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091章 指桑骂槐
  • 第1091章 指桑骂槐

    作品:《权力巅峰

        “胡闹,这也太胡闹了,这根本就是指桑骂槐嘛。”一个六十岁左右、头发梳理的十分规矩的老人狠狠的摔碎了自己的杯子,脸色铁青着说道。

        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秘书站在房间外想进去看看却又不敢。

        此刻,房间内,老人直接拿起了手机拨通了马伯通的电话,声音中带着几分愤怒说道:“马伯通,你们通达市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屁大点事情就要闹得满城风雨的,怎么有人胡乱发表文章啊,这不是在抹黑我们吉祥省吗。”

        马伯通看到电话号码的时候,就已经十分恭敬的拿着电话站起身來,等对方说完之后,他连忙恭敬中带着几分惊讶的说道:“芮省长您好,不知道您说的是哪件事情。”

        吉祥省常务副省长芮国栋满脸愤怒的说道:“你自己打开华夏日报官方网站和几个门户网站看看,那篇标題为三论领导干部不能随意插手工程项目的文章,你们通达市简直是在胡闹嘛。”说完,芮国栋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到芮国栋这样说,马伯通就是一愣。

        随即马伯通立刻打开电脑上网进入华夏日报的官方网站,立刻便看到了官方网站上头版头条十分重要的位置放着一个十分显眼的加红加粗的重点标題,,三论领导干部不能随意插手工程项目。

        马伯通立刻打开这个文章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眼神中带着几分震惊、几分错愕、几分疑惑。

        姑且不论这篇文章的内容如何,仅仅是这篇文章作者的落款就足以让马伯通震撼不已,因为这篇文章柳擎宇是实名撰写、实名投稿,就连工作单位都标注得十分清楚。

        那么柳擎宇的单位、落款在配上柳擎宇的身份,这篇文章在隐隐暗示的内容便已经十分明显了。

        如果一般人此刻还是不是十分明确到底是谁的话,那么柳擎宇在文章中字里行间的意思,却已经将有人意图插手通达市天烽山旅游度假区项目的意思十分明显的表达出來,并且在字里行间表达了自己对这种插手意图的强烈批判,以及绝对不会屈服的意志。

        当然了,柳擎宇肯定不会直接写出这种意思,而是通过对这种“领导干部不能随意插手工程项目”标題的论述,在通过通达市旅游度假区项目的举例來暗示出这种意思,这其中的意思一般人是体会不到的,但是,擅长官场逻辑思维的人一看就能够明白其中的真实意思。

        这也是为什么芮国栋看完之后雷霆震怒的原因了。

        马伯通看完之后,彻底无语了。

        马伯通虽然知道柳擎宇这小子胆大包天,善于搅事,但是却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敢把这件事情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写成文章直接发到华夏日报官方网站上去,别的不说,仅仅是柳擎宇这篇文章中那锋利的词锋就足以让马伯通震撼,以马伯通的眼光,他能够看得出來,能够写出如此犀利、含蓄却又具有超强战斗力的文章之人绝对不是一般人,毕竟,要想写出这样的文章不仅要深谙官场逻辑思维,更要具有深厚的理论功底和超强的文笔,这种文章就算是通达市市委秘书长这位老资格的笔杆子都很难写出來,因为这文章中字里行间都充满了强烈的斗志。

        马伯通心中暗道:“该不会这篇文章真的是柳擎宇这小子写的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小子是不是也厉害了,对于中*央政策和指示精神的领悟也太精深了吧。”

        带着些许的疑惑,马伯通还是立刻拨通了雷泽林的电话,把刚才芮国栋反应的问題向雷泽林汇报了一遍。

        雷泽林闻言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老马,你的意思是芮副省长非常愤怒。”

        马伯通点点头:“是啊,芮省长非常愤怒,还批评我们通达市简直是在胡闹。”

        雷泽林的眉头紧锁,久久沉默不语。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雷泽林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雷泽林拿出手机一看,是芮国栋的电话,他只能先挂断了马伯通的电话,接通了芮国栋的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芮国栋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雷泽林,我有件事情不太明白,你为什么要放纵柳擎宇去发展呢,你难道不知道柳擎宇的真实身份吗,赵志强的事情你不知道吗。”

        雷泽林沉默了一会之后,这才缓缓说道:“芮副省长,我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我认为,现在我们通达市需要柳擎宇这样的人去闯一闯,只有如此,才能让通达市的发展走得更快一些,而这与赵志强的事情并沒有直接的关系,这件事情我肯定是知道的,但是,该如何做却有我自己的打算,我不可能在任何事情上都要和柳擎宇对着干,甚至是对柳擎宇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指手画脚,毕竟,柳擎宇也不是那种任人宰割的人。”

        说道此处,雷泽林叹息一声说道:“芮副省长,说实在的,如果抛开门户之见,我真的非常欣赏柳擎宇这个年轻人的工作能力,当然了,赵家那边交代下來的事情我肯定会去办,但不是现在。”

        雷泽林说最后这句话的时候,心中颇为无奈,却又不得不做出这样的承诺。

        身在官场,身不由己。

        芮国栋闻言也沉默了下來,过了一会之后,芮国栋这才缓缓说道:“好吧,既然你有你的打算,那我也不勉强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至于安腾集团那边,就让他们自己去参加竞争大会吧,我当初之所以想要让他们直接与你们通达市合作,也是出于好意,出于希望帮你们通达市引入这样一个重量级的投资商,既然柳擎宇反应这么强烈,那就当我一片好心被当成驴肝肺好了。”说完,芮国栋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來嘟嘟嘟的忙音,雷泽林不由得苦笑了一下,他知道,因为此事,他与芮国栋之间已经产生了一丝隔阂,自己这次算是驳了芮国栋的面子。

        但是,雷泽林却并不后悔,即便是他和芮国栋都算是赵家那一系的人马,虽然很多时候会和赵家在很多事情上保持一致的立场,但是在具体到自己的工作中,他有自己的想法,他不希望当一个傀儡,事事都要听命于别人。

        随着柳擎宇那篇文章在华夏日报网络版的发布,芮国栋那边在來自方方面面的压力之下,终于对这件事情放手了,而安腾拉面和安倍三郎自然也得到了相关的消息。

        安倍三郎满脸愤怒的说道:“安腾君,你不是说孙艳萍出马,这事情肯定搞定吗,怎么对付又突然变卦了。”

        安腾拉面苦笑着说道:“安倍君,这次事情纯属意外,我万万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这么快就做出了反应,而且是直接把这件事情捅到了华夏日报上,还那么快就获得了总编的认可,并且明天的报纸上也将会出现那篇文章,所以,这个时候,谁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來操作这件事情,尤其是他们官场中人,更何况,我们并沒有给上面那位任何的好处,人家能够看在孙艳萍的面子上帮我们一把已经非常给面子了,这其中还有着柳擎宇与赵志强之间的恩怨在里面,否则的话,就算是我们找孙艳萍对方连看都不会看我们一眼的。

        好在我早已经做好了两手准备,早已经在通达市那边报名了,既然我们无法走捷径获得这个项目,那我们就和那些华夏企业竞争这个项目吧,以我们安腾集团现在的资金实力,任何的华夏公司我们都不放在眼中,这个项目早晚都是我们的,只要能够拿下这个项目,以后收拾柳擎宇的机会有的是。”

        安倍三郎虽然满脸黑线十分不悦,却也知道安腾拉面所说的是事实,只能无奈点点头说道:“嗯,明天无论如何都要拿下天烽山矿泉水厂这个项目,只要这个项目拿下來,我们将会因此而获得巨额利润,到时候,这些水我们全都卖到日本和美国去,在华夏一瓶水都不卖,只需要随便从别的灌装一些矿泉水充当这里的矿泉水去卖就可以了,这么好的矿泉水华夏人是不配喝的。”

        安腾拉面点点头:“沒错,这么好的水只有我们大日本帝国的人才配喝的,给华夏人喝实在是太浪费了。”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第二天上午8点,通达市白松峪镇一块巨大的空地上,在经过一番紧急平整后已经被变成了一块天润广场,此刻,广场四周旌旗招展,四处挂着各种各样的横幅,广场上搭建着一座十分简单的主席台,此刻,天烽山旅游度假区管委会成立仪式暨天烽山旅游风景区旅游度假区招商引资竞争大会正式拉开了序幕。

        柳擎宇亲自主持这个开幕仪式,雷泽林、马伯通全都出席参加了本次开幕式。

        在经过一系列的既定流程之后,管委会正式挂牌成立,随后,便进入到了招商引资竞争大会的环节,这个时候,雷泽林马伯通已经退场了。

        柳擎宇的目光看向台下浩浩荡荡坐着的來自全国各地的投资商,脸上写满了笑容,尤其是当柳擎宇的目光从写着安腾集团的牌子上以及牌子后面坐着的安腾拉面以及安倍三郎的脸上扫过之时,嘴角上翘起了一抹一般人难以觉察的诡异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