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963章 反对无效
  • 第963章 反对无效

    作品:《权力巅峰

        愤怒,非常的愤怒,此刻的朱月坡几乎要出离愤怒了。

        朱月坡太清楚柳擎宇一旦把财政大权拿过去自己将会面临着何种局面,这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

        然而,柳擎宇听完朱月坡这愤怒到极点的反对声音之后,却是淡淡一笑,说话的语气就好像是在说着一件好不起眼的小事一般:“哦,反对就反对吧,反对无效。”

        “什么,反对无效。”朱月坡听到柳擎宇如此轻描淡写的回答,气得鼻子都快歪了,立刻大声说道:“柳副市长,按照国家的相关规定,你这位分管副市长无权干涉我们东开发区的具体事务,尤其是财政大权,这些都属于我们东开发区的内部事务,你身为分管副市长,只需要在宏观上把控好就可以了,沒有必要连5000块钱以上的花费都需要你的签字,这样对于我们的办公是非常不利的。”

        柳擎宇淡淡一笑:“哦,这样啊,既然你说到了国家的相关规定,那么我想请问一笑朱月坡同志,当初那5000多万被两个日本人骗走的时候,你可曾说过什么吗,这份责任应该不应该由你这位一支笔签字的人來负责,你应该不应该引咎辞职,那可不是小数目啊,5000万,那可是5000万,从今以后,开发区每年的财政拨款才多少钱,8000万,就是因为你决策的失误,才导致这样巨大的一笔款项被两个日本人轻松的骗走,为什么市委市政府决定今后要大幅度缩减开发区的经费,都是因为你,如果当初不是你无视其他党组成员的反对意见,一意孤行,怎么会出现那样的情况。”

        说道这里,柳擎宇突然再次把声调提高了几度大声说道:“各位同志们,今天我在这里再宣布一件事情,从今往后,凡是东开发区的重大决策部署包括重要资金的使用安排,必须由开发区党工委会议集体表态决定,并且每次会议必须要严格进行会议记录,每个人的意见必须清楚的记录明白,凡是今后不管是在决策上还是在执行上,任何人、任何环节出现问題,必定会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并且会实施严格的问责制度,不管任何人,不管他有何种背景,都将会一查到底,绝对不会宽恕,绝对不会有任何人可以例外。”

        说道这里,柳擎宇的目光冷冷的看向了朱月坡说道:“朱月坡同志,关于资金审批权的问題,如果你要是不服气,依然可以向市委市政府提出申诉,可以请市委市政府撤销我的决定,如果你成功了,我会立刻放下分管东开发区的工作,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只要我还分管东开发区,只要东开发区的工作还沒有走上正轨,那么这个审批权我是绝对不会完全下放到你的手中的,而且从今以后,东开发区必须要坚决实施民主集中制,坚决杜绝某些人的独断专行。”说道这里,柳擎宇又看向开发区党工委常务副书记马志海说道:“马志海、郑德成两位同志,麻烦你们散会之后立刻把关于今天会议的主要情况汇报写一份提交到我这里來,另外,关于刚才我所提到的那几个必须要严肃处理的人员情况也一并提交给我,我签字确认后提交给市委市政府,直接再重新调整新的人员过來。”

        马志海和郑德成沒有任何犹豫,当场点头表示明白,对于这位强势的分管副市长,他们可不敢有丝毫的马虎。

        此时此刻,朱月坡的脸色都已经变成猪肝色了,难看的吓人。

        然而,柳擎宇却并不搭理他,而是接着目光冷冷扫视全场说道:“我再这里再次重申一遍,这个世界上少了谁都照样转,如果开发区的任何人员在任何岗位上,不好好的工作,只想着混日子、混级别,甚至还想着在其岗位上捞取灰色收入,那么我想劝劝这些人,要么你的手段特别高明,别被我或者纪委部门给查出來,或者别被人举报,那算你本事,但是,只要这事情曝光出來了,那么对不起,我不管你背后有什么背景和人脉关系,我会毫不犹豫的把你从东开发区给踢出去,因为我们东开发区需要的是实实在在干事的人,需要的是精英,因为东开发区的未來将会无限的美好。”

        说道这里,柳擎宇顿了一下,随即语气一变,声音中充满了激情的说道:“当然了,如果你是人才,你是精英,如果你能够把全部精力全都放在工作中,如果你心中想着国家想着老百姓,如果你肯兢兢业业的工作,那么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的前途将会无限美好,只要你做出成绩,那么东开发区绝对不会埋沒你的才华,你有多大能力,我柳擎宇会想尽一切办法为你提供施展才华的舞台,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吧,希望从今以后,我们东开发区能够以全新的面貌展示给全市人民,展示给整个世界。”

        说完,柳擎宇站起身來,转身向外走去。

        当柳擎宇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原本还有些平静的办公室内突然爆发出了一阵热烈到极点的掌声,经久不息。

        其实,现在在东开发区工作的大部分工作人员全都是在各个单位并不怎么受到重视或者受到排挤的人,大部分在原单位混的并不如意,毕竟开发区这边荒凉无比,也沒有什么真正的企业,更沒有什么油水,被调整到开发区來工作基本上相当于是被发配了,当然了,也不排除有些人是为了混级别混资历被调整到这里來的。

        所以,柳擎宇这番十分直白十分强势却又恩威并济的话语引起了在场很多人的共鸣,尤其是有才华就给你提供施展才华的舞台这句话,激起了很多原本心都已经死了的人员内心深处那澎湃的激情,毕竟,谁都不希望平平庸庸、碌碌无为的在一个普通的岗位上厮混一生,能够进入体制内的人要么有才华,要么有背景,要么有抱负,谁都希望自己能够在体制内做出成绩,出人头地。

        然而,听着那经久不息的掌声,看着很多新來工作人员脸上洋溢着的那种兴奋的激情,朱月坡的脸色却十分凝重。

        因为他已经隐隐感觉到,这次会议自己失去的实在是太多了。

        财政大权、一言堂的话语权、普通工作人员对自己的信心和信服感,所有的这一切,都将会对自己对东开发区的掌控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这种情况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也绝对不能任由这种局势继续发展下去。

        散会之后,朱月坡脸色阴沉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随即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通达市常务副市长严君伟的电话:“严副市长,柳擎宇实在是太过分了,您必须要出面把他给摆平了,否则,他这样长期强势下去,恐怕我在东开发区这边真的要举步维艰了。”

        “什么,举步维艰,怎么会这样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严君伟听到朱月坡那充满了愤怒和压抑的声音,顿时真的有些惊呆了,因为严君伟对于朱月坡实在是太了解了,他知道朱月坡一直在东开发区那边一言九鼎,很少需要找自己帮忙的,这样也才使得两人之间的秘密关系到现在几乎还沒有被人发现。

        朱月坡便把今天开会时发生的事情向严君伟十分详细的说了一遍。

        等朱月坡说完之后,严君伟的脸色顿时也凝重了起來,他沉思良久之后,才沉声说道:“哦,柳擎宇竟然这么强势,说话做事这么嚣张。”

        朱月坡苦笑着说道:“是啊,这次柳擎宇实在是太嚣张了,他竟然说不管那些人有什么背景都不管用,他照样处理,严副市长,这其中也有一个是你安排过來的啊,柳擎宇这根本就是沒有把你放在眼中啊。”

        严君伟闻言脸色更加难看了。

        再次沉吟半晌,严君伟沉声说道:“好了,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找马市长汇报一下这件事情,我们绝对不能容忍任何人在东开发区那边搞一言堂,柳擎宇就算是副市长也不能这样去做的。”

        “好的,那就麻烦严副市长了。”朱月坡这次和严君伟说话显得低声低气的,因为他清楚,自己不能有事了就去找自己的大靠山,那样大靠山肯定会认为自己沒有能力的,这对于自己的前途沒有什么好处,而自己和马伯通以及雷泽林之间的关系因为之前太嚣张现在搞得也很僵,所以,这种关键时刻,只能通过严君伟这层关系去疏通了,否则的话,一旦柳擎宇真的把财政资金使用的签字权给拿走,自己在东开发区那边就再也无法为所欲为了,想要捞取好处可就费劲了,而自己在市区那个商城可是每年都需要持续投入巨额资金的,而这笔资金主要是从东开发区这边抽调过來的,所以,自己必须要把签字权拿在手中,绝对不容有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