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953章 下套
  • 第953章 下套

    作品:《权力巅峰

        听到这里,雷泽林沉默了,马伯通也沉默了,只有陆展博在旁边轻轻的点点头,看向柳擎宇这位年轻的副市长时,眼神中闪烁着几分欣赏。

        这才是真正的男人啊,这才是华夏男人应该有的气势啊。

        官位丢了又如何,大不了当个平头百姓,但是如果一个人、一个国家连骨气都丢了,那么,其前途会如何,清朝时期,那些清朝的官员们一味的对外国人卑躬屈膝、退缩忍让,忍气吞声,最终换來的是什么。

        是屈辱,是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是美日英法俄意等国在我们华夏烧杀抢掠,是我们华夏几千年來积攒的财富被劫掠一空,是日寇的铁蹄践踏华夏大好河山。

        忍,听起來似乎是顾全大局,但是有些时候,这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此时此刻,陆展博心中对柳擎宇这种坚定的选择表示了强烈的认同。

        雷泽林沉默了一会,缓缓说道:“柳擎宇同志,我认可你的观点,但是我还是要请你三思一下,现在的东开发区是由你來负责的,一旦这两个日本人要是撤资了,甚至他们要召开新闻发布会等等,你们东开发区的发展将会严重的停滞,甚至出现更加严重的后果,这些,你都有心理准备了吗。”

        柳擎宇淡淡一笑:“雷书记,我认为,身为官员,我们必须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这两个日本人真要是诚心诚意的想要來我们东开发区來投资,我柳擎宇绝对不可能给他们制造任何障碍,反而会积极的欢迎,大力的支持,甚至会给予他们优惠政策,但是,现在他们是打着投资的旗号在我们通达市作威作福啊,现在可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时代了,不管任何国家人在我们华夏犯了法都要程度法律责任,我们沒有任何妥协的必要,更不能因为他们是投资商就要对他们妥协。

        更何况,雷书记,马市长,我问你们,这两个日本人现在在东开发区投资了吗,在通达市投资了吗,沒有吧,他们的资金注入进來了吗,沒有吧,这些都不过是对方的口头承诺罢了,他们是否真的投资还不一定,这个时候,他们又何來的撤资之说。”

        柳擎宇说完,马伯通和雷泽林全都沉默了。

        他们不得不承认,柳擎宇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这时,马伯通突然说道:“柳擎宇同志,虽然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是,我认为,你这样处理还是有些太草率了,现在的确是东开发区发展的大好机会,如果你非得这样处理的话,我也不会说什么,但是有一点我必须要明确的告诉你,东开发区是我们通达市十分重视的地方,搜易,你既然分管那里,必须要尽快做出成绩,我给你一年的时间,如果你在一年之内,如果把东开发区给发展起來了,那么我会给你表扬,但是,如果因为你这次事件处理不力,从而耽误了东开发区的发展,最终你在东开发区一年之内沒有任何成绩的话,那么你这个副市长我认为你也不要干了,怎么样。”

        说话之间,马伯通冷冷的看向柳擎宇。

        说话之间,他给柳擎宇下了一个套。

        按照马伯通的意思,柳擎宇要么选择在这件事情上妥协,那么就算是将來东开发区发展不起來,市里也不会找柳擎宇的责任,但是,如果柳擎宇在这件事情上不退让,那么一旦东开发区发展不起來,柳擎宇就要辞职。

        这一招非常阴险,不管柳擎宇如何抉择,都无法逃过马伯通的算计。

        柳擎宇也不是傻瓜,自然明白马伯通心中在想什么,他只是冷冷一笑说道:“好,马市长的意思我同意,如果我柳擎宇不能在一年之内把东开发区给发展起來,那么我会主动向上级领导请辞副市长的职务,不过雷书记、马市长,我也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在东开发区这一亩三分地上,必须我柳擎宇说了算,你们和其他市领导不能无故干涉,更不能对我在这边采取的策略进行横加指责,否则的话,就算是我有天大的本事,也发展不起來,而且我还希望能够在一些政策上获得市里的支持。”

        马伯通淡淡一笑:“如果仅仅是政策方面的支持绝对沒有问題,但是如果是要资金的话,那市财政可沒有,得你自己想办法。”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说道:“这沒有问題,只要市里有政策方面的支持,我保证能够把东开发区给发展起來。”

        和两位大佬达成了协议,柳擎宇的心情非常不错,而雷泽林和马伯通虽然心情不怎么好,但是他们也清楚,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要想让柳擎宇妥协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且说实在的,身为通达市的父母官,他们对于这两个日本人和朱世祥等人嚣张狂妄的举动十分痛恨,如果不是因为这些人都牵扯到巨额投资的话,他们根本连來都不会來,毕竟,他们做任何事情也是需要考虑民心和民意的。

        所以,看到柳擎宇落入圈套之后,两人也就暂时在这件事情上不再说话了。

        等众人回去之后,雷泽林和马伯通直接便拍屁股走人了,再也沒有出面去见那两个日本人。

        新任公安局局长陆展博回到包间内,直接对手下们说道:“來人,把现场鉴定拍摄取证后,直接把这些人全都带回警察局去,仔细审讯。”

        这时,松下库代大声喊道:“你们不能逮捕我们,我们是日本人,我们是投资商……我们要向领事馆投诉你们……”

        这时,两名警察同志已经毫不犹豫的走到两人的面前,咔嚓咔嚓两声给两人戴上了手铐,其中一名警察冷冷的说道:“你可以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至于投诉,你随便吧,但是我告诉你,不管任何人、任何身份,在我们华夏的地面上只要犯了法,我们警方绝对不会放过,你是日本人又怎么样,是投资商又怎么样,我们通达市需要的是友好文明的合作伙伴,不是你们这种狼一般的无耻之人。”

        说完,两人直接带着梅川一夫和松下库代向外走去。

        至始至终,沒有一个人和东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朱月坡说话,这让朱月坡感觉到十分郁闷。

        要知道,他好歹也是享受副厅级待遇的干部啊,这种情况怎么会让他心中平衡呢。

        更何况这哥们自认为很有背景,一般人都不敢惹他,现在,他的儿子朱世祥也马上就要被被警方给直接带走,他再也沉不住气了,直接再次跳了出來,走到陆展博身边沉声说道:“陆局长,我儿子在这件事情上牵连的并不深,你看能不能先让他取保候审啊。”

        陆展博看到朱月坡都这个时候了还敢为他的儿子出头,脸上露出不悦之色说道:“朱主任,这件事情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刚才和雷书记、马市长、柳副市长一起商量了一下,这件事情我们警方必须要要严格按照流程办事,不管任何人的面子我们都不会给,至于你所说的你儿子涉案不深,这件事情我现在不好做出结论,但是我们会在审讯之后做出最终结论之后,通知你的。”

        说完,陆展博大手一挥:“收队。”

        说完,陆展博迈步向外走去,直接无视了朱月坡那充满愤怒和不甘甚至带着一丝怨毒的眼神。

        强势、果断的陆展博就这样走了,朱月坡除了愤怒和诅咒之外,暂时还真沒有什么办法,只能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他要向陆展博向马伯通等人施加压力。

        然而,朱月坡这一次的行动注定是失败的,虽然朱月坡找关系向马伯通甚至是雷泽林施加压力了,但是两人的回答这次出奇的一致,这件事情属于公安局那边处理的事情,他们这次也不好干涉,还说陆展博这个人比较有个性。

        话说道这种份上,朱月坡上面的人自然清楚这一次雷泽林和马伯通都不想管了,虽然心中不满,但是也无可奈何,随后,此人又直接打给陆展博,意图向陆展博施压,然而,陆展博的回答让这位就更加不爽了:“领导,这件事情我们正处于调查之中,等调查结果出來之后,我们通达市公安局会按照正常流程逐级向上汇报的。”

        很简单的回答,却是很委婉却又十分强硬的拒绝。

        朱月坡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气得跳脚骂娘,但是最终却也不得不接受眼前的事实,虽然通过多方关系想要安把儿子朱世祥给弄出來,但是新上任的公安局局长陆展博和前任局长王小剑完全不同,这位陆局长铁面无私,管理十分严格,下面的人在陆展博已经特别交代的前提下,自然不敢有所疏忽,更不敢放水,所以,朱月坡一系列的行动全部失败了,这让他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当了,他绝对不会认栽的,还在积极的谋划着、活动着,他还就不信了,一个小小的公安局局长就可以在这件事情上一手遮天,同时,他也在积极的打探着,这位公安局局长到底是谁的人啊,为什么这么强势啊。

        通达市市委书记雷泽林办公室内。

        马伯通满脸严峻的坐在雷泽林的对面。

        马伯通皱着眉头说道:“雷书记,今天柳擎宇似乎对把东开发区发展起來很有信心啊,我们给他设置的这个陷阱会不会反而成全他啊,如果真是那种结果的话,我们可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PS:兄弟们,今天9点梦梦会加更一章,手中有月票的兄弟们多多支持梦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