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947章 我爸是主任!
  • 第947章 我爸是主任!

    作品:《权力巅峰

        房间内众人看到陆钊等人那种杀气腾腾的样子,全都沉默了下來,谁也不敢说话了。

        这个时候谁说话谁不得挨揍啊,大家又不是傻瓜。

        陆钊嘿嘿一笑,充满不屑的看了众人一眼,冷笑着说道:“好啊,好啊,你们这多男人竟然沒有一个带把的,全都是孬种,香怡妹妹,到底是谁打你的,跟哥哥说说,哥哥给你出气。”

        小魔女用手一直朱世祥说道:“是他,这个王八蛋,竟然敢阴我,真是气死人了。”

        一边说着,小魔女韩香怡猛的伸手摸向自己的腰间,随后,一只粉红色的闷棍变戏法一般出现在她的手中,小魔女抓起闷棍,直接冲到朱世祥的身边,挥棍便揍。

        这时,陆钊等人也纷纷冲了过來,站在旁边为小魔女站脚助威。

        朱世祥看到小魔女拿着棍子冲了过來,立刻大声吼道:“你们要是敢打我,我早晚灭了你们,告诉你们,我爸是主任。”

        听到朱世祥说他爸是主任,韩香怡和其他众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全都不屑的哈哈大笑起來。

        通达市不知道什么地方的主任,竟然敢在他们面前拿出來显摆,拿出來显摆也就罢了,竟然还敢欺负众人最心疼的小妹妹韩香怡,这丫的脑袋是不是被驴给踢了啊。

        众人几乎动作一致的摇摇头,看向朱世祥的目光中充满了鄙视和怜悯。

        因为在他们看來,众人之中最心疼小魔女的无疑是柳擎宇,刚才柳擎宇刚刚把这家伙揍了一顿,现在这家伙又被曝出竟然是打了韩香怡一巴掌的人,众人现在只能为其默哀了,因为他们知道,一般情况下,老大柳擎宇是不会出手的,但是一旦出手,这哥们只能怨自己倒霉了。

        是的,柳擎宇出手了,哦,不,应该说是出脚,像朱世祥这样的人,还真不值得柳擎宇再次出手。

        这一次,柳擎宇直接一脚踹在这家伙的小腹上,只是那么轻柔的一脚,当时朱世祥就感觉到自己小腹处微微疼了一下,便再也沒有其他感觉了,唯一的感觉就是被韩香怡暴打时候的疼痛。

        看到柳擎宇出脚了,小魔女立刻便停了下來,她打也打累了,尤其是看到柳擎宇出脚之后,她也懒得打了,她看向柳擎宇嘿嘿笑着低声说道:“柳哥哥,是那个什么脚吗。”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

        小魔女立刻眉开眼笑起來,再次狠狠的踹了朱世祥一眼,这才不屑的离开了,她可是知道的,一旦柳哥哥施展了这种脚法,恐怕以后这个叫朱世祥的家伙的小弟弟以后再也抬不起來了,就算是看到极品美女赤身站在他的面前,他也只能和太监一样有心无力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警笛声响起,随即,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快步赶了过來。

        房门一开,十几名荷枪实弹的警察冲了进來。

        为首一名40多岁的男人,当他进來看到躺在地上鼻青脸肿的韩世祥顿时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不满之色,等他的目光落在那个蛤蟆眼身上的时候,顿时脸上阴云密布,因为他突然看到,此刻,自己的儿子竟然被人踩在脚上抽大嘴巴。

        开玩笑,自己可是堂堂路南区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竟然有人敢当着自己的面抽自己儿子大嘴巴,这和打自己的脸有什么两样。

        想到这里,看到这里,魏俊志突然怒声说道:“停手,停手,都他妈的给我停手,來人啊,把打人的人全都给我拷起來。”

        魏俊志大声的吼道。

        随着他一声吼叫,他身后那些跟进來的手下立刻手中拿出闪亮的手铐冲了过來。

        其中有两人來到正在抽魏楚喜大嘴巴的程铁牛身边,闪亮的手铐就要给程铁牛戴上,程铁牛脸色阴沉,冷冷的看着两人,浑身杀气弥漫,那累累的肌肉不断的鼓动着,大有对方要是出手他就要进行反抗的意思。

        看到程铁牛这种模样,这两人虽然手中拿着枪,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而这个时候,一直正在那里狠狠教训梅川一夫和松下库代的刘小飞直接被四个人给围在了当中。

        这时,看到警察过來了,松下库代立刻怒声说道:“警察同志,这个人和那个人竟然敢殴打我们,我要向驻华使领馆反应此事,我要对你们路南区的社会治安提出严重抗议,我们两个日本投资商不远万里从日本跑到你们通达市來投资,支持你们通达市的建设,沒有想到你们通达市竟然是这样对待我们的,连我们的人身安全都无法保证,我们准备提出撤资。”

        松下库代的普通话虽然生硬,但是魏俊志却也听得清楚,顿时眉头紧皱。

        他早就听儿子说今天晚上要和两个兄弟一起款待來自日本的投资商,他一开始以为儿子在撒谎骗自己呢,所以根本沒有在意,因为这个儿子撒谎早就习惯了,十句话中能够有两三句是真的就不错了。

        现在看來,儿子说得是真的,这反而让他有些兴奋起來,因为儿子能够开始务正业了,这对他來说,是一个十分值得安慰的事情。

        但是,当他听到两个日本投资商要撤资的时候,尤其是听到松下库代批评他们路南区的社会治安的时候,他的脑门上顿时冒出豆大的汗珠。

        开玩笑,自己可是主管社会治安的常务副局长,如果这两个日本投资商真的要是因此而告到上面,自己绝对吃不了兜着走啊,尤其是万一这两人要是撤资的话,他不被撤职就是好的。

        想到这里,魏俊志连忙來到松下库代面前,当他看到松下库代那已经被打得犹如猪头一般的脸颊的时候,顿时心头狂颤,好家伙,这个怀中抱着一个女人的年轻人出手也太狠了吧,看把这个日本人打得,恐怕连他老妈过來都认不出來了,这整张脸比猪头还要胖上三圈,基本上看不出原型了。

        魏俊志连忙点头哈腰的说道:“这位先生,您好,我是路南区公安局常务副局长魏俊志,请您先不要动怒,在这里,我向您保证,我们路南区公安局一向以保卫人民群众财产安全、保护投资商的安全为己任,我们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敢于在我们路南区地盘上违法乱纪的人的。”

        松下库代留给魏俊志的是一个充满了愤怒的冷哼,愤怒的眼神从一双肿的犹如包子一般的眼睛缝隙中射了出來。

        魏俊志看到松下库代暂时不说话了,知道对方肯定是想要看看自己的实际行动,立刻挺直了腰杆对手下大声说道:“來人啊,把这个人和那个人全都给抓起來,铐住,带回局里严肃审问,看看到底是谁胆子这么大,竟然敢破坏我们通达市的经济建设。”

        一上來,魏俊志便给柳擎宇和刘小飞扣上了这么大的一个帽子。

        自始至终,刘小飞都充满不屑的看着魏俊志,对于他这样的人,刘小飞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

        像这种人,和《制台见洋人》里的制台简直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來的,尤其是那种在华夏白百姓面前耀武扬威、在日本人面前卑躬屈膝的神态,简直是惟妙惟肖,不去演戏真是太可惜了。

        而柳擎宇则冷冷的看着魏俊志,他万万沒有想到,魏局长身为路南区的常务副局长,赶到现场之后,竟然不问青红皂白上來就毫不犹豫采信日本人的意思,根本就不按照流程对双方进行询问,直接就要抓人。

        柳擎宇真的有些怒了。

        柳擎宇冷冷的问道:“你是路南区公安局常务副局长魏俊志。”

        魏俊志冷冷的看向柳擎宇说道:“沒错,我就是魏俊志,怎么,难道你要暴力抗法吗。”

        说话之间,又是一顶大帽子扣了过來。

        不过魏俊志总是感觉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男人自己似乎是在哪里见过,感觉到有些熟悉,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來了,毕竟,柳擎宇在电视上出现的几率很小。

        “暴力抗法,好家伙,魏俊志同志,你这帽子扣得可够大的啊,我柳擎宇啥时候说我要暴力抗法了,我只是想要问问你这位路南区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按照公安系统的办事流程,你们公安局的同志们到了现场之后,到底应该如何做,应该不应该像你们现在这样不问青红皂白就要直接铐人呢,难道这就是你魏俊志的做事风格吗。”柳擎宇厉声喝完道。

        说话之间,柳擎宇脸上流露出几分淡淡的官威。

        柳擎宇说完,魏俊志直接沒有任何犹豫的立刻反击道:“扣帽子,你配吗,我们公安局到底应该如何执法好像不是你能够管得了的吧,到底应该如何办案,我心中清楚的狠,我有我的做事原则,來人啊,给我抓……抓……”

        当他说道抓字的时候,突然意识到柳擎宇刚才爆出了他的名字,好像是叫柳擎宇,这个名字实在是太熟悉了,好像不久之前还听说过的,所以,当他喊道第一个抓字的时候,立刻顿了一下,又喊了第二个抓字,但是说道第二个抓字的时候,他的脸色突然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