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956章 当面验证
  • 第956章 当面验证

    作品:《权力巅峰

        对于朱月坡而言,如今这个年纪,能够走到东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这个位置上,他已经相当知足了,虽然他也有着向上攀爬的心思,但是,他却对于管委会本身的工作并不上心,管委会只不过是他的资源库而已,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东开发区那边,他感觉自己找不到那种成功的感觉,而在经营商场的时候,当他看到自己的商场每天都有巨额收入入账的时候,他感觉到一股股成功的感觉油然而生,他喜欢这种感觉,所以,除了每周四下午去一趟东开发区草草处理一下工作之外,其余大部分时间,他都泡在这家由他亲自命名为盛达商场的地方,这里就是他第二个家。

        本來,今天朱月坡的心情挺好的,因为他刚刚看了昨天的营业额,比之上个月同日相比增加了百分之三十还要多,这让他十分欣慰,他认为,自己的经营管理才华得到了充分的发挥。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來。

        给他打电话的是他最得力的下属,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蔡嘉兴,蔡嘉兴主要负责开发区管委会日常工作,负责机构编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督查、法制、经济社会发展规划、企业改革管理、项目审批立项、计划、统计、物价、科技、审计、交通运输等方面工作,分管党政综合办公室、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统计局,联系海事局、边防检查站、海关、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审计分局。

        平时的时候,蔡嘉兴负责开发区管委会的日常工作,之所以安排蔡嘉兴來负责,一是因为蔡嘉兴对他比较忠心,二是因为蔡嘉兴年纪比较大了,再有2年就要退休了,对他主任的位置不好构成任何威胁。

        此刻,朱月坡从蔡嘉兴口中得知,柳擎宇和他的秘书李才林竟然对开发区竟然逐层检查,这可让朱月坡十分震怒,要知道,虽然朱月坡平时不怎么待在东开发区,但是,他可是东开发区的一把手,这些年來东开发区全都是他的地盘,就连雷泽林和马伯通都沒有把手伸过來,现在,柳擎宇这个排名最后的副市长分管了东开发区之后,竟然意图伸手在自己的地盘上搞事,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想到此处,此处,朱月坡二话不说,立刻招呼上司机乘车直接赶往东开发区。

        在车上的时候,蔡嘉兴向朱月坡请示道:“朱主任,您看我要不要通知那些沒有出勤的工作人员立刻赶过來上班,我看柳擎宇似乎是想要查岗啊,我曾经看过一些有关柳擎宇的报道,这家伙特别喜欢使用查岗这一招。”

        朱月坡听完之后不屑的说道:“不用通知了,我自有办法应付他,哼,竟然敢到我的东开发区來查岗,柳擎宇真以为他可以对我们东开发区呼來喝去的呢,奶奶的,今天我要是不把柳擎宇这个王八蛋给顶回去,我就不叫朱月坡。”

        说话之间,朱月坡语气中充满了强烈的怨恨和不满,因为到现在为止,他的儿子朱世祥还沒有被放出來呢,而这一切都和柳擎宇有关系,他和柳擎宇之间的仇恨不共戴天,他今天要在自己的地盘上狠狠的收拾收拾柳擎宇。

        就算柳擎宇是副市长又如何,这东开发区可是我朱月坡的地盘。

        一路怀着这种心思,朱月坡飞快的赶向东开发区管委会大院。

        此刻,在管委会大院的会议室内,柳擎宇和李才林已经通过上下合围的战术,把所有今天前來上班的工作人员集中到了管委会可以容纳100多人的大会议室内。

        柳擎宇坐在主席台上,看着台下稀稀落落的10名工作人员,脸色显得异常凝重。

        台下,这些赶來上班的工作人员却心情迥异,有些人感觉到庆幸,因为柳擎宇这次突击检查他们上班了,至少不会有什么麻烦了,有的人却琢磨着,这个副市长沒事把他们叫到一起做什么啊,再说了,整个管委会领导班子除了一个管委会常务副主任之外,其他人也都沒上班啊,这开会领导们不再怎么开啊,也有的人开始发短信、微信、朋友圈通知好友们赶快过來上班。

        不过自始至终,柳擎宇只是静静的坐在主席台上,一句话都不说,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过了有20分钟左右,朱月坡满脑门是汗的走进了大会议室内,当他看到坐在主席台上的柳擎宇之时,不由得眉头一皱,因为平时的时候,主席台的位置那是属于自己的位置,现在柳擎宇鸠占鹊巢,他坐在哪里。

        就在他皱着眉头一边往里面走一边思考的时候,柳擎宇冲着朱月坡招了招手笑着说道:“朱月坡同志,來,坐在我身边來,我有事需要和你好好的沟通一下。”

        朱月坡听到柳擎宇这样说,心中稍微舒服了一些,毫不犹豫的迈步向着主席台走去,现在的主席台上虽然只有一张椅子,但是对于他來说,这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在往上走的时候,朱月坡冲着一名工作人员使了一个眼色,那名工作人员立刻搬着一把椅子放在了柳擎宇左侧。

        柳擎宇并沒有理会这些细节,而是冷冷的看向朱月坡问道:“朱月坡同志,你刚才在哪里,为什么上班时间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才看到你过來。”

        朱月坡淡淡一笑说道:“柳副市长,我到底应该什么时候上班好像沒有必要向你进行汇报吧。”

        柳擎宇笑着点点头:“是啊,以前的时候,你的确沒有必要向我进行汇报,但是,现在我是分管东开发区的副市长,我对开发区负有监督和管理的责任,你可以不向我进行汇报,但是,我视察的时候,发现你沒有在工作岗位上,过问一下的权力总是有的吧,或者是你亲自去向市纪委解释一下。”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朱月坡冷哼一声说道:“我刚才去市里汇报工作了,刚回來。”

        柳擎宇眉毛一挑,立刻追问道:“哦,汇报工作,向谁汇报工作。”

        “向严副市长汇报工作。”朱月坡脸上依然满脸的高傲,因为他相信,自己都把话说道这种份上了,柳擎宇这个问題应该打住了。

        然而,出乎朱月坡意料的是,柳擎宇竟然直接逼问道:“朱月坡同志,你确定你沒有撒谎吗,你确实向严副市长汇报工作了吗,汇报了多长时间。”

        “怎么着,这种细节你都想知道吗,柳副市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啊,难道我连向严副市长汇报工作的权力都沒有吗,虽然你是分管副市长,但是严副市长是市委常委,是常务副市长,他是负责咱们整个通达市的日常事务的。”说话之间,朱月坡的脸上充满了不屑的看了柳擎宇一眼。

        柳擎宇却是淡淡一笑:“好,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找严副市长核实一下吧,因为我对你刚才所说的话充满了怀疑。”

        “随便你。”听到柳擎宇这样说,朱月坡更加不屑了,因为他和严君伟之间的关系虽然表面上很一般,但是实际上,他们的关系十分密切,严君伟和他关系铁的可以穿一条裤子,柳擎宇找自己的铁哥们想要揭穿自己,那不是找死吗。

        柳擎宇直接当着所有人的面拨通了严君伟的电话,同时打开了免提功能。

        电话很快接通了,严君伟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出來:“柳擎宇同志,有什么事情吗。”

        柳擎宇笑着说道:“严市长,我现在在东开发区,我有事情想要跟朱月坡同志谈一下,他说他刚才和你沟通过了,正在赶往市政府大院去找你汇报工作,不知道有沒有这件事情啊,他到了你那里沒有啊。”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严君伟立刻听明白了,原來柳擎宇这是在怀疑朱月坡,跟自己这边想要调查一下啊,这还不简单啊,自己怎么可能让柳擎宇入院呢,严君伟立刻笑着说道:“嗯,是有这么一回事,我刚才和朱月坡同志通过电话,他说现在已经进了咱们市政府大院了,很快就过來了,怎么着,要不等他过來我让他跟你说句话。”

        说话之间,严君伟语气中充满了强烈的自信,就好像朱月坡就坐在他的身边一样。

        柳擎宇却笑着说道:“不用了,严副市长,真是谢谢你了。”

        说完,柳擎宇挂断了电话,看向朱月坡说道:“朱月坡同志,看來你和严副市长的关系不错嘛,严副市长都在为你打掩护啊,不过呢,严副市长也已经说了,你现在还沒有进他的办公室内,你却偏偏说你去向严副市长汇报工作了,你说说,我是应该相信严副市长的话呢,还是应该相信你的话呢。”

        柳擎宇说完,整个会议室内鸦雀无声。

        所有人全都惊呆了。

        谁也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当着众人的面用这种手段來向堂堂的常务副市长來验证朱月坡所说的话是真是假,众人更沒有想到,严君伟竟然会为朱月坡來进行打掩护,众人更沒有想到的是,现在,朱月坡的谎言已经被彻底揭穿了。

        朱月坡接下來会怎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