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119章 狂风和黑云
  • 第1119章 狂风和黑云

    作品:《权力巅峰

        狂风看到机会來了,马上就要扣动扳机,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让他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那个气喘吁吁的村民因为下车之后走的比较急,快到柳擎宇近前的时候,脚下一不小心擦到了一块小石头上,身体一滑,身体向着前方便摔倒了过去。

        柳擎宇手疾眼快,一把拉住了这名村民,把他给扶了起來,恰恰此时,这名村民正好挡住了狂风的设计视野,柳擎宇的脑袋一下子便消失在瞄准镜中。

        这一下,狂风气得郁闷的骂道:“我X啊,这个土老帽,坏了老子的好事。”

        无奈之下,他只能继续透过瞄准镜,想要努力锁定柳擎宇的脑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黑云突然低声说道:“不好,有人在接近这个房子。

        听到这里,狂风连忙把放在窗口里侧的狙击枪枪口放了下來,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趴了下來,防止被外面的人看到,黑云也同样小心翼翼的弯下了身体。

        就在此时,在废弃的房子外面,大光头和小光头两人已经戴上了厚厚的围巾、棉帽子,看起來和普通的村民沒有什么两样,就连电锯和斧头也早已经被两人给藏了起來,两人漫步一般來到了房子的侧面,低声的交谈起來。

        小光头道:“强哥,那些村民应该沒有发现我们在松林里搞出來的动静吧。”

        大光头摇摇头道:“沒有,你看,这些村民都在广场上呆着呢,肯定不可能发现的,今天晚上,就是咱们哥俩发财的机会了。”

        小光头立刻兴奋起來,猛的飞起一脚踹在废弃房屋旁边的一根支撑房屋的木头上,有些兴奋的说道:“好,真是太好了。”

        咔嚓,原本就已经被风雨腐蚀多年已经开始糟烂的木头被小光头直接一脚踹断了,与此同时,作为整个废弃房间最为坚固的最为一根支撑点,随着这颗作为支撑柱子的木头断裂,整个房间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响声,随即整个房间轰隆一声发出一阵闷响,随即尘土飞扬,小光头和大光头连忙向远处跑去,一溜烟似的离开了。

        而此刻,最为倒霉的要数狂风和黑云了,这哥俩本來还想要在房间内隐藏一会,等这大小光头离开之后继续狙击柳擎宇呢,结果他们谁也沒有想到,小光头那一脚下去,整个房间突然轰隆一声倒塌了下來,这哥俩全都被砸在了底下,他们想要求救却又不敢喊叫,因为他们知道,一旦被村民们救起,他们两人的狙击枪肯定会被发现,所以,只能咬着牙忍着。

        这时,广场上,柳擎宇等人也全都听到了那声闷响,纷纷转头向着倒塌房子的方向看了过去,看到有房子倒塌了,柳擎宇连忙说道:“不好,那里有民房倒塌了,咱们赶快过去看看吧,别里面有什么人被砸在里面了。”

        这时,村民们立刻纷纷笑着说道:“柳副市长,沒事的,那个破房子已经十多年沒有人住了,原來的主人全家都已经搬到城里去了,那里就是一个废弃的破房子,早就快要塌了。”

        柳擎宇闻言这才放下心來,继续和村民们继续商量起來。

        半个小时之后,魏老五亲自压阵,坐在越野车内,带着100多号兄弟们赶到了磨盘沟村。

        这一次,魏老五本來是不想亲自带队过來的,因为他非常清楚,以他现在的身份并不适合带队干这种事情,但是他又不敢不來,因为这一次,是罗家林亲自下令让他带队过來的,要求他务必做好村民们的思想工作,尤其是指出,柳擎宇很有可能会在场,让他在现场做好临阵指挥工作。

        魏老五无奈之下,只能亲自带队而來,不过这老家伙倒也聪明,他只是远远的坐在越野车内,跟在队伍的后面,虽然跟队而來,但是却绝对不露面,而且随时都坐好了乘车逃跑的准备,至于出头的事情,他也全都交代好了,交给自己最信任的**手下段国胜。

        段国胜是一个30多岁的彪悍男人,身高一米86左右,黑漆漆的的脸庞上满脸的横肉,一双黑溜溜的小眼睛总是闪烁着阴狠毒辣的光芒,身上杀气森森,一般人一看就知道这哥们是一个不好惹的主。

        段国胜按照魏老五的指示带着这一百多号人和十几台挖掘机直接來到了磨盘沟村广场上。

        段国胜冷冷的看向那些村民们,从手下手中接过了大喇嘛大声喊道:“磨盘沟村的人你们都给老子听清楚了,现在,已经到了我们给你们设定的最后期限,现在,你们全村的人立刻到村头广场上集合,挨家挨户的过來签署搬迁协议,签署搬迁协议的,我们会现场补偿你5万块钱,并且给你们在县城城郊的小区内安排住房,凡是不肯签署拆迁协议的,我们会立刻派出挖掘机直接强行拆除你们的房子,让你们无家可归,无处可告。”

        说话之间,段国胜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浓浓的彪悍之气,震慑着整个村民广场上的老百姓们。

        然而,此时此刻,村民们因为有柳擎宇就在他们的阵营内,所以并不惧怕,这时,李二牛冷冷的说道:“你们听清楚了,我们全村人已经商量好了,我们绝对不会签署什么搬迁协议的,而且今天柳副市长就在现场,你们要是敢强拆的话,市里不会放过你们的。”

        随着李二牛的话说完,现场老百姓们纷纷闪开一个角度,柳擎宇的身影出现在段国胜等人的面前。

        段国胜因为早就知道柳擎宇有可能会出现在现场,所以早有心理准备,只是淡淡的看了柳擎宇一眼,冷冷的说道:“柳副市长是吧,据我所知,好像建设和房地产领域不属于你主管的范围吧,你跑到这里來是不是有些手伸得太长了啊,市里主管建设和房地产的领导如果知道了,恐怕会不太高兴吧。”

        柳擎宇听到段国胜这样说,当时真的有些惊愕了,他沒有想到,一个小小的黑社会的打手竟然敢这样嚣张的跟自己说话,竟然根本沒有把自己这个副市长放在眼中,这胆子可是不小啊,这似乎有些不太符合常理啊,毕竟,按照常理來说,一般的聪明的**之人会尽量避免和官场上的人产生矛盾冲突的,尤其是和副市长级别的人产生矛盾冲突,那样的话,一旦被对方惦记上,他们未必会讨得什么好处。

        但是现在,这个段国胜竟然敢这样跟自己说话,看來似乎颇有有恃无恐的味道。

        想到此处,柳擎宇嘴角上的冷笑更加浓烈了,冷冷的看向段国胜说道:“你是谁,有什么资格敢这样跟我说话,你凭什么逼迫村民们签署搬迁协议,你难道不知道你们这样做属于违法行为吗。”

        段国胜不屑一笑:“柳副市长,恕我直言,您好歹也是混迹官场这么多年的官员了,很多事情,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才对,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如果是我自己,我绝对不敢这么嚣张,但是,我们有后台,而且是足够硬的后台,如果你要是聪明的话,今天的事情就当沒有看到,沒有听到,我们也不会为难你,这样咱们你好我好大家好,如果你真的非要是站在我们对立面的话,一会一旦我们和那些村民之间发生冲突,万一要是误伤了你,那恐怕不太好。”

        柳擎宇闻言,心中更加震撼了,从段国胜的话语之中他听得出來,这个段国胜今天是打算真的和村民之间大打出手,逼迫村民们签署拆迁协议了,而且段国胜口气那样嚣张,很显然,其背后的后台真的很强硬啊。

        想到此处,柳擎宇反而更加淡定从容了,他今天之所以要來,根本就沒有把那些所谓的黑社会放在眼中,他的最终目标是他们幕后的那些人,因为柳擎宇非常清楚,那些所谓的黑恶势力,在现代的法制社会早已经失去了其生存的土壤,他们之所以能够依然夹缝中求生存,一是因为真空地带让他们可以滋生,二是会因为有些权力的纵容甚至是利用,这才让他们得以生存,所以,铲除他们这些人并不困难,真正困难的是铲除他们背后的操控者,而这也是解决很多损害老百姓利益问題产生的根本。

        柳擎宇冷冷的看向段国胜道:“我如果非得和村民们站在一起呢。”

        段国胜嘿嘿一阵阴笑:“那你可真是咎由自取了。”说完,段国胜大手一挥:“兄弟们,给我上,让那些老百姓们知道知道,违抗我们意思要付出的代价。”

        段国胜话音落下,他身后那百十多号人纷纷从背后抽出了善良的钢管,眼中冒着凶光向着村民们的方向便冲了过去,而在这队伍之中,还有三名罗家林安排的人混杂其中,向着柳擎宇的方向冲了过去,随时准备背后向着柳擎宇下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