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159章 汇报材料
  • 第1159章 汇报材料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也是一个善于接受别人意见的人。⊕▼⊕▼⊕▼⊕▼,☆.←.c△om因为他清楚,一人计短,两人计长。这个程永刚虽然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动机,跑到自己来告诉自己这些模棱两可的东西,但是柳擎宇却能够感受到他对自己的善意。再加上从程永刚告诉自己之时脸上所隐含的那种忌惮之意,这明程永刚对于告诉自己这些东西也是内心担忧无比的,他似乎在害怕什么东西会伤害他。

        这一也恰恰明一些问题。

        难道是市局的办公经费不足只是一个假象吗?难道真的像程永刚所的,这里面有着深层次的原因吗?如果真的有的话,那这个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在柳擎宇凝思苦想的时候,在蔡宝山的办公室,蔡宝山、沈吉昌两人面对面的坐在茶几上,沈吉昌脸色凝重的道:“蔡局长,今天柳擎宇似乎是故意想要把财务主导权收回去啊,他该不会是想要借机彻底掌控咱们市局的所有财政大权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可就损失大了。”

        蔡宝山微微一笑,脸上淡定无比:“老沈啊,你得没错,柳擎宇的心思我懂得,他的确是想要借机收回财政大权,但是问题在于,以我们岚山市公安局现在的财政状况,他收回财政大权又能如何呢?我们局里的账上现在可是一钱都没有了,下面各个处室的人都在为办案经费和相关的业务经费四处化缘,除了我蔡宝山以外,谁还能解决这个问题?我之所以把财政大权愿意在这个时候交给他,我就是想要将他一军,看他如何解决这个财政难题。

        我相信,在这个岚山市,他柳擎宇还不具备像我这样强大的化缘资格,市委市政府那边柳擎宇我估计柳擎宇连一分钱都化缘不到,至于我们岚山市的企业,柳擎宇又不熟悉,我估计着,他唯一的打算只能是向上级领导去要了,但是,向上面去开口,有那么容易吗?需要做多少公关工作?做公关难道不需要花钱吗?我们市局现在又没钱,柳擎宇拿什么去公关?”

        话之间,蔡宝山的脸上洋溢着高度的自信,话里话外,充满了对柳擎宇的蔑视,对于整个事情的掌控,他胸有成竹。

        沈吉昌听到蔡宝山这样,眉头紧皱:“蔡局长,您的我倒是同意,只是我担心柳擎宇这个家伙不按常理出牌啊,而且下面的人很多又都是属于墙头草式的人物,一旦柳擎宇真正掌握诸多核心大权之后,恐怕对于我们在市局的地位会产生些许的影响。”

        蔡宝山嘿嘿一阵冷笑:“没错,老沈啊,你的担心的确很有道理,但是你不要忘了,柳擎宇虽然是咱们岚山市公安局的局长,他还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呢,他如果只是顾着我们市局这边的话,那他就死定了。”

        沈吉昌一愣:“这怎么理解?”

        蔡宝山笑道:“这个很简单,柳擎宇这次要清除那么多的外聘人员,虽然表面上看他是得到了一个非常好的立威机会,但是实际上,他也等于给他自己在岚山市市委里面立足埋下了诸多隐患。你看着吧,过不了多久,柳擎宇在市委常委里面就会遭到排斥的。”

        沈吉昌还是不太理解:“遭到排斥?那又如何呢?他本来在市委里面也就是孤身一人啊,遭到排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

        蔡宝山得意的摇头道:“非也非也,你不要忘了,我们岚山市公安局现在可还有两起命案没有破呢,而恰恰这两起命案柳擎宇为了揽权,已经把两起命案的主导权揽在了他的手中,而这两起命案已经引起了省里和市委的高度重视,我估计到时候,肯定会有人就此事向他发难的,到时候,他恐怕就要麻烦了。只要此事他搞不定,那么距离他离开岚山市的日子也就不远了。因为岚山市根本不需要一个越搞越乱的公安局局长!你等着吧,柳擎宇日后麻烦的日子还多着呢。”

        听到蔡宝山如此底气十足,沈吉昌这才放下心来,因为他清楚,蔡宝山这个老领导做事一向善于布局,往往别人只看到两三步的时候,他已经看到四五步了。这也是为什么蔡宝山能够在岚山市公安局内稳坐二把手的关键。

        柳擎宇对程永刚的那番话仔细的思考了足足有一个多时,这才放下这件事情,只是他的嘴角上多了几分不屑的冷笑。

        这时,周尚武敲响了房门。

        柳擎宇让他进来,进门之后,周尚武把手中的一份材料递给柳擎宇道:“柳局,相关的汇报材料我已经写好了,您看还有什么不足之处或者您所关注的地方我这里没有写到吗?”

        当柳擎宇的目光落在周尚武的这份材料上的时候,当时眼睛就瞪大了。

        因为这份材料实在是太少了,只有薄薄的一张a4纸。如果要是一般的领导,看到周尚武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写了这么一分简单的材料,肯定会勃然大怒,拍桌子瞪眼怒斥周尚武,但是,柳擎宇却并没有那样做。因为他做事有一个原则,那就是绝对不在没有了解事情的真相之前擅自发表意见。

        接过这份单薄的a4纸组成的汇报材料,柳擎宇仔细的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了起来。

        等柳擎宇看完之后,他的脸色一下子就严峻了起来。

        在柳擎宇看这份材料的时候,周尚武的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柳擎宇的表情,双手紧紧的攥着拳头,还时不时的松开去揉捏自己的裤子。这是他紧张之时的习惯性动作。

        当他看到柳擎宇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的时候,心情更加紧张了,豆大的汗珠顺着脑门上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心中暗道:“该不会柳局长对我的这份汇报材料不满意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看来我只能再次回到刑警队去蹲着了。”

        想到要回刑警队去,原本有些紧张的周尚武心情反而又放松了下来,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对担任秘书的职务充满信心,时刻都做好了被柳擎宇辞退的准备。

        这时,柳擎宇看完之后,缓缓抬起头来,脸色凝重的道:“尚武同志,你所反映的这些问题全都是真的吗?”

        周尚武听到柳擎宇的问话虽然语气中带着几分森冷,但是却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心下稍安,连忙回应道:“柳局,我这上面所写的每一条都是我切身的体会或者是朋友们向我所反馈、介绍的情况,还有一些是我走访诸多上访户之后所得出的结论。”

        柳擎宇听到这里,脸上突然露出了些许笑意,突然问道:“尚武同志,你以前在刑警队的是时候,是不是主要管破案啊,相关的卷宗材料等问题,你是不是从来都不关心吧?”

        周尚武嘿嘿憨笑着挠了挠后脑勺道:“这个……这个……的确是这样的,我看到那些材料就头疼,所以,我只管破案,至于那些材料,我早就心中有数了,所以根本不需要去看的。也从来没有过问过。”

        柳擎宇闻言,脸上的笑容更浓了:“呵呵,如此看来,能够写出这样一份汇报材料,你肯定是费了很多心思吧。”

        周尚武脸上立刻露出了欣慰之意,使劲的头道:“嗯,柳局,还是你了解我,写这份材料我花了一天多的时间,但是怎么写怎么看着不顺眼,就来回来去的修改。好在今天总算是写完了。”

        柳擎宇不由得苦笑着道:“不得不,你的确是一个干将,只是呢,你对于材料组织方面的确是比较陌生,你这份汇报材料上几乎每一条问题都在了关键上,唯一欠缺的只是确凿的证据支持罢了,不过我听你的意思,这些问题你都比较了解或者知道从哪里可以找到证据?”

        周尚武闻言再次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道:“是的,柳局长,我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证据,只是我实在头疼那些整理文档的流程,而且如果真要是每一条问题都要去落实证据的话,一是时间不够,二是我担心会打草惊蛇,引起别人的注意,我想,这些也肯定不是柳局长您愿意看到的,所以,我并没有擅自采取行动,只是有些我不能确定的问题,我委托一些朋友或者亲自去了解勘察过,所以,我这材料上所反映的问题,基本上都是事实。”

        听周尚武这样,柳擎宇满意的笑了。

        通过这份汇报材料,柳擎宇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周尚武虽然做事比较鲁莽,甚至是不拘节,但是,在有些时候,却不乏大局观,而且也比较有主见,最为关键的是,他做任何事情靠的是一颗真诚认真之心,并没有敷衍塞责博取领导好感的打算。

        这一,从这简简单单只有一页的汇报材料上就能够看得出来。尤其是周尚武能够考虑到打草惊蛇这一,这就更让柳擎宇满意了。而这也恰恰是柳擎宇对他一种考验。如果周尚武为了把材料写好让自己满意而打草惊蛇了,那么柳擎宇绝对不会再使用周尚武当秘书了。

        而现在,柳擎宇已经完全确定,周尚武就是自己现在所最为需要的那个秘书。

        一个看起来粗心大意甚至是鲁莽的刑警,一个有着大局观做事有主见的干将,一个敢打敢拼不惧怕困难和危险的人民警察!

        “好了,这份材料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尚武同志,你去一趟财务处,把我们市局内近三年来的工资以及奖金发放清单给我拿过来。”柳擎宇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