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796章 针锋相对
  • 第796章 针锋相对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嘿嘿一笑,直接打开电话,调出一个网页來,用手指着说道:“你们看看这个新闻报道,南华市青峰县在进行公车拍卖的时候,价值100多万的宝马车竟然被人用了1万8000元给拍卖走了,价值40多万的日本车竟然被人用了2500块钱给拍卖走了,这是不是太夸张了啊,虽然青峰县官方在回应媒体报道的时候说什么在这些车全都是用了好几年的旧车,但是就算是旧车,也不可能用连百分之一的价格都不到就给买走吧,公车改革可不是国有财产向个人身上转移,而且还是这种毫无底线的转移。”

        说道这里,柳擎宇的脸色显得异常阴沉,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寒意:“我之所以告诉朱洪明,就是想要借他的口告诉南华市的人,我们巡视组就是要调查这件事情,有多少本事他们尽管去使,我倒是想要看看,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这些人到底如何解释,如何推脱。”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孟欢和沈弘文这才焕然大悟,原來,柳老大这是在利用朱洪明传声。

        “柳老大,那我们现在就直接前往青峰县吧。”孟欢说道。

        柳擎宇笑着点点头:“嗯,咱们一起去,青峰县可是我老朋友赵志强负责的地方啊。”说话之间,柳擎宇的嘴角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冷意,赵家在自己前往吉祥省进行沟通三省交通枢纽项目的时候可是沒少给自己下绊子啊,这件事情柳擎宇可是一直都记在心中的,柳擎宇相信,这里面绝对少不了赵志强的推波助澜。

        随后,柳擎宇又把详细的步骤跟众人交代了一下,立刻带着第九监察室的众人直接乘车赶往青峰县。

        其实,当柳擎宇他们一行人走出新源大酒店的时候,便已经有人注意到他们的动向了,等负责监控的人看到柳擎宇他们的行动方向之后,立刻向上级领导进行了汇报。

        黄立海等人得知之后,立刻展开分析,最终由古纪勋分析出了柳擎宇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就是青峰县,再综合从朱洪明那边得到的情报,古纪勋最终确定了柳擎宇他们这一行人要赶往的地方正是青峰县。

        得出结果之后,黄立海脸色凝重的说道:“老古啊,青峰县那边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吗,赵志强那边有沒有问題。”

        古纪勋苦笑着说道:“如果说以前青峰县有问題的话,我还真不相信,不过就在前天,媒体上突然爆出了青峰县在公车拍卖时候出现了严重的问題,这一次不知道赵志强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的工作,竟然让媒体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捅了出去,柳擎宇前往青峰县公平也是针对这件事情而去的,赵志强能否摆平这件事情我心中沒底啊。”

        黄立海闻言眉头一皱,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赵志强的电话,声音中带着几分不满说道:“我说小赵啊,你们青峰县到底是怎么回事,公车拍卖这么严肃的事情怎么会上了网络新闻和平面媒体报道,现在几乎各大媒体全都报道了这件事情,现在已经有上级宣传部门对我们市委宣传部提出了质疑了,柳擎宇和第九监察室已经赶往你们青峰县就这件事情进行巡视了,你那边能不能摆平这件事情。”

        和黄立海凝重的表情相比,电话那头的赵志强却显得十分平静,赵志强笑着说道:“黄书记,您所说的这件事情我也已经注意到了,我还真沒有想到那天公车拍卖的时候竟然会有记者混入进來,本來呢,县里是想要借这次拍卖的机会,为一些曾经为县里做出了突出贡献的同志们谋取一些福利,只是沒有想到竟然被有些人给捅出去了,还给我们安上了一个贱卖国家财产的罪名。

        既然如此,那我们只能换一个思路來操作这件事情了,不过请黄书记放心,这件事情炒作得越厉害,最终我们南华市和青峰县得到的好处就越多,谁愿意炒作就让他们炒作去吧,您尽管把心放在肚子里,在青峰县,一切尽在我的掌握之中,柳擎宇趾高气扬的來,我要让他灰溜溜的走。”

        赵志强并沒有告诉黄立海他会怎么做,不过以黄立海对赵志强的了解,他知道赵志强肯定不会无的放矢的,所以,他只是暂时把好奇的心放在了肚子里,笑着说道:“那好,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挂断电话之后,赵志强嘿嘿一笑,站在窗口望着县委大门口的方向,嘴里喃喃自语道:“柳擎宇啊柳擎宇,跟我斗,你还嫩点啊。”

        当柳擎宇他们一行人出现在青峰县县委大院门前的时候,本來柳擎宇以为青峰县的人会像对待瘟神一般对待他们,但是大大出乎柳擎宇意料的是,当柳擎宇他们在门卫处登记之后不久,当柳擎宇他们刚刚走到县委大楼门口的时候,就见到青峰县县委书记赵志强带着青峰县的一干县委领导们已经走了出來。

        赵志强满脸含笑主动伸出手來十分热情的说道:“哎呀,柳擎宇啊,真沒有想到你竟然会到我们青峰县來啊,有失远迎还请当面恕罪啊。”

        一边说着,赵志强一边主动握住了柳擎宇的手使劲的摇晃着说道:“柳擎宇,这个世界变化真快啊,我想起了当年咱们在市里、省里甚至是部里为了争取高速公路专项资金而激烈竞争的场景,那个时候,我不幸惜败于你,说实在的,那个时候我对你真是非常不服气啊。

        尤其是后來,当时你竟然整出了三省交通枢纽项目,甚至还从燕京市那边拉來了几百亿的建设资金,那个时候,我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对于你的魄力、你的才华我非常欣赏,但是我万万沒有想到,那个项目刚刚有了眉目,你却被从瑞源县县委书记的位置上给调走了,那个时候,我真的很为你惋惜痛心啊。”

        说道这里,赵志强不由得长吁短叹起來,看起來似乎是在为柳擎宇的不幸惋惜,实际上,不管是柳擎宇也好,他自己也好,在场的众人也好,大家都听出來了,这赵志强根本就是在挖苦讽刺柳擎宇呢。

        柳擎宇却是淡淡一笑说道:“呵呵,往事不堪回首啊。”

        赵志强点点头说道:“是啊,往事真正的不堪回首啊,不过我不得不佩服你柳擎宇,虽然在南华市你混的极其不如意,但是现在你再次回到南华市,却是以巡视组主任的身份回來的,这个身份绝对是风光无限啊,你看看,你刚到南华市,便让咱们这整个南华市的市委领导层不安起來,大家都在思考着自己到底有哪里对不住你的地方,大家都在担心着你会不会借机报复他们,柳擎宇啊,咱们可是老朋友了,你跟我说说,你会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出來。”

        说话之间,赵志强显得和柳擎宇关系十分亲近,实际上他依然是在玩弄小把戏,他是想要在玩笑之间,把柳擎宇逼到墙角。

        柳擎宇听完之后却只是淡淡一笑:“我说赵书记啊,你这些话说的我有些汗颜啊,说实在的,我从來不认为南华市有任何人对不起我柳擎宇,我也从來不认为我亏欠南华市任何人,如果真要说我有对不起人的地方的话,恐怕要属瑞源县的老百姓了,我沒有亲自把三省枢纽项目做完,这是我内心深处最为遗憾的地方,不过我相信,既然市里做出了这个决定,身为领导干部,我必须要遵守的。

        至于现在,我被借调到了省纪委担任纪委第九监察室的主任,我会尽我一切所能把工作做好,至于你所说的什么报复不报复的,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了,我说赵志强,你是在故意那话挤兑我是不是。”

        说话之间,柳擎宇直接拿话点了一下赵志强。

        赵志强微微一笑,他从來不认为柳擎宇会接不下自己的这番揶揄嘲讽,所以,见一击不中,他再次出招:“柳擎宇,哦,不,现在应该叫你柳主任,不知道你这次带着第九监察室的人到我们青峰县來,准备在什么领域展开巡视,有什么需要我们青峰县配合的地方,咱们兄弟你千万不要跟我客气,有什么话尽管说,我保证让青峰县上上下下的干部们全力配合你们省纪委的巡视工作,别的我不敢说,但是我可以拍着胸脯打包票,我们青峰县的干部团队绝对是一个最为团结的团队,最为清廉的团队,是一个根本不存在**问題的团队。”

        赵志强说完,脸上露出了傲然之色。

        柳擎宇听到赵志强这样说,心中便是一凛,对于赵志强他还是有所了解的,这人做事一向比较稳妥,如果沒有充分的把握他是不会轻易说话的,他竟然当着自己第九监察室所有同事的面说出这番话來,看起來他恐怕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了。

        不过柳擎宇并不在意,因为对他而言,不管对手有多强,不管对手有多狡猾,他都有办法有信心战胜对方,想到此处,柳擎宇直接说道:“赵志强,我们这次來主要是针对你们青峰县的公车拍卖的事情來的。”

        柳擎宇说完,现场气氛一下子紧张起來,谁都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会直接把事情给挑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