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802章 暗藏后手
  • 第802章 暗藏后手

    作品:《权力巅峰

        听到柳擎宇突然声嘶力竭的怒斥声,王平康吓了一个哆嗦,脸色当时便惨白起來。

        虽然对于这个数字他十分不认可,但是却暂时沉默了下來,他总不能说这点钱比起老子贪污的少了一半吧。

        看到王平康不说话,柳擎宇再次出击:“王平康,本來呢,通过上次的谈话,我对你挺欣赏的,还打算把你列为廉政典型官员上报省纪委对你进行通报表扬和嘉奖呢,但是我万万沒有想到,在你那看似清廉的外表下,竟然隐藏着一颗贪婪无比的内心,说实在的,你太让我失望了。”

        王平康连忙说道:“柳主任,您可千万不要听别人胡说八道,我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虽然嘴里这样说着,但是王平康心中却暗暗想着:“被柳擎宇约谈的交通局的干部只有3个人,一个是自己,一个是王建新,一个是陈文韬,自己不可能说自己的坏话,王建新更不可能说自己的坏话,因为很多事情都是他和王建新一起做的,而且王建新是自己一手提拔起來的,他不可能忘恩负义的,更何况两人都是王家的人。

        难道是陈文韬在柳擎宇面前说自己坏话了,按理说不应该,因为陈家和王家可是早有约定的,这一次一定要联合起來对抗省纪委,两方谁也不能相互拆台,否则的话,大家都要完蛋,而且自己上一次被柳擎宇约谈的时候也根本沒有说陈文韬任何的坏话,这一点陈文韬不可能不知道的。

        按理说,在这种情况下,陈文韬完全沒有必要说自己坏话的,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分析下去,那么柳擎宇很有可能是在诈自己。”

        想到此处,王平康淡淡一笑,仰面靠在椅子上显得十分淡定,说道:“柳主任,你可千万不要听别人胡说八道啊,否则的话,我们这些真心实意为老百姓干事的干部可要心寒了。”

        柳擎宇笑着说道:“心寒,别人可能会,但是你绝对不会,在203省道建设的时候,你负责这次的招标,利用职务之便,你收取承建商贿赂180万元,最终让承建商南华一建中标,2年前,高速公路项目建设开始,你负责3标段的项目验收,由于这一标段的承建商偷工减料,导致该标段工程质量问題重重,但是由于你收取了对方600万的贿赂……”

        柳擎宇一件一件的说着王平康的事情,王平康听完之后脸色由惨白一下子变成了猪肝色,他万万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掌握了这么详细的资料,他知道,这一次,自己真的危险了。

        而就在此刻,柳擎宇刚刚说完之后,便从怀中拿出了一份文件放在王平康的面前,沉声说道:“王平康同志,针对这些实名制举报的材料,我们省纪委已经进行过初步核实,根据我们核实的情况,你涉嫌严重经济问題,从现在开始,我们正式对你实施双规,请你在这份文件上签个字吧。”说完,柳擎宇把一支笔递给了王平康。

        这一下,王平康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双腿、双手全都颤抖起來。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上一次被省纪委约谈的时候,咬紧牙关一句话都不说,费劲心机应付柳擎宇,但是得到的结果竟然是被双规,而且听柳擎宇的意思竟然还是被实名举报的,到底是谁举报自己的,自己垮台了谁会得到好处。

        一连串的问題飞快的在王平康的脑海中闪过。

        王平康声音中透露出几分愤怒看向柳擎宇说道:“柳主任,到底是谁举报的我。”

        柳擎宇冷冷的说道:“这不是你应该关注的问題,事情你既然做了,就必须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别人举报你是为了立功减罪,我不可能把对方的名单告诉你的,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们手中的资料这么详细,举报你的人绝对不是一个,现在呢,我们也不逼你,现在请你跟我们一起走吧,我们省纪委请你到我们的驻地喝茶去。”

        说着,柳擎宇站起身來,包凌飞和另外一名新來的同事两人一左一右夹住王平康向外走去。

        当王平康被柳擎宇等人从县交通局带走之后,立刻在县交通局内引起距离震动。

        此刻,陈文韬就站在自己办公室的窗口看着柳擎宇他们带着王平康走上汽车,他的嘴角上流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王平康,跟老子斗,你还差得远呢,老子只需要一个300万的银行卡和立功举报就把柳擎宇给摆平了。”

        得意洋洋的自我夸耀一番之后,陈文韬这才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县委书记赵志强的电话:“赵书记,大事不好了,王平康刚才被省纪委的人给带走了,看样子好像是被双规了。”

        “什么,王平康被双规了。”听到这个消息,赵志强的脸色刷的一下就阴沉了下來,声音中带着几分愤怒说道:“他为什么会被柳擎宇给带走呢,柳擎宇他们掌握了什么证据吗。”

        陈文韬故意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说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刚才和柳擎宇交涉了一番,他说无可奉告。”说着,陈文韬诉苦道:“赵书记,您可一定要想办法把王平康给救出來啊,他可是我们交通局的骨干力量啊,我们交通局的很多工作都离不开他啊,尤其是咱们县的高速公路项目,几乎大部分事情都是由他经手的。”

        他这是在暗示王平康掌握很多资料和信息,他这是想要用借刀杀人的手段将王平康给彻底摆平。

        赵志强听完之后,心中那叫一个气啊,对于陈文韬的心思他怎么可能看不出來呢,他立刻冷冷的说道:“我知道了,我这边立刻了解一下情况。”

        挂断电话之后,赵志强不由得陷入沉思之中,柳擎宇他们为什么要把王平康给带走呢,难道他们真的掌握了诸多证据不成。

        想到此处,赵志强立刻给县公安局刑侦支队的队长李国豪打了个电话,问道:“国豪啊,最近柳擎宇和他们整个第九监察室的人员有什么异动吗。”

        李国豪说道:“沒有啊,他们虽然分成了三个队伍分别前往各个单位进行巡视谈话,但是他们整个流程都在我们警方的掌控之中,他们这些天來一直中规中矩,沒有任何人单独行动。”

        听到李国豪这样会所,赵志强脸上的疑虑更重了,再次反问了一句:“国豪,你确定他们第九监察室的人沒有人单独外出办事吗。”

        李国豪连忙说道:“赵书记,这一点我确信无疑,因为我知道您十分关心这件事情,所以这件事情我一直高度关注,确保监控无死角。”

        赵志强轻轻点点头:“嗯,干得不错,好好干,我看好你。”

        李国豪心中立刻激动起來,他知道,自己距离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又近了一步。

        鼓励了李国豪一番之后,赵志强心中开始琢磨起來,从李国豪的反馈來看,柳擎宇他们肯定是沒有人单独外出的,但是李国豪对纪委的办案流程非常了解的,如果他们要双规一个人,那肯定是掌握了充足证据的,而他相信,在柳擎宇他们來青峰县之前,不可能已经掌握王平康的证据,他对王平康那个人还是比较了解的,这家伙绝对是一个办事十分稳妥谨慎之人,轻易不会让任何人抓住把柄的,但是,柳擎宇他们却偏偏把王平康给双规了。

        这也就意味着柳擎宇他们已经掌握了王平康的证据,如此一來,这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县交通局内部有人向省纪委举报了王平康,不管举报人是否出示了证据,那么柳擎宇他们肯定是要经过核实之后才能双规王平康的,但是柳擎宇他们却偏偏沒有人手去做核实的事情。

        分析到这里,赵志强脸色突然大变,他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个想法,,坏菜了,省纪委这一次过來很有可能不是柳擎宇他们这一个团队,既然柳擎宇到南华市來可以是与第二监察室俩和行动的,虽然现在第二监察室留在了南华市,但是为什么柳擎宇不能向省纪委求援申请其他的支持呢,柳擎宇很有可能已经猜到了他正处于监控之中,在这种情况下,他却偏偏每天都在按部就班的展开行动,这根本就是在迷惑自己吗。

        坏了,坏了,上柳擎宇的当了。

        青峰县肯定还有另外一只省纪委的团队在为柳擎宇他们做着善后工作。

        想到此处,赵志强的脑门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他有些害怕了,他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如果自己猜对了的话,省纪委出动如此巨大规模的队伍到青峰县來,针对的是谁,如果只是针对下面人的话,有必要如此大动干戈吗,难道省纪委要对青峰县进行彻底调查吗。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一时之间,赵志强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办公室内走來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