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049章 朱月坡的奇怪举动
  • 第1049章 朱月坡的奇怪举动

    作品:《权力巅峰

        马伯通听雷泽林这样收,立刻使劲的点点头说道:“是啊,我也感觉挺奇怪的,柳擎宇现在的做派绝对不是他的性格啊,我可是清楚的记得,当初我们刚刚把东开发区交到柳擎宇手中的时候,他第二天就去东开发区视察了,那动作那叫一个快,这次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小子怎么就一点都不着急呢,如果他要是憋着坏水的啊,他准备整谁呢。”

        随着马伯通的这句话,雷泽林和马伯通两人全都陷入到了沉思之中,因为他们很清楚,像柳擎宇这种官员,绝对是不肯老老实实的呆着的,他最大的兴趣就是做事,而很多时候,以柳擎宇的做事风格,只要他做事,肯定会发现很多问題,只要发现问題,他就要处理这些问題,与别人产生矛盾,这是由柳擎宇的性格所决定的,但是,柳擎宇却偏偏在最近这段时间内按兵不动,还说什么在忙于招商引资,这理由实在有些牵强。

        而就在两人在这里琢磨着柳擎宇的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燕京市,在一个宽大的办公室内,刘飞坐在办公椅上,一边看着眼前的材料,一边听着诸葛丰向他汇报着柳擎宇的近况。

        诸葛丰说道:“老大,柳擎宇这小子最近的行动挺有意思的啊。”

        刘飞不由得抬起头來:“哦,挺有意思,他在做什么。”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诸葛丰简单的概括了一下。

        随即笑着解释道:“柳擎宇这小子这些天來,表面上经常忙于接待一些有些分量的投资商,似乎把主要精力全都放在了招商引资上,但是实际上,柳擎宇早已经暗中派人前往天烽县去考察天烽山风景区这个项目去了,而且还有一些人却一直在盛达商场那边转悠,看样子柳擎宇这小子似乎对盛达商场很感兴趣。”

        刘飞闻言不由得眉毛挑了挑:“哦,这样说來这小子想要双线作战了。”

        诸葛丰笑着摇摇头说道:“我看未必,我估计以柳擎宇这小子的精明,肯定不可能会双线作战的,因为这样做是最为牵扯和耗费精力的,这样对他也沒有什么好处,我估计他很有可能再未雨绸缪。”

        “哦,怎么个意思。”刘飞笑着问道。

        诸葛丰道:“我认为情况很有可能是这样的,首先,柳擎宇肯定对马伯通把天烽山风景区这个项目交给他去主持和操作十分怀疑,因为这个项目是马伯通想出來的,而且只要把这件事情做好了,绝对是一件非常不错的政绩,按理说这样的项目马伯通是绝对不可能让出來的,因为让出來和让别人摘桃子沒有什么区别,马伯通这样的老狐狸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來呢。

        那么,站在柳擎宇的位置上,他肯定要怀疑马伯通这样做的动机,而他呢,又是刚刚到达通达市的时间不长,就连他原本分管范围内的事情还沒有梳理清楚呢,现在又把旅游局和天烽山风景区这个项目交给他來操作,那么其中的问題肯定是不少的,而且天烽山风景区项目又是设在了天烽县,而天烽县的一些主要领导又是这个项目的副组长,所以,柳擎宇现在沒有贸然介入这个项目还是比较明智的,毕竟,这个项目搞了好几年依然沒有搞起來,这里面的问題肯定不少,再加上就连马伯通这个当市长的都不得不忍痛放手,这里面的问題就更大了。”

        刘飞笑着点点头说道:“嗯,这里面肯定是有问題的,他能够看出來并不奇怪,但是他为什么要去调查盛达商场呢。”

        柳擎宇办公室内。

        秘书李才林正在向柳擎宇汇报着盛达商场的情况:“柳市长,盛达商场最近又搞了一系列的促销活动,促销力度非常之大,尤其是对于那些盛达商场内的展位更是玩起了促销和销售活动,凡是愿意购买盛达商场内展位的,都可以以市场价格的80%进行购买,但是必须支付全款,而不愿意购买愿意长期租用的客户,只要愿意一下交上十年的租金,只需要交付市场价格的80%就可以了,现在,这些活动搞得如火如荼,似乎朱月坡想要暂时放弃盛达商场,准备转型去做其他的行业。”

        柳擎宇皱着眉头问道:“转做其他行业,你知道是什么行业吗,或者说是他表达过这层意思吗。”

        李才林摇摇头:“沒有,这只是我的分析,因为如果他要不是不想做这个商场的话,他是不可能把这么好的商场用现在这个价格去出售和出租的,毕竟,盛达商场那里的出租价格和购买价格可都不便宜,而且由于盛达商场的经营管理十分到位,那里的商铺每年都在升值,但是他却偏偏在这个时候进行如此力度的销售和出租,这明显着有些亏本啊,绝对不如零散出租比较赚钱。”

        听完李才林的分析之后,柳擎宇眉头皱的更紧了。

        沉思了一会这才缓缓说道:“事出反常必为妖,这事情恐怕沒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啊。”

        “哦,为什么。”李才林有些好奇的说道。

        “才林啊,你可以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换成你,你会像朱月坡那样去做吗。”柳擎宇问道。

        李才林摇摇头:“我不会。”

        “如果你打算转行做其他产业,在你手中资金比较充足的情况下,尤其是在你手中有盛达商场这样一个实体产业、聚宝盆的情况下,你会采取这种杀鸡取卵的方式去操作吗,他为什么不用盛达商场作为抵押去贷款呢,朱月坡贷款有压力吗,沒有吧,以他的人脉和盛达商场这样大的盘子,他要贷款绝对是轻而易举的。”柳擎宇分析道。

        李才林使劲的点点头:“是的,他的确可以走贷款这条路,毕竟,盛达商场的现金流十分充足。”

        柳擎宇道:“沒错,正因为朱月坡有着太大的不需要这样做的理由,但是他却偏偏这样做了,这一点才更值得怀疑了,而且我如果估计不错的话,他很有可能正在暗自操作着以盛达商场为抵押进行商业贷款的事情。”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李才林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声音中多了几分凝重之色道:“柳市长,您的意思是谁朱月坡正在准备退路,甚至他要跑路。”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说道:“嗯,沒错,我现在对此深感怀疑,我之所以对他现在的行为怀疑基于两点,第一,他的儿子朱世祥已经成了植物人,恐怕今后再也无法苏醒了,所以,朱世祥虽然罪孽深重,但是由于他植物人的身份,一直是在监外执行。

        而且前段时间,朱世祥已经被他用治病的理由送到了美国去,他的媳妇也去了美国去照顾朱世祥去了,现在,朱月坡已经成了事实上的裸官,所以,这个时候,他做任何事情都沒有任何的顾忌了,只要他把大量的资金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然后瞅准时机进行转移,他就可以轻轻松松的以各种借口前往美国与他的家人团聚,到时候他就再也不会回來了。”

        柳擎宇说完,李才林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起來,有些着急的说道:“柳市长,那咱们绝对不能让他跑了啊,要知道,东开发区那边这么多年的拨款,可都在盛达商场里面呢,可以说盛达商场根本就是用东开发区这些年來的拨款经营起來的。”

        柳擎宇点点头:“嗯,你说的沒错,绝对不能让他给跑了,我们必须要想办法把他留在通达市。”

        说道这里,柳擎宇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开始沉思起來。

        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柳擎宇拿出手机一看,是市公安局局长陆展博,柳擎宇立刻接通了:“陆局长你好啊。”

        电话那头,陆展博温和的声音立刻响了起來,笑着说道:“柳副市长你好,有件事情向你通报一下,关于前段时间招商引资洽谈会上,那些老百姓在招商引资洽谈会上闹事的事情的根源我们已经找到了。”

        听到这里,柳擎宇精神顿时便集中了起來,那些老百姓闹事的原因一直是柳擎宇心中始终无法释怀的疑点,现在原因竟然查出了,他自然十分关心,连忙问道:“是什么原因。”

        陆展博说道:“我们进行了大量的走访工作,最后才查出來,原來,那次闹事事件的始作俑者竟然是來自盛达商场的一名保安,这名保安是东开发区下面的一个村子的,这个保安是受了保安队队长的唆使,亲自组织并实施了这一次的闹事行动,而且每个参与闹事的老百姓都得到了一笔书目相当可观的酬劳,那个保安队长目前我们暂时沒有动他,因为我总感觉在这这起事件的背后,隐藏着一个重量级的角色,所以我们暂时不想打草惊蛇。”

        听到陆展博这样说,柳擎宇的脑海中立刻出现了一个人,,朱月坡。

        毕竟,对于一个保安队队长來说,让他去组织实施这么一场闹事行为,对他沒有任何好处,那么,他却偏偏要去实施,那么他肯定是可以获得好处的,那么谁能够给他好处呢,他又听谁的话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盛达商场的老板朱月坡。

        虽然陆展博沒有明说,但是这个意思基本上已经是明确无疑了。

        一下子,柳擎宇心头的怒火便蹿了出來,好家伙,朱月坡,哥们沒有找你的麻烦呢,你却给我找麻烦來了,真是逼着哥们对你动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