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015章 挥泪斩马谡
  • 第1015章 挥泪斩马谡

    作品:《权力巅峰

        傻眼了。

        房间内,所有人全都傻眼了。

        谁也沒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有人探出窗口看了一眼外面,只见明亮的招待所的路灯下,两名记者血肉模糊的躺在血泊之中。

        “快,叫救护车。”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紧接着,手机按键声响成了一片。

        而此刻,当一直站在门外等待着结果的县委宣传部部长李子健和政府办主任高建林听到里面传來的慌乱声之后,立刻冲了进來,听到副局长的汇报之后,两人的脸色刷的一下就沉了下來。

        他们知道,这次的事情恐怕真的麻烦了。

        高建林看向李子健说道:“李部长,这事情怎么办,要不要向袁书记汇报一下。”

        李子健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说道:“现在还不能汇报,袁书记他们和柳副市长他们在一起,马市长和王书记也來了,今天的事情不好办了,先想办法给压下來吧。”

        两人随即确定了方案之后,立刻指挥起來,想要先把整个事情给压下來,等散会之后向袁广全和吴家康汇报之后再做最终的决策。

        然而,他们谁也沒有想到,此时此刻,就在这县委招待所内,王天宇的司机孙师傅正坐在停车场内的汽车里用阅读器看着小说呢,突然听到两声巨响,而且这两声巨响就发生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

        孙师傅立刻放下了阅读器打开车窗向外看去,一下子就看到了那两位躺在血泊中的记者们,孙师傅顿时便瞪大了眼睛。

        随即,孙师傅立刻打开车门快步走了过去,此刻,两人的摄像机、电脑零件散落一地,两人的胸前,记者证已经被鲜血给染红了,但是依然可以看出上面的字迹。

        看到此处,孙师傅又抬头看了看上面那打开的落地窗,脸色不由得一沉。

        身为王天宇的司机,孙师傅也是退伍军人,因为做事踏实、富有正义感因而受到王天宇的器重。

        所以,当孙师傅看到这两名记者死在自己眼前的时候,二话不说,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王天宇的电话。

        此刻,王天宇正满脸赞同的听着柳擎宇在发言呢,他的手机突然震动起來,拿出一看是自己司机打來的。

        对于孙师傅王天宇非常了解,如果是一般的事情,孙师傅绝对不会在自己开会的时候给自己打电话,所以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

        孙师傅立刻把自己看到的事情向王天宇汇报了一下。

        王天宇闻言顿时眉头一皱:“什么,省电视台的两名记者从房间内掉了下來。”

        孙师傅点点头:“是的,他们现在生死未卜,不过我看活着的概率不大了。”

        此刻,柳擎宇就坐在王天宇的身边,所以,对于王天宇和孙师傅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当他听到省电视台两名记者出事的时候,柳擎宇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來。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看向王天宇说道:“王书记,我看咱们是不是应该先去县委招待所看看,毕竟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情,我们还继续在这里开会有些不妥。”

        王天宇点点头,随后对马伯通说道:“马市长,县委招待所那边两名省电视台的记者从房间内掉了下來,生死未卜,我看我们还是先去现场看看吧。”

        马伯通闻言大吃一惊,他沒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只能点点头说道:“好,那就先过去看看。”

        身为市长,马伯通自然知道轻重缓急的,尤其是那可是省电视台的记者,如果真的在他们通达市的地面上出事,这事情绝对小不了。

        看到马伯通点头了,柳擎宇沉声说道:“乡镇的同志们先留下,荒海县的主要领导们都跟着我们一起去县委招待所。”

        说着,柳擎宇站起身來,顾不得先后顺序,直接迈步向外走去。

        等柳擎宇他们赶到县委招待所的时候才得知两名记者已经被送往县人民医院进行抢救了,但是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地上那两摊殷红的血迹。

        柳擎宇立刻大声说道:“马市长、王书记,咱们上大巴车吧,一起去县医院。”

        两位领导全都点头,很快的,一辆大巴车开了过來,带着众人來到了荒海县人民医院。

        等到他们赶到的时候,抢救结果已经出來了,一死一伤。

        邹爱华当场摔死,丁志远还好些,邹爱华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伸手使劲的托了丁志远一下,丁志远只是摔断了腿,身体有些内伤,经过输血后伤势已经稳定了下來。

        随即,柳擎宇带着众人來到了丁志远的病房内。

        看到柳擎宇,浑身几乎到处都绑着绷带的丁志远让人找來自己的衣服,他用包扎着绷带的手颤巍巍的从血淋漓的衣服里面取出了一只小巧的U盘递给了柳擎宇,满脸泪水的看向柳擎宇说道:“柳副市长,请您给我和邹爱华做主啊,荒海县的人为了抢夺我们的摄像机和电脑得到视频资料,竟然把我们从落地窗处推了出去,摄像机和电脑虽然毁了,但是这视频资料却保存了下來,希望这个U盘沒有摔坏。”

        随后,丁志远喘着气满脸愤怒的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包括之前吴家康给他们这些记者们派发红包他和邹爱华沒有收等细节全都详细的叙述了一遍。

        等丁志远说完之后,柳擎宇森冷的目光冷冷的落在吴家康和袁广全两人的脸上,沉声说道:“袁广全,吴家康,你们荒海县还真的很有办法啊,为了不让省电视台报道今天我们这一路上所看到的事情,竟然采取了这种方式來阻止他们,好,你们荒海县的人真的是胆大包天啊,你们这是根本沒有把我柳擎宇、把荒海县的老百姓们放在眼中啊。”说道这里,柳擎宇看向马伯通和王天宇说道:“马市长,王书记,我希望市纪委和市公安局能够介入此事,进行全面深入调查,不管是荒海县弄虚作假的事情也好,还是两名记者坠楼的事情也好,必须要展开深入调查,否则的话,我真不知道今后荒海县会发生什么事情。

        同时,我认为,这U盘里这两位省电视台的记者用生命换取的珍贵的视频资料必须要进行公开报道,我们通达市不应该害怕揭丑,我们应该学会用丑陋去鞭挞**,去揭露**,去警告**分子,我们要通过这次事件,给全市干部们一个深刻的教训和记忆,不管任何人、任何级别的干部,只要他们**了,只要他们渎职了,就必须要受到严肃处理,绝对不会姑息。”

        柳擎宇说完,站在柳擎宇身后的袁广全、吴家康等人全都身体颤抖了一下,脑门上豆大的汗珠开始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他们在背后使了半天劲,做了半天的小动作,所有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不希望让这两名记者所拍摄的关于今天的事情尤其是那些村民们吃污水、用污水泡茶的事情报道出去,因为他们非常清楚,一旦这事情报道出去,恐怕他们两人的仕途今后将会再也沒有上升的空间了,但是谁也沒有想到,那些手下们竟然把事情办成了这个样子,不仅逼死了一名记者,反而让记者们对他们恨之入骨,最关键的是,这事情去偏偏被王天宇的司机给看到了。

        这还真是祸不单行啊。

        现在,柳擎宇表态完了,马伯通和王天宇会如何表态呢,众人全都把目光看向了这两人。

        王天宇沒有表态,而是看向了马伯通。

        马伯通听到柳擎宇这番话之后,便已经感受到了柳擎宇心中那汹涌澎湃的怒火,别说是柳擎宇了,此时此刻,就是马伯通自己也是怒火汹涌了,他可以容忍袁广全和吴家康抗旱工作做得不够到位,但是却无法容忍这两个人把事情办到现在这种程度。

        那可是两位省电视台的记者啊,他们竟然给弄到了一死一伤,竟然还要抢夺视频和摄像机。

        这得多脑残才能办出这种事情來啊。

        难道你们不知道柳擎宇对于这种事情十分重视吗,你们就算是要做,能不能把事情做得利索一点,现在可好了,一死一伤,而且还让丁志远当着柳擎宇和王天宇的面对他们进行了指证,这个时候谁敢再包庇他们两个。

        这事情恐怕后面还会继续酝酿和发酵呢,省电视台那边会有什么态度还不好说呢。

        所以,这种时候,马伯通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挥泪斩马谡。

        马伯通沉着脸说道:“我赞同柳擎宇同志的意见,这次事情,必须要严查、深查,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我这就给市局陆展博同志打电话,让他派人下來配合市纪委进行调查。”

        王天宇也点点头:“好,我这边立刻打电话调人过來,今天的事情要连夜展开调查,现场的所有人人员暂时全部都不要回去了,先跟着我们回县委去,随时等候接受市纪委和市公安局的联合调查。”

        这一下,袁广全和吴家康全都傻眼了。

        现场三位职务最高的市领导此刻竟然达成了一致意见。

        荒海县恐怕要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