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137章 上门打脸(下)
  • 第1137章 上门打脸(下)

    作品:《权力巅峰

        热门推荐:、 、 、 、 、 、 、

        此时此刻,段海峰一直听着柳擎宇和易成杰的对话,听到易成杰这样说,段海峰心中那叫一个怒啊,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现在立足未稳,竟然想要直接插手人事安排,而且直接想要把自己的亲弟弟调到闲职位置上,这明显是在打击报复自己啊,更是**裸的示威和挑衅。

        是可忍孰不可忍。

        段海峰怒视着柳擎宇,脸色阴沉着说道:“柳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柳擎宇淡淡一笑:“段海峰同志,你好像认错人了吧,我可不是什么柳局长啊,我是柳擎宇。”

        柳擎宇揶揄道,他在用这种方式,來表达对段海峰之前装傻充愣的回击。

        段海峰顿时愕然,随即冷冷的说道:“柳局长,你如果对我有什么意见,大可以冲着我來,但是你这样针对我的亲人和朋友好像有些不太合适吧。”

        柳擎宇冷冷一笑说道:“不合适,你这句话说得很有意思啊,我是不是可以用同样的话來回应你呢,当然了,我可可沒有你想的那么龌龊,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我职权范围之内的正常工作调整而已,你可不要多心啊。”

        说道这里,柳擎宇随即又对着电话里说道:“易成杰同志,给你第二个任务,你现在立刻通知市刑警队立刻对段成飞进行立案调查,我发现市局那边和网上有很多人在举报段成飞,说他涉嫌打架斗殴、伤害他人、甚至是逼良为娼等多种违法行为,你让市刑警支队那边好好的调查一下,如果发现他确实有违法行为,立刻对他进行逮捕,并移交司法机关走法律程序,该判刑的判刑,该枪毙的枪毙,不管他有任何背景,一律全部按照法律处理,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姑息和包庇,这个案子我会亲自督办和跟进的,如果我发现任何工作人员在办案过程中有营私舞弊行为,将会对其进行严肃处理。”

        如果说柳擎宇交给易成杰的第一个任务让易成杰感觉到十分震惊的话,那么柳擎宇交给他的第二个任务就是让易成杰感觉到匪夷所思甚至是感觉到有些畏惧了。

        段成飞是什么人,易成杰相信柳擎宇不可能不知道,因为他不知道的话就不可能做出这样的指示,但是如果柳擎宇知道段成飞的身份的话,还做出这样的指示,这说明什么问題,说明柳擎宇此人的报复之心极其强烈,而且不顾后果。

        要知道,段成飞可是段海峰的亲儿子啊,段海峰那可是市民政局局长,堂堂的正处级干部,一般的人多多少少都要给段海峰几分薄面,尤其是对于段海峰的那个纨绔儿子,虽然他多有不法行为,但是由于大家都知道段海峰背后还是很有一些背景的,所以对于段成飞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且段成飞也还算是一个比较明智的碗筷,至少从表面上來看,他是沒有干过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的。

        但是现在,柳擎宇竟然要让市刑警队去调查段成飞,这岂不是相当于当着段海峰的面要收拾他的儿子,这脸打得可是啪啪啪的响啊,而且都已经打上门去了,这也太嚣张了吧,也太不顾及后果了吧。

        易成杰脑海中飞快的盘旋着,柳擎宇的声音已经再次从电话那头传了出來:“怎么,易成杰同志,你怎么不说话了,难道你感觉我的意思难以贯彻落实吗。”

        柳擎宇的声音多了几分森冷之意。

        易成杰连忙说道:“沒有沒有,柳局长,我可沒有那个意思,我马上落实您的指示。”

        面对如此一个跟本不把官场规则放在眼中的强势局长,易成杰现在可不敢在柳擎宇面前像段海峰那样高调。

        此刻,柳擎宇已经打开了免提,所以,对于柳擎宇与易成杰之间的对话段海峰听得一清二楚。

        从易成杰的对话中,段海峰听出了易成杰对于柳擎宇的忌惮之意,这让他心中对面前这个年轻的公安局局长也多了几分疑惑,但是更多的却是愤怒,他万万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要动自己的而已,他的这种做法已经彻底触犯了官场规则,这是官场中人最为讨厌,也是最为排斥的行为,即便是两个官场中人斗争得在激烈,一般情况下,也是绝对不会去动对方的家人的,但是现在,柳擎宇却因为一个小小的已经死去的警察,要动自己的儿子。

        想到此处,段海峰双眼怒视着柳擎宇狠狠一拍桌子怒声说道:“柳擎宇,你这样做实在是太过分了。”

        柳擎宇不屑的看了段海峰一眼:“段海峰同志,套用一句你刚才所说的话,我在我的职权范围之内做的任何事情,好像你并沒有指手画脚的资格吧。”

        段海峰顿时一阵气结,奶奶的,这柳擎宇也太阴险了,竟然用自己的话來反击自己,无耻啊无耻。

        心中愤怒不已,但是他却无可奈何,但是,他也清楚,自己的儿子绝对不能让柳擎宇真的去查下去,否则的话,一旦市刑警队那边真的要对自己儿子的事情进行立案的话,一旦动真格的,以他对自己儿子的了解,估计进监狱里蹲几年肯定是免不了的。

        想到此处,段海峰冷冷的看向柳擎宇说道:“柳局长,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柳擎宇笑着站起身來说道:“我想要什么,我只想要公平公正而已,我只想要我们岚山市市民有一个正常的社会治安环境而已,我只希望我们市公安局那些为了社会治安英勇献出生命的人能够得到他们应该有的待遇而已,如果有谁对我柳擎宇有所不满,他可以直接冲着我柳擎宇來,不管是玩阴的玩狠的我柳擎宇都奉陪到底,但是,如果谁敢针对我们市公安局那些成天为了老百姓的利益和保一方平安的公安干警们的麻烦,甚至故意剥夺那些人应当享有的正常权力,我对毫不犹豫、毫不手软对这些人动手,我要给这些人一个深刻的教训,我要让他们产生一种铭刻肺腑的深深的畏惧,我们市局的干警们已经付出了太多了,如果再让他们因为我柳擎宇或者其他原因而承受不应该有的苦难,我心里过意不去,同时,我也会让那些让我过意不去的人过不去。”

        说完,柳擎宇直接转身向外走去。

        “柳局长,你等等,这事情我们好商量……好商量……”看到柳擎宇离去,段海峰真的有些害怕了,柳擎宇刚才的那番话带给他超强的震撼,从柳擎宇的那番话中,他听出來了,自己这一次的行动可能严重触犯到了柳擎宇的底线,这种做法是极其危险的,而且可能会引來柳擎宇极其强烈的报复行为,此刻,他真的有些后悔要接受蔡宝山的提议,直接针对柳擎宇采取行动了。

        所以,不管是为了自己的儿子还是为了自己的弟弟,他都决定向柳擎宇低头了,至少要表面上低头,毕竟,一个陈天成是否被评定为烈士对于他來说,沒有任何影响,他可以为了蔡宝山的一个电话而针对柳擎宇,那是因为他认为柳擎宇这个人会像以前的那些局长们一样,面对蔡宝山的强势,根本不可能会斗得过蔡宝山的,他相信蔡宝山肯定会当局长的。

        这是他做事的前提,但是现在,既然柳擎宇还在局长的位置上,而且还是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还表现出了如此强势,那么他还是决定暂时退避三舍吧,如果以后有机会,他可以想办法阴柳擎宇一把,如果能够把他给阴死那是最好的,如果沒有机会,那就慢慢的等着就可以了。

        但是,柳擎宇离开之后,听着身后传來的示弱之声,嘴角上冷笑了一下,沒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和迟疑,直接迈步走向了大院外面。

        看着柳擎宇消失在走廊拐角的背影,段海峰脸色阴沉着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内,他沉吟片刻之后,拿起手机拨通了自己弟弟段海山的电话:“小山,你抽时间拎着些礼物去一趟你们柳局长那边,他可能打算要把你调到老干部处去当一个调研员,你先去他那里活动一下,并且替我向他道个歉,就说我会立刻重新启动陈天成同志的烈士评定工作,并且会及时给他的家属发放烈士抚恤金的。”

        段海山听到哥哥的话之后当时就是一惊:“哥,怎么回事,柳擎宇怎么突然要动我,怎么还得向他道歉啊。”

        段海峰便把自己与柳擎宇之间那么点事情跟弟弟说了一遍,段海山听完之后立刻沉默了下來,过了一会,他才缓缓说道:“好的,我这就准备准备,今天晚上去柳擎宇的招待所内去找他。”

        给弟弟打完电话之后,段海峰立刻把办公室主任叫了过了说道:“你立刻组织一下,立刻重新启动陈天成的烈士评定工作。”

        “重新启动。”办公室主任有些诧异的看着自己的领导。

        “让你重新启动你就重新启动,费什么话,要把这件事情向着评定通过的方向推,尽快把评定结论做出來,但是不要形成文件,我什么时候通知,你什么时候形成文件下发下去。”段海峰吩咐道。

        “好的,我马上去办。”

        等办公室主任出去之后,段海峰这才心下稍安,他相信,有了自己这两种部署,这件事情应该差不多算是摆平了,

        center>I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