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146章 祸水东移
  • 第1146章 祸水东移

    作品:《权力巅峰

        热门推荐:、 、 、 、 、 、 、

        蔡宝山此刻也有些傻眼了。

        他感觉自己挺阴险挺狡诈的,自己几乎每一步都把柳擎宇算计好了,让柳擎宇到了岚山市之后,他的每一步都处于自己的掌控之下,而且到现在为止,柳擎宇也一直处于自己的掌控之中,但是今天,他万万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将了自己一军,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最为讨厌的是,柳擎宇竟然自己已经下令调集人手之后,下达了一个不允许对老百姓直接动用武力驱离的指示,这一招才是最为阴险的,让自己之前所有的计划全部落空了。

        柳擎宇走了,众人也只能纷纷散去。

        而蔡宝山却愁眉苦脸的离开了,现在,柳擎宇的指示就仿佛犹如一道紧箍咒一般,套在了他的头上。

        等到蔡宝山再次赶到公安局大门口的时候,已经看到自己调集过來的大量警力已经部署到位,那一百多号的老百姓已经被上百名警力推到了马路边上,远离了公安局大门口。

        双方在对峙着。

        同时,几名身穿警服的市局各个处室的领导们站在队伍的最前面,正在耐心的做着老百姓们的工作。

        但是此时此刻,那些老百姓们的情绪在看到上百号警力赶到的时候,变得更加激动起來。

        就在这个时候,让岚山市公安局更加震惊和担心的情况发生了,只见原本已经拥堵的马路上突然出现了一条长长的队伍长龙,这是一群由大学生组成的队伍,浩浩荡荡足足有数百人,这些人群中举着一系列横幅,上面写着各种各样的标语:

        “坚决维护公民的正当权益,要求警方严惩范庆海同学死亡的真凶。”

        “执法犯法,天理难容,求市委领导主持公平公正。”

        “大学生也是人,绝对不能白白死亡。”

        一系列的横幅下,大学生们缓缓聚集到范庆海的家属阵营前面,与警方人员对峙起來。

        这些大学生们到了现场之后,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的站在那里,走在最前面的几个学生手中举着范庆海的巨幅遗像,表情显得十分悲戚。

        当蔡宝山从市局大厦内刚刚走出的时候,便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当时他脑门上的汗水刷的一下子就狂飙而下。

        他立刻把易成杰喊了过來,用手指着门外的那些大学生们说道:“易成杰,那些大学生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易成杰满脸苦涩的说道:“蔡局长,我刚刚了解到一个最新的消息,咱们市局的一些外聘人员在抓嫖过程中致死的那个范庆海是一名大三学生,这些大学生们來自他所在的岚山市职业技术学院,他们要为范庆海讨还公道,要求我们必须给范庆海恢复名誉,必须要对范庆海的死给出一个明确的解释,在他们大部队來我们这里游行之前,他们也已经向市委市政府递交了相关的请*愿*书,要求市委市政府出面调查范庆海的死亡一事。”

        听到这里,蔡宝山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起來。

        蔡宝山怒声说道:“胡闹,这些学生简直是在胡闹,他们举行这种行动向我们公安部门报备了吗,经过我们批准了吗,谁让他们过來集会的,他们这属于非法集会,你立刻通知岚山市职业技术学院的校长,立刻让他过來把学生领回去,否则一切后果由其负责。”

        易成杰苦笑着说道:“蔡局长,我已经通过过其校长冯东林了,不过冯校长说在学生们出发之前他就已经再三劝阻了,但是学生们们根本就不听学校领导的劝阻,他们说范庆海的死是由于我们的执法人员粗暴执法而死亡的,他们早已经通过合法程序向我们提交过相关的游行要求,不过我们一直沒有批准,所以他们今天都是以个人的名义过來的,并沒有经过相关的组织,学校方面也沒有办法强行阻止了。”

        这一下,蔡宝山可有些着急了,因为他清楚,现在这些学生虽然现在十分平静,但是由于这些人正处于人生最容易冲动、最容易被人利用的时候,如果眼前的情况一旦处理不好的话,那么矛盾冲突一旦激化,到时候别说是自己这个小小的市局副局长了,就算是岚山市市委市政府的领导都要承担重要责任的,到时候恐怕沒有人敢为此承担责任。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现在,整个事情的发展已经严重超出了我的掌控能力了,绝对不能让整个事情继续发展下去了。

        这时,易成杰低声说道:“蔡局长,我看现在是时候向柳局长汇报一下这件事情了,让他去处理这件事情吧。”说着,易成杰用手向着那些大学生们指了一下说道:“那些学生们可不是那么轻易被摆平的。”

        蔡宝山略微沉吟了一会缓缓说道:“嗯,这个时候,我的确不应该再出手了,是时候让柳擎宇出來感受一下我们岚山市独特情况了,我倒是要看看他这个柳擎宇有多少本事。”说道这里,蔡宝山脸上却同时露出了一丝忧虑之色:“只是我担心万一柳擎宇要是真的把这件事情摆平了,恐怕他会初步在我们市局树立威信啊。”

        易成杰嘿嘿一笑,低声说道:“蔡局长,这可不一定啊,这件事情就算柳擎宇真的摆平了,您的功劳也远远大于柳擎宇啊,因为自始至终,这件事情一直都是您在处理的,沒有您之前做了那么多工作,柳擎宇怎么可能处理成功呢,更何况,柳擎宇还不一定能够把这件事情处理成功呢。”

        蔡宝山其实早就已经下定决心了,因为在他看來,现在也的确是时候把柳擎宇给拖下水了,只是他一直心存忧虑罢了,问易成杰一句只是为了能够让自己能够下定决心而已。

        此刻,决心已下,蔡宝山点点头:“好,那我现在就去找柳擎宇去汇报去,我们岚山市公安局的事情,他这个大局长怎么着也不能置身事外不是。”

        散会之后,柳擎宇回到自己办公室内之后,并沒有闲着,一直站在窗口处密切关注着市局大门口处发生的一切,当他看到那些浩浩荡荡的学生的时候,他的眉头便紧紧的皱了起來。

        他知道,这些人的出现意味着事情已经十分棘手了。

        尤其是当柳擎宇看到易成杰和蔡宝山在楼下嘀咕的时候,柳擎宇嘴角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冷笑,他已经预感到,恐怕过不了多久,蔡宝山就要过來找自己汇报这件事情了,这种阴险的算计手法,柳擎宇并不陌生。

        这属于典型的祸水东引之计。

        就在这个时候,蔡宝山敲响了柳擎宇办公室的房门。

        柳擎宇坐好之后,沉声说道:“进來。”

        蔡宝山推开柳擎宇办公室的房门,便看到柳擎宇正坐在办公桌前看着一份文件,连抬头的意思都沒有。

        对于这种情况,蔡宝山自然并不陌生,这是领导们故意摆出來的姿态,他也曾经这样对待不怎么待见的下属。

        所以,蔡宝山进门之后,直接坐在了柳擎宇对面的椅子上沉声说道:“柳局长,我是來向您汇报工作,请您做指示的。”

        柳擎宇并沒有抬头的意思,依然目光盯着文件,淡淡的说道:“什么事情,说吧。”

        蔡宝山道:“柳局长,就在刚才,有几百个大学生聚集到了我们市局的门前,大有示威的意思,我想要向您请示一下,接下來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做,是继续请求其他分局支援甚至是向军分区请求支援,还是采取什么措施,要知道,那些大学生们情绪比较不容易控制啊,我非常担心会出现一些不可预料的状况。”

        柳擎宇闻言缓缓抬起头來,目光冷冷的盯着蔡宝山说道:“蔡宝山同志,我想,在我做出决策之前,我是不是应该知道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些学生和老百姓非得聚集到我们市局的大门前的,我相信,他们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跑到这里來的吧,要知道,一般的老百姓对于我们公安局心中还是充满了敬畏的吧。”

        蔡宝山皱了皱眉头,心中十分不悦,因为他相信,柳擎宇不可能对于此事一无所知,但是现在,他竟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这根本就是在装模作样嘛,但是现在自己是求着柳擎宇出面,既然柳擎宇问出來了,自己还是要说一下的,他便缓缓说道:“柳局长,是这样的,我们市公安局的外聘工作人员在抓嫖的过程中因为发生了一些意外,导致一名犯罪嫌疑人因为恐惧打开车门从车上跳了下去,从而造成意外死亡,死者家属和该名犯罪嫌疑人的同学对于我们警方作出的解释并不认可,这才发生了今天这种情况,还希望柳局长能够出面化解眼前的这种困局,我们会严格按照柳局长的指示行事的。”

        柳擎宇听到蔡宝山的解释,内心冷笑了一下,脸色平静的说道:“蔡宝山同志,你先通知所有局党委委员们到我的办公室來一趟。”

        蔡宝山一愣,他沒有想到,这个时候,柳擎宇竟然要所有局党委委员们都过來,他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都这个时候了,他还要把大家都给喊过來,而不是立刻处理此事,I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