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904章 走错房间
  • 第904章 走错房间

    作品:《权力巅峰

        玉兰和穆清漩两个女人一前一后的来到电梯旁,同时走进了电梯,玉兰抢先按下了12楼的电梯按钮。

        穆清漩看到玉兰也去12楼,也就默默的站在旁边静静的等待着电梯关门。

        玉兰看到穆清漩没有任何动作,这时,电梯也已经关上房门开始上升,玉兰秀眉皱了皱:“你也去12楼?”

        穆清漩轻轻的点点头,没有说话。

        玉兰看到此处,也就不再说话,默默的看着显示屏上不断增加的数字。

        咯噔一声,电梯停在了12楼,玉兰率先迈步走出房间,一边往外走,一边拿出了房卡。

        穆清漩走出房间后,也是和玉兰同样的动作,拿出了房卡夹,从里面取出了房卡,看了看房卡上面的号码,随即,两个女人几乎同时再次向着同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看到对方和自己同一个方向,两个女人再次对视了一眼,依然默默无语,自己走自己的。

        随即,两人再次以相邻不到三米的距离同时停下。

        这一下,两人彻底无语了。同时再次对视了一眼,心中不由得全都浮想联翩起来,尤其是玉兰,心中暗道:“这个女人该不是和我一样,也是某位大人物的应召女郎?真没有看出来,这女人长得这么漂亮,这么有气质,竟然也干这种事情。”

        两个女人同时用房卡打开房门,迈步走了进去。

        玉兰推开房门,便发现房间内一片漆黑,但是久经男人场的她还是进屋第一时间便嗅到了房间内若有若无的男人气息,虽然房间内一片漆黑,但是她依然感觉到在自己打开房门的时候,房间内**上的方向发出了一丝异样的响动。

        玉兰不由得笑了,心说柳擎宇现在应该还没有睡着?不过也是,任哪一个男人喝了那种药之后要是睡得着才怪,而自己就是哪个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降临到柳擎宇的身边来普度众生的。

        想到此处,玉兰二话不说,关好房门之后,先是把隐藏在衣衫内的录音笔打开,随即立刻动手解开了她原本就没有多少的衣衫,光溜溜的迈步向着大**的方向摸了过去,掀开被子便往**上躺去。

        她刚刚躺进**上,便触碰到了一个浑身火热的躯体,对方似乎感受到了她的到来,立刻伸出了一双强而有力的大手毫不犹豫的把她给抱住了,随即,双方便犹如**一般毫无花巧的碰撞在了一起,并且迸发出了强烈的火花,并开始炽烈的燃烧起来。

        很快的,房间内的大**便开始激烈的震动了起来,玉兰也开始了职业表演,其如泣如诉婉转动听的**声更是响彻了整个房间,更是被录音笔录得清清楚楚,而旁边的那位表现更是龙精虎猛,横冲直撞,犹如一辆坦克一般,把玉兰碾压得十分舒服,原本是表演的动作变成了真实的动作,开始密切自主的配合着对方高效的行动了起来。

        玉兰并不知道,隔壁穆清漩也打开房门之后,却发现房间内灯光竟然是打开着的,这让穆清漩有些诧异,而且向里面走了两步之后,她便一眼看到了正盘膝坐在**上满脸通红呼吸急促的柳擎宇。

        此刻的柳擎宇浑身未着丝缕,就那样光溜溜的的盘膝坐在**上,露出了精壮的身体,柳擎宇的后背处、前胸、腹部,几乎处处都有伤疤,纵横交错,似乎在诉说着一段段峥嵘的岁月,诉说着一个个精彩的故事。

        这一刻,穆清漩彻底呆住了。

        穆清漩没有想到,自己的房间内竟然有柳擎宇在里面,穆清漩更没有想到的是柳擎宇的身上竟然有这么多的伤疤,这需要经过多么激烈甚至是惨烈的战斗才会造成这么多的伤疤啊。这个男人到底是做什么的啊?为什么身上会有那么多的伤疤呢?

        虽然感觉到自己和柳擎宇共处一室十分不妥,更是对柳擎宇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房间内感觉到怀疑,但是,在看到柳擎宇身上那么的伤疤之后,穆清漩心中的疑惑瞬间便消失了,几乎全都被柳擎宇身上的伤疤把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

        穆清漩的美眸在柳擎宇身上的伤疤处游弋着。

        胸口处,是一个明显是枪眼的伤口,而且几乎并排着就是三个大小不一的枪眼,那伤口虽然已经愈合,但是却显得十分纠结,看起来让人触目惊心,要知道,这三个枪眼的位置几乎每一个距离心脏都是那么近。

        在柳擎宇的腹部,有一道狭长的伤疤,那个看起来应该是刀伤,否则的话不会有那么长,那么狰狞。

        其他各处也是伤疤纵横,看得穆清漩心中一阵阵发凉。这个男人到底是做什么的啊?

        一个巨大的疑问在穆清漩的脑海中不断的盘旋着,当她的目光最后落在柳擎宇小腹下面的时候,顿时脸上红晕陡然升起,眼神之中闪过娇羞之色。

        她几乎在一瞬间便用自己的双手捂住了眼睛,她的内心开始激烈的跳动起来,身体也是一阵阵发软,而此刻,她的内体,药性突然剧烈的发作,她几乎在一瞬间便感觉到身体内的热流变得更加激荡,瞬间笼罩她的全身,她的脸上、脖子上、浑身上下的皮肤都开始变得通红滚烫起来,她的意识也开始变得有些模糊起来,身体几乎不受意识控制的向着柳擎宇的方向走了过去,一边走她一边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她的大脑此刻还有着几分清醒,她勉强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去采取任何的动作,甚至想要命令自己向后撤,但是,潜意识却让她距离柳擎宇越来越近。

        而此刻,柳擎宇坐在**上正在努力的通过呼吸吐纳通过屏息凝视想要化解体内那股不断四处冲击着的激流。

        然而,就在他几乎快要有所进展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房间的房门响了起来,随即,有人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并且关上了房门,这让柳擎宇的神经一下子就紧绷起来,原本呼吸吐纳的节奏也立刻被打乱了,身体的热流在这一瞬间便快速运动起来,瞬间弥漫开来。

        与此同时,柳擎宇飞快睁开了双眼,想要看看是谁进来了,这是他多年纵横沙场养成的警惕性。

        几乎在同时,柳擎宇便看到了衣衫几乎褪尽的穆清漩,看到了穆清漩那充满了渴望、充满了矛盾、充满了无比复杂神情的双眼。

        下一刻,穆清漩已经扑入到了柳擎宇的怀中,伸手抱住柳擎宇的脖子喘息着说道:“柳擎宇,我被人给下药了,帮帮我。”

        这一刻,看到是熟人,柳擎宇的警惕心立刻放下,与此同时,体内激荡的热流变得更加炽烈,更加冲动,当穆清漩说完之后,当柳擎宇感觉到一双柔软的双唇已经凑到嘴边的时候,柳擎宇的极力对抗着药力的神经彻底放松了下来,于是,下一刻,房间内开始了一场激烈的肉搏。

        十分钟过去了!战斗只是刚刚开始。

        一个小时过去了,战况空前惨烈!

        两个小时过去了,战况渐入佳境!

        两个半小时之后,**过后,是轻轻的酣睡之声同时响起。

        在柳擎宇房间外面,对面,房门已经打开了,程铁牛坐在一把椅子上,静静的看着手中的杂志,但是,他的注意力却始终聚集在整个走廊中,每当有人想要靠近柳擎宇房间的时候,他便会第一时间走出房间,默默的站在柳擎宇房间的门口,默默的注视着一切过往之人,默默的守护着柳擎宇房间外面环境的安全。

        穆清漩进去的时候,程铁牛并没有出现,因为他认识穆清漩,更知道那天晚上在酒里,柳擎宇就是送她回去的,并且在她的家中住了一晚。那天晚上,程铁牛就是坐在车内,在穆清漩家楼下默默的等待了一碗。

        身为柳擎宇的司机兼兄弟、保镖,程铁牛虽然为人鲁莽,但是做事尤其是涉及到柳擎宇安全的事情,却没有丝毫的马虎。柳擎宇在前往通达市上任之前,给了程铁牛一个多月的假期还给了他一张银行卡,让他好好的放松放松,和朋友家人聚一聚。

        程铁牛离开之后,把自己的事情办得差不多之后,便提前10多天赶了回来,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回到柳擎宇的身边,而是默默的在暗中潜伏了下来,尤其是最近两天,他发现总是有人在暗中跟踪着柳擎宇,这让程铁牛的神经高度紧张,小心翼翼的面对着所有可能的威胁。

        这**,柳擎宇在**上激斗了大半夜,而程铁牛却在对面的房间门口,就那样默默的为柳擎宇守护了**。

        而这**,彭志魁、李树森则在娱乐场里逍遥了**。他们在等待着明天早晨进行最后收官的时刻,他很想看到穆清漩痛苦却又无奈的表情,那会让他感觉到无比的快慰。

        这**,赵天润也同样在娱乐场内逍遥了一**,他也在等待着,在他看来,明天早晨之后,有了玉兰从柳擎宇房间内收取的诸多证据链条,柳擎宇的仕途之路必定到此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