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842章 栽赃陷害
  • 第842章 栽赃陷害

    作品:《权力巅峰

        听到朱洪明的话之后,柳擎宇顿时怒火熊熊的燃烧了起來,大声说道:“朱洪明,你怎么回事,我把人交给你之前不是反复向你们说过了吗,务必要确保这三个人员的安全,他们现在并沒有被我们双规,只是配合我们进行调查而已,你怎么能让他们死了呢。”

        听柳擎宇这样说,朱洪明也突然充满愤怒的回应道:“柳擎宇,你瞎吼什么,你以为我愿意他们死啊,我过來从你手中把他们带走的目的还不是为了帮助你们尽快把整个案件调查清楚,还不是为了我们的工作,为了确保他们的安全,仅仅是安全门我们就设置了2个,还专门请南华市方面拍了6名警察进行24小时不间断的防护,但是谁也沒有想到他们竟然会在吃完饭之后就死了啊,现在南华市警方正在对这三人进行检测,据法医表示,这三人是中毒而死的,这是一起有预谋的谋杀行为。”

        “中毒而死的,你们第二监察室是做什么吃的,为什么不注意一些呢。”柳擎宇怒意十足的问道。

        “柳擎宇,我们该怎么做不需要你來指手画脚的,你不要忘了,咱们之间的平级的,当然了,现在发送了这件事情,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已经向省纪委主要领导汇报过了,而且我已经绝对引咎辞职,毕竟这些人在我负责审讯的时候发生死亡,从现在开始,这件事情就由你來接着负责吧,我们第二监察室也立刻撤离了。”说完,朱洪明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來了嘟嘟嘟的忙音,柳擎宇的脸色显得凝重了许多。

        柳擎宇千算万算,沒有算到竟然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将三个瑞源县的重要人物全部都给毒死,更沒有算到这些人还是死在了朱洪明他们第二监察室讯问期间,柳擎宇当初之所以在和第二监察室进行交接的时候坚决要求要履行每一个交接细节,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明确彼此之间的责任,给第二监察室的这些人以一定的压力,防止他们做小动作,但是却沒有想到,最终的结果竟然是这样的。

        尤其是当朱洪明说他已经辞职之后,柳擎宇立刻意识到,朱洪明辞职之后,自己可就危险了。

        柳擎宇猜得沒错,他的的确确危险了。

        就在与朱洪明通完电话之后不仅,沈弘文和孟欢表情凝重的敲开了柳擎宇的房门。

        进门之后,孟欢说道:“老大,你立刻上网看一下,这一次我们麻烦了。”

        柳擎宇立刻打开电脑上网一看,顿时呆若木鸡,只见互联网上几乎每个门户网站上都出现了一个醒目的新闻标題,,瑞源县3名重量级官员在被纪委带走问话时意外死亡。

        当柳擎宇打开标題进去一看,立刻气得鼻子都快歪了,在新闻的正文里,极其歪曲的叙述了以柳擎宇为首的省纪委第九监察室的工作人员在开会期间在沒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强行将许建国、朱明强、康建雄三人带走,并且秘密看管起來,但是最终却导致这三人死亡,文章的作者在最后“一针见血”的指出,是不是身为省纪委工作人员就可以为所欲为,这些人员在遭遇看管期间有沒有受到不公平待遇,有沒有受到刑讯逼供,为什么会意外死亡。

        看完之后,柳擎宇的脸色铁青,钢牙咬得嘎嘣嘎嘣作响,他突然有一种预感,自己好像掉进了别人精心炮制的陷阱里,毕竟,从他得到许建国等三人死亡的消息到现在也不过才几分钟的时间,而这些门户网站上刊登这样的信息却是需要时间的,很明显,如果不是精心组织策划实施的话,整个事情不可能这么快就出现在门户网站上的。

        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的电话突然响了起來,柳擎宇接通电话之后,便听到酒店总经理声音急促的说道:“柳主任,你立刻带着你们第九监察室的人赶快从后门离开我们酒店吧,现在我们酒店大门口围了几十号人,这些人全都全身披麻戴孝,扯着白布红字,上面写着柳擎宇和省纪委草菅人命,无辜官员死于非命等各种各样口号,看样子是冲着你们來的。”

        听到这里,柳擎宇不由得眉头一皱,打开窗户向楼下看了一眼,顿时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了起來。

        只见此刻的楼下酒店的大门口处浩浩荡荡的站了足足有一百多人,这些人全都举着各种各样的横幅,甚至还有妇女在楼下嚎啕大哭,大声向着出现在现场的记者控诉着柳擎宇的种种罪行。

        现场闪光灯此起彼伏,摄像机到处都是,仅仅是新闻记者就足有十几个。

        看到这种情况,柳擎宇更加肯定了自己之前的预测,,被设计了,绝对是被设计了,而且对方这一次玩的也太狠了。

        这时,孟欢和沈弘文看到外面的情况也是大吃一惊。

        孟欢有些愤怒的说道:“老大,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那三个人的死根本和我们沒有任何关系啊,他们根本就是在朱洪明那边进行审讯的时候死亡的,这些家属怎么会找上我们呢。”

        柳擎宇苦笑着说道:“因为我是整个调研组的组长,因为现在朱洪明已经引咎辞职并且提前溜走了,他们只能找到我了,而且现在网上的种种舆论也将矛头指向了我,其中根本就沒有提及朱洪明。”

        沈弘文立刻双拳紧握,咬着牙说道:“柳老大,你的意思是我们被人给设计陷害了,难道就沒有人知道我们之间完全是按照流程进行了交接吗。”

        柳擎宇叹息一声说道:“哎,死者家属又怎么会顾及那么多呢,人是我们第九监察室从现场办公会带走的,那个时候现场有很多眼睛看着,谁都知道,但是第二监察室从我们这里把人带走虽然是按照流程走的,但是所有这些流程都是我们内部的流程,外面的人是不知道的,而且再加上网络舆论的故意引导,想要改变这些人的想法是很难的。

        “老大,要不我们先从后门离开吧,后面好像沒有人。”孟欢皱着眉头说道。

        柳擎宇略微沉思了一下,使劲的摇摇头说道:“不,这个时候,我们绝对不能走,如果我们真要是走了的话,这次的黑锅我们背定了,你们先在房间里呆着,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同时打电话报警让警方到现场去维持秩序,我马上下去。”

        柳擎宇刚刚说完,孟欢和沈弘文全都使劲的点点头,异口同声的说道:“老大,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我们坚决和你在一起。”

        听到两人意志坚定,语气坚决,柳擎宇淡淡一笑,也不检查,点点头说道:“好,沒问題,跟我吧,我倒是要看看,那些幕后指使者们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还想要让这些家属们把我们给吃了不成。”

        说完,柳擎宇迈步向着外面走去。

        此刻,在新源大酒店的外面,新源大酒店的所有的保安几乎全部出动,在酒店大门口处部署了一条人墙防线,阻止了外面上百名死者家属的冲击。

        酒店的大堂经理正在积极劝说这些死者家属让他们通过正规渠道去宣泄自己的情绪,新源大酒店属于经营性场所,他们这样做会影响到新源大酒店的正常营业。

        这时,一个死者家属劈头盖脸的骂道:“你营业不营业管我们什么事情,柳擎宇是住在你们这里的,我们要找他报仇,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你们把柳擎宇给轰出來,要么我们自己进去找他,我们必须要为我二叔报仇。”

        双方还在交涉着,对峙着,站在大堂内的酒店总经理此刻心急如焚,不断的拨打着110报警电话,催促110赶快过來维护持续,然而,从报警到现在已经过去10分钟了,竟然还沒有警察赶到。

        这时,总经理看到柳擎宇和孟欢、沈弘文竟然出现在酒店大堂内,顿时脸色大变,立刻迎上前來说道:“柳主任,你们现在不能出去,现在那些死者家属们情绪十分激动,我看你们现在还是不要出去了,要不以这些四则家属那激动的情绪,很有可能会把你们给撕了啊。”

        柳擎宇向外面看了看,看到警察还沒有过來,脸色立刻一沉,看向总经理说道:“胡总,你们报警有多长时间了。”

        胡总道:“已经有十多分钟了,我已经催促了3次了,但是对方一直说正在赶过來的路上。”

        柳擎宇听到这里,脸色铁青,直接拨通了黄立海的电话,沉声说道:“黄书记,我和第九监察室的同事们在新源大酒店被一群人给围住了,新源大酒店方面报警10多分钟了到现在警察还沒有到,我真是佩服你们南华市警察的办事效率啊,黄书记,有些时候,做人不要太过。”

        说完,柳擎宇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黄立海听到柳擎宇的话之后,顿时气得狠狠一拍桌子:“奶奶的,柳擎宇,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跟我这么说话,真是沒有教养。”

        不过愤怒归愤怒,黄立海还是很快的拨通了公安局副局长李民浩的电话,说道:“李民浩,现在你带人过去吧,否则柳擎宇快要发疯了,总不能让人再抓住我们警方不作为说事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