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833章 规划被改
  • 第833章 规划被改

    作品:《权力巅峰

        此刻,市委书记黄立海和市长于正涛的脸色全都有些难看。

        他们谁也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突然玩了这么一手,这让他们大感意外。

        双规,又见双规,还是在这种现场办公会的当口,这简直和打他们的脸沒有什么两样。

        虽然肖明远只是一个县委办副主任,但是他的身份却十分关键,他可是两位省委大佬的绝对亲信,他可是实质上县委的大管家。

        不过,黄立海和于正涛也知道,这个时候他们根本不适合出面來阻止,也不能阻止,谁让柳擎宇抓住了肖明远确凿的证据的呢,如果他们要是阻止的话,那可就是包庇了,弄不好还会为自己惹上麻烦。

        不过即便是如此,两人的脸色却阴沉了下來。

        黄立海看向柳擎宇冷冷的说道:“柳擎宇,你之前不是说还有几件事情吗,都有什么事情先说出來吧,说完了我们还要开会呢。”

        柳擎宇点点头:“好,既然黄书记这样说那我也就直言不讳了,我要说的第二件事情和瑞源县县委县政府有关,据我们省纪委掌握的情况,就这次拆迁补偿,瑞源县县政府是出台了一个文件來明确新的补偿标准的,今天在嘉山村之所以会出现如此严重的群体**件,和拆迁补偿标准过低有着直接的关系,所以,我认为在开会之前应该首先明确这份补偿标准到底是怎么样炮制出來的,在这份补偿标准的制定过程中到底谁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当然了,之前魏宏林同志曾经说这份补偿标准是瑞源县县委班子集体意志的结果,但是我认为,即便是集体表决通过的,也是有其出处的吧,这份超低的补偿标准到底是谁首先提出來,这个责任人首先必须要明确了。”

        柳擎宇说完,瑞源县这边一下子就沉默了下來。

        这一次瑞源县所有县委常委们全都赶到了现场,但是却沒有一个人出声,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时候如果把谁给推出去了,那么他的结果恐怕不容乐观,要知道,前面肖明远可是刚刚被省纪委给双规了,现在柳擎宇要找这个首要责任人,是不是准备双规第二个人呢。

        所以,这个时候,沒有人愿意说话表态。

        魏宏林的脸色更是显得有些紧张和愤怒,因为本质上,这个提议最早是由黄立海的亲弟弟黄立江提出來的,然后建议他实施。

        当时,魏宏林刚刚上任县委书记,出于对黄立海的感恩之意,同时也是因为黄立江给予他的高额回扣,,比之柳擎宇所提供比例减少额的30%。

        在这双重的诱惑之下,他这才授意下面的人提出这个建议,并且拿到县委常委会上进行讨论的。

        所以,此刻,魏宏林是最为紧张的,当然,同样紧张的还有瑞源县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许建国,要知道,这件事情许建国是在魏宏林的授意下在县委常委会上提出來的。

        虽然许建国非常清楚这件事情绝对不是什么好事,甚至有可能有麻烦,但是他更清楚,这件事情的背后站着的是市委书记黄立海的亲弟弟黄立江,而且魏宏林也分给了他一部分好处,所以,他也只能跟着一起下水來趟这件事情了。

        紧张的气氛渐渐浓郁,瑞源县方面依然一个人沒有说。

        黄立海的脸色也变得异常凝重起來。

        这个时候,柳擎宇直接点名说道:“孙旭阳同志,你是县长,这份行政命令最终的签发是由你们县政府來签发的,该不会是你提出这个建议并且在县委常委会上通过的吧。”

        看到瑞源县方面沒有人出面说话,柳擎宇只能采用这种点名逼问的方式了。

        如果柳擎宇不问,为了照顾瑞源县的大局,孙旭阳自然是不会说的,但是现在柳擎宇已经有要把责任落实在他头上的意思了,他不能不说话了,否则的话就真的被动了,而且柳擎宇这样做也是给了他一个台阶。

        所以,孙旭阳立刻说道:“柳主任,你可千万不要冤枉好人啊,在县委常委会上,我和宋晓军同志一样,可都是坚决反对这项提议的,只不过由于反对的声音比较小,所以这项协议才最终在常委会上通过的,虽然这项协议上盖的是我们县政府的章,但是我却并沒有在上面签字,真正签字的人是魏宏林书记和许建国副县长。”

        柳擎宇沉声说道:“这个提议到底是由谁在常委会上提出來的。”

        孙旭阳沒有说话,但是目光却看向了许建国。

        许建国看到孙旭阳的目光,心中那叫一个怒啊,不过他也知道,孙旭阳是绝对不会承担这种责任的,而且看这架势,如果自己不主动领认的话,孙旭阳肯定要说出來自己的,为了争取主动,许建国只能恨恨的站了出來:“柳主任,这个提议是我在常委会上提出來的。”

        柳擎宇的目光冷冷的落在了许建国脸上,对于许建国的政治立场他自然是知道的,自己担任县委书记的时候,许建国就一直和魏宏林站在一起,所以,他直接冷冷的问道:“你为什么要提出这样一个提议,难道你不知道老百姓最关心的是什么吗,难道你不知道这样做会严重影响到拆迁进度和老百姓的利益吗。”

        “柳主任,我不认同你的这个意见,我之所以要提出这个建议是因为由于之前您在任的时候,基建勘探考察工作做得并不准确,导致后來在进行拆迁核实的时候,真正涉及到拆迁的老百姓与当时预估的老百姓数量上有不小的差异。

        如果全部按照你当时在任之时所制定的协议去执行的话,承建商的成本投资会非常巨大,到时候承建商的利润会严重压缩,而到那个时候,承建商为了自己的利益,肯定会在建筑质量上做手脚,到那个时候,最终受到损伤的不仅仅是老百姓的利益,还有我们瑞源县的整体形象,所以,我认为为了防止这种事情的出现,必须要未雨绸缪,稍微减少一下拆迁补偿,确保所有老百姓都能够领取到拆迁补偿。”

        许建国说完,高高的昂起了他的脑袋,他相信,自己的这番话绝对是滴水不漏,柳擎宇不可能找出任何反驳的理由。

        然而,他沒有想到,他刚刚说完,柳擎宇便立刻冷冷的说道:“许建国同志,你确定领取拆迁补偿的人数上出现了巨大出入吗。”

        许建国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我确定。”

        “相差多少。”柳擎宇继续追问。

        “差不多多了一半。”许建国早就盘算好了,所以说起來毫不犹豫。

        “那么我问你,整个施工规划是不是你们后期重新进行了改动。”柳擎宇突然瞪大了眼睛,目光中寒光闪烁。

        “这个……”说道这里,许建国不敢再回答下去了。

        因为整个施工规划在魏宏林上台之后的确进行了稍微的改动,柳擎宇当时在任之时所规划的那条路线是按照最短距离、最合理的施工条件來规划的,可以说,柳擎宇所规划的那条路线是建筑成本最低、施工条件最为便利、交通里程最短的路线。

        但是,魏宏林上台之后,他和黄立海商量了一下,由于之前整个项目的中标商已经全部确定,所以这一点是不可能改动的,毕竟这些中标商也全都是大公司,也都是有一定的能量的,但是为了能够更多的捞钱,他们决定把交通规划稍微更改一些,相当于是多把2个村庄划入到了高速公路沿线之上。

        如此一來,拆迁的成本便增加了,高速公路的里程也增加了,增加的这部分里程和成本自然是由瑞源县方面來负担的,这一点瑞源县也已经向该段的承建商说明白了,承建商自然是理解的,只要他能够赚取到合理的利润,自然不会多事,而新增的这两个村庄的拆迁基建工作核算下來就可以让南华市交通建设集团多赚6000多万的利润,而魏宏林自然可以分到这多出來利润部分的30%,也就是1200万左右。

        柳擎宇看到许建国不说话了,心头就是一惊。

        柳擎宇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离开之后,这个瑞岳高速公路建设项目和三省交通枢纽项目出现问題,因为这两个项目的建设是关系到把瑞源县甚至是南华市打造成三省交通枢纽的核心工程,这两个工程的成败直接关系到本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甚至是国家战略利益,所以,他绝对不希望这两个工程出现一点问題,尤其是在规划上出现问題。

        而现在,看许建国的意思竟然是魏宏林上台之后整个规划发生了变化,这个问題可就不是一般的严重了。

        想到此处,柳擎宇立刻疾言厉色的怒声问道:“许建国,你回答我,瑞岳高速公路建设的规划到底有沒有改动。”

        许建国依然保持着沉默,一句话都不说。

        这个时候,柳擎宇的目光看向了孙旭阳,沉声说道:“孙旭阳同志,这件事情你身为县长,不应该不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