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069章 前倨后恭
  • 第1069章 前倨后恭

    作品:《权力巅峰

        罗家明正在那边得意和庆幸的时候,焦力军意识到危险,连忙不断的对着杨正德抱拳作揖鞠躬道:“杨主任,对不起对不起,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您大人不计人过,就不要和我一般见识了.”

        杨正德只是淡淡的看了焦力军一眼,根本就懒得搭理这号前倨后恭之人,只是目光看向了派出所办公室的方向。:::' ..

        此刻,所长办公室内,陈队长已经把整个事情的详细经过向派出所所长吴俊余简单而快速的了一遍,吴俊余一听心中那叫一个气啊,狠狠的一拍桌子怒声道:“你奶奶的,你们这帮子怎么竟给我惹祸啊,招惹谁不好,怎么偏偏去招惹市纪委的人啊,你们难道不知道现在市纪委自从换了新的书记之后,对于纪委工作抓得非常紧吗?万一要是因为这件事情找我们派出所的麻烦,弄不好就连老子的位置也不一定能够保得住啊。真是气死我了。”

        一边着,吴俊余一边站起身来,戴上自己的帽子,直接舍弃了凉爽舒适的空调房间,晃动着胖乎乎的大肚子一路跑向着外面冲了出来。

        吴俊余气喘吁吁的来到了外面,看到正站在那里的杨正德连忙躬身道:“杨主任您好,我是白松峪镇派出所所长吴俊余,欢迎您过来检查视察工作。”

        杨正德看了吴俊余一眼:“你是这里的所长?”

        吴俊余连忙头:“是的。”

        杨正德上下打量了吴俊余一眼:“那好,吴所长,麻烦你一件事情,请你派人向那位县交通局的人要回手铐的钥匙,去为柳副市长打开手铐,柳副市长已经被你们在烈日下铐了半天了。”

        话的时候,杨正德脸色显得十分难看。

        此刻,杨正德这番话完,现场很多人全都瞪大了眼睛。

        尤其是当那句柳副市长出来之后,吴俊余所长更是眼珠子都差瞪出来,因为他非常清楚,整个通达市只有一个姓柳的副市长,那就是通达市历史上最年轻也名气最大的副市长柳擎宇,而且这位柳副市长刚刚接连搞出了微博招商引资和电视问政这两个在全国都具有轰动效应的政绩,让通达市在全国都打响了知名度,所以,要别的副市长他没有听过对方的名字可以原谅,但是柳副市长的名字就算是白松峪镇的普通老百姓都知道,因为通达市电视问政这个节目哪怕是在白松峪镇这边的乡村里收视率都是非常之高的,老百姓们非常喜欢看这个节目。

        所以,当吴俊余听杨正德那边铐着的人竟然是这位以强势风格而著称的副市长的时候,他吓得差尿了裤子,立刻大声吼道:“陈,立刻去把钥匙找出来,赶快给柳副市长把手铐打开。”

        一边着话,吴俊余一边连忙走到柳擎宇的跟前,脸上充满了歉意和惶恐不安道:“柳副市长真是对不起,我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您……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调查这件事情的。”

        柳擎宇只是冷冷的看了吴俊余一眼,一句话都没有。

        此时此刻,众人就听到身后传来噗通一声闷响,纷纷转头看去,只见此刻几分钟之前还十分得意的罗家明此刻已经脸色灰白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双眼有些发直,双腿不停的颤抖着。

        这一次,他真的是吓坏了!他裤裆的下面一片湿润。竟然被柳擎宇的名字吓得尿了裤子。

        此时此刻,罗家明感觉到自己笼罩在一片无边无际的恐怖之中。因为他对于柳擎宇到了通达市的传早已经有所耳闻,而且他经常听自己的堂哥和大伯提起过柳擎宇这位年轻的副市长,大伯曾经有一个观,那就是在可能的情况下,尽量不要得罪、接触柳擎宇,因为这个年轻的副市长非常不好惹。毕竟,之前荒海县县委书记袁广全、县长吴家康等人的结果已经证明了这一。

        要知道,柳擎宇这位副市长可是连自己的那位大伯、堂堂的天烽县县委书记罗玉福都十分忌惮的人啊,那位可是通达市官场上很多官员眼中的贪官屠夫,而这位在通达市跺一脚就四处乱颤的大人物竟然被自己用一只手铐给拷到了白松峪镇的派出所来,而且自己还曾经对他推推搡搡的,甚至还和他发生了打斗,而且自己还在他的面前下达了那么多指示,完了!自己完蛋了!

        罗家明感觉到现在,自己的未来一片黑暗,再也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光明,他甚至怀疑自己的大伯会不会出手挽救自己。

        很快的,陈队长跑到罗家明面前,大声道:“罗家明,手铐的钥匙在哪里?赶快给我。”

        罗家明此刻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那一方恐惧的世界里了,对于外界的信号几乎没有什么反应。

        看到此处,陈队长也顾不得其他了,直接把手伸进罗家明的口袋中掏了几下,终于在他的下身右侧的口袋中摸出了手铐的钥匙,然后一溜跑来到柳擎宇的近前,想要把柳擎宇的手铐给他打开。

        然而,柳擎宇却是轻轻摇摇头道:“手铐呢,暂时就先不用打开了。我早就跟罗家明过,我这手铐要想给我戴上容易,想要摘下来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完,柳擎宇看向杨正德道:“杨主任,麻烦你通知天烽县县委书记罗玉福和县长关志强,以及主管公安、交通、旅游的副县长,以及交通局局长和旅游局局长、公安局局长立刻赶到这里来,就我要给他们开个个现场办公会,谈一谈他们天烽县的问题。”

        听到柳擎宇这样,杨正德立刻头,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县委书记罗玉福的电话,把柳擎宇的指示告诉了对方,让对方通知其他人一起尽快赶过来,在电话里,杨正德还重强调了一句:“罗书记,麻烦你们尽快赶过来,柳副市长现在还被你们天烽县交通局的人用手铐靠在了白松峪镇派出所里的双杠上面,在烈日下暴晒呢。”

        如果前面杨正德通知罗玉福过来开会的话让罗玉福感觉到十分意外和吃惊的话,那么他最后这句话却让罗玉福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心理压力,因为杨正德的话虽然简单,但是却包含信息量,首先就是县交通局的人拿着手铐,他们哪里来的手铐?是谁拿的手铐?为什么要拷柳擎宇这位副市长?杨正德为什么也在那边?其次,为什么柳擎宇会被交通局的人铐在了白松峪镇的派出所里?为什么不是派出所的人铐住了柳擎宇?为什么还要铐在双规上在烈日下暴晒?为什么他们不给柳擎宇松开?

        当这些疑问浮现在罗玉福的心头的时候,罗玉福便知道天烽县恐怕要麻烦了。

        想到此处,罗玉福立刻把自己的秘书喊了过来,有些焦急有些愤怒的道:“你立刻通知下去……让关志强、孟志伟………这些人,让他们十分钟之内到县委大门口集合,准备坐车赶往白松峪镇,必须在十分钟之内给我赶到。”

        吩咐下去之后,罗玉福先是亲自给司机班打电话安排车辆,随即便起身在办公室内走来走去,随后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白松峪镇镇委书记谢永明的电话,想要先向他询问一下发生在白松峪镇的事情。

        然而,由于这些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谢永明到现在为止竟然还不知道整个事情已经发生了,听到谢永明的回答,罗玉福立刻就把谢永明给怒骂了一通,随即立刻指示他立刻赶去镇派出所,让他先把柳擎宇的手铐给打开。否则的话,拖得时间越长,他们县里承受的压力也就越大。

        要知道,柳擎宇那可是堂堂的副市长,副厅级干部,要想拷他,可不是一般人有资格去拷的。

        等挂完电话之后,罗玉福的脸上一片阴沉,依然来回来去的在办公室内走来走去,心中一团疑云和焦虑始终挥之不去。

        十分钟之后,罗玉福下楼来到大门口处,看到其他县领导都已经在门口处等着了,心中这才稍微安定了一些,立刻招呼着众人上了一辆中巴车之后,立刻吩咐司机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白松峪镇。

        车上,县长关志强看向罗玉福问道:“罗书记,是什么事情这么着急把大家喊过来啊?咱们去白松峪镇做什么?”

        罗玉福这才把刚才接到市纪委监察室主任杨正德的电话了一遍。

        听到是杨正德给打得电话,其他人的脸色全都是一寒,要现在通达市的干部们最害怕的是谁?是哪个部门?通达市纪委无疑是其中最为突出的一个。

        虽然通达市纪委之前几年没有什么作为,但是,新任市纪委书记王天宇最近这段时间出手次数明显增多,而且每次出手都肯定有重量级官员落马,所以,各地官员对于市纪委的行动和权威明显多了几分敬畏。

        关志强问道:“罗书记,您柳副市长跑到白松峪镇去做什么?怎么又被人给拷起来了呢?”

        罗玉福听到这个问题,立刻满肚子的怒气,立刻看向县交通局局长道:“这得问他,都是他们县交通局的人干得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