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815章 沈鸿飞
  • 第815章 沈鸿飞

    作品:《权力巅峰

        当这一连串的问題浮现在柳擎宇的脑海中,柳擎宇心中的疑惑便更加浓郁了。

        柳擎宇再次浮现了之前对慕容倩雪产生的那丝感觉,慕容倩雪绝对不是像她表面表现出來的那么单纯、那么简单,否则的话,她一个慕容家族的女人又怎么会出现在这种级别的慈善晚会上呢,而且还偏偏是在沈鸿飞和自己都将会出席的时候。

        想到此处,柳擎宇干脆放弃了再去思考这个问題,因为柳擎宇决定采取了非常简单的逻辑來处理这件事情,不管慕容倩雪有什么打算,他今天只需要把与她之间的关系处理清楚就OK了。

        7点半已到。

        黄立海和沈鸿飞说了两句之后,迈步走上主席台,满脸含笑说道:“欢迎给我领导、各位商界朋友莅临本次慈善晚会,今天的这个慈善晚会是由我们南华市市委办与‘一切公开慈善基金’联合举办的,我们今天这个慈善晚会的主要目的就是为我们南华市贫困山区进行捐款,并且用于对我们南华市贫困山区进行慈善小学建设,资助各个贫困小学以确保学生们中午可以免费在学校吃上一顿可口的饭菜。

        对于这一次的慈善晚会,省领导十分重视,杜副省长千里迢迢从省会赶了过來,为我们本次慈善晚会來助阵,下面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有请杜副省长为我们讲话。”

        黄立海说完便带头鼓起掌來。

        黄立海话音落下,杜学山走上主席台,先是以一种十分官场化的语气说了很多听起來很温暖很有激励性实际上却一句话都沒有用的官话,等到了最后,杜学山这才笑着说道:“为了参加本次拍卖会,我特意带來了我最为得意的一副书法作品,作为本次拍卖会的拍品,算是我为南华市的儿童们做一些我的贡献。”

        说完,杜学山招了招手,立刻有两名工作人员手中拿着一副字走上了主席台,站在杜学山的身旁把字展开,柳擎宇定睛看去,只见作品是一首五言古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柳擎宇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便莞尔一笑,静默无语。

        这时,黄立海再次走上主席台,一边靠近一边做出一副品味的样子摇头晃脑的说道:“好字,真是好字啊,杜省长的这幅字绝对是颜筋柳骨,笔笔到肉,功力深厚,不可多得啊,下面,我们就有请省艺术品拍卖公司的首席拍卖师王崇明先生上台,正式拍卖杜省长的这幅字,看看这么好的书法作品最终会花落谁家吧。”

        这时,一个身穿西服身材瘦削眼睛炯炯的中年人走上主席台,手中拿着一把拍卖槌和槌盘走上主席台,此人正是省里著名的拍卖师王崇明。

        王崇明走上台之后,立刻大声说道:“非常感谢杜省长为南华市的慈善事业所做的贡献,也非常感谢杜省长所起的带头示范作用,在拍卖之前,我也宣布一件事情,有感于杜省长的无私奉献,我决定,今天我们公司所有的拍卖酬劳同样全部都捐献出來。”

        王崇明说完,现场立刻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杜学山副省长也鼓起掌來,目光中闪出几分欣赏之色,他看得出來,这个王崇明还是很会做人的,三言两语之间不仅捧了自己,而且还为他们公司做了宣传。

        这时,王崇明大声说道:“下面,我们开始正式拍卖,以我专业拍卖师的角度來看,杜省长的这幅作品写得很流畅,字的结构也很讲究,颇具书卷气,而且书卷气之间却又包含着一股忧国忧民、心怀远大抱负的壮志雄心,可谓形神兼备,乃是不可多得的作品,本幅作品的拍卖底价我看就定价1万元吧,每次加价最少1000,现在开始竞拍。”

        “3万。”立刻有人举起了牌子。

        “36000。”

        “48000。”

        “52000。”

        随着拍卖的进行,不断的有人举牌。

        柳擎宇坐在角落里,默默的注视着现场举牌的那些人,看其气质,柳擎宇基本上可以断定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商场中人。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大腹便便的富商突然举起了牌子,,10万元。

        随着这个富商举起了牌子,其他人纷纷沉默了下去。

        大家虽然对艺术并不太精通,但是对于商品却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天赋,大家非常清楚,计算式杜省长的字写得再好,如果真的论市场价值的话,能够达到拍卖底价就已经非常不错了,至于其他的加价,根本就是为了能够和杜副省长拉上关系,到了10万元,基本上已经到了大部分商人的心理价位了,毕竟这幅字的主人只是一个副省长而已,还不是省委常委,所以,为了能够和副省长拉上关系,拿出超过10万元的成本就有些不划算了。

        最终,杜副省长的这幅作品以10万元的价格成交,算是來了一个开门红。

        随后,其他富商们捐献的物品纷纷被拿出來拍卖,多的能派出几十万,少的也能够派出两三万,整个拍卖会呈现出一副生机盎然的景象。

        柳擎宇坐在角落里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不由得好奇起來,按理说黄立海今天把自己请过來,好歹也应该招待自己一下吧,但是他沒有,而且既然是慈善拍卖会,黄立海也沒有告诉自己到底应该做些什么事情,他几乎沒有交代任何信息,就是让自己过來了,难道黄立海就是让自己过來看热闹來的吗。

        一时之间,柳擎宇心中疑窦丛生。

        就在这个时候,拍卖师大声说道:“下面,我们的拍卖品是由來自燕京市某部委的副司长沈鸿飞先生所捐赠的一副古画,这副话是民国八大家之一的黄宾虹的作品,,《西山烟雨图》,该作品已经经过权威专家的鉴定为真品,是沈司长从地摊上以2000元的价格淘得,专家对这幅书画作品鉴定语是:该画作用笔如作篆籀,洗练凝重,遒劲有力,在行笔谨严处,有纵横奇峭之趣,黑、密、厚、重,深合黄老画风,是黄老的典型代表作品,这幅画有2平尺左右,拍卖底价为60万,下面请大家出价。”

        王崇明一句话说完,下面立刻响起了一片唏嘘之声,在座有不少人对于书画作品并不了解,所以听到这么小的一幅画竟然底价高达60万全都感觉到十分震惊。

        这时,王崇明也似乎看出了众人的疑惑,立刻笑着说道:“可能有些朋友对于书画作品的市场不太了解,我这里可以解释一下,根据我公司统计情况來看,最近十年间黄宾虹作品市场价一直上涨,从未下跌,要知道,即便是齐白石大师的作品都是有涨有跌,有跌有涨,然而,而黄宾虹的作品却只有上涨,沒有下跌。

        所以,如果从艺术品投资的角度來看,只要买到的黄宾虹的作品是真品,那我只能送大家是六个字恭喜,祝贺,多买,而60万的底价相比于如今黄宾虹画作的市场价來说,已经是非常低的价格了,之所以底价定的这么低是因为沈鸿飞先生希望用这幅画來表达一下他对于南华市慈善事业的支持,我认为,我们很有必要为沈鸿飞先生这种博大的胸怀來再次鼓掌了。”

        王崇明说完,便带头鼓起掌來,现场也再次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所有人都知道,今天会场的主角有3人,一个是市委书记黄立海,一个是副省长杜学山,另外一个就是沈鸿飞,虽然三人之中沈鸿飞的级别最低,但是,他的背景最为深厚,很多商人之所以不远千里从省会辽源市赶到南华市來,目的就是为了能找到机会结交一下沈鸿飞,毕竟,如果真的能够和沈鸿飞建立关系的话,那么以沈家的实力,对于他们的商业拓展是有着巨大的助力的。

        所以,等到王崇明说完这番话正式展开拍卖之后,现场的火爆程度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这副作品从60万的底价一路飙升到了70万……80万……120万,最终,在180万的价位成交,拍卖的商人是來自省会的房地产商人卢远志。

        这时,王崇明笑着说道:“下面,有请沈司长亲自把作品交给卢远志先生。”

        沈鸿飞走上主席台,满脸含笑把画作递给了卢远志,微笑着说道:“卢先生,一会拍卖会结束之后,还请不要急着走,咱们一定要好好的喝两杯哦,非常感谢你所作出的贡献。”

        众人听到沈鸿飞的这番话之后,顿时心中就是一动,有些人开始有些后悔了,虽然沈鸿飞只是说要与卢远志一起喝两杯,但是喝酒的时候可可以聊很多事情的,如果真的能够借此机会和沈鸿飞搭上线的话,别说是花180万了,就是话1800万都值得啊,要知道,像沈鸿飞这种级别的人物,你就算是拿着钱也不一定能够找到门路和他能够搭上线啊。

        卢远志此刻自然是兴奋无比,十分激动的和沈鸿飞握了握手,然后又十分识趣的转身下台。

        这时,沈鸿飞故意微笑着向众人挥了挥手,随即便把目光落在了柳擎宇的身上,故意愣了一下,随即看向柳擎宇招了招手说道:“喂,那位朋友,如果我看得不错的话,你应该是柳擎宇吧。”

        看到这厮这番惺惺作态,柳擎宇便知道,自己的麻烦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