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070章 误会?
  • 第1070章 误会?

    作品:《权力巅峰

        交通局局长孟志伟看到县委书记罗玉福那充满了愤怒的目光,心头就是一颤,脸色有些苍白的问道:“罗书记,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交通局的人做了什么事情。”

        罗玉福愤怒的说道:“还不是你们交通局的人在白松峪镇那边修路收费给搞得,你们做事怎么一点分寸都沒有啊,谁负责那边的事情,把这个人给我撤了,真是的,就知道惹事,沒有一点眼力见。”

        听到罗玉福的指责,孟志伟先是一愣,随即满脸苦涩的低声说道:“罗书记,这个……这个人不能撤。”

        “不能撤,怎么回事。”看到孟志伟的脸色,罗玉福心中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太对劲了,便压低了声音问道。

        孟志伟苦笑着说道:“罗书记,白松峪镇那边的路是由罗家林來运营的,罗家明应该是过去给家林去帮忙的。”

        听到孟志伟的话之后,罗玉福顿时就呆住了。

        罗家林是谁,那是他罗玉福的亲生儿子,也是天烽山旅游风景区运营公司,,天峰旅游的法人代表,虽然他并不是官场上的人,但是由于他是罗玉福的儿子,所以,天峰旅游可以一直享受着天烽县诸多旅游优惠政策,甚至还包括政府补贴,可以说,这是一家拿着政府的钱來运营的特殊公司,但是,这家公司所有盈利并不属于天烽县,而是属于天峰旅游公司。

        对于这家公司的背景,身为县委书记的罗玉福自然是十分清楚的,甚至对于白松峪镇到天烽山脚下磨盘沟村的那条公路的修建他也是十分清楚的,只不过,他沒有想到这条公路上发生的事情会被柳擎宇给碰到,而且看样子还是因为这条公路的收费问題。

        想到此处,罗玉福的眉头不由得紧紧的皱了起來,这事情如果说要是别人主导的,跟自己的儿子沒有一点关系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公事公办,因为他绝对不想得罪柳擎宇,因为他清楚,柳擎宇这个家伙绝对是一个十分厉害的副市长。

        但是现在,这事情涉及到了自己的儿子,那他就不得不谨慎考虑一下了,虽然现在,顶在前面的人是自己的侄子罗家明,但是罗家明是为了帮助自己的儿子罗家林去运营好那条公路才采取了一些比较操蛋的手段,这事情,自己还真不能不管,因为罗家明一旦暴露出來,自己的儿子也就容易被暴露,而自己儿子一旦暴露出來,自己也就危险了。

        想到此处,罗玉福毫不犹豫的对孟志伟说道:“志伟同志啊,这件事情你们县交通局过去之后必须要先好好的向柳副市长道歉,要承诺进行整改,尽量把这件事情化解掉,咱们天烽县尽量不和柳擎宇之间发生正面冲突,明白吗。”

        “明白,明白。”孟志伟连连点头,脸上带着一丝苦笑,他自然听得明白,罗书记的意思是让这件事情一旦发生什么意外或者责任事件的话,由他们县交通局來认领,绝对不能把罗家林给暴露出來,书记这样安排,孟志伟还能怎么说呢,谁让他是罗玉福给提拔起來的呢,他孟志伟要想今后还能够在天烽县混得风生水起,沒有罗玉福的支持是不可能的,而且孟志伟也是有野心的人,他还想着能够弄个副县长当当呢,而这就更离不开罗玉福的提拔和栽培,所以,要想获得罗玉福的赏识和认可,有了困难必须要能够顶上,有了屎盆子、黑锅什么的,必须要能够替领导顶缸。

        汽车一路疾驰,向着白松峪镇飞快的驶了过去。

        此刻,白松峪镇,白松峪镇的镇委书记谢永明、镇长石华德等人已经急匆匆满头大汗的赶到了镇派出所内,当他们进來看到那个被铐在双杠上的柳擎宇和站着柳擎宇旁边的那位满脸阴沉的中年男人的时候,顿时心头就是一颤。

        谢永明连忙带着众人快步來到柳擎宇身前,点头哈腰毕恭毕敬的说道:“柳副市长您好,我是白松峪镇镇委书记谢永明,我是來向您负荆请罪來的,在我们白松峪镇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是我这个镇委书记沒有做好,请您原谅,您看天气这么热,您能不能先让下面的人把您的手铐给摘下來,我一定会好好的训斥派出所这帮人的,这些人实在是太不开眼了。”

        柳擎宇的目光冷冷的从谢永明的脸上扫过,淡淡的说道:“好,那你就打开吧。”

        谢永明听到柳擎宇同意了,顿时喜出望外,连忙从下面人手中拿过钥匙,为柳擎宇把手铐打开一个,把手铐从双杠上摘了下來,等他要打开另外一个的时候,却被柳擎宇给制止住了,柳擎宇说道:“好了,这一半就留着吧,我到时候还有话对天烽县的人聊聊呢。”

        谢永明顿时脸上一滞,但是柳擎宇这样说了,他也沒有什么办法,只能对柳擎宇说道:“柳副市长,要不咱们先去我们镇委大院会议室那边凉快凉快吧,那边有空调。”

        柳擎宇摇摇头说道:“不去那里了,我就在这里坐一会就成,等罗玉福他们來了,我还打算在这里开个现场办公会。”说完,柳擎宇直接在遮阳伞下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杨正德也跟着坐了下來,谢永明一看,眼珠不由得转了转,却沒有敢坐下。

        现在,整个遮阳伞下只有三个座位,而且遮阳伞也只能容下三个人,而现在,柳擎宇就在这里坐着,其他人肯定不敢离开,只能站在遮阳伞外面默默的等待着。

        此刻,太阳炽烈的烘烤着大地,除了谢永明站在遮阳伞下之外,其他人全都暴晒在太阳光下,汗水顺着额头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此刻,他们终于有些明白柳擎宇为什么这么大的火气了。

        要知道,谢永明他们來之前,柳擎宇已经在太阳光底下整整暴晒了半个多小时了,再加上把手铐在双杠上还需要保持着那种十分难受而又古怪的姿势,那滋味绝对不是人受的。

        所以,此时此刻,虽然众人在烈日下暴晒,却沒有人敢多说一句话,只能咬着牙忍着。

        柳擎宇冷冷的扫了这些平日里就知道躲在空调办公室内指点江山的官老爷们,嘴角上荡漾着一抹冷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一个小时之后,就在很多人几乎已经坚持不住的时候,天烽县县委书记罗玉福带着天烽县的主要领导们在门口处下了汽车,一溜小跑冲了过來,直接來到了柳擎宇近前,罗玉福过來就连忙说道:“柳副市长,对不起,我來晚了,让您受苦了,我向您道歉。”

        柳擎宇摆了摆手说道:“道歉就不必了,这件事情也不是你干得。”

        摆手之间,手铐发出哗啦啦的声音,看得人心惊肉跳,罗玉福更可以看到手铐下柳擎宇的手腕已经被勒出了一道血痕。

        罗玉福立刻皱着眉头看向谢永明说道:“谢永明,你们怎么还沒有把柳副市长的手铐给摘下來呢,赶快给我摘了。”

        谢永明张了张嘴,想要说是柳擎宇不让我们摘,却沒有说出來,只能慢慢的再次走到柳擎宇的面前,想要为柳擎宇摘下手铐。

        柳擎宇摇摇头说道:“罗玉福同志,你错怪谢永明同志了,他是想要给我摘的,而且也已经把我从双规上把一只手铐给我摘下來了,这样我才避免了继续在烈日下暴晒的悲惨命运。”

        说道这里,柳擎宇声音加重了几分说道:“我之所以沒有让他给我摘下另外一半手铐是希望罗玉福同志你能够给我一个交代,为什么你们县交通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可以带着手铐來执法,他还说他们交通局执法大队是你们县公安局的合作伙伴,可以替代他们來进行执法,还说这是你们县领导允许的,对此,我十分震惊,罗玉福同志,我想问问你,我们国家有哪条文件规定县交通局可以代替公安局执法,可以给人戴手铐,是哪位县领导允许的,是你还是县长或者是公安局局长。”

        柳擎宇说完,目光直接盯着罗玉福。

        罗玉福心头顿时就是一颤,目光看向了罗家明,罗家明立刻深深的低下了头去。

        罗家明非常清楚,他自己并沒有说谎,但是,这些事情都是潜规则,大家可以做,却不可以说,但是他说出來了,还说了县领导允许的,这绝对是在给县领导惹麻烦啊。

        罗玉福看到罗家明低下头去,便知道这小子肯定是这样说了,他心中那叫一个恨啊,这个侄子,有些时候做事根本就不动脑筋,动不动就喜欢那县领导來压人,如果要是吓唬一下平头百姓还可以,但是拿这事來吓唬柳擎宇这位堂堂的副市长,那可就是自找苦吃了。

        想到此处,罗玉福看向了县长关志强和公安局局长赵奕欢说道:“你们谁给下面传递过这样的信息吗。”

        两人连忙使劲的摇摇头:“沒有。”

        罗玉福再次看向柳擎宇说道:“柳副市长,据我所知,我们天烽县从來沒有出台过这样的文件,而且县公安局也沒有,所以,我估计这中间可能有什么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