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066章 斗殴
  • 第1066章 斗殴

    作品:《权力巅峰

        听到这一声呼喊,柳擎宇和车上的人全都是一愣,随即司机已经踩下了紧急刹车,因为此时此刻,由于前面道路拥堵,汽车已经无法再向前行进了,再加上听说前面要打死人了,司机已经把车门给打开,众人一起呼啦一下子全都下了汽车,向着出事的地方赶了过去。

        出事的地方就在交叉路口处。

        柳擎宇、杨正德也跟着人流下了汽车,來到了交叉路口处。

        当柳擎宇來到交叉路口处的时候,才感受到这条路的险峻,这是一个Y字形交叉路口,柳擎宇他们是从Y字形最下面过來的,要想赶到磨盘沟村,必须得向前行进,而要想向前行进,必须要走着Y字形交叉路口上面那两个方向,要么向左要么向右,现场树立着两块牌子,一块是刚刚树立的崭新的还散发着油漆味的蓝色牌子,上面写着磨盘沟三个字,还划了肩头,而在右边的道路上也树立着一个牌子,这个牌子是用钢筋水泥浇筑刻印而成的,是三个鲜红的大字磨盘沟,这两条路都位于山体的两侧,左侧那条崭新而宽阔,却人迹渺渺,右边的那条早已经破烂不堪,坑坑洼洼,但是,就是这条破破烂烂的道路上,几辆汽车、拖拉机和几名骑着自行车的人却是踏着坑坑洼洼的道路晃晃悠悠的向前行进着。

        看到这种情况,柳擎宇不由得一皱眉头,为什么同样是通往磨盘沟的道路,为什么那条好路上沒有一个人,而那条破旧的道路上却有那么多的人呢。

        然而,当柳擎宇走进交叉路口处便看到了让他更为震惊的一幕。

        因为此刻,交叉路口的交叉点处,有两群人正在对峙着,其中有一拨人穿着蓝色施工服的人,他们队伍中间有一辆挖掘机,此刻,这辆挖掘机那巨大的爪子部分正堵住了右侧那条破旧公路的路口,让汽车很难通过,而且看那挖掘机爪子的姿势,似乎想要把这路口处给破坏掉。

        在挖掘机前面站在二十多名身上穿着各色服装、手中拿着锄头、铁锨、铁镐、叉子等物品的农民,而在挖掘机的后面,那些身穿蓝色施工服的人则是每个人手中一条钢管,一看就是制式武器,是统一配发的,人数有三十多人。

        在两方人群的前面则分别站着一个人。

        左侧这边是一个看起來20多岁的年轻人,穿着一身蓝色施工服,一脸的狰狞之色,正在充满不屑的看向对面那位看起來二十六七岁、穿着一身汗渍斑斑土色体恤衫、露着黑色健壮肌肉的农民说道:“李二牛,我奉劝你们最好让开道路,否则我们这挖掘机一铲子下去,你的脑袋可就沒有了。”

        李二牛双眼充满了愤怒的看着对面的年轻人说道:“罗家明,这条旧公路是属于我们磨盘沟村的,你们凭什么要挖断我们这条路,我们愿意走哪条路这是我们的自由,你们交通局有什么理由不让我们走这条路。”

        罗家明充满不屑的说道:“李二牛,你听清楚了,县交通局之所以不让我们走这条旧路是处于我们天烽县的大局考虑,我们天烽县今后要大力开发天烽山风景区,之所以要修这条新公路就是为了要让进山的游客们可以感受到我们天烽县最为完美的服务态度、最为便利的交通环境,你说说,你们成天走那条破旧不堪的老路这不是给我们天烽县丢脸吗,交通局领导的脸上能有面子吗,更何况,这条破路坑坑洼洼的,道路又窄,行车也不安全,我说你们这些臭老百姓怎么就不能体谅体谅我们局领导的苦心呢。”

        罗家明说起來冠冕堂皇的,乍一听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然而,李二牛听完之后却满脸愤怒不平之色说道:“罗家明,我看你根本就是在胡说八道,你以为我们这些老百姓傻吗,你以为你口口声声说什么为了我们老百姓着想你们就真的是在为我们老百姓着想吗,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不让我们走这条老路非得走那条新路就是为了多收过路费吗。”

        李二牛说完,他身后的几十个农民也纷纷的怒骂起來:“是啊,你们交通局的人也太黑了,走新路过一个人一次要1块钱,过一辆拖拉机一次就要五块钱,过一辆汽车一次就要十块钱,你们这简直是在抢钱啊,你们凭什么要这么收费啊,你们修的这条新路按理说还修在了我们磨盘沟村的地盘上呢,我们还沒有跟你们县交通局要占地费呢,你们竟然要收我们的过路费,你们这简直比强盗还强盗啊。”

        “就是,现在国家早就说办事要考虑老百姓的利益,而你们这些王八犊子表面上说是在为我们老百姓办事,实际上是在拿着国家的钱自己捞好处,我告诉你们,我们村子已经准备组织人手去市里上访了。”一些农民纷纷不满的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柳擎宇慢慢的向着双方对峙的焦点区域走去,所以,双方的话柳擎宇听得一清二楚,而且从双方的对峙言语之中,柳擎宇也基本上弄明白了整个事情的來龙去脉。

        尤其是当柳擎宇看到那辆挖掘机的时候,柳擎宇心头不由得冒出一股股的火气。

        这时,柳擎宇毫不犹豫的站了出來,冷冷的看向了那个叫罗家明的年轻人说道:“我说交通局的这位同志,你们是不是也太不讲理了啊,就算是你县交通局修了新路了,凭什么不让那些老百姓走旧路,这公路是属于公共资源,尤其是这条旧路,看样子和你们县交通局沒有什么关系吧,你们凭什么不让这些老百姓走呢。”

        罗家明看到柳擎宇这个外人竟然跳了出來帮助那些老百姓说话,顿时气不打一出來,怒声说道:“你算哪根葱哪根蒜啊,有什么理由站在这里对我们县交通局的人办事指手画脚的。”

        说道这里,罗家明又用手点指着柳擎宇和李二牛那些农民说道:“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了,虽然这条旧路是你们磨盘沟村自己修的,但是依然属于我们县交通局的管辖范围,我们对于这条公路有规划权、有处置权,现在新路建好了,县里既然规定让你们走新路,你们就必须给我走新路,这是县里的规定,懂不懂,你们谁要是敢违抗县里的意思,就是和县委县政府作对,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说道这里,罗家明突然从手中拿出了一副银光闪闪的手铐在手中使劲的摇晃了几下充满炫耀的说道:“看到了沒,你们谁要是敢再阻止我们施工,我就把他给拷起來直接送到公安局去,我也不怕告诉你们,县公安局和我们交通局的关系好得就像穿一条裤子,我们说抓谁公安局就抓谁,我还可以代替他们抓人。”

        说话之间,罗家明的脸上写满了狂傲得意之色。

        他最喜欢的就是这种仗势欺人的感觉,当他看到那些小老百姓们在他那放肆的笑声中俯首帖耳、低眉顺眼的时候,他就会感觉到一股股的快*感从内心深处升起,他喜欢那种傲视天下的感觉,这也是为什么他身为一个县交通局的科长总是喜欢冲锋在前的原因,在县局里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副科长,而且还是县局的副科长,只能算是副股长级,而且以他年纪,就算是有背景,距离副科级还差得远呢,而且由于他从小就是生活在农村,所以一直以在那些农民面前得瑟为荣,他最喜欢看着那些农民在自己面前服服帖帖的样子。

        听到罗家明这样说,那些农民们眼神中全都露出了悲愤却又畏惧之色。

        毕竟对于他们來说,官员两个字还是很有威慑力的,尤其是县公安局这个牌子就更有威慑力了,尤其是当罗家明拿出了那枚银光闪闪的手铐之时,很多人的身体明显向后面退缩了一步,谁也不想被送到公安局去,自古以來,民不与官斗的思想早已经深入他们的内心。

        然而,此时此刻,李二牛却是脸上充满了不屑之色冷冷的说道:“罗家明,你也别拿那手铐出來唬人,我李二牛好歹也是高中毕业,而且我经常上网,我非常清楚,你们县交通局根本就沒有代替公安局抓人的权力,更沒有铐人的权力,你现在拿着手铐摆出來唬人本身就已经涉嫌违法了,你还想抓我们,根本就是知法犯法。”

        李二牛这话一说,顿时让己方的士气大涨,因为李二牛是磨盘沟村学历最高的人,也是村子里面混得最好的一个,虽然只是高中毕业,但那是由于他家里群实在上不起大学,而且虽然学校也有助学贷款,但是他放不下家里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弟弟,所以不得不放弃了读大学的机会,否则的话,他将会成为村里第一个读大学的人,但是,由于他在县二中读高中的经历,让他的思想比起其他村民來要开阔得多。

        听到李二牛这样说,罗家明脸色一寒,双眼中寒芒一闪,突然冷冷的大手一挥说道:“给我上,先把这李二牛给我狠狠的揍一顿,我们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