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170章 疑点浮出水面
  • 第1170章 疑点浮出水面

    作品:《权力巅峰

        热门推荐:、 、 、 、 、 、 、

        看到宋卫国那错愕的表情,柳擎宇得意的笑了,飞快的收回自己的证件,笑着说道:“老宋啊,不瞒你说,在进入官场之前,我也曾经是个当兵的,所以,我的个人安危你就不用操心了,而且我还会尽可能的保护你们的安危,因为我不想我的下属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人给干掉,我还指望着用你们來维护岚山市的社会安宁呢。”

        宋卫国闻言一直沉默的阴沉着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意,目光直视着柳擎宇笑着说道:“柳局长,既然你都都把话说到这种份上了,如果我要是在推三阻四的拒不出山的话,就显得有些矫情了,好,我答应你,立刻出山,我看啊,咱们这鱼也就钓到这里吧,直接去专案组吧,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宋卫国不愧是老刑警,一旦做了决定之后,立刻将警察雷厉风行的作风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來。

        宋卫国非常清楚,从确定2个星期的破案时间到现在已经过去2天了,留给专案组的时间还有12天了,对于专案组來说,沒一点时间都十分宝贵。

        路上,宋卫国一边给自己的家里打电话告诉家人自己今天中午不回去吃饭了,一边同时跟家人解释自己要重新出山参加市里的专案组,同时,他也叮嘱家人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宋卫国连警服都沒有穿,就那样穿着一身钓鱼的休闲装跟着柳擎宇直接进入了市公安局,随后,在柳擎宇的陪伴之下直接來到了专案小组专用办公室。

        此刻,专案小组大型办公室内,周尚武与程永刚两人正坐在会议室内商谈分析着第一起命案的案情,而会议室外面的办公桌上,來自市政府副秘书长李宏杰正坐在电脑桌前浏览着网上的新闻。

        作为专案组成员,柳擎宇早就做出了明确规定,凡是专案组成员在这两个星期之内,必须每天准时到专案小组办公室进行报道,沒有他的亲自批示,不允许迟到和早退,否则的话直接退回原单位,而來自岚山市检察院侦查监督处处长白云凯和岚山市市法院法警大队副队长于海平也坐在各自的办公桌前翻阅着资料。

        看到柳擎宇带着宋卫国走了进來,房间内的三人顿时就是一愣。

        这时,宋卫国也看到了坐在房间内的三个人,他的目光只是闪动了一下,随即便恢复了自然。

        这时,柳擎宇扫视了一下现场,随即拍了拍手说道:“好了,大家都放下手中的事情,都进会议室吧,今天有事情跟大家宣布一下。”

        李宏杰、白云凯和于海平闻言立刻起身,跟在柳擎宇与宋卫国的身后走进了办公室内。

        听到会议室房门响动,周尚武和程永刚全都转过头來,当他们看到出现在柳擎宇身后的宋卫国的时候,顿时眼神中全都流露出了兴奋和激动之色,纷纷站起身來,同时冲着宋卫国冲了过來,紧紧的把宋卫国围在当中,同时伸出手一人握住宋卫国的一只手说道:“宋队,您來了,真是太好了。”

        宋卫国冲着两人微笑着点点头。

        这时,柳擎宇笑着说道:“好了,好了,赶快各归各位,我现在再隆重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位就是我们岚山市功勋卓著的老刑侦警察宋卫国同志,这一次,我把宋卫国同志请过來担任我们岚山市公安局专案小组的常务副组长,平时的时候,专案小组的工作就由宋卫国同志全面主持,同时,我这里也宣布一下,我们这个小组另外两名副组长分别为程永刚和周尚武同志,组员为李宏杰、白云凯和于海平三位同志,还请三位同志能够密切配合,为我们这次两起命案尽快破案打好基础,下面,请宋卫国同志讲话。”

        对于宋卫国來说,不管是程永刚也好,周尚武也好,他并不陌生,因为这两人都曾经在他手下干过,对于两人的能力他也非常清楚,至于说李宏杰和白云凯、于海平等人,他也知道一二,所以,他也干脆,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柳局长请我过來是來破案的,所以其他的话我也就不多说了,我们直接开门见山的來谈第一起命案吧。”

        说道这里,宋卫国看向了程永刚:“老程啊,你來给大家仔细介绍一下案情,并谈一下你认为的本案中存在的诸多疑点。”

        程永刚点点头:“柳局长,宋组长,这起案件我和周尚武同志接手之后,经过这两天的调查走访,的确发现了很多问題,首先,我们从死者赵富贵的社会关系入手进行了仔细排查,由于死者是孤身一人从白云省那边到我们吉祥省前來投资的,所以,他的家人并沒有跟过來,而且经过我们的调查发现,他的家庭还是比较和睦的,他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妻子还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他们夫妻关系也挺好的,所以,基本上可以排除情杀的可能性,同时,由于周尚武來到我们岚山市进行投资的时间也就是一年左右,而且也沒有听说他和哪个女人之间存在着暧昧关系,所以,基本上情杀的可能性基本上已经被彻底排除了,那么会不会是偶发案件呢。”

        “从我们对现场遗留罪证的分析推理來看,这起案件绝对不是偶发案件,因为犯罪嫌疑人有着十分明确的犯罪目标,有着十分流畅的犯罪流程,所以,从此可以看出,这起案件绝对是一起有针对性的案件,由此,我和尚武同志认为这起案件应该是一起仇杀或者因为利益关系而导致的杀人案件。”

        听到这里,宋卫国不由得皱着眉头问道:“你们何以确定是仇杀或者利益关系而杀人呢,有沒有指向性的怀疑目标。”

        程永刚点点头:“宋组长,我和周尚武同志曾经组织人员进行了大量的走访,通过走访得知,在外地投资商赵富贵被杀害之前,他是在我们岚山市从事娱乐城的生意的,而他的娱乐城以前是由本地的一伙人在经营的,不过他们由于经营不善,而恰巧赵富贵过來找投资项目,双方一拍即合,对方把娱乐城转手卖给赵富贵去经营。

        赵富贵盘下这个娱乐城之后,对娱乐城进行了重新装修,并取名为大富豪俱乐部,并且从白云省那边引进了一批娱乐项目,经过半年多的运作经营之后,大富豪俱乐部就已经成为了岚山市内比较有明确的娱乐场之一,可谓日进斗金,而且由于大富豪俱乐部距离本土势力青龙会所经营的龙腾娱乐城不远,所以,将龙腾娱乐场的生意抢走了不少,据说在事发之前,青龙会的老大钱四爷曾经发话给赵富贵,让他立刻滚出岚山市,否则会弄死他,不过当时赵富贵春风得意,并沒有把钱四爷的话当回事。

        但是,过了不到2个月的时间,赵富贵就在那天晚上被人用菜刀给砍死了,所以,从商业利益角度來推论,钱四爷的青龙会有重大作案嫌疑。”

        宋卫国摇摇头:“不行,如果仅仅是推论的话,这肯定是不行的,我们办案讲究的是证据。”

        程永刚道:“宋组长,我们之所以怀疑青龙会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事发当时是晚上9点左右,虽然街道上行人稀少,但还是有一些人的,而且我们从事发当时的监控画面中也恰恰可以确定事发当时,经过案发地的目击者至少有五六个,但是,这些目击者在我们去找他们调查的时候全都说沒有看到,也不承认曾经从事发地经过,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他们曾经被人威胁过,什么样的人能够让那些目击者连曾经事发地都不敢承认呢,很显然,对方肯定是要在我们岚山市有着一定势力的。”

        说道这里,程永刚有带着几分愤怒的说道:“当然了,如果仅仅是这些怀疑,我们还不能肯定我们之前的推论,但是,当我们通过对案发地的调查发现,案发地附近就有一个隶属于我们市局的平安城市监控系统高清摄像头,而且这个摄像头正好对着案发地的方向,所以,我们想要调取这个摄像头的监控数据,但是,当我们去调取数据的时候却发现,案发前后一整天的监控视频全都沒有,负责的人说好像那个时候的摄像头坏了。

        但是,这恰恰是最大的疑点,因为根据我们调查了解到的情况,案发前一天,摄像头工作正常,案发后一天摄像头也工作正常,偏偏那一天的数据缺失,而且缺失的时间还是那么整齐,整整是24个小时,这岂不是说明有问題,如果不是人为删除的,怎么可能会那么齐整,而且我们经过调查确认,负责平安城市项目的系统集成商在案发前后并沒有接到我们市公安局方面的保修要求,而根据我们平安城市的管理条例,一旦发现哪个路口的摄像头坏了,必须要在2个小时之内进行保修,而系统集成必须要在5小时之内解决问題,而且平安城市是有智能报警系统的,如果摄像头坏了,信息中心那边是可以第一时间收到报警信息的,但是他们却都沒有收到,由此我们可以确定,那摄像头缺失的数据绝对是被人人为给删除的。”

        说道这里,程永刚脸上的怒气更浓了:“宋组长,你想想看,除了青龙会那样的本土势力,谁有那么大的能量可以把手伸到我们岚山市公安局系统内部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