什么事情都好说,如果你们沒有任何的公文,麻烦你们先回去,把该办的公文办齐了,按照正常的流程去办,我这样说听明白了吗,沒有什么事情就离开吧,我这边还有工作要和省审计厅的两位同志谈。”

        柳擎宇这番话一说完,杨永乐脑门上当时就冒汗了,他沒有想到,刚才的那位极品美女超级强势,而眼前的柳擎宇更加强势。

        杨永乐嘴巴蠕动了一下,还想要说什么,却看到柳擎宇目光已经落在那个拿着账册的工作人员脸上,沉声说道:“把账册给我放下,立刻出去。”

        柳擎宇怒声呵斥道。

        那个工作人员看到柳擎宇进來之后,便已经被柳擎宇的气势给震慑住了,当时都已经傻掉了,根本就忘记要放下手中的账目了,此刻被柳擎宇这么一呵斥,连忙放下手中的账册,脑门上冒着汗,显露出几分手足无措。

        杨永乐看到此处,知道今天要想从柳擎宇这边把账目带走基本上是沒有可能了,他只能讪讪的跟柳擎宇打了个招呼之后,便带着自己的手下灰溜溜的离开了,出了柳擎宇的办公室之后,他立刻第一时间把自己遇到的情况向蔡宝山进行了通报,同时也把这种情况向市长周君豪进行了汇报,毕竟,省审计厅的审计一处处长亲自带队到岚山市展开巡视审计,这种情况在岚山市可是第一次出现,其中可能蕴含的危机可不比纪委巡视小组小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