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804章 化解之道
  • 第804章 化解之道

    作品:《权力巅峰

        面对王平康表现出來的愤怒,柳擎宇淡然处之,冷眼旁观。

        终于,酝酿了半天、其实是思考了半天的王平康彻底爆发了,他双眼猩红的瞪着柳擎宇咬牙切齿的说道:“好,好,柳擎宇,你赢了,你的激将法奏效了,我要举报,我要举报,我要戴罪立功,我好不了,别人谁也别想好。”

        这时,柳擎宇把包凌飞喊了进來,包凌飞手中拿着录音笔、录像机,全都安置好之后,便坐在了柳擎宇的身边。

        这时,愤怒至极的王平康开始犹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干净利索的把他所知道的情况全都说了出來。

        柳擎宇闻言大吃一惊。

        本來,柳擎宇这一次过來青峰县只是想要调查青峰县的公车事件的,但是却沒有想到,公车事件他们第九监察室栽了一个大跟头,随即转移目标到交通局这边,他试探性的玩了一个虚张声势挑拨离间的把戏,竟然从这个交通局常务副局长这里得到了让他瞠目结舌的消息,,青峰县诸多干部存在严重**问題,而且是窝案,绝对的窝案。

        尤其是青峰县的交通局系统,从主观副县长到、局长、副局长乃至于科员、乡镇的干部,一连串的人在青峰县近五六年來的道路建设中上下其手,频频制造豆腐渣工程,频频对道路进行翻修捞钱,种种手段匪夷所思,贪污**金额触目惊心,涉及人员及其繁杂,虽然有些人王平康说不出來名字,但是对于其中的种种捞钱手段却是门清,当柳擎宇听完之后,简直叹为观止,他怎么也想不到,仅仅是在交通局系统,想要捞钱竟然还有这么多的门道,这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同时,柳擎宇也被青峰县这些人那充满了想象力的捞钱手段、那毫不掩饰的索贿、受贿行为给震惊了。

        巨大的愤怒此刻填满了柳擎宇的内心。

        柳擎宇彻底出离愤怒了。

        就连跟着柳擎宇一起记录口供的包凌飞也出离愤怒了。

        国家每年划拨几千万的修路资金,竟然用到实处的不足五分之一,其他五分之四的资金竟然被各级大小贪官们上下其手以各种名目给瓜分了,花费巨大代价筹资建设的高速公路虽然建设好了,但是隐患重重。

        等王平康说完之后,柳擎宇先让他在包凌飞速录打印出來的口供上签字按手印,随后又给了他一支笔,一堆笔芯,外加一叠厚厚的稿纸,让他把所有能够想到的问題全都写在上面。

        等做完之后,一边往外走包凌飞一边充满了愤怒的说道:“柳主任,青峰县的**问題实在是太严重了,我们必须要一锅端。”

        柳擎宇脸色严肃,一句话不说就往外走,看起來怒气冲天的样子。

        看着柳擎宇和包凌飞离去的背影,王平康的嘴角上露出一丝狰狞、狠辣之色,咬着牙说道:“柳擎宇啊柳擎宇,这一次,你就等着碰得头破血流吧,交通系统可是赵志强书记亲自抓的,动了交通系统,你就等于动了赵志强的根,他绝对不会和你善罢甘休的,赵志强可是大有背景的人,得罪了他,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想要收拾我是吧,我临死也不会让你好受的。”

        等柳擎宇和包凌飞两人走出询问室,关好房门,來到外面的套间,包凌飞脸上的怒气依然十分浓郁:“主任,这个青峰县的交通系统实在是太**了,我们必须要以铁腕手段进行整顿啊。”

        柳擎宇听完之后,却是淡淡一笑,说道:“包凌飞,对于王平康的话你完全相信吗。”

        包凌飞一愣:“他说了这么多问題,难道不值得相信吗。”

        柳擎宇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凌飞啊,这个纪委的工作和以前在县委办的时候有很大的区别,纪委工作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掌握证据,一切都要以证据來说话,虽然王平康交代了很多问題,尤其是在举报陈文韬的时候,更是提供了很多可以查证核实的地方,但是,除了陈文韬以外,他所说的很多人很多事情听起來问題挺严重的,但是实际上,要想真正去查证核实的话,不是那么容易的。

        尤其是这件事还涉及到了主管交通的副县长,而恰恰这个副县长还属于县委常委,如果我们真的要查证他的话,更是需要确凿的证据來进行支撑的,而且一旦我们要展开深入调查,要说不惊动青峰县的高层是不可能的,尤其是赵志强,他本身就对我有意见,如果我们明刀明枪的展开调查,势必会遭受层层阻力,这一点将会和向东市差不多。

        到那个时候,万一任何一个细节上出现了问題,我们都有可能会功亏一篑,而且不要忘了第二监察室,他们虽然现在人全都在南华市,但是他们也是有权利跑到青峰县來巡视的,而一旦他们到來,我们的很多行动都将会和透明差不多,到那个时候,阻力之大就难以想象了。”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包凌飞使劲抓了一下脑袋,轻轻点点头说道:“嗯,还真是那么一回事,主任,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难道这个王平康说的这些话全都是假的吗。”

        柳擎宇脸上黑云密布,咬着牙说道:“王平康所说的话应该全都是真话,只不过这老家伙沒有安好心而已,他是想要借刀杀人,让我和赵志强火拼,他则看笑话,通过这种方式來报复我们对他进行双规。”

        包凌飞再次瞪大了眼睛,他万万沒有想到,之前王平康又是吹胡子瞪眼又是指天骂地的表现竟然还隐含着如此深层次的阴谋,这个老家伙真是够阴险的啊。

        想到此处,包凌飞说道:“主任,那我们应该怎么应对呢。”

        柳擎宇笑着说道:“这个很简单,我们现在呢,可以散步一些消息,就说王平康已经交代了一些人的问題,到时候让孟欢和沈弘文他们两个小组装腔作势的对一些人展开外围调查,敲山震虎,打草惊蛇,让青峰县这边的人心先乱起來,到那个时候,肯定有些人会心慌的,而一旦他们心慌了,沒准就会有些人一时不理智就会做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出來。

        所以呢,我们暂时可以先守株待兔,静候青峰县的人犯错误,当然了,我们也必须要玩一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一方面由孟欢和沈弘文他们作为幌子进行外围调查,迷惑青峰县的人呢,另外一方面,我会立刻联系省纪委的领导,让他们派两名值得信赖的精锐过來,暗中展开调查。”

        包凌飞一愣:“主任,我们不是还有另外一组省纪委和省公安厅组成的援兵吗,为什么不让他们接着协助我们进行调查呢。”

        柳擎宇笑着说道:“在王平康被拿下之后,他们就已经暴露了,现在已经处于青峰县的监控之下了,即便是再留下來恐怕作用也不大了,所以呢,他们得撤回去了,这样还可以继续迷惑那些心中有鬼的人。”

        听到柳擎宇的这番布置,包凌飞对柳擎宇的钦佩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啊,即便是他这个旁听者听起來,柳擎宇的这番安排都显得有些复杂,然而,在柳擎宇说出來却是那样的轻描淡写,风轻云淡,就好像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啊,此时此刻,包凌飞对于他们这个第九监察室做出成绩充满了信心,他坚信,第九监察室一定会把青峰县交通系统的问題调查清楚的。

        而此刻,就在柳擎宇他们这边布局的时候,青峰县这边赵志强也沒有闲着。

        当天晚上,他赶到了南华市,参加了由南华市市委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

        在新闻发布会上,赵志强亲自向媒体全部了青峰县的公车拍卖为模拟拍卖,这样拍卖的目的只是为了查找公车拍卖过程中可能产生的问題,为后续公车真正拍卖做好准备,在新闻发布会上,赵志强同时公布了青峰县公车正式拍卖的时间为3天之后,届时,欢迎全国各地的竞拍者前來竞拍,青峰县将会以热忱、负责的态度來公平公正的处理国家资产,确保青峰县公车改革顺利进行。

        当这次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青峰县再次成为白云省省内和国内一些媒体关注的焦点,在各方势力的推动下,青峰县的模拟公车拍卖以一种十分积极的、正面的形象出现在广大老百姓的面前,青峰县被很多媒体誉为很有创意的领导班子,青峰县的形象一下子光辉、正面了很多,之前那些说青峰县在公车拍卖中存在**问題的新闻报道反而变成了为青峰县进行的舆论宣传,虽然也有很多人对于青峰县的说法提出了批评,但是这种质疑,很快便淹沒在铺天盖地的正面引导宣传之中了。

        当柳擎宇看到这铺天盖地的宣传的时候,嘴角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轻轻点点头:“赵志强,你还真是不简单啊,这么困难的事情竟然被你采用这种危机公关的方式來变祸为福,你还真是高明啊,同时,你这样做还可以对我们省纪委的调查产生巨大的压力,让我们不敢轻举妄动,厉害,但是,你认为我会让你的奸计得逞吗。”

        此刻,柳擎宇开始陷入了沉思之中:“怎么样才能破掉赵志强这一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