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130章 磕头道歉
  • 第1130章 磕头道歉

    作品:《权力巅峰

        蒋三刀看到柳擎宇拉开了保险栓的黑洞洞的枪口,后脊背有些发凉,虽然他天生胆大包天,做事嚣张狂妄,但是那也得分在谁的面前,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可是岚山市新上任的公安局局长,他不知道对方的底细和性格,但是蒋三刀却知道,民不与官斗的道理,万一柳擎宇真要是对着自己开枪的话,就算是自己的老大将來搞定柳擎宇给自己报仇了,到那个时候自己也就完蛋了,那样话,自己现在的嚣张就完全成了笑话,沒有任何意义。

        对于蒋三刀他们这种**人物而言,虽然他们平时嚣张跋扈,看似根本不把生死放在眼中,实际上,越是他们这种人越是珍惜自己的小命,因为他们成天行走在生死的边缘,成天把脑袋别在裤腰带里,他们会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绝对不会做无所谓的牺牲。

        蒋三刀脸色阴沉的看向柳擎宇,目光中多了几分怨毒,说话的语气却比之刚才缓和了很多:“柳局长,我可以道歉,但是要我磕头,那不可能,我蒋三刀是个顶天立地的主,我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父母,但是绝对不会跪别人,希望你不要让我太过于难做。”

        柳擎宇却沉默不语,只是手中那黑洞洞的枪口却一直紧紧的锁定在蒋三刀的脑袋上,蒋三刀也是玩枪的主,从柳擎宇握枪的姿势和神态他就可以断定,柳擎宇绝对是玩枪高手,在这个大厅内,自己恐怕根本无法逃过柳擎宇的枪口,更何况是这么近的距离。

        此刻,蒋三刀的内心十分矛盾,他相信柳擎宇不敢开枪,但是又真的怕这位年轻的局长不按常理出牌,毕竟,柳擎宇这个局长实在是太年轻了,保不住年轻气盛之下就开枪了。

        怎么办,磕头道歉,自己的面子肯定要丢光了,但如果不磕头道歉,柳擎宇似乎并不想放过自己。

        无可奈何之下,蒋三刀把求救的目光看向了易成杰,目光中写满了渴求。

        易成杰见状,心中其实比之蒋三刀还要震惊,他实在沒有想到,柳擎宇做事竟然比之蒋三刀这些人还要嚣张,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直接拿出枪來,这家伙难道不知道蒋三刀这些人的真正身份吗,要知道,这些人可全都是要钱要面子不要命的主,得罪了他们,后患无穷。

        此刻,见到蒋三刀求救,易成杰只能向前走了两步,來到柳擎宇的身边,满脸笑容说道:“柳局长,我看这蒋三刀也有赔礼道歉的意思,天大地大,这仪式顺利进行最大,我看还是让蒋三刀赔礼道歉之后,咱们的遗体告别仪式继续进行吧。”

        按照易成杰的估计,之前柳擎宇不肯原谅蒋三刀,应该也有被蒋三刀逼到了悬崖边上的意思,如果真要是让蒋三刀这样闹下去,而且还拍拍屁股走人了,那柳擎宇今天的面子就算是彻底丢了,而且丢得很大,毕竟,他一个堂堂的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参加的葬礼却被几个流氓地痞给闹得一塌糊涂,让他这个市委常委的面子往哪里放,现在,柳擎宇执意让蒋三刀磕头道歉,恐怕也有要找回面子的意思,他应该也是想要下这个台阶,自己现在出面协调此事,相当于给柳擎宇一个台阶下,这件事情轻松解决,柳擎宇里子面子也都有了,应该也就不会那么执着了。

        然而,让易成杰沒有想到的是,他这话刚刚说完,柳擎宇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眉毛向上挑了挑,冷声说道:“易成杰同志,你说得虽然有一些道理,但是,我认为,天大地大,死者最大,更何况陈天成同志还是我们岚山市公安局的烈士,他可是为了追拿犯罪分子而牺牲的,身为市公安局局长,我柳擎宇绝对不能容忍任何人侮辱我们岚山市公安局的人,尤其是像陈天成这样一位烈士,我相信,只要我们岚山市任何一个有识之士都不能容忍。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前來送行的人这么少,但是我相信,从刚才这个人的言谈之中大家也应该了解一些信息,对此,我很愤怒,什么时候,社会上的闲散人员竟然敢当着我们这么多公安局工作人员,尤其是当着这么多的市局领导的面如此嚣张了,什么时候,我们市公安局的人可以如此的软弱无力,可以如此的任由这些人如此嚣张了。

        你们可以容忍,但是我柳擎宇绝对不能容忍,我绝对不能容忍这些人在陈天成同志的葬礼上如此嚣张,如此捣乱。”

        说道此处,柳擎宇冷冷的看向了蒋三刀:“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立刻跪地磕头向陈天成烈士的遗体赔礼道歉,要么我一枪把你给蹦了。”

        这时,易成杰连忙在旁边说道:“柳局长,这种情况下,应该让市局的人把他们抓起來,就地展开调查,您这样处理是不合适的。”

        虽然易成杰的话说话的声音故意压得很低,但是大厅内的人很多人还是听得很清楚的,虽然表面上看,易成杰是在提醒柳擎宇,但实际上,如果柳擎宇真的按照他的意思去办了,那么柳擎宇就相当于承认他不懂得公安局的业务,那么他在现场几个副局长的眼中,威信会立刻大打折扣。

        柳擎宇闻言,眼神中飞快掠过一缕寒芒,从易成杰的这番话中他可以听得出來,这个易成杰看來有些问題,都这个时候了,这个家伙竟然还在给自己下套,看來,这家伙真的以为自己是靠着关系爬上來的呢,或者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家伙根本就沒有把自己放在眼中。

        想到此处,柳擎宇冷冷的看向易成杰问道:“易成杰同志,这个岚山市到底有几个正局长。”

        易成杰闻言一愣,看向柳擎宇的目光中充满了疑惑。

        柳擎宇冷冷的问道:“这个市公安局到底我是局长还是你是局长。”

        易成杰闻言心头一颤,连忙讪笑道:“当然您是局长。”

        柳擎宇哼了一声道:“既然我是局长,什么事情该怎么做,我不需要你提醒,我自有我的主张。”

        说完,柳擎宇森冷的目光落在了蒋三刀的脸上:“我刚才说过了,只给你两个选择,沒有任何第三条路可走,现在,你自己选择吧,给你10秒钟的选择时间。”

        说完,柳擎宇的手指直接扣在了扳机之上,目光中杀气凛然。

        此时此刻,柳擎宇身上沒有任何的官气,有的是曾经的特战兵王征战沙场与敌人生死相搏的杀气,这种气势柳擎宇已经很久很久沒有表现出來了,虽然气势比之以前弱化了很多,但是,那曾经的狼牙老大的气势可不是盖的,虽然杀气比之以前弱化很多,但却是绵里藏针,引而不发,一旦真的爆发,那绝对雷霆万钧。

        对于柳擎宇身上所表现出來的这种杀气易成杰和其他人虽然略微有所感觉,但是感觉却并不是很强烈,那是因为柳擎宇并沒有针对他们。

        但是站在柳擎宇对面不远处的蒋三刀却直面柳擎宇这种杀气,而且他这个职业也让他对这种杀气比较敏感,他有一种预感,如果自己真要是不听柳擎宇的话的话,那么柳擎宇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开枪的,他敢肯定这一点。

        这让他相当的震惊,因为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这位年轻的公安局局长身上的杀气比之帮会内那些身上有好几条命案的亡命之徒还要浓烈,还要锋利,尤其是当蒋三刀看到柳擎宇的手指正在缓缓的加强力度,那枪子马上就要发射出來的时候,蒋三刀害怕了,此刻,他真的有些害怕了。

        蒋三刀再也沒有丝毫犹豫,直接噗通一声跪倒在陈天成的棺椁前,砰砰砰的渴了三个响头,声音颤抖着说道:“陈天成老弟,对不起,老哥我错了,我向您赔礼道歉,还请你原谅我。”

        说完,蒋三刀站起身來,从口袋中拿出一只干净的手帕,小心翼翼的把自己吐在陈天成脸上的口水擦拭干净,做完这一切之后,蒋三刀弯着腰目光有些畏惧的看向柳擎宇。

        “滚。”柳擎宇怒声呵斥道,手指向了大厅外面。

        蒋三刀连忙躬身弯腰带着手下的小弟们狼狈离开现场。

        这一下,全场震惊。

        别人不知道蒋三刀的名字,但是岚山市公安局上上下下的这些人可全都是知道的,这蒋三刀可是岚山市青龙会的一名堂主,此人一向杀伐果断,嚣张狂妄,除了他们青龙会的老大之外,一般人恐怕从來不被他放在眼中,就连前任公安局局长在任之时,他就曾经当着那位局长的面痛殴了一名过路的无辜路人,目的就是向那位局长叫板,最终,那位局长虽然十分震怒,也曾经发誓要狠狠的收拾蒋三刀,甚至要将他绳之以法,但是最后,却在各方的斡旋之下,事情不了了之,蒋三刀的名气因此一炮打响,在岚山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但是现在,众人却震惊的发现,那个曾经声震岚山的**枭雄却在柳擎宇这位年轻的刚刚上任的局长手中栽了面子。

        震惊,绝对的震惊,就连易成杰都震惊的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他很诧异,这个蒋三刀还是那个纵横岚山无敌手的蒋三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