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133章 小局长大秘书
  • 第1133章 小局长大秘书

    作品:《权力巅峰

        看到周尚武的表情,柳擎宇笑了。

        “怎么,很好奇吗。”柳擎宇反问道。

        周尚武点点头:“的确有些好奇,柳局长,你是从哪里看出來的呢。”

        柳擎宇笑道:“这很简单,首先,你一进入我的房间,身上便带着一股浓烈的烟味,这种味道绝对不是一个人抽烟就能够产生的,甚至现在你的身上依然还带着一股股的烟味,从这可以判定出來,你來之前肯定是在开会,而且你们开会的房间应该并不大。”

        周尚武眼神中多了几分惊讶之色,因为柳擎宇说得沒错,他们是在他的办公室开的会,而他的办公室房间并不大。

        “柳局长,你又怎么知道我们有四个人在开会呢,你有怎么知道我们开会的人中有两个年轻人呢,这一点我有些想不明白。”

        柳擎宇笑道:“这个很简单,还是从你身上的烟味上判断出來的,虽然你身上的烟味比较浓烈,但是这烟味却并不统一,其中你身上至少有两种烟草的味道,而你说话的时候,嘴里的烟味与其他味道并不相同,所以,算上你至少应该有三个人在开会。”

        “既然你判断是3种烟味,那你怎么知道我们开会的人至少有四个,其中还有两个年轻人呢。”对于柳擎宇能够分析判断出这个问題,周尚武最为震惊和不解。

        柳擎宇淡淡一笑说道:“这个也非常简单,还是因为你身上的烟味,你身上虽然有三种味道,但是你左胳膊和右胳膊两边的烟味是相同的,而你胸前的味道却与左右哦两边不同,从这点可以判断出,你们四个人在开会时候,应该是做得很近,你左右两边各坐着一个人,对面坐着一个人,我应该沒有说错吧。”

        当柳擎宇这番话说完,周尚武惊得舌头都快要伸出來了,因为柳擎宇说得和现实情况几乎一模一样,不过,柳擎宇依然沒有解开他心中最大的谜团,他接着问道:“柳局长,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其中有两个年轻人呢。”

        柳擎宇笑道:“还是烟味啊,你左右两边的烟味完全相同,而这种烟味我恰恰知道,他们抽的这种烟的牌子应该是河西产的钻石,而且应该是钻石中的精英钻,这种烟味道比较独特,一般的烟民尤其是老烟民不是很喜欢这个味道,但是现在的年轻人却十分喜欢这种味道,这种烟是钻石专门为年轻的烟民研发的,我也曾经抽过那种烟,味道也很喜欢,所以,我断定坐在你左右的这两个人应该是年轻人。”

        说完之后,柳擎宇笑吟吟的看向周尚武。

        此刻,周尚武彻底傻眼了,此刻,他也看出來了,现在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的局长绝对不是一般人啊,要知道,自己可是老刑侦了,自己都沒有注意到这些细节,但是自己与柳擎宇只是头一次见面,对方便能够从自己身上的烟味之中分析推理出这些内容,这些东西,如果沒有长期的锻炼很难做到的,尤其是对于烟味的了解和判断上,这就更加专业了。

        由此可见,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能够当上局长也并不仅仅只有关系而已。

        想到这些东西,周尚武立刻收敛起对柳擎宇的轻视之心,对于他这种人而言,他对于实力还是比较认可的,柳擎宇三言两语之间就分析出了这么多东西,这让他意识到,柳擎宇这显然是故意的,而且柳擎宇也看出了自己的轻视之心。

        周尚武虽然不愿意在官场潜规则面前低头,一直坚守自己为人的本心,但并不意味着他什么都不懂,因为他能够混到如今这种地步,能够破获那么多的案子,沒有洞悉人心的能力是不可能的。

        “柳局,不知道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再次说话的时候,周尚武言语之间多了几分尊敬,对于他而言,只有实力才是他最为尊敬的东西,而职务的高低却并不重要。

        柳擎宇淡淡的问道:“周尚武同志,不知道你对岚山市现在的治安状态了解吗。”

        周尚武一愣,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依然沒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題,反而问了他一个问題,他是直爽的人,面对柳擎宇的问題,沒有任何的回避,直接说道:“了解,有谁能比我们刑警更了解岚山市的治安状态呢。”

        柳擎宇眉毛挑了挑:“哦,了解,那你说说,岚山市的社会治安到底是一种什么样子。”

        周尚武道:“魑魅魍魉,肆意横行,有法不依,乱象丛生,执法不严,民生凋零。”

        简简单单的16个字,周尚武说得痛心疾首,眉宇之间隐隐有些痛苦之色,却又充满了无奈。

        柳擎宇目光直视着周尚武:“周尚武,既然你能够看得出岚山市的问題,你认为,身为公安局系统工作人员的我们,应该如何做。”

        周尚武惨淡的一笑:“怎么做,我只是一名小小的刑警队的副队长而已,我沒有什么话语权,也不敢在柳局长的面前班门弄斧。”

        说话之间,周尚武已经沒有了先前的那种嚣张和傲气,显得比之前谨慎了很多,因为刚才柳擎宇仅仅是从他身上的烟味就分析出了那么多的东西,他不敢在柳擎宇面前再那么放肆了。

        柳擎宇苦笑着叹息一声说道:“哎,真沒有想到,你周尚武都已经如此做派了,对于岚山市的问題都已经漠不关心了,恐怕其他人就更别提了,哎,岚山市的老百姓恐怕真的是沒有什么盼头了。”说话之间,柳擎宇用上了激将法。

        听到柳擎宇这一声叹息,周尚武感觉到心中很不是滋味,但是此刻,面对深浅未知的局长,他还是不想多说什么,所以,他依然保持着沉默。

        看到自己的激将法竟然沒有奏效,柳擎宇不仅沒有生气郁闷,反而眼神之中多了几分异样色彩,他宦海沉浮多年,对于看人看事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现在,从周尚武前前后后的不同表现他可以感受得到,此时此刻,周尚武的内心是十分复杂的,而且此人绝对不是一般人表面上看起來的那么鲁莽,那么简单。

        想到此处,柳擎宇目光直接看向周尚武,声音中饱含真诚说道:“周尚武,如果我给你一个机会,给你一个可以改变岚山市现状的机会,或者说是我希望和你一起努力,去改变岚山市的社会治安现状,还给岚山市老百姓一个晴朗的天空,但是你很有可能因此而丧命,而且妻儿老小随时随地都有可能面临威胁,不知道你敢不敢接受这样一个机会,有沒有勇气和魄力接受这样一个机会。”

        听柳擎宇这样说,周尚武心头一颤,从柳擎宇的寥寥数语之中,他可以听得出來,这个柳擎宇也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从刚一进门通过分析自己的状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到刚才的激将法,再到现在对自己直接开门见山的试探,所有的一切,看似沒有什么联系,实则在心理上逐层逐渐的向自己施加压力和影响,最终,把自己推到了墙角里,让自己需要给柳擎宇一个是或者不是的答复。

        周尚武内心在权衡着,柳擎宇所说的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给自己一个机会,到底是什么样的机会,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风险。

        不过周尚武也是一个狠人,他只是略微沉思了一下,随即便直接说道:“柳局长,如果你所说的这个机会,真的能够让我们岚山市的社会治安现状变好,能够给老百姓一个安稳的社会环境,我愿意为此付出一切,哪怕是我的生命,至于我的家人……”

        说道这里,周尚武声音中多了几分低沉和悲戚:“我妻子已经被人暗算身亡了,我的儿子前年也被意外的发生车祸而死亡,我父母也已经全部离世了,现在的我已经是孑然一身,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更何况,我是一名刑警,我们刑警每时每刻都面临着危险,我无所畏惧。”

        说完,周尚武眼神之中射出两道坚毅的目光,腰杆挺得笔直。

        这就是他周尚武的为警之道。

        柳擎宇闻言也是一惊,他沒有想到,周尚武这位刑警竟然混成了现在这种结局。

        这让他对于刑警本身的工作又多了几分了解,但同时,也对周尚武这位老刑警多了几分尊敬。

        什么叫警*察,时刻把老百姓的生命安全牵挂于心、无所畏惧的警*察才是真正的人民警*察,人民最需要的警察,最值得人民尊敬的警察。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好,很好,周尚武,我想把你调到市局來做我的秘书,不知道你敢不敢接受这个挑战。”

        “当你的秘书。”听到柳擎宇的话,周尚武一下子就把眼睛瞪大了,柳擎宇的话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对,沒错,就是当我的秘书。”柳擎宇肯定的回答道。

        “柳局长,我是个大老粗,我可不会写稿子,更不懂得为领导服务之道,甚至我得罪的人很多,还会给你的工作带來麻烦,我恐怕当不了你的秘书。”周尚武实话实说道。

        柳擎宇淡淡一笑:“如果我要选写稿子的秘书的话,肯定不会找你的,我需要的是一个能够做实事的秘书,一个不怕死不怕得罪人的秘书,敢不敢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