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834章 启动问责
  • 第834章 启动问责

    作品:《权力巅峰

        孙旭阳虽然不愿意回答,却也不能不回答,他轻轻点点头说道:“嗯,规划的的确确被改动过,这个提议也是由许建国同志來提出的。”

        柳擎宇的脸色变得异常阴沉,从來沒有过的阴沉,却并沒有看向许建国,而是接着问道:“孙县长,我想问一下修改规划后最终的结果是什么。”

        孙旭阳苦笑着说道:“最终增加了1.5公里的路程,多了1.8亿的预算,需要多拆迁2座村庄。”

        对于这个结果,他是极其反对的,也曾经在会议室拍桌子,但是,在魏宏林担任县委书记并且完全掌控常委会的情况下,他无能无力,他也曾经向市里反应,但是却沒有收到任何的回应。

        孙旭阳只能沉默以对,在工作的时候,只能尽力做好自己的分内工作,瑞源县就放任魏宏林去折腾了,因为他相信,柳擎宇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甘心如此凄惨如此悲剧的被人从瑞源县给赶走的,他相信柳擎宇早晚都会对魏宏林甚至是黄立海展开反击。

        所以,这一次,孙旭阳直接说出了最为敏感的信息。

        等他这一说出來,柳擎宇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继续看向孙旭阳问道:“孙县长,这多出來的预算你们县委班子打算怎么样解决。”

        孙旭阳这一次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柳主任,这个问題您得问魏书记和许副县长了。”

        柳擎宇毫不犹豫的把目光射向了魏宏林:“魏宏林同志,你说说吧。”

        魏宏林听到孙旭阳把矛头转向了自己,心中那叫一个怒啊,他算是看出來了,柳擎宇这小子明显是在给自己一刀啊,这个时候把自己推出去,完全是把自己放在烧烤架上烘烤啊。

        但是,柳擎宇已经问出來了,他还不能不回答,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我们的初步打算是这笔钱分为两部分來解决,一部分是由财政资金解决一部分,另外一部分则通过面向社会融资或者向银行贷款來解决。”

        柳擎宇问道:“那这部分钱解决了吗。”

        魏宏林道:“财政资金部分基本上解决了,面向社会融资部分还在招商中,同时,也在积极向银行申请贷款,相信很快就会解决了。”

        柳擎宇冷笑了一声,突然大声说道:“魏宏林同志、许建国同志,我想要问问你们,新增加的这段1.5公里的路段有必要吗。”

        许建国立刻说道:“柳主任,你这是什么话,如果沒有必要的话我们干嘛要做那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呢,我们经过专家论断后认为,虽然之前的那份方案非常优秀,但是如果增加这1、5公里之后,能够多让两个村庄享受到高速公路所带來的便捷,这对于这两个村庄的发展是很有好处的,这是利国利民的工程。”

        柳擎宇不屑一笑,冷冷的说道:“利国利民,简直是胡说八道。”

        说道这里,柳擎宇的声调提高了很多:“许建国同志,公路的造价我就暂且不提了,你口口声声说增加的里程对这两个村子的老百姓有利,那么我问你,经过这两个村子的高速路你们规划中设置入口了吗。”

        “沒有。”许建国这个问題是不敢隐瞒的。

        “既然沒有,这是不是说这两个村子的村民要想上高速公路,还得得原來规划中距离最近的地方上高速公路。”柳擎宇继续逼问道。

        许建国只能继续硬着头皮回答道:“原则上是这样的,但是这个高速公路的入口,我们也在规划中。”

        许建国已经明白了柳擎宇的攻击点了,所以想要挽回一些。

        但是已经晚了,柳擎宇冷冷的说道:“什么叫规划中,许建国同志,我就问你一句话,你们新的规划图纸出來了吗。”

        “出來了。”

        “图纸上有沒有入口。”

        “沒有。”

        “你们是不是已经按照新的规划图纸展开了拆迁工作。”

        “是的。”

        柳擎宇一连串的逼问,让许建国沒有任何时间去思考。

        等问完问題之后,柳擎宇立刻双眼怒视着许建国说道:“好,许建国同志,让我们來梳理一下你刚才的回答,既然你们在新的规划图纸中沒有为这两个村子设置高速公路路口,这样做首先的沒有问題的,因为不可能每条经过某个村子的高速公路都要为这个村子设置一条入口道路,而且高速公路的建设规范中在设置高速公路路口的事情上也是有着相应的标准的,这沒有任何问題。

        但是接下來的问題就出來了,既然你们所规划的新的高速公路经过这两个村子又沒有给这两个村子设置高速公路入口,那么这两个村子的人要想上高速公路还得像以前一样去就近的地方上高速公路,那么这样的高速公路对这两个村子到底有什么好处呢,至少我柳擎宇看不得任何的好处,反而看到了整个高速公路在线路上的改变,里程上的增加,成本上的增加,那么我想请问,你们这个新的规划到底请的是哪里的专家來论证的呢,论证的理由是否充分呢,“

        “这个……”回答到这里,许建国又犹豫了。

        虽然他们的的确确是请了专家进行论证,但是其实整个过程就是走个过程,专家拿到了论证费之后,随随便便按照他们的意思出了一个规划方案后就离开了,看到柳擎宇认真了,许建国就不敢轻易把专家说出來了,他担心柳擎宇会跟进调查。

        “怎么,许建国同志,你们到底有沒有请专家进行论证,如果请了,为什么不说出他们的名字,我明着跟你说吧,这件事情我们省纪委是肯定要进行深入调查的,你说也好,不说也罢,这件事情是绝对要弄清楚的。”

        说道这里,柳擎宇看向在旁边已经憋了半天气却又无法发作的南华市市委书记黄立海说道:“黄书记,您说是不是,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着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就过去了吧,既然是使用财政资金或者银行贷款來解决,这笔钱到底花的值不值,是否合理都应该好好的调查确认一下的吧。”

        黄立海那叫一个郁闷啊,他沒有想到,自己到了现场都这么长时间了,竟然一直都沒有机会去唱主角,反而成了柳擎宇的陪衬,这突然让他感觉到情况似乎有些不太妙,他想起了柳擎宇之前在向东市的所作所为,心中暗道:“我草,该不会我又成了柳擎宇的陪衬甚至是帮凶了吧,柳擎宇这小子到底想要在瑞源县搞出什么样的风浪啊。”

        不过面对柳擎宇的问題,黄立海不得不随口应付了一句:“嗯,这件事情的确需要好好的调查确认一下。”

        黄立海刚刚说完,柳擎宇立刻说道:“哦,对了,黄书记,据我所知,像这种增加一个多亿预算的项目规划,是需要经过市里批准的吧,至少也要有您的签字才能最终确定并实施吧,不知道在相关的批准文件上,您签字了沒有。”

        柳擎宇一句话,现场的气氛立刻便紧皱了起來,黄立海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來,黑得犹如锅底一般,因为他突然想起了他的确曾经在新的规划上签字审批通过了,而目前看來,柳擎宇似乎发现了新的规划中存在的问題,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柳擎宇真的要是继续调查下去的话,自己很有可能要为此承担责任。

        略微犹豫了一下,黄立海回答道:“这件事情我好像记不清了,得需要了解一下才能回答你。”

        柳擎宇笑着说道:“这个倒是沒有什么,我只是这么一问,不回答也沒有什么,毕竟您是领导吗,您的级别也比我高的多,不过今天,我有一个提议,希望黄书记您能够考虑一下。”

        黄立海眉头立刻皱紧,眼神也变得警惕起來,看向柳擎宇说道:“什么提议。”

        柳擎宇沉声说道:“黄书记,我认为瑞源县方面在瑞岳高速公路项目建设上存在着严重的问題,首先就是这个上规划修改的问題,这个问題绝对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修改问題,1.5公路的高速公路虽然不起眼,但是由于高速公路造价成本比较高,其中牵扯到的利益关系也十分复杂,所以,这个问題必须要调查清楚。

        其次呢,就是有关拆迁补偿标准大幅度下降的问題,虽然许建国同志解释说补偿标准下降和领取保证金的老百姓过多有关,但是我认为这个理由十分牵强,而且新增加的高速公路路段在规划上也增加了预算,按理说这部分拆迁费用也应该是从预算里來出的,当然了,肯定是从承建商的中标经费中由承建商來支付。

        仅仅是从这两个问題來看,我认为在瑞岳高速公路项目上存在重大问題,必须要启动项目追溯问责机制,因为发生在这里的群体**件的核心问題就是补偿标准与拆迁矛盾引发的,所以,问责机制我认为应该从现在起立刻启动,并展开深入调查,追究相关领导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