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000章 逼问
  • 第1000章 逼问

    作品:《权力巅峰

        当吴家康带着一大车矿泉水出现在陈家洼村的时候,陈家洼的老百姓沸腾了。

        此时此刻,他们有的正在半信半疑的和柳擎宇一起站在村口处,等待着柳擎宇所承诺的清水,有的则已经十分费劲的、小心翼翼的提着或者挑着一桶桶的污水向着自己的家走去,甚至有的人已经到了家,开始把污水放在水缸内,开始往里面倒漂白粉开始搅和起來,一边搅拌一边慢慢的等待着。

        他们很渴,他们在等待着把自己辛辛苦苦费劲巴拉的淘來的污水稍微漂白一些之后,烧开了食用。

        太阳如同火炉一般炙烤着大地,很多村民已经满头大汗,浑身大汗,大量的运动更让大家缺水十分严重。

        送水车到了。

        吴家康带着主管水利副县长范兴才和水利局局长付志刚两人和其他同事们兴冲冲的跳下汽车,快速來到柳擎宇的面前,吴家康十分讨好的说道:“柳副市长您好,我是荒海县县长吴家康,这两位是主管水利副县长范兴才和水利局局长付志刚,我们亲自给陈家洼村老百姓送水來了。”

        听到吴家康的话之后,柳擎宇的脸上一片冷漠,更是直接无视了吴家康那主动伸出來想要和柳擎宇握手的手,冷漠的目光直接在三人和他们身后众人的身上扫过,此刻,众人大部分人手中都拿着一个矿泉水瓶在不断的喝着,汗水,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柳擎宇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冷冷的扫过,吴家康众人立刻感觉到心中一阵阵的发寒。

        柳擎宇冷冷的说道:“吴家康同志,就你们三人过來的吗,荒海县其他其他领导沒有过來是吧。”

        听到柳擎宇这样问,吴家康只能讪讪收回手,苦笑着解释道:“是的,就我们三个主要领导,其他的人都在县委那边参加省里举报的抗旱专題会议呢,县里派我们三人率领队伍下來送水。”

        柳擎宇长叹一声说道:“好,好啊,你们荒海县真是有着一群顾全大局、懂得民生民意的官员啊,好了,先不说别的了,先把这些水给村子里每家每户都分发一下,先解决老百姓们的吃水做饭问題。”

        随着柳擎宇一声令下,吴家康立刻指挥着手下众人行动起來。

        看到一汽车的矿泉水送了过來,原來等待在村口的老百姓们顿时脸上全都露出了欣慰和喜悦,纷纷打电话通知家里人要他们赶快出來准备领取矿泉水,与此同时,众人看向这位年轻的副市长眼神中充满了感激之情,什么叫领导,这才叫领导,说到做到。

        人家说今天给解决吃水问題,果然在不到一个小时之后就解决了。

        此时此刻,众人对柳擎宇多了几分信任。

        但是,村民们却并沒有把辛辛苦苦从河沟里淘來的污水扔掉,依然继续准备往家里运输。

        柳擎宇看到村民们一边打电话一边往家里运输污水,脸上写满了无限的伤感,他亲自拉着吴家康來到一位70多岁的老爷子面前,伸手拦住了正在吃力的挑着两桶污水的老人家,柳擎宇亲自把扁担和两桶污水从老人家肩头上卸下,先让吴家康他们递给大汗淋漓的老爷子一瓶矿泉水,让老爷子先解解渴。

        老爷子的确渴坏了,接过矿泉水來,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一不小心,还呛到了,不断的咳嗽着,柳擎宇连忙帮助老人轻轻捶打着后背,等老人缓过劲來之后,再次快速的喝了起來,放下矿泉水瓶的时候,老人家泪水已经迷漫了双眼。

        柳擎宇这才向老人家开口问道:“老乡,现在县里已经给大家送來矿泉水了,为什么你们还要把污水往家里送呢。”

        老人家脸上充满了无奈的说道:“这干旱不知道要持续多久呢,谁知道县里会不会送的只有这一回,也许你來了,县里就送回水过來,等你走了,他们早就把我们忘到一边了,我们村支书说了,哪个村给县里送礼才能给这个村送水呢。”

        说道这里,老人家叹息一声,再次小心翼翼的把矿泉水瓶收好,然后缓缓的蹲下身体,颤巍巍的挑起扁担和水桶,就要迈步离开。

        看着老人离去的背影,柳擎宇并沒有去追,而是目光冷冷的落在吴家康的脸上:“吴家康同志,你是荒海县的县长,我想问你一句话,对于陈家洼村村民饮用县城工厂排出來的污水这种情况你怎么看,你听到这位老乡的话之后,你有沒有什么想法。”

        此时此刻,吴家康被老农这句话气得脸色铁青,那眼光几乎要杀人了。

        他真的沒有想到,那位土豹子老农民竟然敢当着自己众人的面向柳擎宇告状,说什么村支书说不给县里送礼就不给送水,等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的调查一下,这陈家洼村的村支书到底是谁,一定把他给撤了,这简直是在抹黑县里抹黑县领导嘛,这样的干部根本不能给予重用和信任。

        但是此刻,柳擎宇提问了,他又不能不回答,吴家康又不能不回答,他略微斟酌了一下,这才缓缓说道:“柳副市长,我认为这位老乡可能对县里的情况不怎么了解,所以这才道听途说的,我们县里不管是县委也好,县政府也好,对于这次旱灾十分重视,采取了多种措施來保证各个乡镇、村子的吃水问題,大多数群众对于我们县里的努力还是比较称赞的……”

        说着,吴家康便开始表彰起县里所做的点点滴滴之事,就好像是一个政绩演说一般。

        然而,他刚刚兴致冲冲的说道一半,便被柳擎宇直接给打断了:“吴家康同志,我现在不想听你的老王卖瓜自卖自夸,我不相信你所说的每一句话,我只相信我眼前看到的,吴家康同志,你还沒有回答我的第一个问題,看到陈家洼村村民们在吃工厂里排出來的污水,你有沒有什么想法,你难道不觉得这些老百姓很可怜,很无助、很无奈,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内心深处,有一种愧疚感吗,难道你就沒有觉得自己哪里工作做得不到位吗。”

        吴家康这次反应很快,听到柳擎宇这样说,连忙使劲的摇摇头说道:“柳副市长,说实在的,我真的沒有想到这边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因为从來沒有人向我向县委县政府汇报过这件事情,如果我们知道了,肯定会第一时间來解决群众的难題的,我们县委县政府绝对是负责任的,我们一直都坚决的把群众的需要作为我们第一要务……我们……”

        听到吴家康又是一套套的官话,柳擎宇彻底暴怒了。

        “够了,够了,吴家康,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在我的面前说官话,说套话,你认为,你所说的这些话有一句有意义的吗,有一句能够解决实际问題的吗。”柳擎宇愤怒的再次打断了吴家康的激情演说,将他后面一大套的官话再次给压了下去。

        看到吴家康偃旗息鼓了,柳擎宇这才冷冷的说道:“吴家康同志,我不想听官话,我就想要听听你的内心到底是怎么看待眼前这件事情的,难道回答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題,就真的那么难吗,难道你就非得说官话,顾左右而言他吗。”

        吴家康沉默了下來。

        不是吴家康非得想要说官话,而是眼前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说官话,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去推卸责任,如何把自己从整件事情里摘出來。

        身在官场的第一要务是什么,保住自己的官位,远离一切将要或者需要承担责任的事件,抓紧一切时间出现在可以露脸可以获得政绩的事件之中。

        这是吴家康熟读厚黑学之后学会的官场生存法则。

        然而,吴家康万万沒有想到,以前在其他人面前百试不爽的官话,到了柳擎宇这里竟然行不通了,这让他有些一筹莫展。

        所以,吴家康只能沉默应对。

        看到吴家康不想回答自己的这个问題,柳擎宇冷笑了一下,随即换了一个话題:“吴家康同志,那么我想问问你,你们荒海县打算如何解决陈家洼村村民的饮水问題,这个不需要你去考虑以前的事情,只需要你告诉我你们以后打算怎么做,这个你应该可以回答了吧。”

        吴家康犹豫了一下,这才缓缓说道:“柳副市长,我真的沒有想到陈家洼村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打算回去之后立刻召开县政府专題会议,讨论解决陈家洼村的饮水问題。”

        “难道你身为一名县长,这么小的事情还需要开会讨论吗,难道你就不可以当场作出决断吗,是你沒有魄力、沒有能力当场作出决断,还是你不敢当场作出决断,或者是你不愿意当场作出决断。”柳擎宇冷冷的追问道。

        吴家康再次沉默了,过了一会,他才缓缓说道:“柳副市长,对于我们荒海县的情况您可能不太了解,这一次我们是全县大面积干旱,很多乡镇和乡村的旱情和陈家洼村都差不多,所以,我们必须要综合权衡考虑。”

        此刻,吴家康对于柳擎宇的接连逼问感觉到十分愤怒,所以,他决定不在给柳擎宇任何面子了,毕竟,他虽然对柳擎宇有几分忌惮,但是,他可是市长的亲信,他绝对不想自己被柳擎宇如此摆布,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