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957章 定个规矩
  • 第957章 定个规矩

    作品:《权力巅峰

        朱月坡此刻已经被柳擎宇给气得快要疯掉了。

        朱月坡也万万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在验证自己谎言的时候竟然也去使用谎言,而严君伟的谎言就更加荒谬了。

        朱月坡冷冷的说道:“柳副市长,你竟然用谎言去验证我的话,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啊。”

        柳擎宇笑着说道:“用谎言去验证谎言,得到的依然是一个谎言的结果,这是一个十分奇怪的逻辑,但是恰恰是这个逻辑通过最终推理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你刚才在撒谎。”

        说道这里,柳擎宇淡淡的说道:“朱月坡同志,其实你到底去哪里了我并不在意,因为我今天來只是过來视察工作的,而我最在意的是整个东开发区管委会的实际情况,朱月坡同志,你自己仔细的看看,现在都几点了,10点了吧,都这个时候了,你们整个开发区管委会一共才有几个人上班啊,10个人,但是你们有多少编制呢,52个人,那其他的42个人去哪里了,他们为什么沒有上班,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朱月坡淡淡一笑:“我当然知道了,因为今天我给他们放假了,他们最近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忙碌了……”

        朱月坡正想接着把谎言编下去,柳擎宇突然怒声说道:“够了,朱月坡,我警告你,你如果在接着编造谎言的话,我会把你所说的这些话录制下來,直接提交给市纪委,让他们去仔细核实,你是不是有撒谎综合症啊,不撒谎你是不是感觉就不舒服啊。”

        被柳擎宇这么突然一顿怒斥,朱月坡还真有些无语了,他想要怒骂,想要反击,却发现,自己似乎又沒有什么可说的,因为他虽然对柳擎宇不怎么忌惮,但是对于市纪委那边还是很忌惮的,因为他的后台曾经警告过他,千万不要轻易招惹新上任的通达市市纪委书记,因为那个人可是从燕京市那边空降下來的,就连他暂时都摸不清楚对方的路数。

        所以,朱月坡愤恨的看了柳擎宇一眼,闭上了嘴巴。

        看到朱月坡不说话了,柳擎宇这才冷冷的说道:“朱月坡同志,在场的各位同志们,我现在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你们东开发区管委会平时正常上班的人员不会超过10名,所以,身为东开发区管委会的分管副市长,我决定,把今天所有在岗人员和沒有在岗人员全部直接公布到通达日报和吉祥日报上,同时,今天的情况包括不在岗名单将会直接发布到报纸和电视上,同时,我将会直接向市委市政府提交就地免职意见书,凡是今天沒有到岗的人一律就地免职,停止其在东开发区的所有职务,对东开发区的领导班子和各个机构的工作人员重新进行组建和调整……”

        还沒有等柳擎宇说完呢,朱月坡立刻大声说道:“我不同意,坚决反对,柳副市长,你不要忘了,你只是分管的副市长而已,你对于我们东开发区的人事大权根本就沒有任何话语权。”

        柳擎宇冷冷的说道:“你说的沒错,我的确沒有人事话语权,但是,有些事情,纪委部门是可以介入进行调查的。”

        说完,柳擎宇使劲的怕了怕巴掌,随着柳擎宇掌声落下,会议室方面咯吱一响,两名纪委工作人员推门走进会议室内。

        柳擎宇笑着站起身來,笑着看向走过來的两个人主动伸出手來说道:“王主任,欢迎你们前來开发区进行督察巡视。”

        这次过來配合柳擎宇的是通达市纪委第一监察室主任王晓鹏。

        王晓鹏和柳擎宇握了握手,随即目光扫过现场众人,最终目光落在了东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朱月坡的身上:“朱主任,我们已经过來有段时间了,经过详细的调查取证,我们已经确定你们开发区管委会的整个团队问題十分严重,第一点,平时正式上班的领导班子成员只有常务副主任蔡嘉兴,其他管委会领导班子成员出了你每周四下午会过來办公之外,其他人很少过來上班,而你们管委会的在编人员,竟然有五分之四的工作人员平时是不上班的,我们将会把我们所掌握的情况直接向上级领导进行汇报,并且按照相关纪律进行严肃处理。”

        王晓鹏说完,朱月坡顿时傻眼了。

        王晓鹏沒有想到的是,市纪委第一监察室主任竟然在这里,而且已经把这些情况全都掌握清楚了,这让他有些傻眼了。

        朱月坡连忙说道:“王主任,这件事情你可能有些误会,我们……”

        王晓鹏摆了摆手说道:“朱主任,不是我说你,你这个管委会主任在管理上,做得真的很不到位,本來,市纪委王书记只是让我过來随意巡视一下的,但是巡视的结果却让我感觉到有些恐怖,真的,我从來沒有想过,一个堂堂的处级单位,竟然平时上班的人员竟然不超过十个,这是怎么样恐怖的一种场面啊,这是怎么样严重的渎职行为啊,你们先忙着,我先去向领导反映情况去了。”

        说完,王晓鹏和柳擎宇再次握了握手,转身就向外走去,直接无视了朱月坡试图挽留的收拾,坚定的向外走去。

        王晓鹏这一次真的有些要出离愤怒了。

        身为通达市市纪委第一监察室主任,他也迅速了不少单位,但是从來沒有一个单位像东开发区管委会这样嚣张的,开毛的玩笑,偌大编制的单位竟然有不到十个人上班,这不是开玩笑吧,这不是把党纪国法置之脑后吗,现在国家正在大力反腐,清楚吃空饷行为,这些人的行为根本就和吃空饷沒有什么两样嘛。

        王晓鹏走了,朱月坡目光阴冷的看向了柳擎宇,直到此刻,朱月坡才意识到,自己这次真的有些轻视柳擎宇这个副市长了,他虽然在市政府这个体制内的权力并不大,但是身为分管东开发区管委会的副市长,他的手段还是很犀利的,他更沒有想到的是,柳擎宇竟然能够请动市纪委派人过來巡视。

        一时之间,朱月坡心中真的有些慌乱了。

        因为现在,东开发区那些在编人员沒有上班的人,百分之五六十全都是他和一些与他关系不错的亲戚、朋友或者他们的子女,还有一些是花钱买了编制然后放在这边吃空饷的。

        如果这些人真的因为这次市纪委的突击检查导致这些人被清理出去,不仅自己的面子会大大受损,实际利益也是要严重受损的。

        想到此处,朱月坡怒视着柳擎宇冷冷的说道:“柳副市长,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你非得把我们东开发区搅得鸡飞狗跳你才肯罢手吗。”

        柳擎宇淡淡一笑:“朱月坡同志,我再次重申一下,我是分管东开发区的副市长,我到这里來是视察工作的,我的所有出发点都是希望整个开发区的工作能够真正走上正轨,我希望东开发区管委会这个开发区的管理单位能够真真正正的运转起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奄奄一息的样子,我看现在整个开发区管委会根本就是一个空壳子,除了吃进每年的财政拨款以外,根本沒有其他任何的用途。”

        说道这里,柳擎宇的目光冷冷的落在朱月坡的脸上,沉声说道:“朱月坡同志,包括在场的各位同志们,我这里先给大家定一个规矩,那就是从今之后,我会不定期、不定时的过來进行突击检查,如果我发现任何人在工作时间在沒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不在工作岗位上,那么我会直接向市委市政府提议将此人直接就地免职,从市里选拔新的人员补充进來,我希望大家明白一点,那就是咱们东开发区管委会并不是一个吃空饷的地方,而是一个要切切实实做事的地方,是一个要想办法把东开发区的经济搞起來的管理机构。”

        柳擎宇说完,现场再次一片沉默,对于柳擎宇的话,很多人并不以为然,因为在他们看來,朱月坡管委会主任的位置无人能够撼动,在管委会他就是老大,之前就连雷泽林和马伯通都动不了他,现在凭借柳擎宇这个排名最后的副市长,又怎么能够动的了他呢。

        朱月坡听完柳擎宇这番话之后,只是不屑的冷笑了一声,他根本就沒有把柳擎宇的话听进去,因为他相信,以那些吃空饷人的能量,柳擎宇根本拿他们沒有任何办法,要知道,之所以这些人敢吃空饷,这些人在市里也是有关系的,而且当初为了确保自己位置的稳固,朱月坡也是花费了很多心思的,包括财政局、工商局、甚至市纪委那边,一些有能量的领导的亲戚朋友他都帮忙安排了吃空饷的位置,一旦有人要想清理这些人,那么这些人背后的那些人怎么可能会不跳出來呢,所以,在朱月坡看來,柳擎宇这次清理吃空饷的行动注定是要失败的。

        所以,柳擎宇刚才所说的这番话在他听來跟不就是笑话。

        柳擎宇看到朱月坡的表情,便知他在想什么,柳擎宇心中冷笑了一声,却并沒有说话,而是直接迈步向外走去。

        因为这一次,针对东开发区的出手,柳擎宇只是刚刚开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