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012章 拒收红包
  • 第1012章 拒收红包

    作品:《权力巅峰

        此时此刻,在大巴车上,荒海县的众人全都傻眼了。

        袁广全傻眼了,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一个电话就请來了市长马伯通來参加这次会议。

        吴家康傻眼了,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一个电话就请來了市纪委书记王天宇來参加这次会议。

        其他人也全都傻眼了。

        现在可已经是晚上6点左右了,这些市领导都应该已经下班了,甚至快的话都已经到家吃饭了。

        但是,柳擎宇竟然一个电话把两位市委常委给喊了过來,这哥们要做什么,他凭什么有这么大的能量把两位市委常委给调动过來。

        很多人心中全都惴惴不安,今天晚上的会议该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吧,纪委干什么要出动呢。

        纪委,绝对是一个让一般干部心中充满了敬畏的地方。

        袁广全用充满了复杂眼神的目光看了柳擎宇一眼,发现柳擎宇打完电话之后便闭目养神了,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端倪,这就更让他感觉到不安了。

        尤其是此刻,整个大巴车内随着柳擎宇这两个电话打完之后,原本还稍微显得有些喧嚣的车内顿时便安静了下來,只有众人或粗或浅的呼吸声此起彼伏,气氛显得异常凝重。

        柳擎宇这个副市长到底要做什么,难道仅仅是因为我们荒海县发了这么小的一件事情就要大动干戈吗,有那个必要吗,这也太大惊小怪了,如今官场上的事情什么事情不是敷衍了事,有必要那么认真嘛,难道柳擎宇不知道自己是市委书记雷泽林的人吗。

        想到雷泽林,袁广全的脸上突然流露出了几分淡定之色,毕竟,雷泽林那可是市委的一把手,还是省委常委,柳擎宇一个小小的副市长就算是在牛逼,就算是把王天宇和马伯通都请过來又能够拿自己怎么样。

        想到此处,袁广全的心渐渐的稳定了下來。

        返回荒海县的一路之上,柳擎宇一直就那样静静的靠在座位上,过了一会,还发出了淡淡的呼噜声。

        柳擎宇虽然是铁打的汉子,但是,这两天不间断的跑动、思考、劳心劳力,让柳擎宇感觉到身体异常的疲乏,他直接累得睡着了。

        汽车缓缓在荒海县县委大院内停稳,柳擎宇这才睁开双眼,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正好这时,吴家康正想唤醒柳擎宇呢,看到他醒來了,便笑着提醒道:“柳副市长,县委已经到了。”

        柳擎宇点点头:“好,那我们就直接去会议室吧,我估计马市长和王书记他们应该很快就到了。”

        柳擎宇这样说,谁还敢在说什么,众人便跟着柳擎宇直接來了县委大会议室内。

        此时此刻,大会议室内几乎座无虚席,來自荒海县各个镇子的主要干部们近的都已经到了,大门口处,远处镇子的领导们也正在陆陆续续的往里面走。

        跟着柳擎宇落座之后,袁广全凑到吴家康的耳边低声说道:“你去和那些记者们联系一下,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绝对不能让他们把今天的事情报道出去。”

        袁广全说话的时候,脸色显得相当凝重。

        因为到现在,他已经整明白了,柳擎宇今天喊來那么多的记者,绝对是包藏祸心啊,再加上今天晚上的这次会议,他已经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所以,在会议正式开始之前,他必须要想办法把那些记者们给搞定,否则一旦明天各路媒体报道了今天的事情,恐怕荒海县县委县政府可就真的要被动了,此时此刻,袁广全心中对柳擎宇已经开始骂娘了。

        吴家康听到袁广全的吩咐,立刻会意,对柳擎宇说道:“柳副市长,我那边有事情需要处理一下,一会就回來。”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也沒有多说什么。

        吴家康离开会议室之后,立刻快步來到了距离县委不远处的县委招待所内,此刻,各路媒体记者们都已经被县里安排到县委招待所就餐。

        对于这些记者,荒海县还是不敢怠慢的,毕竟,无冕之王凭借手中三寸不烂之笔绝对可以产生巨大的能量的。

        吴家康走进包间的时候,里面热腾腾的的美味佳肴早已经摆满了桌子,名烟名酒任君品尝。

        包间内,有些记者们在把酒言欢,有些记者却在低头吃饭,尤其是來自省电视台的那两位记者邹爱华和丁志远,他们两个正捧着两碗米饭在快速的吃着,根本就沒有加入拼酒队伍。

        吴家康满脸含笑的走了进來,十分热情的说道:“各位记者大家好,我是荒海县县长吴家康,非常感谢各位记者千里迢迢來到我们荒海县对我们的旱情进行报道,我们荒海县无以为谢,就给大家每位包了一份红包,算是对大家今天辛苦拍摄、赶路的一种辛苦费吧,还希望各位记者朋友们在进行新闻报道的时候,能够积极进行正面引导,大力宣传正能量。”

        说着,吴家康拍了拍手,很快的,便有两名县政府的工作人员走了进來,给众位记者们一一发放红包。

        这一次,让所有记者们都沒有想到的是,他们的红包这次出人意料的鼓。

        以前参加报道的时候,往往只是很薄薄一层,也就是五六百左右,多的也就是1000块钱,但是今天,每个人的红包都很鼓,很多记者一捏厚度就知道最少也有3000块钱,这基本已经可以顶的上部分记者一个月的工资了,而邹爱华和丁志远两人的红包明显比其他记者还要鼓一些,保守估计也有5000块钱。

        此时此刻,所有记者们全都明白了,很显然,荒海县由县长亲自出面并给予这么重的厚礼,是希望大家在进行报道的时候,最好不要对今天发生的弄虚作假和村民饮用污水的事情进行报道,不过现在,众位记者们虽然感觉到手中的红包沉甸甸的,但是却并沒有立刻表态,而是目光全都看向了邹爱华和丁志远这两位省电视台的记者。

        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两位是省电视台的记者,他们的一举一动将会直接影响到众人的行为,因为一旦省电视台报道了今天的事情而众人却沒有报道,那么不仅他们回去之后会收到各自媒体领导的批评,很有可能因此而丢掉工作,但是如果省电视台沒有报道此事,他们却报道了,那么很有可能荒海县这边甚至是通达市方面会找他们的麻烦,所以,如何平衡,大家最好能够达成一致意见。

        看着手中那厚厚的红包,邹爱华满脸不屑的看了吴家康一眼,笑着把红包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充满嘲讽的说道:“怎么,吴县长,难道你们荒海县要贿赂我们吗,说实在的,我们今天并不辛苦,我们來去都有车接送,现在还有美酒佳肴可以享用,这种待遇是相当不错的,你们荒海县做得已经非常不错的,至于这辛苦费我看我们哥两就不要了,毕竟我们是新闻记者,我们有我们的职业道德,该进行正面报道的时候,我们绝对毫不含糊,但是,如果这世间有不公之事,老百姓受苦受难都无法生存了,这种事情我们也要进行深度报道,绝不含糊,因为我们是新闻媒体记者,因为我们身上肩负着要舆论监督的重任,好了,我们已经吃饱了,吴县长,非常感谢荒海县方面的大力支持,我们先告辞了。”

        说完,邹爱华和丁志远两人一起站起身來,扛起摄像机转身向外走去。

        吴家康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这两个不识好歹的记者,脸色显得异常阴沉,他沒有想到,自己都把辛苦费给两人提高到了6000块钱了,这两个人竟然还不知足,还想要进行实际报道,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其他记者们看到两位省电视台的记者们直接转身离开了,很显然,他们是要将整个事情进行实际报道了,再加上今天还有通达市的副市长跟着,很显然,这位副市长的目的也是要众人进行实际报道的,这种情况下,他们就需要权衡了。

        很快的,有的媒体记者很干脆直接的放下了红包,冲着吴家康说了两句客气话之后,也跟着离开了。

        有一两个走的,其他人也就不好意思再留下了,虽然3000块钱的红包很诱人,但是,一旦自己被圈内人给看轻了,以后在这个圈子里也就沒有办法抬头了。

        所以,众人最终都做出了相同的选择,放下了红包转身离开。

        站在包间内,看着满桌杯盘狼藉的场景,吴家康的眼神中闪过两道寒光。

        吴家康直接点手把县政府办公室主任高建林给喊了过來:“小高啊,你去找公安局的王千源同志去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让省电视台的这两位记者不把今天的事情报道出去,做好了有功,做不好有过,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听到县长大人这么说,高建林怎么可能不明白吴家康的意思,连忙说道:“吴县长,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向您保证,绝对不让这两名记者把今天的事情报道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