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153章 两起案件
  • 第1153章 两起案件

    作品:《权力巅峰

        蔡宝山猜得沒错,柳擎宇说完之后,立刻看向周尚武说道:“尚武同志,请你立刻去执行任务吧。”

        周尚武闻言二话沒说,立刻起身出去了。

        看着周尚武离开之后,柳擎宇这才目光再次扫视全场说道:“好了,下面我们接着开会,我们今天的会议主題还是我们市公安局遗留的命案问題,虽然我刚刚上任沒几天,但是,最近发生的两起命案问題是我们岚山市公安局的两座大山,如果这两件命案不破,我们如何对得起我们岚山市数百万的父老乡亲,如何向市委市政府和省里交代,就在今天上午,省公安厅再次打电话催促我们市公安局要尽快破案,我想要了解一下,这两件命案之前是如何分工的,其详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听到柳擎宇提到岚山市公安局现在挤压在手中的两起命案,现场很多人脸色全都凝重起來,因为大家都知道,命案必破,这是省厅给各个市局下达的最低限度的要求,如果命案破不了的话,那相关人员是要承担责任的,尤其是如果接连发生命案的话,那么其影响力是非常恶劣的,对当地官员的升迁也会产生影响。

        柳擎宇话语刚落,副局长张世宁苦笑着说道:“柳局长,我目前正在主管外地來的投资商赵富贵在一个深夜在汽车内被人用菜刀砍死的这个案件,不过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沒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从对方的作案手段來看,用菜刀砍死人看起來好像是普通老百姓所为,但是呢,现场却又偏偏沒有留下任何线索,所以,这个案件十分棘手,我们动用了很多高科技手段都沒有找到任何线索。”

        柳擎宇眉头一皱:“这起案件从案发到现在有多长时间了。”

        张世宁苦笑道:“已经有两个多月了。”

        听到这里,柳擎宇脸色当时就阴沉了下來,虽然柳擎宇沒有在公安系统呆过,但是以他曾经特种兵的角度考虑,如果要想查明一些重要事件的线索,最好是在事情发生之后的一个星期之内,时间越短其能够查到有效线索的几率越大,现在,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这种情况下要想再找到有效线索恐怕难道非常之大。

        不过心中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下,柳擎宇便静下心來,接着问道:“另外一件命案是谁主管的。”

        副局长朱炳德站出來说道:“柳局长,我负责的是一名女孩的尸体意外浮现在荒野的案件,女孩尸体发现的时候,脸部容貌已经血肉模糊,上面伤口纵横交错,根本辨别不出到底长得什么样子,其尸体上也沒有任何可以证明其身份的东西,这起案件从案发到现在已经有1个多月了,由于沒有任何信息,我们到现在还沒有查明女孩的名字到底是什么,更别提凶手了。”

        柳擎宇再次点点头:“嗯,好,既然这起案件在你们手中最少的也都有一个月沒有破了,这两起案件就不需要你们來负责了,由我亲自來主抓,市局的各个处室随时听我的指挥,我们必须要在剩下的一个月之内破获这两起案件,当然,还包括范庆海死亡一案,这起案件也必须要有一个清脆明白的结论,必须要查明范庆海到底是怎么死的,必须要给死者家属一个明确的答复,必须要将所有责任人绳之以法。”

        接下來,柳擎宇又以学习为名,让整个会议持续了整整2个多小时,直到柳擎宇的手机上收到了來自周尚武发过來的短信告诉他已经把三名负责抓捕范庆海的三名公安局外聘人员已经成功抓获之后,这才宣布散会。

        自始至终,蔡宝山一直眉头紧皱,他总是感觉柳擎宇今天开的这个会议有些古怪。

        直到当柳擎宇拿出手机看信息的时候,他才意识到,现场众人恐怕全都被柳擎宇给耍了,柳擎宇这一次根本就是玩了一手声东击西之计,把他们所有人全都聚集在这里学习开会,从而可以让周尚武有时间去操作他的任务。

        想到这种可能,散会之后,蔡宝山第一时间快速赶回自己的办公室内,随即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市刑警队队长赖培源的电话:“赖培源,你知道周尚武在做什么吗。”

        赖培源道:“蔡局,我知道一些,两个小时之前,周尚武來到刑警队,挑了几个人之后便出去了,说是要执行柳局长交代的任务,我也沒有敢多问。”

        听到这里,蔡宝山立刻挂断了电话,随后直接打给易成杰道:“老易啊,你立刻给我暗中调查一下,那三名负责范庆海的外聘人员现在到底在哪里。”

        易成杰闻言一愣,随即立刻行动起來。

        过了一会之后,易成杰拨通了蔡宝山的电话,声音中带着一丝郁闷说道:“蔡局长,这三个人现在一个都联系不上,他们的所有通讯方式都无法接通。”

        蔡宝山闻言脸色一变,苦笑着说道:“坏了啊,坏了,这次恐怕要有些麻烦了。”

        易成杰闻言顿时心中一动,说道:“蔡局长,您的意思是周尚武已经带人把那三个人给控制起來了。”

        蔡宝山点点头:“是啊,真沒有想到,这个周尚武竟然这么短的时间就被柳擎宇给收服了,真是沒有想到啊,以前我们那么拉拢他他就死活不跟我们一条心。”

        易成杰有些不爽的说道:“是啊,那个周尚武根本就是一个不识抬举的人。”

        这时,易成杰突然说道:“蔡局长,我感觉今天的会议上,柳擎宇把两起命案的工作揽过去的举动有些不同寻常啊。”

        蔡宝山冷笑一声说道:“哼,是有些不同寻常,不过呢,我们根本不用在意,我估计他很有可能是想要借着两起命案來树立他在我们岚山市公安系统的地位,同时也通过破案來加强他对于各个处室的掌控和试探。”

        易成杰闻言立刻拍马屁道:“哦,如果真要是这样的话,我估计他的这番心思恐怕要白费了,谁不知道蔡局长您才是我们市局实际意义上的一把手啊,就算柳擎宇是市委常委又能怎么样,市局上上下下这么多的处长,至少有多一半都是您提拔起來的,谁不得听您的啊,更何况这两起命案根本沒有任何线索,柳擎宇凭什么去破案,更何况他根本就是沒有任何破案经验啊。”

        易成杰这个马屁拍得蔡宝山十分舒服,他立刻哈哈大笑道:“沒错,现在我们就冷眼旁观好了,让柳擎宇暂时先使劲的蹦跶蹦跶吧,毕竟,人家好歹也是市委常委呢,还是政*法*委*书*记呢,我们沒有人家职务高嘛,该低调还是要低调一点,只不过这一次,我估计柳擎宇很有可能要对那些外聘人员进行动手了,这事情到底有些麻烦。”

        易成杰嘿嘿一笑说道:“嗯,麻烦是肯定的,不过我估计他顶多也就是走走形式主义,雷声大雨点小,最终他要想解决我们市局的经费问題,就必须要依靠这些外聘人员去罚款从而补充经费,只要他使用外聘人员,那么就算他再怎么改变管理模式,再怎么变换花样,他都逃不出您的手掌心。”

        蔡宝山闻言立刻得意的哈哈大笑起來,这一次,易成杰的马屁又拍到了他的心坎上。

        对于易成杰这个办公室主任的工作能力,蔡宝山是非常清楚的,这个家伙工作能力只能算是一般,但是,他就是喜欢这个家伙,因为这个家伙拍马屁的功力十分深厚,他每次拍马屁总是能够拍到他的心眼里,拍到他最为得意的地方,这样可以让他的心情时刻都处于兴奋之中,从而可以提高他的工作效率和思维的活跃程度,当然了,他喜欢易成杰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易成杰对他十分忠心,不管是单位的事情也好,还是自己家里的大事小情也好,易成杰都会不辞辛苦鞍前马后的去办,让自己可以省却很多麻烦。

        被易成杰拍马屁拍得爽了,蔡宝山却又沒有忘记正事:“老易啊,你动用关系了解了解,看看那个周尚武到底把那三名外聘人员弄到哪里去了,情况如何了,如果有什么进展的话,及时向我汇报,虽然我们不在乎柳擎宇对外聘人员动手,但是,我们还是要提前做好应对之策为好。”

        易成杰连忙表示明白。

        子夜时分,万籁俱静。

        柳擎宇虽然已经回了招待所房间内,却并沒有休息,而是坐在办公桌前翻阅着今天会议上从张世宁和朱炳德两人手中接管过來的两起命案的卷宗,这个对他來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柳擎宇非常清楚,这两起命案已经在岚山市老百姓心中引起了巨大的恐慌,如果不尽快破案的话,不仅老百姓的情绪不能稳定下來,尤其是第一个案件的英雄,已经让那些外來的投资者们恐怕也要对岚山市的社会治安情况产生深深的忧虑,这对于岚山市的长远发展來说十分不利。

        这两起命案如果柳擎宇处理不好的话,恐怕今后不仅在岚山市市委内的地位会直线下降,恐怕省里也会有人对他的工作能力指手画脚的,柳擎宇非常清楚,自己此次前來岚山市任职根本就是一个早就做好的局。

        能否破局,这开局之战十分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