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174章 心思缜密
  • 第1174章 心思缜密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是一个心思极其缜密之人。∴頂∴∴∴,↑.◇.c@om当他注意到三个女人那异常的表情的时候,在看到脑门上竟然又开始刷刷冒汗的田福林,他突然意识到,这些账目上肯定是有问题的。

        想到此处,柳擎宇直接拿起一本最近的账目不紧不慢的翻看了起来,一边翻看着这些账目,柳擎宇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注意观察着那三个女人与田福林之间的眼色往来。

        柳擎宇虽然不是财会专业毕业的,但是身为经济学大师的弟子,他对于财务尤其是账目方面也并不陌生,尤其是柳擎宇有着超强的心算能力。

        所以,当柳擎宇随手翻阅了一会最新的账目之后,他立刻意识到,这些账目从表面上,似乎一的问题都没有。

        当柳擎宇又随手拿起三年前和和两年前的账目同时翻阅的时候,他突然眼前一亮,因为他以及其细致入微的洞察力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两本账目虽然表面上一问题都没有,但是,这却恰恰是最大的问题。

        因为账目本身虽然没有问题,但是柳擎宇却注意到,这些记录账目往来的底账似乎全都是用同一种字体、几乎是同一种节奏记录的,虽然看起来十分工整,但是,这恰恰是最大的问题,因为正常情况下,每一笔账的记录都不可能是集中进行记录的,而应该是分散记录的,正因为如此,每一笔账目记录的时候,哪怕是记录人员是同一个人,每笔账目在进行记录的时候,由于该记录人的心情因素、环境因素、季节因素等等诸多情况,其笔迹虽然会相同,但是记录的节奏绝对会不一样,尤其是字体的形态上更是会有些许的差异。但是,这三本账目虽然每一本的笔迹大体都不太一样,但是每一本账目的节奏感都相差无几,甚至是每个账目数字距离账目上每个格子之间的距离都差不多。从这些疑柳擎宇可以断定,这三分账目虽然不是同一人所书写,但是,这三分账目全都是集中时间统一进行抄录的,绝对不是实时记录的账目。

        而这也就意味着一个极大的可能,这三本账目绝对不会是交警支队的真实账目,而应该是为了应对审计而专门成立的假的账目。而对于这种情况柳擎宇以前虽然没有遇到过,但是没有吃过猪肉还没有看过猪跑啊?更何况,柳擎宇曾经仔细研究过老爸刘飞留给他的那些笔记,而老爸的笔记上就曾经多次记录过这种情况。

        此刻,再联想到刚才三人与田福林之间的眉目往来,柳擎宇心中便有底了。

        想到此处,柳擎宇目光直接落在了三个女人身上,声音冷冷的道:“三位,你们应该是这交警支队的财务人员没错吧?”

        三人连忙头。

        柳擎宇接着道:“好,既然如此,我想,你们应该也知道相关的财务章程和相关的财务法律,所以,我这里想要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知道不知道,做假账要承担什么样的法律后果?如果你们要是不懂的话,那么我这里可以现场直接给你们背诵一下《会计法》中关于做假账人员要承担的法律责任:

        会计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单位领导人、会计人员违反本法第二章关于会计核算的规定,情节严重的,给予行政处分。

        会计法第二十六条规定,单位领导人、会计人员和其他人员伪造、变造、故意毁灭会计凭证、会计帐簿、会计报表和其他会计资料的,或者利用虚假的会计凭证、会计帐簿、会计报表和其他会计资料偷税或者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众利益的,由财政、审计、税务机关或者其他有关主管部门依据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职责负责处理,追究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会计法第二十七条规定,会计人员对不真实、不合法的原始凭证予以受理,或者对违法的收支不向单位领导人提出书面意见,或者对严重违法损害国家和社会公众利益的收支不向主管单位或者财政、审计、税务机关报告,情节严重的,给予行政处分;给公私财产造成重大损失,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当柳擎宇一条条的背诵着会计法中相关内容的时候,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三个女人的脸色,他注意到,这三个女财务人员的脸色随着他一段段的背诵着相关的法律责任的时候在不断的变化着,尤其是那个最为年轻的漂亮女孩,当柳擎宇背诵到需要承担刑事责任的时候,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

        看到这里,柳擎宇心中已经基本上有底了。

        背诵到了中途,柳擎宇突然目光紧盯着那个年轻的女孩,突然出人意料的怒声呵斥道:“你,你们单位的真实账目到底存放在哪里?”

        柳擎宇话之间,身上散发出一股强烈的威严官气,这才是柳擎宇真正的官威。

        在这种强烈的官威之下,再加上柳擎宇那充满了怒气的声音,那个女孩当时身体一颤,几乎是下意识的用手一指保险柜颤抖着声音道:“在保险柜里。”

        柳擎宇闻言语气柔和了一些:“好,你去把保险柜打开,把真实账目拿出来,你很诚实,会得到宽大处理的。”

        女孩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目光看向了其中比较年老的一个。

        那个年老的财务听到女孩突然交代问题的时候,脸色在刹那之间就已经惨白,尤其是站在柳擎宇身边的田福林,当他看到财务们拿出来的是那份假账的时候,心中的那份紧张已经基本上消失了,甚至当时他还暗暗的鄙视了一下柳擎宇,心柳擎宇啊柳擎宇,你就算拿走了账目又如何,老子我早就防着你这一手呢。

        但是,当柳擎宇突然从财务室那个漂亮女孩身上找到突破口,以突袭的方式获得真实账目的藏匿地之后,田福林的心在一刹那,从天堂跌倒了地狱。

        他感觉到自己的双腿都在颤抖着,他的身体已经有些发软了,他知道,这一次恐怕自己真的要遭殃了。

        这时,柳擎宇的目光已经落在了那位年老的财务人员身上,森冷的目光中散发出幽幽的寒光:“钥匙和密码在你身上呢吧?怎么,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继续在错误的道路上走下去吗?”

        年老的财务人员看到眼前的情形,也是感觉到内心深处一阵阵恐惧。她能够成为交警支队中的财务主管自然是因为他受到了田福林的高度信任,本来,她与田福林早就做好了预案,防备着种种可能突发的事件,但是,他们千算万算,谁也没有算到柳擎宇不仅现场发现了他们做假账的疑,还从他们中最年轻的一个财务人员身上找到了突破口。

        此刻,被柳擎宇那犀利的眼神一瞪,这位年老的财务人员也有些承受不住这种压力了,颤巍巍的双手从抽屉里拿出了保险柜的钥匙,另外一名女财务人员也拿出了另外一把钥匙,二人同时把钥匙插进了保险柜内,并且由年老的财务人员输入了密码,保险柜门咔嚓一声打开了,随即,年老的女人从里面抱出了另外三本厚厚的账本。

        就在年老的妇女想要再次关上保险柜的时候,柳擎宇发现保险柜内好像还有一只十分精致的盒子。

        柳擎宇知道,那个铁盒子内肯定也是一些重要的物品。

        但是他又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但是柳擎宇却知道,那个盒子里面的东西肯定对于查清账目很有帮助。

        怎么办呢?

        柳擎宇大脑飞快的转动着,就在那个女人想要关门的时候,他突然道:“据我所知,一些特殊的账目往来好像需要有单位一把手的批条吧?难道你们这些账目没有与之相关的批条作为辅助吗?”

        那位年老的妇女闻言身体一震,随即不得不再次打开保险柜的规模,从里面拿出了那只盒子,把盒子与账目放在了一起。随即这才关上了保险柜的方面,脸色惨白的站在旁边,身体瑟瑟发抖。

        此刻,站在柳擎宇身边的田福林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感觉到眼前已经有些天旋地转了,他的身体已经被冷汗彻底给湿透了,他感觉到自己浑身无力,他知道,自己完蛋了!自己彻底完蛋了,当这些账目被柳擎宇带走之后,自己所有的秘密、所有的行动都将会曝光在柳擎宇的面前!

        “噗通!”感觉到无比恐惧的田福林突然双膝跪地跪倒在柳擎宇的面前,声音悲泣、声泪俱下的道:“柳局长,对不起,我……我知道错了,求求你不要拿走这些账目,只要您能放过我这一次,我保证,从今以后,我田福林心甘情愿的做您柳局长的一只狗,您让我向东,我绝对不敢向西,您让我打狗,我绝对不会追鸡。柳局长,求求您,您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愿意把我这些年来的一些灰色收入全都孝敬给您。只求您能够放过我这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