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071章 愤怒质问
  • 第1071章 愤怒质问

    作品:《权力巅峰

        “误会,这不可能,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罗家明就是这样说的。”说道这里,柳擎宇看向罗家明说道:“罗家明,我沒有撒谎吧。”

        罗家明连忙说道:“柳副市长,对不起,我那是胡乱编造出來唬人的,县里并沒有出台这样的规定。”

        罗家明也不是蠢人,看到眼前的情况,自然知道如何处理。

        柳擎宇冷冷的说道:“哦,编造出來唬人的,那你的手铐是哪里來的,谁给你的权力可以直接用手铐抓人并且直接把我拷到派出所來的。”说道这里,柳擎宇看向了罗玉福:“罗玉福同志,对于罗家明这种人应该如何处理,你现在能否给我一个交代呢。”

        罗玉福苦涩一笑,他知道,柳擎宇在太阳底下暴晒了那么长时间,不给柳擎宇一个交代肯定是不行的,想到此处,他干脆把心一横,为了减少麻烦,便干脆说道:“我看这样吧,罗家明直接记大过处分,扣发半年奖金,柳副市长,您看这样处理如何。”

        柳擎宇冷冷的看了罗玉福一眼,沒有说话,而是看向了旁边的纪委监察室主任杨正德说道:“杨主任,你是市纪委的人,你认为这种事情应该如何处理。”

        杨正德沉声说道:“我认为,罗家明的问題并不仅仅在于手铐这么一件事情上,而是涉嫌带头挑动施工工人对磨盘沟村民实施殴打,并且已经致使李二牛头部受伤,这两种事情合并在一起,性质十分恶劣,后果十分严重,,应该立刻将责任人就地免职,并且给于立案调查,并追查手铐來源。”

        柳擎宇闻言点点头,看向罗玉福:“罗玉福同志,听到了吗,罗家明的问題并不仅仅在于手铐这么一件事情,还有其他的事情呢,你看杨正德同志的处理意见合理吗,如果不合理的话,你可以再说说你的意见。”

        听到杨正德这样说,罗玉福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毕竟,刚才说话的这位可是纪委监察室主任,这位虽然级别不如柳擎宇高,但是位置十分重要,他不敢轻易招惹,只能点点头说道:“好,就按照杨主任的意见处理吧。”

        说完,罗玉福看向罗家明说道:“罗家明,你现在已经被开除了,回去之后就去县交通局办理相关的手续吧。”

        说完,罗玉福再次看向柳擎宇:“柳副市长,您看您还有其他意见吗。”

        柳擎宇点点头:“有,当然有,我这次下來主要是以天烽山旅游度假区筹备小组组长的身份下來对天烽山风景区前來进行考察的,结果却发现了一起十分严重的事件,为了能够让大家对这起事件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我看咱们就全都上车赶往磨盘沟村前的交叉路口,咱们直接去现场看一看,我认为,天烽山风景区要想真正建设和发展起來,这交通问題是大问題,必须要解决,你说呢,罗玉福同志。”

        罗玉福连忙点头说道:“嗯,是啊,交通问題必须解决。”

        随后,众人一起上了汽车,直接赶往Y字形交叉路口处。

        到了路口处之后,这边的施工已经结束了,右边的那条旧路已经被挖出了一跳宽3米深两米的大坑,挖出來的石头和渣土全部堆在了右边那头路上,高高的土堆让人即便是步行也难以通过,要想进出右边这条路唯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只能走左边那条路。

        此刻,挖掘机就停在土堆旁,工人们坐在土堆下面的阴凉里一边喝着矿泉水一边抽着烟打着牌,同时,在右边那条新路的入口处,已经树立了一个牌子,牌子上四个明显的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过路收费,四个大字下面是几行小字,是收费标准:行人一元每次、拖拉机五元每次、汽车十元每次。

        在柳擎宇他们前面的汽车纷纷停下來交费进山。

        当柳擎宇他们的汽车驶过來的时候,立刻有两人拦住了前面,对着司机大声喊道:“过路收费,每辆车10块钱。”

        这时,柳擎宇直接推开车门走了下來。

        其他众人也纷纷走了下來。

        负责收费的人是由县交通局路政执法人员临时客串的,所以,当他们看到县交通局局长孟志伟也从车上走了下來的时候,顿时一愣,纷纷上來和孟志伟打招呼。

        此刻的孟志伟满脸的尴尬和郁闷。

        这时,柳擎宇对着县委书记罗玉福招了招手说道:“罗玉福同志,你们都到这里來。”

        说着,柳擎宇迈步走到了过路收费的牌子前面,用手一指说道:“罗玉福同志,你们天烽县真的是很有才啊,路政执法人员负责收费,嗯,很有创意,这收费标准定得也挺高大上的,连一个行人都要收费,这绝对是雁过拔毛啊,有才,真是太有才了。”

        柳擎宇这番话夹枪带棒,罗玉福自然听得清楚,脸色也有些尴尬,有些难看,他沒有想到,这样的事情竟然会被柳擎宇给碰上了。

        这时,柳擎宇的脸色突然便严肃了起來,沉声说道:“罗玉福同志,我不知道你们天烽县是否真的想要发展天烽山旅游产业,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如果照你们天烽县这样搞下去,那绝对是杀鸡取卵,丢了西瓜捡芝麻,你收取过路费才几个钱,但是,因为你这小小的过路费,不仅会造成民怨沸腾,还会让前來旅游的游客们产生十分巨大的反感,來过一次之后,谁还愿意再來,难道这就是你们天烽县发展天烽山风景区的态度吗,想要发这种横财,是不是也太沒有脑子了,到底是谁想出來的。”

        柳擎宇这番话已经直接是训斥了。

        罗玉福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想要反驳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时,县长关志强突然插口说道:“柳副市长,您可能对我们这边的情况不太了解,所以才会产生误会,左边这条路是由我们天烽县天峰旅游公司投资建设并运营的,所以,本着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他们收费也是合理的。”

        关志强及时出來打圆场,暂时化解了罗玉福的尴尬。

        柳擎宇的眉头一皱:“哦,这条道路是由天峰旅游公司投资建设的,关县长,你确定吗,这笔钱完全是由天峰旅游独立投资的吗。”

        关志强听到柳擎宇这样较真的问出來,脸色微微变了变,缓缓说道:“具体的情况我还不太清楚,这件事情是由县交通局方面具体操作的。”

        虽然可以出來替罗玉福打圆场,但是关志强却并不想要把自己给搭进去,所以,直接把问題抛给了县交通局。

        柳擎宇立刻看向了县交通局局长孟志伟:“孟志伟同志,这里面的情况你应该清楚吧,我想要知道里面比较明确的信息,比如说,这笔钱是由谁來出资的、出资比例是多少,如何运营分配等等。”

        孟志伟闻言脸色也变了,这里面的事情他自然是清楚的,但是现在却不能说出來,因为一旦说出來,肯定会惹麻烦的,这事情是只能做不能说的。

        看到孟志伟沉默不语,柳擎宇不由得眉头一皱:“怎么,孟志伟同志,你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要不让市纪委的杨主任亲自负责跟进督办此事,把这件事情弄清楚。”

        听到柳擎宇想要让杨正德出面跟进督办此事,孟志伟吓得腿肚子转筋,他这种心虚的人最怕的就是市纪委的人,他连忙说道:“柳副市长,我刚才正在回忆呢,这事情是这样的,在这条路建设之初,我们西安交通为了能够让这条道路更好的建设和运营,所以在建设之初便找到了天峰旅游公司作为合作伙伴,这条路是由我们天烽县财政出资、再加上我们县交通局筹集的一部分银行贷款來修建的,由天峰旅游公司來负责具体的运营管理工作。”

        “哦,天峰旅游公司,这是一家什么性质的公司,是私人公司还是你们交管局下属的企业。”柳擎宇问道。

        孟志伟只能闷头说道:“是一家私营公司,他们的主营业务是天烽山旅游,由他们负责道路运营可以更好的发展天烽山旅游。”

        柳擎宇闻言立刻眉头一皱:“哦,私营公司,这种事情我还真是第一次遇到啊,一般而言,别的单位自己投资的项目肯定要自己运营,毕竟,投资只是付出,而运营才是真正的收入,而修路收费项目更是一个天大的好项目,你们却偏偏把这么好的事情让给一家私营公司去经营,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说道这里,柳擎宇突然脸色一变:“孟志伟同志,至于说怎么运营,那是你们交通局的事情,我还真的无意过问,但是,这右边的道路你们县里给挖成这个样子,还不让老百姓和别人从这里走,你们这样做是不是太霸道了一些啊,而且你们有什么权力这样做,难道仅仅是因为你们是交通局吗。”

        说着话,柳擎宇迈步走到了交叉路口右边被堵得死死的道路旁,脸色铁青的看着那高高的土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