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166章 说句公道话
  • 第1166章 说句公道话

    作品:《权力巅峰

        在这种紧张对峙的关键时刻,不管是周君豪的那些盟友也好,其他中立的常委也好,大家都很清楚,这个时候,谁都不适合发言。

        看着会议室内的气氛绷得差不多了,张顺成这才不慌不忙的放下水杯,发出咣当一声轻响,暂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张顺成轻轻咳嗽了一声缓缓抬起头來,目光扫视了柳擎宇和周君豪一眼沉声说道:“我來说句公道话吧。”

        张顺成这话一出,柳擎宇和周君豪目光全都看向了张顺成,周君豪此刻对张顺成这个老狐狸在这个时候才发言十分不爽,却又无可奈何,沒办法,谁让人家是一把手呢。

        张顺成道:“周君豪同志啊,我认为你给柳擎宇同志一个星期的时间把两个案子全都给破了,这的确有些为难柳擎宇同志了,毕竟,他才刚刚上任沒有多长时间,怎么着也得给他一些熟悉工作的时间,至于柳擎宇同志啊,你刚才说的也有问題,你现在既然是刚刚上任,恐怕对于你们市局内部的人事格局和人员的素质等各方面的情况还不够了解,至少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去适应和了解,这个时候,你是非常不适合对内部人员进行大规模的调整的,这样做很不好,也很不符合相关的规律,所以呢,我认为,你目前的主要精力还是应该放在破案上,当然了,要让你一个星期内破案肯定是不合适的,我看这样吧,给你两个星期的时间,相当于一个星期让你破一个案子,这个应该沒有什么问題吧。”

        听到张顺成这样说,不管是周君豪也好,柳擎宇也好,虽然心中对于张顺成的这个提议全都十分不满,却又不得不全都接受张顺成这个提议,因为在目前情况下,如果两人对峙下去,这绝对不是明智的做法,最终的对峙结果对两人谁都沒有好处,唯有接受张顺成的调节,各退让一步,才能都有台阶可下。

        柳擎宇第一个站出來表态:“好,两个星期破案,我接受。”

        周君豪也点点头:“嗯,两个星期就两个星期吧,不过呢,我有一个提议,为了确保市公安局方面能够尽快破案,并且能够起到督促作用,我建议成立专案领导小组,我们市政府将会派出一名副秘书长來进行协调和督促,同时,也要积极参与各种案情分析会议,以便市委市政府及时可以了解整个案情的动态情况。”

        张顺成闻言也是点点头:“嗯,这个肯定是需要的,我看就由政法委牵头,组成一个由公检法外加市政府秘书处构成的四方联合专案小组,由柳擎宇同志统一领导,争取在2个星期之内破案,确保我们岚山市的社会秩序尽快恢复正常。”

        对于张顺成的这个提议,柳擎宇和周君豪自然沒有任何异议,因为这是目前情况下唯一可以各方都可以接受的做法。

        随着限期破案这件事情尘埃落定,常委会后续的议題倒是显得波澜不惊,各种议題很快通过,在涉及到非自己专业领域内的事情,柳擎宇一般都采取沉默的态度,而这个时候,柳擎宇通过冷眼旁观也有一些新奇的发现,那就是他发现在很多议題上,一旦涉及到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的时候,总会有两个阵营的人跳出來彼此相互较量,虽然每次较量的幅度都并不是很大,而且也都仅仅是排名比较靠后的常委们之间在进行较量,但是柳擎宇却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岚山市的常委班子内虽然表面上看起來一片和谐,实际上却是暗流涌动,至少应该有两个主要阵营。

        看到此处,柳擎宇基本上对岚山市的大概情况算是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这和他通过秘书周尚武嘴里得知的岚山市分为以张顺成为首的书记派和以周君豪为首的市长派的情况比较吻合,不过,从常委会上双方的表现來看,他们双方还是比较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行为的,在各种事情的处理上在争斗的同时也都能够保证大局的平稳。

        散会之后,柳擎宇便接到了市政府副秘书长李宏杰的电话:“柳书记您好,我刚刚接到周市长的指示,向专案组进行报道,您看我们是否应该设立一个专案小组办公专区呢,这样也方便我们专案组工作人员统一行动,统一分析。”

        柳擎宇接到李宏杰的电话,嘴角上露出了一丝冷笑,对于李宏杰的身份定位,柳擎宇非常清楚,他就是市长周君豪安插到专案组里的一条眼线,是來进行监督的。

        柳擎宇淡淡的说道:“好,那你就直接到市局來吧,具体的事情你直接找我的秘书周尚武同志來进行落实。”

        身为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柳擎宇自然不会直接去和李宏杰进行交锋或者接待。

        回到办公室,柳擎宇分别给岚山市检察院院长张金宝和岚山市法院院长陈白峰打了一个电话,通知他们各派一名工作人员前來进驻专案侦破小组,随后,柳擎宇便开始沉思起來。

        对于柳擎宇來说,现在最为关键的事情就是如何组建这个专案小组,因为对他而言,要想在两个星期之内破案,最为倚重的力量还是市局这边,因为他是市局的局长,对于这边力量的调动比较顺手,不过现在有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題摆在他的面前,那就是他对于市局的各方力量根本不够熟悉,而且谁能够信任不能信任也不太清楚,这对于他这个新上任的局长來说绝对是一个十分严峻的挑战。

        不过当柳擎宇静下心來之后,他眼珠转了转,突然有了一个很好的想法。

        柳擎宇立刻拿起手机拨通了福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程永刚的电话:“程永刚同志,你到我的办公室來一趟。”

        程永刚接到柳擎宇的电话之后,当时就是一愣:“到您的办公室去。”

        柳擎宇笑道:“沒错,你快点过來,我在办公室等你。”

        听到柳擎宇说在办公室等着自己,程永刚可不敢怠慢,因为他不知道柳擎宇为什么喊自己,也不知道柳擎宇喊自己过去到底是福还是祸。

        心情忐忑的來到柳擎宇办公室外,敲响了房门。

        “进來吧。”柳擎宇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來。

        程永刚推开房门走了进去,满脸恭敬的站在柳擎宇面前:“柳局长,您叫我。”

        柳擎宇笑着说道:“來,坐吧,我这次喊你过來,主要是想要就我们岚山市接连发生的两起命案听一听你的意见。”

        程永刚更加纳闷了,因为岚山市发生的这两起命案都不是发生在他们福明区的,而是发生在别的区,所以,这起命案他们从來就沒有仔细关注过。

        不过他对于这两起案件倒是有些了解。

        此刻,听到柳擎宇询问他的意见,他略微思考了一下,这才缓缓说道:“柳局长,这两起案件全都发生在岚东区,按理说呢,岚东区公安分局的同志们对于这两起案件更有发言权,不过既然您问道我头上了,那我就说一说我的看法,当然了,仅代表我的个人看法。”

        程永刚先撇清了各种关系之后,这啊次说道:“柳局长,我认为,第一起命案也就是外地來的投资商赵富贵在一个深夜在路上被人用菜刀砍死这起案件,在这两起命案中属于相对來说比较简单的案件,因为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和其中的杀人动机只要稍微调查了解一下就能够确定,但是,这起案件的破案重点却并不在于案件本身有多复杂,而是在于有关部门是否真的愿意去破案,是否真的敢于去查案,这个才是关键,至于说第二起案件,这起案件相对來说属于偶发性,关键在于能否尽快确认死者的身份,这起案件才是最令人头疼的,因为从女孩死亡到现在,很多证据恐怕都已经很难在进行取证了。”

        听到程永刚提到他对第一起案件的认识,柳擎宇立刻意识到这起案件里面恐怕隐藏着很多猫腻了,而且从程永刚的语气中他也可以听得出來,程永刚对于岚东区的同行们还是不太满意的。

        想到这里,柳擎宇目光直接盯着程永刚说道:“程永刚同志,目前,市委已经就此案对我们市局下达了限期破案的指示,要我们市局在两个星期之内全部破获这两起案件,我想请你和周尚武同志來负责此案的全局工作,不知道你敢不敢接手这个案子。”

        程永刚听到这里,当时便瞪大了眼睛,用一种不敢相信的眼神看向柳擎宇。

        对于柳擎宇提到限期破案之事,在常委会散会之后他便已经通过局里的小道消息知道了,也知道市局要成立专案小组,但是他万万沒有想到,柳擎宇这位新局长竟然想要自己和周尚武一起來负责这两起案件,这里面蕴含的信息让他有些震惊,也有些惊喜。

        他知道,柳擎宇之所以确定他成为专案组成员,肯定和自己之前提醒柳擎宇有关,这说明柳擎宇对自己的提醒上心了,而且认可了自己的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