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168章 三顾茅庐
  • 第1168章 三顾茅庐

    作品:《权力巅峰

        热门推荐:、 、 、 、 、 、 、

        轻轻敲了几下防盗门,便听到里面传來一阵拖鞋拍打在地面上的声音,过了一会,防盗门里面的木门吱呀一下打开了,一个扎着两只羊角辫的六七岁的小女孩拉开方面探出一个脑袋來十分警惕的透过防盗门上的窗口向外面观察了一下,看到手中提着两瓶酒的柳擎宇,小女孩奶声奶气的问道:“你是谁,你找谁。”

        柳擎宇笑着说道:“我是岚山市公安局的,我找宋卫国同志,小姑娘,你是宋卫国同志的孙女吗。”

        可爱的小女孩眨了眨两只黑溜溜的大眼睛点点头说道:“宋卫国是我爷爷,他在家里呢,但是他说了,他不见任何一个手中拿着东西到我们家的外人,你还是回去吧,我爷爷不会见你的。”

        说完,小女孩直接把脑袋缩了回去,把里面的木门咣当一声给关上了。

        这一下,柳擎宇可就有些尴尬了,想自己一个堂堂的市委常委、市公安局的局长,就这样被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给挡在了门外,连宋卫国的面都沒有看到,这实在有些郁闷啊。

        就这样灰溜溜的走了,柳擎宇实在有些不甘心。

        想到此处,柳擎宇把手中的两瓶自家兄弟酒厂产出的纯粮酿造沒有添加任何塑化剂的白酒放在了楼梯下面,这才再次走过來,敲响了房门。

        这次开门的还是那个小姑娘,小姑娘看到是柳擎宇,立刻说道:“我说叔叔,你怎么又來了啊,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爷爷是不见带着东西來我们家的外人的。”

        柳擎宇冲着小女孩微微一笑,伸了伸双手说道:“小姑娘,叔叔这次來可是沒有带东西的哦。”

        小女孩向着柳擎宇双手看去,果然沒有看到东西,不过小女孩也十分机警,他担心自己的视线受到阻碍,看不到门口下方的东西,立刻打开门口下方一个小窗口,向外看了看,确认沒有看到任何东西,这才向里面大声喊道:“爷爷,來了一个沒有带着东西來找你的叔叔。”

        小女孩声音落下之后不久,便听到拖鞋声再次响起,木门打开,一个五十多岁、国字脸、表情严肃、头发有些花白、脸色坚毅的男人出现在防盗门内,看到柳擎宇此人不由得微微一皱眉头:“你找谁。”

        柳擎宇看到眼前的这个男人,一眼便认出此人正是他想要找的宋卫国,便笑着说道:“宋卫国同志,我是岚山市公安局的新任局长,我今天來找你是想要请你出任最近两起命案专案组的常务副组长的……”

        柳擎宇刚刚说道这里,宋卫国便沉着脸摇摇头说道:“对不起,我现在已经沒有任何公职了,对于你所说的不感兴趣,再见。”

        说完,宋卫国连防盗门都沒有给柳擎宇打开,便直接迈步走回了屋里,好在他沒有关上木门,算是给柳擎宇留了一点面子。

        站在门口外面,柳擎宇可以透过这老式防盗门上方的外视窗口看到房间里面的情况,从客厅的面积來看,这个房子应该是那种老式的小三室一厅,面积最大也就80平米左右,客厅内的地面上摆放着好几双拖鞋,还有几双皮鞋,从眼前的情况柳擎宇可以推断出,这宋卫国很有可能是和儿子、儿媳以及孙女住在这套房子里,如果要是算上宋卫国妻子的话,那应该是五口人,这么多人住在这么小的老旧的房子内,由此可见,宋卫国一家人生活的拮据,尤其是柳擎宇看到地上的那两双女式皮鞋,一看就不是属于那种纯皮皮鞋,应该是皮革的那种,价格最高不会冲六七十块钱,从小女孩的年龄來推断,小女孩的母亲最大也就是30岁左右,这种年纪应该正是那种爱美的年纪,也应该属于那种职业生涯比较巅峰的时间,但是从这地上两双鞋可以推断出,小女孩的父母应该并不是很有钱。

        而按照常理來推断,宋卫国就算是已经在家赋闲两年了,两年前他可是堂堂的岚东区公安分局的局长啊,也绝对是有实权的岗位了,一般这种岗位的领导哪怕是心思只要稍微活泛一点点,安排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应该是小菜一碟,一般人都要给个面子的,他儿子和儿媳妇的生活条件断不会这样拮据。

        但是从眼前的情况來看,宋卫国肯定并沒有那样去做。

        这一刻,柳擎宇从内心深处对于这位功勋卓著的老刑警、老警官、老前辈充满了钦佩和敬意。

        在房间门前站了一会,柳擎宇知道自己这一次肯定是沒戏了,这才转身向外面走去,临走的时候自然带走了刚才拿过來的两瓶酒。

        柳擎宇缓缓走出大门口,却并沒有注意到,在宋卫国家里的窗户里面,宋卫国站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正在缓缓注视着柳擎宇离去的背影。

        宋卫国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当柳擎宇说明來意的时候,宋卫国就已经知道柳擎宇的身份了,说实在的,当时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比较震撼的,因为他知道,眼前的这位公安局局长和上一任公安局局长完全不同,上一任公安局局长只是一个普通的局长,而这一任局长不仅仅是局长,还有一个政法委书记、市委常委的头衔,以对方的身份和地位,完全沒有必要纡尊降贵的跑到自己这个陋室來亲自请自己,而上一任局长也仅仅是派办公室主任过來请自己的。

        所以,当柳擎宇说明其來意之后,宋卫国虽然表面平静,其实内心震动,但是他却并沒有为柳擎宇的诚意所打动,因为他太清楚岚山市目前那错综复杂的局势了,尤其是对于对于外來投资被杀一案,他也早有耳闻,以他这位老刑警丰富的经验,他自然能够感受到这件事情背后那更深一层的危机。

        而且,对于柳擎宇这位新上任局长的能力、性格、做事风格,他一无所知,所以,他纵然有心为岚山市老百姓做些事情,但是却不敢轻易出手,因为他知道,以目前岚山市的乱局,一旦自己卷入进去,而柳擎宇这个新任局长又沒有什么能力的话,那么对自己和自己的家人來讲,都是很大的危机,自己的妻子已经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不希望自己的家人再受到一点点的伤害了。

        看着柳擎宇离去的背影,宋卫国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十分复杂的表情,那表情里有着一丝失落、一丝愧疚还有一丝忧虑。

        返回招待所之后,柳擎宇立刻给程铁牛打了个电话,让程铁牛给自己买一套钓具和鱼饵等物品。

        第二天是周六,柳擎宇不用上班,但是,第二天一大早,柳擎宇便早早的起來了,带上了钓具乘坐公交车便赶往岚山市郊外的岚河河畔,因为他听程永刚说过,宋卫国一般每到周末的时候就会去岚河河畔钓鱼去。

        当柳擎宇乘车赶到岚河河畔的时候,这边已经有很多人坐在小马扎上怡然自得的钓着鱼了。

        柳擎宇手中拿着钓具沿着河畔一路走着,一边观察着钓鱼的人们,寻找着宋卫国的踪迹。

        找了十多分钟之后,柳擎宇终于在一颗老柳树下找到了表情专注钓鱼的宋卫国。

        柳擎宇也沒有多说什么,而且在距离宋卫国不远处另外一颗大树下找了个地方坐了下來,拿出鱼竿、鱼钩等钓具组装好之后,便开始正式钓鱼了。

        在柳擎宇开始钓鱼的时候,宋卫国有意无意的向着柳擎宇方向瞥了一眼,随即便收回目光,专心致志的钓起自己的鱼來。

        整整一上午的时间,柳擎宇一直都沒有和宋卫国说话,就那样默默的自己钓自己的鱼,整个上午,宋卫国一共钓上了6条鱼,而柳擎宇则钓上了3条,当然了,这和柳擎宇并沒有打窝有不小的关系。

        但是,在整个钓鱼的过程中,宋卫国和柳擎宇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两人谁都不会轻易的提竿,宋卫国一共提了7次竿,钓上了6条鱼,跑了一条,而柳擎宇则一共只提了3次竿,3次都把鱼给钓了上來,不过每次把鱼钓上來之后,柳擎宇随后把鱼摘下來之后,又把鱼扔回了河里。

        到了上午11点左右的时候,钓鱼的人陆续离开,宋卫国也收起钓具,带着钓上來的鱼起身去赶公交车,而柳擎宇也收起钓具跟着宋卫国一起上了公交车,一路沉默无语返回市区。

        第二天是周日,柳擎宇和昨天一样,再次拿着钓具來到了岚河河畔,挨着宋卫国一起坐下,继续钓鱼。

        到了差不多上午10点左右,宋卫国钓上了5条鱼,而柳擎宇却钓上了7条鱼,虽然柳擎宇每次都把鱼给放了,但是,很显然,两天的时间,柳擎宇便在钓鱼的数量上超过了宋卫国,这还是在宋卫国打窝而柳擎宇沒有打窝的情况下的战果。

        等钓到第六条鱼之后,宋卫国把鱼放进鱼篓里,迈步向柳擎宇走了过來,搬着小马扎挨着柳擎宇坐下,淡淡的说道:“柳局长,你是來专门和我比谁钓鱼的技术更高明的吗。”I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