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167章 组建班底
  • 第1167章 组建班底

    作品:《权力巅峰

        程永刚更沒有想到的是,现在,柳擎宇竟然要把自己弄进专案來,对于这种机会,他已经等待得太久太久了,他一直都在期待着这样的一个机会,这也是当初他为什么要冒着巨大的风险前來提醒柳擎宇的根本原因了。

        因为一直以來,在福明区分局,虽然他是常务副局长,但是局长实在是太强势,让他这个二把手基本上成为了一个传声筒,手中几乎沒有一点权力,这让警校毕业之后就充满理想和抱负的他十分失望。

        所以,当他看到柳擎宇的诸多做事风格和手段之后,便意识到,柳擎宇应该是一个比较看重下属办事能力和官德之人,所以,他决心投靠柳擎宇,希望能够获得展示自己才华的机会。

        此刻,确确实实听到柳擎宇给自己机会了,程永刚的心情有些激动,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颤抖着声音说道:“柳局长,谢谢您,谢谢您给我这次机会,您放心,我程永刚什么都不怕,哪怕是死亡威胁,我会毫不犹豫的投入到这两起案件中去,因为我是一名警察。”

        说话之间,程永刚站起身來,向柳擎宇敬了个礼。

        柳擎宇看着程永刚那略显激动的表情,微笑着点点头,站起身來,轻轻的拍了拍程永刚的肩膀说道:“老程啊,不要激动,坐,我现在刚刚到岚山市,人生地不熟的,尤其是对于咱们公安局内部的情况也并不了解,而办案又是专业性比较强的事情,所以,我现在需要组建一个充满战斗力的团队,唯有如此,才有可能在2个星期内破案,不知道你有沒有什么人推荐。”

        程永刚听到柳擎宇竟然让自己推荐人,便知道柳擎宇此刻已经彻底接纳了自己,心中更加激动了,但是此刻,他却不得不快速令自己冷静下來,因为现在可是表现自己的关键时刻,能否给柳擎宇推荐真正的人才对于柳擎宇今后对自己的使用十分关键。

        程永刚沉吟片刻,这才缓缓说道:“柳局长,恕我直言啊,我认为,要说咱们岚山市公安系统内,真正称得上帅才的,在您來之前,一个都沒有,而能够称得上将才的,我认可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是周尚武同志,一个是我自己,另外一个则是赋闲在家的老刑警宋卫国同志,其他各色人才虽然不少,但是都无法担任将才。”

        程永刚这个时候,再次将他内心深处的那股子傲气展现了出來,用自己的结论回答了柳擎宇的问題,同时,也毫不犹豫的展现了自己的坚持。

        柳擎宇微微一笑:“宋卫国同志,为什么老刑警却要赋闲在家呢。”

        程永刚苦笑着说道:“这一点其实周尚武同志比较清楚,宋卫国同志办案能力一直都是非常强的,但是自从两年前开始担任岚东区公安局局长之后,他在岚东区那边混得并不如意,虽然身为局长,但是上面得不到市局的支持,也得不到区里的支持,下面又有比较强势的副局长们,所以,他在局里几乎被架空了,有案子的时候,他的很多想法和观点却得不到下面人的支持,下面人对于他的指示也阳奉阴违,宋卫国同志是个脾气很大的人,所以,他一怒之下,干脆不怎么去单位了,在这种情况下,区里直接提拔了一个副局长担任了局长的职务,而宋卫国同志直接被挂了起來,现在处于赋闲状态,成天抑郁寡欢,沒事了就去城郊去钓鱼。”

        听到程永刚的介绍之后,柳擎宇便意识到,这个宋卫国肯定是一个人才,而且还是一个非常有头脑、有原则的老刑警,而且从他掌握的情况來看,岚山市的社会治安情况自从两年前开始,便日趋恶化,尤其是以岚东区为甚,而这一点,和宋卫国的离任有着脱不开的关系,这充分说明,以前的时候,哪怕是宋卫国是一个被架空的局长,但是依然可以有效震慑那些犯罪分子,但是自从宋卫国离开之后,岚东区的情况直线恶化,这足以说明问題了。

        柳擎宇不由得笑着说道:“哦,赋闲在家,那不错啊,正好,宋卫国同志,你和他熟悉吗,你直接代表市局把他请过來吧,正好由你和周尚武、宋卫国三人组成一个铁三角团队。”

        听柳擎宇这样说,程永刚不由得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柳局长,这事情恐怕我还真难以胜任。”

        柳擎宇一愣:“难以胜任。”

        以柳擎宇对程永刚的了解,他不应该是那种拈轻怕重的人啊,怎么这么简单的事情他都无法胜任呢。

        这时,程永刚解释道:“柳局长,是这样的,咱们这位宋卫国同志已经五十多岁了,在咱们公安系统一干就是30多年,经他手破获的案件之多,恐怕无人难以匹敌,按理说,以他所立下的功勋,就算是担任咱们市局的局长都沒有问題,但是到现在为止,他却只能赋闲在家,这里面的真实原因就是他脾气比较倔强,从來不肯向任何官场潜规则妥协,尤其是对于上级领导的话,如果他认为领导的话不对的话,他也会坚决不按领导指示办事,尤其是他最见不得有领导为某些被抓的犯罪分子说情或者是活动,所以,他为此得罪了很多人,但即便是赋闲在家,他也依然保持着那种倔强的脾气。

        据我所知,上任局长在上任的时候,为了拉拢人才曾经三顾茅庐去请宋卫国同志,但是依然沒有把宋卫国同志给请出來,所以我说,这任务我无法胜任,必须得您亲自去请才行,而且就算是您亲自去请,也未必能够把他给请出來。”

        程永刚解释完之后,柳擎宇顿时眼前一亮,脸上也同时露出了欣喜之色,这反而看得程永刚有些惊讶,怎么自己说柳擎宇都不一定能够请得动宋卫国,这位局长这么高兴呢,这有些不太对头啊。

        柳擎宇哈哈大笑道:“好,好一个宋卫国,果然有个性,很对我的脾气,我柳擎宇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种不惧怕任何压力,做事有原则有底线的下属,也只有这样的警官才能真真正正的为我们岚山市的市民打造一座充满了安全感和和谐感、幸福感的和谐城市,这样的人才才是我们岚山市公安局最需要的人,好,非常好,那我就亲自去请这位老同志,程永刚同志,这位老宋同志有什么特别的喜好吗。”

        程永刚道:“我曾经在宋老主持的专案组干过一段时间,就知道他比较喜欢钓鱼和喝酒,别的就不太清楚了。”

        柳擎宇随后又跟程永刚了解了一下宋卫国的家庭住址等信息之后,便把秘书周尚武喊了进來吩咐道:“尚武啊,从现在开始,你和程永刚同志都已经算是这次专案小组的三大巨头之一了,从现在开始,如果你手头沒有别的特别重要的任务的话,就集中精力來负责最近发生的两起命案,至于刑警队的那边的同事,你也可以抽调一些比较精锐的人员过來直接进入专案组,程永刚同志,你也可以从福明区那边抽调一些精锐过來进驻专案组,以便随时行动的时候我们能够拥有可以进行支配的力量。”

        两人闻言全都欣喜不已,因为这种案子他们最忌讳的就是使用陌生手下,现在柳擎宇同意让他们从各自原单位征调人马,这对于他们的办事效率來说是一个很大的保障。

        随后,两人便直接赶往专案组的办公室内去协商破案事宜了。

        对于两人來说,一个是区分局的常务副局长,一个是刑警队的副队长,都是破案高手,而且也全都是很有原则的警官,两人早就对对方十分钦佩,现在能够在同一个专案组工作,自然有惺惺相惜之感,讨论起工作也更沒有任何障碍。

        看着二人结伴离去,柳擎宇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淡淡蔚然笑意,现在自己手下有了这么两名虎将,下一步就是想办法把宋卫国这位老同志给请回专案组了,只要在有这位老同志坐镇专案组,那么要想在两个星期之内破案的话,应该还是有那么一丝希望的,柳擎宇虽然自认为能力超强,甚至在战场上搞起侦查來都是一把好手,但是他却清楚,术业有专攻,这破案和侦查还不太一样,再加上现在的技术水平飞速发展,自己在战场上搞的那一套却未必能够适应现代破案方式,所以,请宋卫国这位老刑警來坐镇,远比自己亲力亲为要强得多。

        下午下班之后,柳擎宇沒有留在单位加班,而是直接出了单位,坐上公交车直接赶往岚东区的岚安小区,因为根据程永刚的介绍,宋卫国就住在这里。

        柳擎宇按照宋卫国提供的住址找到9号楼二单元的时候,直接被眼前的情形给惊呆了。

        因为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栋6层楼高的老旧单元楼,墙体已经有多处破损,到处都是黑漆漆、脏兮兮的,各个楼层之间的玻璃也几乎处处破损了,甚至有很多家庭的窗户也全都碎裂消失了,很显然,这栋楼里几乎大部分的住户都搬走不在这里住了。

        迈步走进单元楼内,眼前的光线一下子就变得昏暗了起來,使劲跺了跺脚,声控照明灯沒有亮,反而是顺着不知道从哪里漏进來的一缕光线,柳擎宇看到巨大的灰尘腾空而起,沸沸扬扬的。

        顺着楼梯柳擎宇跌跌撞撞的前行,看到墙壁上、门上到处都贴满了小广告,來到五楼,柳擎宇站在了501房门前,看到那破旧的老式防盗门,柳擎宇的心突然有种酸酸的感觉。

        难道这就是我们这位功勋卓著的老刑警所住的地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