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079章 以退为进
  • 第1079章 以退为进

    作品:《权力巅峰

        第二天上午,柳擎宇把杨正德喊道自己的房间内,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跟杨正德讲述了一遍,杨正德闻言惊得目瞪口呆。

        他充满震惊的说道:“柳副市长,您的意思是之前我们在天烽山和昨天晚上您在房间内所遇到的事情很有可能都是罗家林在幕后策划的。”

        柳擎宇肯定的点点头:“我认为应该是这样的,毕竟,罗家林是天峰旅游公司的幕后老板,我们市里要接手这个项目他认为他的利益受到了严重的损害,而且说实在的,从咱们的视察情况來看,整个天烽山地区除了修建一条公路之外,根本就沒有任何其他的投入,他非得说已经投入了几千万,很显然是想要借助他父亲罗玉福的关系,想要从天烽县财政上弄个几千万,这属于典型的损公肥私。

        现在,罗家林的如意算盘被我彻底打碎了,他因此才会怀恨在心,所以通过魏正海的关系派人來杀我,他盘算得非常好,只要把我给杀了,那么这件事情肯定要重新换负责人,换了别的负责人,那么只有两种结局,第一,天烽山旅游风景区项目暂时搁置,到时候,天峰旅游公司继续把持这个项目的运营,继续可以从中捞钱,第二,一旦项目启动,换了别的负责人,别人可不一定会向我这么谨慎,如果罗家林稍微运作一下的话,未必就不能从天烽县甚至是通达市弄个几千万赔偿金。”

        杨正德闻言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嗯,柳副市长分析得很远可能,不过柳副市长,我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你既然让那五个人把问題都交代了,却又叮嘱他们不要向外界说他们已经交代了呢。”

        柳擎宇嘿嘿一笑:“因为在他们五个來刺杀我之前,我们在名,罗家林他们在暗,我们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去推进此事,而且我们推进的时候也有诸多的顾虑,但是现在,经过此事之后,只要那五个人不把他们交代的事情透露出去,就相当于我们在暗,他们在明,他们所做的一切我们都可以明察秋毫。”

        说道这里,柳擎宇脸色凝重着说道:“老杨啊,我还有一个顾虑,那就是罗玉福此人,你想想看,以他县委书记的身份,他儿子扶植和拉拢魏老五的事情他可能不知道吗,但是,魏老五现在不仅成为了房地产开发商,还暗中经营着天烽县的地下势力,那么在这里面,罗玉福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听到此处,杨正德脸色也凝重了起來,他已经开始有些明白柳擎宇这样做的真实用意了,他这是想要摆个**阵,想要迷惑一下罗玉福等人啊,如此看來,柳擎宇已经对罗玉福等人的政治操守产生了怀疑了。

        “柳市长,下一步我们怎么办,我看这天烽县我们还真不能长期待下去了,否则的话,恐怕不排除罗家林会针对你采取进一步疯狂的举动。”杨正德满脸担忧的说道。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嗯,我们的确不能再待下去了。”说道这里,柳擎宇双眼中闪过两道寒光:“因为我要让罗家林和他的旅游公司还有那些贪官污吏们吃不了兜着走。”

        随后,柳擎宇和杨正德也沒有和天烽县方面打招呼,直接乘坐公共汽车离开了天烽县。

        天烽县,罗家林一直睡到了早晨9点半才醒來,他昨天心情不太好,所以晚上喝多了,烂醉如泥。

        揉了揉有些头疼的脑袋,看了一眼旁边娇柔妩媚的娱乐场小姐,罗家林不由得苦笑了一下,看來,以后自己真的不能再这样放荡下去了,否则的话,喝多了难受的是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

        罗家林拿起电话接通,便听到电话里传來了魏正海有些郁闷的声音:“罗总,对不起,昨天晚上派出去的五个人全部失手了,全都被县公安局给抓回去了。”

        随即,魏正海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

        罗家林闻言不由得眉头一皱,怒声说道:“魏正海,我不是说过了吗,柳擎宇伸手不错,让你一定要把想办法柳擎宇摆平吗,你是不是沒有派出高手去啊。”

        魏正海连忙解释道:“罗总,我怎么可能不派高手出去呢,我这次派出的是我们手下最为得力经验最为丰富的五个人,他们是半夜的时候闯进柳擎宇的房间内,只是谁也沒有想到,他们冲进去的时候,柳擎宇竟然正在卫生间内,而且还在床上塞了两个枕头进去装成是人体,如此看來,柳擎宇绝对是早有准备啊。”

        魏正海说完,罗家林脸色显得十分阴沉,他基本上认同了魏正海的话,随即皱着眉头说道:“柳擎宇现在在做什么。”

        魏正海道:“我刚刚接到手下禀报,说是柳擎宇已经回通达市去了。”

        听到柳擎宇回去了,罗家林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点点头说道:“嗯,回去就好,回去就好,否则他留下來反而是件麻烦事。”

        这时,魏正海说道:“罗总,现在也很麻烦,那五个人现在就关在县局内,县局胡局长给我打电话了,说是柳擎宇说给他三天时间让他破案,找出幕后黑手,我估计胡局长那边压力比较大,这事情不好处理啊。”

        罗家林淡淡一笑:“这事情简单,你直接给他打电话,告诉老胡,让他通知那五个人直接把责任全部揽到他们身上,到时候让老胡直接告诉柳擎宇,就说是那几个人看着柳擎宇不爽,直接过去的,柳擎宇就算是手伸得再长,也伸不到我们天烽县的。”

        魏正海闻言只能苦笑着点点头。

        挂断电话之后,罗家林却是表情凝重,他虽然给魏正海下达指示的时候轻描淡写,但是实际上,他的内心此刻十分不平静,他总是感觉到心中有些不安,因为这一次,柳擎宇的反应并沒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强烈。

        要知道,上次在天烽山脚下只是罗家明把柳擎宇给拷起來,柳擎宇就直接把县里的主要领导过去开了两场现场办公会,这次,柳擎宇差点被暗杀了,他却只是要让县局给一个交代,连县里的领导们都沒有通知,也沒有见面,第二天就这么平静的走了,这似乎不是柳擎宇的风格啊。

        罗家林猜得沒错,这的确不是柳擎宇的风格。

        就在柳擎宇回到通达市的当天上午,柳擎宇便把自己关在办公室内,忙碌了整整一中午外加一下午,直到下午4点左右才把一份全新的规划材料搞定,随后,直接给市委书记雷泽林打了一个电话:“雷书记您好,我是柳擎宇,我想要向您汇报一下这次我在天烽山实地调研的情况以及我发展天烽山旅游度假区的一些设想,您看您现在有时间吗。”

        雷泽林立刻笑着说道:“好,那你现在直接过來吧,我就在办公室,我等你。”

        现在的雷泽林对于柳擎宇还是比较看重的,因为他已经看出來了,柳擎宇是一个真真正正能够干事的人。

        十五分钟之后,柳擎宇來到了雷泽林的办公室内,雷泽林笑着让柳擎宇坐在了会客沙发上,他也跟着坐在了柳擎宇对面,算是给了柳擎宇相当大的面子,平时,即便是一般的市委常委过來,对方也是要坐在雷泽林对面的椅子上的,那个椅子要比雷泽林坐得办公椅矮上几分,双方落座之后,汇报工作的人从心理上和位置上自热而然的就会产生一种仰视的感觉。

        双方落座之后,柳擎宇沉声说道:“雷书记,我差点被人杀死。”

        雷泽林一愣,这件事情,他并沒有听到天烽县方面传來任何信息,不过雷泽林的眉头却是紧皱起來,沉声问道:“柳擎宇,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擎宇把昨天与杨正德的一系列遭遇详细的讲述了一遍,讲完之后,柳擎宇沉声说道:“雷书记,我认为,天烽山风景区现在存在着一系列的问題,并不适合立刻就展开运营,否则的话,不仅不会让天烽山风景区得到正常的开发,很有可能会导致投资商损失惨重,从而损害到我们通达市的形象。”

        雷泽林的脸色当时便阴沉了下來,因为由于柳擎宇之前的出色表现,他得到了上级领导多次的表扬,但是同时,他也需要更多的政绩來为自己的仕途铺路,这种情况下,天烽山旅游度假村的项目就成了目前他最能够操作,而且也是有可能取得政绩的非常好的项目。

        但是,柳擎宇却说这个项目无法展开,这是雷泽林所不能接受的,但是,雷泽林也不是傻子,从柳擎宇的话中,他听出了弦外之音,很显然,柳擎宇之所以说这个项目不适合展开是和他与杨正德接连两次遇到刺杀有关。

        雷泽林眼珠转了转,沉声问道:“柳擎宇,你认为天烽山风景区项目如何才能正常启动和运营呢。”

        雷泽林直接一针见血,直接指向了柳擎宇最想要问他,他想要听听柳擎宇运营天烽山风景区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