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966章 直击要害
  • 第966章 直击要害

    作品:《权力巅峰

        权衡良久之后,柳擎宇最终还是轻轻摇摇头。

        妥协,绝对不行,自己的妥协只会换來朱月坡的更加嚣张,更加肆无忌惮,对于坏人的妥协就是对于正义和良知的践踏。

        既然无法妥协,自己到底应该如何解决眼前的这个巨大的难題呢。

        东开发区的发展刻不容缓,华安集团的这个项目是关系到东开发区能否崛起的关键,目前,柳擎宇已经围绕着以华安集团崛起为核心的一揽子计划,只要华安集团能够顺利建成和投入正常运营,那么柳擎宇有能力也有信心将整个东开发区目前的困局彻底盘活,将整个东开发区打造成整个东北地区新生代信息产业核心区域,到那个时候,不仅仅是整个东开发区的老百姓,甚至整个通达市和吉祥省都将会因此而获益。

        但是,现在朱月坡动用了各种关系想要牵制华安集团的项目进展,从而逼迫自己让步,如果自己要是不让步,朱月坡又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呢。

        这种时刻,到底应该如何去应对呢。

        一时之间,柳擎宇眉头紧皱,不由自主的拿出一根烟來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随后缓缓吐出一口烟圈。

        伴随着抽烟放松心情,柳擎宇也让自己的大脑飞快的转动着。

        此时此刻,刘小飞看到柳擎宇陷入了沉思之中,他的大脑也在飞快的转动着。

        突然,刘小飞眼前一亮,笑着说道:“柳擎宇,最近这段时间,我和德广他们一直在通达市商业圈子内进行游荡交际,在参加通达市盛达商场某次活动的时候,我发现朱月坡竟然也参加了,而且是以商场董事长的名义出现的,这让我感觉到十分好奇,朱月坡可是东开发区的管委会主任啊,怎么会成为盛达商场的董事长呢,再加上我们华安集团准备和盛达商场进行合作,以便于为将來我们的员工发放福利,因此,我们着手对盛达商场进行了简单调查,调查之后让我们大吃一惊。”

        听到刘小飞说道这里,柳擎宇已经从沉思中醒來,目光中充满了震惊的看向刘小飞说道:“你是说朱月坡以盛达商场的董事长身份出现。”

        不怪柳擎宇震惊,因为盛达商场在整个通达市极其的有名,不仅盛达商场本身是属于通达市的地标性建筑,这里也是通达市最大、最为高档的消费中心,盛达商场是集中端、高档商场、超市为一体的综合性商场,不仅这里的人流量极大,这里的年销售额在通达市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在通达市几乎沒有人不知道通达商场的。

        正是因为如此,柳擎宇反而更加震惊,因为朱月坡竟然是以盛达商场的董事长身份出现。

        刘小飞轻轻点点头说道:“这一点我可以肯定,朱月坡当时的确是以盛达商场董事长的身份出现的,而且后面我们稍微调查了解了一下盛达商场,经过简单的调查我们惊讶的发现,盛达商场的法人代表竟然是朱月坡的妻子吴巧玲,而且,朱月坡也是盛达商场最大的股东,调查到这里,我们就开始纳闷了,这朱月坡可是开发区管委会啊,他为何会成为盛达商场的大股东呢,要知道,要想筹建这么大型的商场,沒有两三个亿的投资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

        刘小飞说道这里,柳擎宇已经有些明白刘小飞的意思了。

        柳擎宇看向刘小飞说道:“刘小飞,你是在怀疑朱月坡的资金來源有问題。”

        刘小飞脸上露出两道寒芒:“沒错,我眼中怀疑朱月坡和盛达商场的资金來源有问題,柳擎宇,你想想看,朱月坡不过是一名开发区管委会的官员而已,他哪里來的那么多的钱,就算这笔钱是他贷款來的,就算是他再有关系,他怎么着也得需要做抵押吧,他拿什么去抵押,而根据我们的了解,这些年來,东开发区那边每年的投入多的时候高达2个亿,少的时候也要一个多亿,但是,纵观整个东开发区的建设情况,除了建设了一个高大上的开发区管委会大楼,除了部分土地完成了三通一平之外,东开发区那边几乎还是一个偏僻荒芜的闲置土地,就连很多老百姓的占地补偿款都沒有进行支付。

        还有,我了解到,这盛达商场是2年前才建设成功的,而正式筹建则是在3年前,也就是说,是在朱月坡担任东开发管委会主任2年后盛达商场就开始建设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有什么理由不去怀疑这盛达商场资金的來源问題呢。”

        刘小飞的这番话让柳擎宇彻底震惊了。

        刘小飞说得沒错,不管是从时间上看,还是从各种巧合上來看,盛达商场都是一个十分让人充满了怀疑的存在,不过此时此刻,除了刘小飞所说的这些,柳擎宇的脑海中又有另外一个巨大的疑问缓缓升起:“要想经营盛达商场这样巨大的一个大型商业机构,这可不仅仅是需要资金和实力,还需要庞大的人脉关系,需要巨大的社会资源,而这些,就算是朱月坡自己有着一定的人脉,但是要想在通达市玩得那么顺利,这也是绝对不可能呢,这也就意味着在盛达商场的背后,绝对还有着一张常人难以想象的关系网甚至是利益网。

        但是不管怎么样,其核心依然是盛达商场的建设资金來源问題以及盛达商场运营资金的來源问題。

        要知道,要想维持这么巨大的商场顺利运作甚至是发展壮大,每年都是要投入几千万的资金的,这笔钱从哪里來,想到这些问題,柳擎宇的心情突然之间变得沉重了起來。

        柳擎宇已经隐隐感觉到,通达市这潭水还不是一般的深啊,尤其是朱月坡这个人,绝对不只是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简单,以前他一直以为朱月坡此人仅仅是因为在省里有着一定的关系才敢这么嚣张的,但是现在看來,朱月坡背后的关系网绝对不至于此。

        想到此处,柳擎宇沉吟片刻,随即看向刘小飞说道:“刘小飞,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从盛达商场这边着手,想办法对朱月坡制造压力,从而逼迫朱月坡进行收手。”

        刘小飞微笑着点点头说道:“沒错,既然朱月坡这小子玩阴的,通过各种各样官场上的邪门手段对付我们华安集团,让我们的项目无法顺利进行,那么我们身为商人,要想应对他的这种手段十分困难,毕竟他动用的是官场手段,而我们商人对于官场手段恰恰是最为弱势的,这个时候,要想对他进行牵制反击,唯有采取官场上的手段才是最为有效的。

        让人了,我们华安集团也不是柿饼子,任何人都可以踩上一脚的,我们也会通过一些商场上的手段对他进行反击,不过在我们进行反击之前,如果你能够通过一些官场的手段带给朱月坡一些压力,我想,我们是能够逼迫朱月坡放弃这些阴险的手段的,因为他的这些手段全都是阴谋诡计,而你柳擎宇则可以使用纯粹的阳谋來对付他,而我们身为商人,也必须使用阳谋光明正大去做事。”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看向刘小飞的目光中充满了钦佩,从刘小飞的这番分析中,柳擎宇已经对刘小飞的商业品格对刘小飞的商道有了比较透彻的了解。

        以柳擎宇对刘小飞的了解,他相信,以刘小飞的实力,如果他真的想要玩阴谋诡计对付朱月坡,逼迫朱月坡放弃对华安集团的打压和敲诈,刘小飞绝对有很多手段可以动用,但是,刘小飞却不打算动用那些手段,刘小飞说得十分明白,既然现在他的身份是商人,那么就必须谨守自己的商道。

        在这一点上,柳擎宇感觉自己和刘小飞有着相同之处,柳擎宇身为官场中人,他谨守自己的官道,那就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以民为本,而刘小飞的商道具体是什么柳擎宇虽然不清楚,但是刘小飞的一句光明正大的做事和阳谋恰恰侧面反映了刘小飞商道中的一些精髓。

        柳擎宇善于研究历史,研究人,纵观历史,凡是那些能够站在官场或者商场巅峰的人物,都会谨守自己的官道和商道,否则的话,必将无法走到最后。

        刘小飞看到柳擎宇眼中闪过那缕坚毅和欣赏的目光,他也笑了,因为他对于柳擎宇的官道也有着很深的理解,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和柳擎宇的这些好兄弟们进行合作,一起去打造华安集团,同时,也正是基于他对柳擎宇官道的了解,他才会在柳擎宇施政的地方毫不犹豫的进行投资,刘小飞同样对柳擎宇充满了欣赏和钦佩。

        刘小飞心中有一个柳擎宇想不到的心劲,那就是他想要和柳擎宇一起比一比,看一看两人到底谁会在自己的道路上走得更远,商道与官道之间,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王道。

        其实,刘小飞也沒有想到,柳擎宇和他也有着同样的心思。

        因为身为男人,身为同样优秀的男人,大家虽然各自处于不同的领域,但是大家都有着同样的信心和执着,同样,大家内心深处永远都潜藏着一种比拼的心里。

        所以,刘小飞和柳擎宇这两个男人之间虽然心心相惜,彼此合作、彼此钦佩、彼此欣赏,但是同样的,他们内心深处也在进行着彼此的竞争,谁都不希望自己在自己的道路上比对方落后。

        这就是真正优秀的男人的心思。

        柳擎宇和刘小飞几乎同时抬起头來,目光对视在一起,随即同时一笑。

        柳擎宇笑道:“好,那官场之上针对朱月坡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刘小飞道:“那商场这边的手段就由我和德广他们去负责实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