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982章 真假朱世祥
  • 第982章 真假朱世祥

    作品:《权力巅峰

        通达市第一监狱的监舍是最新几年才投入使用的,所以整座监舍看起來颇为干净整洁,打开一道厚实坚固的铁门,映入眼帘的是一条狭长的走廊,在走廊另外一头还有个十分坚实的铁门,狭长的走廊两侧是安装着铁栅栏门的监舍,每个监舍内有8个上下铺的床位。

        秦风华带着刘臃、罗文泽、陆展博等人一路穿过铁门,沿着狭长的走廊通道向前走了有三十多米的距离,來到了一个监舍前停住脚步。

        此刻,监舍内的八个犯人正干着不同的事情,有两个人正在抽烟划拳,其中赢得的一个人耳朵上夹着好几根香烟,有一个犯人则正拿着一只智能手机玩着游戏,还有2个则躺在床上睡觉,另外有两人则坐在一起聊天,最靠近里面的上铺床位上坐着一个男人,此人正坐在床上,斜着身子靠在墙上,透过不远处窗口的铁栅栏看着窗外,似乎是看着风景,却又似满脸的心事。

        秦风华用手一指看风景的男人说道:“刘部长,罗书记,那个人就是朱世祥。”

        此刻,看到秦风华这位堂堂的狱长大人带着一行人在这个监舍内停住了脚步,监舍内的犯人们吓了一跳,尤其是那位拿着手机玩游戏的犯人更是吓得一哆嗦,连忙把手机藏在了被窝里,立刻躺在床上假装睡觉,而其他的犯人们有的和秦风华打招呼,有的则全都停下了所有动作,或坐或卧沉默不语。

        刘臃的目光在那位刚才在玩手机的男人和两个划拳赢烟卷的犯人脸上缓缓扫过之后,最终落在了上铺的那位被秦风华指认为是朱世祥的男人身上,他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照片來仔细的比对了一下,从他这个角度看上去,建设内的朱世祥和他手中照片中的朱世祥不管是脸部轮廓也好,还是面容也好,倒也十分相似,看不出什么异样。

        然而,刘臃却是眉头紧皱,心中却在思考着什么,刘臃感觉到非常的不解,为什么监舍内还有一个朱世祥存在呢。

        要知道,这次可是自己的侄子柳擎宇亲自给自己打的电话,把通达市的情况向自己反馈了一下,这充分说明柳擎宇对于通达市的情况已经相当不满意了,尤其是在谈话中柳擎宇重点强调了一下朱世祥已经被判入狱服刑之后竟然还出现在监狱外。

        而陆展博那边也已经把李春梅跳楼自杀的过程全都仔仔细细的向着他汇报了一遍,也提到了李春梅的那份遗书,从李春梅的遗书上可以清晰的确定,朱世祥就是在最近几天对她进行了接二连三的侮辱,再加上自从发生那件事情之后,自己已经动用一些关系时刻盯着市第一监狱这边,基本上可以确定朱世祥并沒有从外面返回市第一监狱,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李春梅的遗书上所说的事情是真的,那么朱世祥此刻绝对不应该在监舍内。

        但是现在,朱世祥却偏偏在建设内,难道是李春梅的遗书上撒谎了不成吗,难道李春梅要对朱世祥栽赃陷害吗。

        就在这个时候,秦风华故意装出一副十分愤怒的样子看向罗文泽说道:“罗书记,我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去的消息,说是朱世祥在我们监狱服刑期间竟然出现在外面,这绝对是对我们通达市第一监狱全体狱警的一种侮辱,这是对我们这些兢兢业业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的干警们的一种抹黑,对此,我们坚决要求上级领导彻查此事,还给我们市第一监狱一个公道。”

        说道这里,秦风华也看向刘臃说道:“刘部长,希望您也能够给我们一个公道,我可以以我的党性和原则向您保证,我们通达市第一监狱的全体干警绝对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说话之间,秦风华使劲的拍打着自己的胸脯,意图引起刘臃视线的注意。

        此刻,听到秦风华这样说,罗文泽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來,因为他也已经感觉到了这次事件的异样之处,以他对刘臃的了解,这位最年轻的部长绝对是能力超强的,凡是他亲自出手的案子几乎沒有不能破的,而且这位部长对于职权范围内的各种案件都有着超乎常人的预判和分析能力,这次事情他亲自下來,按理说是绝对不应该出错的。

        但是,刘臃口口声声说朱世祥不再监狱内,现在却偏偏出现在了监舍中,事实胜于雄辩,难道这次真的是刘臃错了吗。

        一时之间,罗文泽的注意力被秦风华转移走了,目光几乎很少出现在监舍内的‘朱世祥’身上了。

        然而,出乎秦风华意料的是,刘臃对于他那番拍胸脯的动作和充满了愤怒的话语就好像沒有听到一般,目光依然在监舍内朱世祥的脸上紧紧的盯着,还不时的低着头看一下手中的照片。

        看到刘臃这种动作,现场众人全都沉默了下來,监舍内更是一片沉寂,一种难言的压抑在监舍内外蔓延着。

        就连原本满心愤怒的秦风华也因为这种诡异的气氛而暂时停止了聒噪,脸上带着愤怒之色的看着陆展博。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五分钟。

        刘臃的目光就那样静静的在照片和朱世祥身上來回转换着。

        朱世祥一直一动不动,目光一直默默的看着窗外,似乎还在想着心事,似乎根本就沒有发现刘臃他们这一行人。

        就在这个时候,刘臃突然轻蔑一笑,冷冷的说道:“这个朱世祥是假的。”

        语出惊人,众人全都瞪大了眼睛,充满了疑惑的看向了刘臃,而旁边的秦风华脑门上却开始冒起了豆大的汗珠。

        刘臃冷冷的扫了秦风华一眼,随即用手一指建设内的那个朱世祥说道:“罗书记,陆展博,你们仔细看看铺位上坐着的那个朱世祥,虽然从侧面轮廓上來看,他和我手中朱世祥的照片看起來一模一样,但是,实则不然。”

        听到刘臃说道这里,现场众人全都屏息凝神,仔细的听着刘臃的分析。

        刘臃接着说道:“首先,我们到达现场的时候,此人就一直这样坐着,到现在为止,他还一直那样坐着,却从來不肯将正面展现给我们,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似乎对于我们的到來有所预感,或者说他是故意摆出这种动作來迷惑我们的,意图瞒天过海。

        然而,此人虽然表面上看起來对我们并沒有注意到,似乎一直盯着窗外,但是,他的心理素质有些差,自从我们站在此处以后,我发现他的眼皮跳了十三次,右手不时的微微的颤抖着,尤其是现在,你们大家看,他满头大汗,但是监舍内的温度却并不高,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为什么要满头大汗,这说明他心虚,他为什么会眼皮跳动手脚颤抖,这还是说明他心虚。”

        说道这里,刘臃冷冷的看向秦风华说道:“秦狱长,麻烦你派人把这位朱世祥带出來吧,我们一看便知。”

        听到刘臃这样收,秦风华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此刻,他沒有敢说话,只是轻轻点点头,冲着身后两名狱警用颤抖的手挥了挥,示意两人进去带人,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他就好像是费尽了全身力气一般。

        两名狱警走进监舍,把还想装模作样的‘朱世祥’给带了出來,站在了刘臃面前。

        刘臃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位‘朱世祥’几眼,又看了几眼照片,随即笑着说道:“大家看一看,朱世祥照片上,他的下颚处有一颗黑痣,但是此人却沒有;朱世祥照片里的人偏瘦,但是此人虽然长得和朱世祥差不多,但是体型却偏胖,我看在朱世祥入狱之时的体检报告上显示,朱世祥入狱的时候体重是63公斤,而此人看起來怎么着也得七十多公斤,我就不相信像朱世祥那样一个官二代进入监狱之后体重会不减反增,这样不符合逻辑,还有就是身高,朱世祥体检报告上显示朱世祥的身高是1米73左右,但是眼前的这个人好像身高有一米78左右,明显比朱世祥要高一些,我认为监狱的体检医生不至于把身高这么简单的参数也写错吧。”

        听到刘臃这样说,秦风华连忙在旁边解释道:“刘部长,您的这张照片可能是用日本泥康相机拍的,照片上朱世祥下颚这个位置并不是什么黑痣,而是因为照相机本身质量问題而产生的黑色斑点,至于他身高二号体重的变化,由于我们监狱体检部门的体重身高称早已经老旧不堪,所以出现些许误差是很正常的事情。”

        此时此刻,秦风华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必须要顶住,否则一旦在这里当着罗文泽的面被刘臃定案的话,那么自己这个狱长肯定是当不成了,所以,他必须要死扛到底。

        不得不说,秦风华还是很有几把刷子的,他的这番解释冷不丁的那么一听,还真是那么一回事,而最近照相机出现黑色斑点的问題的确是闹得沸沸扬扬,而称存在误差倒是也很正常,所以,秦风华的这番言辞倒也是有市场的,至少,罗文泽还是相信一些的。

        就在这个时候,刘臃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刘臃拿起來一看,是柳擎宇打來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