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843章 震慑
  • 第843章 震慑

    作品:《权力巅峰

        听到黄立海的指示,李民浩立刻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实在了,自始至终他的心一直都提到了嗓子眼,要知道,前任公安局局长石金生刚刚因为瑞源县嘉山村的事情被牵连直接被拿下,虽然现在是以常务副局长的名义在代理局长的职务,但是毕竟也仅仅是代理而已,当他接到黄立海秘书的暗示要听指示出警的时候,他郁闷的不行,因为他担心自己会重蹈石金生的覆辙,但是,书记秘书有指示他还不能不听,所以他只能让所有人员在局里全部准备完毕,随时等候出动。

        所以,接到黄立海的指示之后,他立刻第一时间亲自带队赶向了新源大酒店。

        此刻,新源大酒店门口处,柳擎宇带着孟欢、沈弘文两人不慌不忙、不紧不慢的走了出來。

        看到柳擎宇走出來,门口外面那些死者家属们立刻激动起來,纷纷大声呼喊着:“柳擎宇,你这个杀人犯终于出來了。”

        “柳擎宇,你不得好死。”

        “柳擎宇,你们省纪委竟然刑讯逼供,我一定会向媒体揭露你们的丑恶行径。”

        一时之间,各种声音甚嚣尘上,甚至还有人拿起鞋子、石头向着柳擎宇狠狠的砸了过來。

        柳擎宇看到众人情绪近乎失控,脸色当时便阴沉了下來,冷冷的大声说道:“现场的各位,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真的是死者的家属,但是我要说的是,现在,你们现场的每一个人都已经被酒店门口各个地方的监控摄像机拍摄下來了,如果你们之中有谁原本不是死者家属,而是受了某些人的指使借机前來闹事的,你们这些人给我小心了,你们今天的行为已经严重触犯了法律,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届时,不管你们逃到天涯海角警方都会把你们给抓起來的,我现在给你们最好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该滚蛋的给我滚蛋,否则你们就等着法律的严惩吧。”

        柳擎宇说完,现场很多人脸上全都露出了异样之色。

        柳擎宇猜得沒错,现场这些人真正属于死者家属的人不是沒有,但是却很少,其中大部分人全都是一些所谓的热心人士,属于“义务”过來帮忙的,而且真正闹事的人是这些人。

        他们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刚刚出面就揭穿了他们的真实面目,尤其是柳擎宇提到监控摄像机的时候,那些人全都有些害怕了。

        这时,人群中一个带头闹事的人突然大声喊道:“柳擎宇,你不要胡说八道了,我们这些人虽然不是死者的直系亲属,但我们都是他们的朋友,难道我们为朋友出头也错了吗,我就不信警察不讲道理,而且,这里是南华市,市里领导都是非常英明的,是不可能被你柳擎宇三言两语就给忽悠的。”

        随着这个人一声大喝,现场众人的情绪很快便稳定了下來,尤其是提到市领导之后,众人的情绪更加淡定了,他们之所以來到这里,受到了哪方面势力的支持虽然沒有人明说,但是他们心中也是清楚的。

        随着这些人情绪稳定下來,众人再次把矛头对准了柳擎宇。

        柳擎宇冷冷的看了众人一眼,大声说道:“在场的各位,包括早就接到通知等候在外面等候着对这次所谓的突发事件进行新闻报道的各路媒体记者朋友们,我是省纪委第九监察室的主任柳擎宇,我已经听说了呗我们带回來的三名谈话对象在谈话之时突然死亡的消息,对此我表示非常遗憾,但是,对于这件事情我要发表三个意见,以便于澄清事实。

        第一,这三个人之所以被我们第九监察室从嘉山村现场带回來并不是网络上所报道的沒有任何证据,而是我们已经掌握了十分详实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三人涉嫌严重的违法、违规行为,已经有部分证据得到了核实,我们之所以要把他们带回來并沒有采取双规行为,我们的初衷也是为了和他们进一步的沟通,以便于掌握更多的材料。

        第二,这些人带回來之后,并沒有在我们第九监察室旗下进行询问谈话,而是由第二监察室的同志们负责的,而且他们之死也是发生在第二监察室询问期间,我也是在不仅之前刚刚得到消息的,而且第二监察室和我们第九监察室并沒有住在同一个酒店内,而且关于这三人的交接手续,我们早就办理过了,齐全完备。

        第三,由于我柳擎宇是本次南华市之行两个小组的组长,所以,我愿意为本次意外死亡事件承担相应的责任,也愿意代表我们巡视组向死者家属道歉。”

        柳擎宇说道这里,顿了一下,随即接着说道:“我以上所说句句属实,大家可以进行多方面求证确认,我这里还要强调一点,那就是有关死者的真正死因目前还处于调查取证之中,我希望不管是死者家属也好,那些宣传是死者朋友的人也罢,你们要弄清楚一个问題,你们闹事的根本目的是什么,是想要让我柳擎宇难看还是下台,还是想要为三位死者讨还一个结果。

        不管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你们如果通过闹事的方式是肯定达不到你们的目的的,我希望你们大家最好能够理智的去面对这件事情,通过正常渠道去进行申诉,我还是那句话,该我柳擎宇承担的责任,我绝对不会推脱,但是不该我柳擎宇承担的责任,我一分一毫都不愿意承担,我不怕别人给我泼脏水,但是泼脏水的人最好不要让我给抓着,否则的话……哼。”

        后面的话,柳擎宇沒有再说下去,但是意思已经表达的非常明白了。

        柳擎宇这番言辞恳切却又语气激烈的话说完之后,现场先是一片沉默,随后,人群中闹事的人再次开始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石块狠狠的砸向柳擎宇,甚至是砸向新源大酒店的招牌。

        柳擎宇自始至终都沒有躲开,任由一块石头狠狠的砸在他的头上,鲜血横流,与此同时,柳擎宇的目光一下子就锁定了其中两个丢石块的人,随后,在众人还沒有反应过來的时候,柳擎宇突然冲进了人群,一手一个分别抓住了这两个人的脖子,直接把两个人从人群中给提了出來,随后往地上狠狠一摔,然后猛的用手一撕,撕开了两人的衬衣,用手指着两人肩头、前胸上那纹着的纹身大声说道:“我想请死者家属们自己看清楚,这两个人是你们的亲戚和朋友吗,亦或者是你们请过來帮忙闹事的流氓地痞混混。”

        柳擎宇说着,招手喊过來两名保安说道:“你们把这两个人先控制起來,一会等警察來了交给警察,我倒是要看看,还有谁敢闹事。”

        说话之间,柳擎宇额头之上鲜血汩汩流下,柳擎宇却丝毫沒有任何擦拭的意思,说话之间,鲜血漫过了柳擎宇的眼角,配上柳擎宇说话时那严肃的神情,脸色显得十分威严,极大的震慑住了在场的众人,尤其是那些过來闹事的痞子们,他们看到那两名已经被柳擎宇和保安控制住的同伙,再加上柳擎宇此刻所表现出來的强悍,全都有些心虚。

        恰在此时,一阵警笛声响起,一辆警车呼啸而至。

        众人的目光顿时全部看向了警车。

        车门一开,一个身穿警服、身材火爆玲珑有致的美女警察从车内走了出來,两条修长的**和鼓鼓胀胀的胸部顿时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随着美女警花一起走下警车的还有两名彪形大汉,这两名是刑警队的实力派警员,在场的很多混混都认识这两个人。

        众人下车之后,美女警花快步向着柳擎宇走了过去,來到柳擎宇的身边,直接一把撕下了自己衬衣的衣袖,当场为柳擎宇额头的伤口处包扎起來,一边包扎一边对两名警员说道:“陈彪、于东,给我查一查到底是谁打伤了柳擎宇,另外给我好好的查一查,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人聚众闹事到底为了什么。”

        陈彪是两人中个头稍微高一些的家伙,这哥们身高足有一米90左右,留着小平头,身上肌肉隆起,一看就是个猛男。

        陈彪扫视了一眼在场的众人,不由得眉头一皱,立刻冲着人群中一名正在往别人后面躲闪的男人招了招手说道:“王老三,你过來,你小子不是刚刚从局子里放出來吗,怎么今天又來闹事了,是不是还想进去啊。”

        王老三是个身材瘦瘦干巴的中年人,看起來有40岁左右了,看到陈彪问向自己,他只能满脸干笑着站了出來,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有些心虚的说道:“陈……陈警官,我……我是來为我朋友來找回公道的。”

        “你朋友,谁。”

        “是瑞源县的许建国还有朱明强、康建雄。”

        “他们是你的朋友,你开什么玩笑,人家是官,你是贼,他们怎么可能和你交朋友,老实给我交代,到底为什么,否则的话,咱们局子里面好好聊聊。”陈彪瞪着双眼怒声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阵刺耳的警笛声接连响起,副局长李民浩带着公安局的大批警力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