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129章 狂妄之徒
  • 第1129章 狂妄之徒

    作品:《权力巅峰

        此刻的小女孩虽然失去了父亲,她非常的悲伤,但是对于她而言,她并不太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反而是对去学校里和其他小朋友一起上学更充满了期待,因为那里是属于她的儿童的世界。

        看着小女孩那充满了童真的眼神,再看看那躺在棺椁上的陈天成和眼前一一老一弱的沒有什么生存能力的女人,柳擎宇的心此刻突然变得异常纠结,异常沉重,他突然意识到,警察工作本身的危险性和其家属的安置工作必须要引起市公安局方面的高度重视,尤其是对于烈士亲属的安置工作,必须要第一时间跟进并及时解决。

        想到此处,柳擎宇的目光看向了身后的易成杰问道:“易成杰同志,有关陈天成同志享受《军人抚恤优待条例》的工作落实了吗,该给予的抚恤金等都发放到位了吗,为什么陈天成同志的家属会因为囡囡的学费而发愁。”

        易成杰连忙说道:“柳局长,是这样的,有关部门现在正在对陈天成同志的烈士资格进行评定流程中,现在结果还沒有出來,等结果出來了,抚恤金肯定会及时到位的。”

        柳擎宇听易成杰这样说,顿时脸色一沉,冷冷的说道:“我不管你如何去协调,今天下午下班之前,我必须要看到结果,否则的话,你这个办公室主任就不要干了,陈天成同志为了我们岚山市老百姓牺牲了,如果我们市局连他们的家属都无法照顾,我们如何向陈天成同志交代,如何向他的家属交代,如何向老百姓交代。”

        听柳擎宇带着几分怒意的斥责,易成杰脑门上当时就冒汗了,一边擦拭着汗水,他一边连忙使劲的点头:“好的,好的,我回去之后立刻协调。”

        听到柳擎宇这样吩咐,旁边的马瑞芬眼中露出了一丝感动,嘴里喃喃的说道:“谢谢。”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继续向前行去,毕竟,后面的人还得继续遗体告别仪式呢。

        然而,柳擎宇刚刚走过去不久,房间的大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了,随即,十几名一身黑衣胸带白花的彪形大汉突然闯了进來,为首的是一名脖子里纹着一只猛虎的平头男子,此人进入房间之后,冷冷的扫视了一眼房间内的众人,突然冷声说道:“哎呦,还真有人不把我们青龙会的话当回事啊,我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发出通告说不让参加陈天成的葬礼,竟然还有这么多人前來参加,看來不怕出事的人还真是不少嘛。”

        一边说着,纹身男迈步向前,沿着送行的人群一步一步的端详着众人,一边走一边十分嚣张的说道:“兄弟们,把这些人的面孔都给我记下來,有时间咱们慢慢跟他们玩,我倒是要看看,都有谁敢不把我们的话放在眼中。”

        听到纹身男的话之后,现场很多参加葬礼的人纷纷低下头去,似乎害怕被这些人给记住面孔一样,包括一些穿着警服的人也低下头去,不过现场,依然有很多穿着警服的人昂首挺胸,冷冷的愤怒的注视着这些穿着黑衣的人,沒有一丝一毫的惧怕。

        此刻,纹身男一边说着,一边快步走到了陈天成的遗体面前,呸的一口痰吐在了陈天成的脸上,充满不屑的说道:“草,自己都死翘翘了,还想享受一下隆重的礼仪,门都沒有,老子我要让你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此时此刻,看到这些人凶悍的样子,小女孩已经吓得躲进了目前的怀里,身体微微颤抖着。

        此时此刻,柳擎宇的火气一下子被彻底激发出來,本來,柳擎宇看到这些人踹门而入的时候,心头就已经蹿起了一股子怒火,等到纹身男嚣张的表白的时候,柳擎宇的双拳已经紧紧握住,只不过那个时候,他被易成杰给拉住了,等到看到纹身男竟然向着已经死去的陈天成脸上吐痰的时候,柳擎宇再也无法容忍了。

        轻轻一甩便挣脱了易成杰的手腕,迈步一下子便蹿了出來,快步來到纹身男的面前,冷冷的看向纹身男说道:“你,立刻给我把你的秽物清理干净,给陈天成跪地磕三个响头向他赔礼道歉。”

        纹身男看到柳擎宇突然站了出來,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不屑的瞥了柳擎宇两眼,抱着肩膀不屑的冷笑着说道:“我草,你是哪里冒出來的一根小葱啊,敢这样跟我蒋三刀说话,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啊。”

        说话之间,纹身男一边摇晃着脑袋,一边用右手大拇指摸了一下下巴,做出了一副十分狠辣的表情,与此同时,这小子直接举起了右手,冲着柳擎宇的脸上作势就打了过去。

        他的手刚刚打到一半,便被柳擎宇的大手牢牢的给抓住了。

        纹身男虽然嚣张,但是他的身高也就是一米80左右,虽然在他们那群进來的人中算是不低的,但是站在柳擎宇的面前,比柳擎宇挨了足足半头还多,不过这小子横行无忌惯了,很多比他高出很多的人在他的面前很多时候也是任他欺负的,所以他从來不认为有人敢还手。

        但是现在,他面对的人是柳擎宇。

        柳擎宇的手抓着纹身男的手腕冷冷的说道:“去把你的秽物给擦了。”

        “我草,你他妈的找死是吧,兄弟们,跟我一起收拾这小子。”一边说着,他又举起了另外一只手直接打向柳擎宇的肋下,很显然,这一下如果要是打中了,柳擎宇当场就得倒在地上。

        而此刻,纹身男带过來的其他小弟们看到老大被柳擎宇给制住了,立刻纷纷蜂拥过來。

        这时,易成杰突然大声喝道:“蒋三刀,你们都给我助手,这位是我们岚山市新上任的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不许在柳局长面前闹事,否则我们市局立刻把你们给抓起來。”

        寥寥数语,易成杰便把柳擎宇的身份完全揭示出來。

        此时,蒋三刀的另外一只手也被柳擎宇给抓住了,他的小弟们也冲到了柳擎宇的近前,这些人正想要动手呢,听到易成杰的呵斥声之后,众人立刻停了下來。

        虽然他们在岚山市嚣张惯了,但是,听到柳擎宇的身份之后,脸上还是流露出了些许惶恐之色。

        蒋三刀有些震惊的看向柳擎宇问道:“你是公安局局长,真的假的。”

        柳擎宇冷冷的回答道:“真的如何,假的如何。”

        蒋三刀闻言便已经知道柳擎宇这个局长肯定是真的,因为他是认识易成杰的,他知道,易成杰肯定不会认错人的,不过面前这个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如此年轻,还是大大出乎蒋三刀的意料之外。

        蒋三刀冷冷的说道:“好,看在你是公安局局长的面子上,今天我蒋三刀给你这个面子,你把我松开,我立刻带人离开。”

        柳擎宇松开了蒋三刀的手,冷冷的说道:“想走,可以,先把陈天成脸上属于你的秽物清理干净,立刻跪在地上给他磕三个响头向他赔礼道歉。”

        蒋三刀眼睛立刻瞪大了,充满愤怒的看向柳擎宇,脸上带着几分不屑说道:“让我向陈天成道歉,你沒有搞错吧,我蒋三刀从來沒有道歉的习惯,兄弟们,我们走。”

        说着,蒋三刀迈步就要走。

        柳擎宇大声说道:“來人,把蒋三刀给我抓起來,带回警察局进行调查。”

        柳擎宇说完,立刻有三名警察从人群中走了出來,挡在了蒋三刀的身前,但是还是有很多人站在人群中沒有任何动静,就好像沒有听到柳擎宇的话一样。

        蒋三刀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这三名警察,目光中闪过两道阴毒之色,冷冷的说道:“你们竟然敢拦我,我把你们三个给记住了,你们给我等着。”

        说话之间,浓浓的威胁之意显得十分明显。

        然而,那三名警察却脸色坚毅,毅然挡在了蒋三刀的近前。

        柳擎宇的目光扫视全场,看到全场那么多警察竟然只有三个人站了出來,心头不由得一沉,尤其是当众人听到蒋三刀的威胁之后,原本有一些正准备站出來的人闻言,刚刚迈出來的脚步立刻便停住了。

        柳擎宇这才意识到,蒋三刀此人的威胁之语恐怕还是很有分量的,这让柳擎宇对于岚山市的严重情况更加有了比较直观而又清晰的认知。

        蒋三刀看到有人拦路,而且还是警察,虽然他很嚣张,但是却还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和警察进行交手,这时,柳擎宇突然犹如变戏法一般,从腰间摘下了配枪,直接拉开了保险栓,枪口直接对准了蒋三刀,柳擎宇轻轻抚摸着枪身淡淡的说道:“蒋三刀,你猜猜看,如果你要是敢离开这个房间,我柳擎宇到底敢不敢直接开枪呢,如果你胆子足够大的话,你可以赌一赌。”

        说话之间,柳擎宇的脸上写满了森冷之色,今天,柳擎宇真的被这些嚣张的狂徒给气得够呛。

        要知道,正是因为有了像陈天成他们这样为了老百姓的利益每天都奋战在危险第一线的警察同志,我们的社会才会那么安定和谐,甚至有一些人像陈天成一样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对于像他们这种烈士这种英雄,柳擎宇有发自内心深处的尊敬和钦佩,他不容任何人有任何的玷污烈士和欺负烈士家属的行为。

        绝对不能允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