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059章 彪悍的老大妈
  • 第1059章 彪悍的老大妈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听到楚国材这样问,立刻笑着说道:“这有什么不敢的,只要有领导的支持,只要坚决按照国家的政策行事,我相信我一定能够把这件事情搞好的,这样吧,我会在三天之内拿出一个具体的试点改革措施,然后广泛征求群众的意见,2个星期之后将会在园林局试点实施。”

        听到柳擎宇给出的时间表,楚国材满意的点点头,随即笑着看向老大妈说道:“这位老同志们,您看我这样处理您还有什么意见吗。”

        这位老大妈闻言受宠若惊,她沒有想到,自己只是提了一个问題,竟然引得省委书记和副市长拿出了这么庄重的承诺,而同岗同酬的承诺则更让她兴奋,说实在的,她内心深处非常的不服气,她一直想不通一点,凭什么干活的人拿的工资薪酬比那些不干活有编制的人员要少那么多呢,现在,省委书记亲自拍板要解决这个问題,这让老大妈内心非常激动。

        她使劲的点点头说道:“楚书记,谢谢您,谢谢您。”

        一时之间,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楚国材却是淡淡一笑,在他心中,老百姓永远都是第一位的,老百姓们关心和关注的东西,就是他必须要去努力解决和研究的东西,现在,他难得有这样一次能够实实在在的和老百姓近距离接触听取他们的意见,他非常愿意听取老百姓的意见,而且楚国材也暗暗下定决心,为了今后能够更加深入的知道老百姓们的意见,以后一定要每个季度抽出一定的时间來亲自深入基层以微服私访的形式去获得第一手的资料,否则总是坐在办公室内,很难了解真正的民心和民意,而且柳擎宇搞的这种电视问政的节目自己以后也要经常观看和参加,要尽可能多的了解人民的疾苦,只有如此,在制定各种政策的时候,才能够更加有的放矢。

        想到此处,楚国材对于柳擎宇这个年轻人的想法和才华越发佩服起來。

        电视问政节目看起來很简单,但是,要想真正的把一件简单的事情做好就是不简单了。

        今天参与这次电视问政让楚国材收获也是蛮多的。

        楚国材笑着看了老人一眼说道:“老人家,您刚才说您有两个问題,那么您第二个问題是什么。”

        老大妈这才从惊喜和震惊中醒悟过來,连忙说道:“楚书记,我的第二个问題也是提给朱局长的,我因为一直处于第一线工作,所以,对于我们园林局系统存在的一些问題感觉到十分的不解,有时候甚至是痛心疾首。”

        当老大妈这句话说完,现场群众再次震惊了。

        因为很多人都已经意识到,老大妈这第二个问題恐怕要比第一个问題更加石破惊天。

        此刻,朱月坡已经感觉到老大妈那看似平静的脸上有可能蕴藏着的滔天风浪,但是,此刻的他无力阻止,因为楚国材和市纪委书记就坐在嘉宾席上,他不敢放肆,只是此刻,他真的想要把这位老太婆一脚踹出电视台。

        听到老大妈这样说,楚国材的脸色一下子就严峻了起來,点点头说道:“好,您尽管说,到底是什么问題让您痛心疾首呢。”

        老大妈听到楚国材这样温和的和自己说话,好像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一般,沉声说道:“楚书记,我今天之所以要在这里说这些,因为我也是一名党员,虽然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基层党员,但是,我认为,上级领导真的很有必要对于我们通达市园林局存在的问題引起高度重视,因为身处工作第一线,我看到了上级领导们看不到的东西,我认为,目前,园林局在绿化的问題上,存在着太多的猫腻,别的不说,就拿朱局长上任这几个月來说吧。

        自从朱局长上任之后,我们园林局一共搞了5次项目,这五次项目沒次的项目金额都在200万左右。

        第一次是进行绿地改造项目,我们工人们对市区范围内多个主要路段的绿地进行改造,铲掉了原來栽种在绿化带里面的那些四季青灌木丛,换成了绿草,这一次花费了200多万,但是根据我们园林工人的估算,这些实际消费根本用不了这么多,50万足矣了,因为那些四季青从这个地方铲除了之后,完全可以拿到另外一个地方进行移植,而且我们也是那样做的,桥东区的四季青灌木丛被移植到了桥西区,路北区的草地被移植到了桥东区,就是这么一折腾,200多万就进去了,我实在想不明白,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

        当老大妈说完这第一个问題之后,朱月坡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一次那么复杂的操作,这个老太婆到底是怎么知道的,要知道,负责这次操作的人可是他的亲侄子啊,那园林绿化公司也是侄子开的,这个项目自己专门叮嘱他要小心一点,怎么这个老太婆知道的这么清楚啊。

        而楚国材和柳擎宇、王天宇等人听完这位老大妈的控诉之后,脸色全都阴沉了下來。

        如果这个老大妈不说,他们还真沒有注意到这些问題,但是,她这么一说,众人也全都想起了什么,他们可是清楚的记得他们所在的城区绿化带景观的变化的,虽然说鲜花看起來比灌木丛要好看,但是,实际上,灌木丛那四季常青的植物对于净化城市空气才是最好的啊,而且鲜花也只能盛开那么短暂的一段时间,等过段时间还是需要更换其他鲜花或者植物的,这么一來一回,又是200万进去了。

        此时此刻,众人不得不仔细的思考起这园林绿化里面的猫腻來。

        这时,老大妈接着说道:“朱局长上任之后第二个项目是二环沿线的绿化工程,这一次绿化工程花费了800多万,栽种了一些梧桐树、一些银杏树、榕树,我女儿曾经上网查阅了一下招标的数目,在竞标企业对于银杏树的报价高达5万元一株,其数量是50棵,而榕树的报价高达10万,其数目是25棵,先不说这数目的价格如何,仅仅是数量,就让我想不明白,因为我恰恰曾经负责过这一段数目的养护工作,我每天上班都要养护,我数來数去,这银杏树的数量也不过才30棵而已,而榕树的数量也才不过15棵,而且因为怀疑,我专门骑着电动车绕着二环跑了一圈,结果发现其他地方并沒有榕树和银杏树,只有我所负责的路段有,那么我想要问问朱局长,那些缺失的树木到底去哪里了。”

        朱月坡听到老大妈这次提问,郁闷的无以复加,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这老太婆心思竟然如此细致,而且他女儿竟然还帮着她网上去查招标信息,这老太婆该不会是自己的哪个政敌针对自己搞出來的吧。

        这时,美女主持人金心妍看向朱月坡说道:“下面,请朱局长回答群众的问題。”

        朱月坡只能抬起头來再次施展了太极推手:“非常感谢这位女同志的举报,对于二环路的绿化工程,是市政府高度重视的工程,是市里年初就已经确定下來的重点工程,所以对此我们园林局高度重视,希望通过引入一些名贵乔木栽种在我们二环沿线的重点路段以提高城市的形象,不过我倒是沒有想到会出现这位女同志反应的情况,回去之后我会第一时间展开调查,2天之内给出回复的,我们园林局愿意接受群众的监督。”

        金心妍不由得眉头一皱:“朱局长,你这次的回答恐怕有些推脱之意吧,我就很纳闷,既然是招标项目,那怎么着也应该有验收吧,既然招标文件上说是有50棵树,验收的时候怎么着也应该有五十棵吧,验收人员总不应该把树给数错了吧。”

        朱月坡淡淡的说道:“我相信我们的验收人员肯定不会数错的,但是你能够保证这位女同志沒有数错吗,这事情如果不经过调查,我如何能够确定到底谁对谁错。”

        不得不说,朱月坡这次的反击还是比较有效的,他这么一说,金心妍反而说不出什么來了。

        然而,这个时候,老大妈再次发言了:“朱局长,至于数目的数量问題,你可以说需要调查,但是对于这树木的价格,我就非常不明白了,为什么一颗10到15厘米粗细的银杏树的价格卖给咱们园林局能够达到5万元一颗呢,据我所知,市场上这种直径的数目价格最高也就是三五百元左右,而一颗直径20到25厘米左右的实生银杏树价格也才三五千元,而20到25厘米左右的银杏嫁接苗的价格仅仅是一两千元之间。

        然而,我们通达市二环沿线的银杏树并不是实生树苗,而是嫁接树苗,市场上10到15厘米的银杏嫁接树苗的价格也仅仅是三五百元之间,为什么一颗三五百元的树苗到了咱们园林局就要花费五万元一颗去购买呢,要知道,市场上一颗直径30厘米的银杏实生树价格也才15000元左右,而榕树的价格就更加夸张了,我想请问朱局长,就算是你们园林局对于树木的数量搞不清楚,但是,对于树木的价格总应该是清楚的吧,验收的时候,总该不会连树木的直径都不看看看吧。”

        老大妈说完,现场所有的目光全都看向了朱月坡,因为这位老大妈的发言实在是太彪悍了,太犀利了。

        此刻,楚国材的脸色已经变得异常难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