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786章 柳擎宇的去向
  • 第786章 柳擎宇的去向

    作品:《权力巅峰

        韩儒超说完,整个会议现场鸦雀无声。

        所有向东市的干部们噤若寒蝉。

        气氛异常压抑。

        有些人的腿和手都在颤抖着。

        韩儒超的这番话对他们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

        谁都沒有想到,这一次省委、省纪委竟然会突然出重手來打击**,这让很多心存侥幸之人生出了极大的畏惧之意。

        这时,省纪委书记韩儒超接着说道:“各位,我们省纪委会坚决贯彻中央和省委的指示精神,坚决和**分子**势力斗争到底,不管对方到底有什么背景,不管对方到底纠结了多少**势力,我们省纪委都绝对不会手软。

        我希望在座的各位同志们,要深刻认识我们党面临的四种危险的尖锐性和严峻性,深刻认识增强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能力的重要性和紧迫性,着眼于惩贪治腐的胶着状态,坚持底线思维,居安思危,认真履行各自的责任,我不希望在座剩下的各位有一天成为我们纪委询问室里面的客人,我的话讲完了。”

        韩儒超说完,整个现场再次鸦雀无声,这个时候,向东市的干部们连鼓掌都忘了。

        这时,省委书记谭正浩接过了话題,沉声说道:“刚才韩书记已经把他们省纪委方面的决心向大家展露无遗了,那么在这里,我也代表省委说一下我们省委方面的态度,从现在开始,我们会会同省纪委严格审查和处置党员干部违反党纪政纪、涉嫌违法的行为,坚持抓早抓小、治病救人,坚决遏制**蔓延势头,持之以恒地严明纪律、严格管理、严防**、转变作风。

        同时,我们会强化对涉及土地、矿产资源开发、违规向有关企业输送利益等违纪违法问題的专项整治,对贪污挪用惠民资金、扶贫资金的,不管涉及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我们要坚持有案必查、有贪必肃,以零容忍的态度严厉惩治**,不设指标,有多少就查处多少,绝不姑息,做到事事有回音、件件有着落,如果哪里出现了问題,哪里的主要领导干部要负主要责任,该双规双规,该调整调整,绝不手软。”

        当谭正浩说完,整个向东市会议室内再次肃然。

        所有人全都再次震惊了,省委书记谭正浩的话和省纪委书记韩儒超的话如出一辙,态度同样强硬无比。

        很多人已经意识到,从现在开始,整个白云省将会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

        随后,让所有向东市干部包括白云省很多省委常委们沒有想到的是,在向东市官场发生如此剧烈震动的情况下,原省纪委副书记滕建华正式从中央党校学习归來,直接空降到了向东市担任市委书记,对于滕建华的安排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但是,这就是谭正浩的手笔,或者说是谭正浩与曾鸿涛合作的手笔,这一次,就连韩儒超都有些感觉到意外,当时他还很纳闷为什么曾鸿涛在离开白云省之前会把滕建华安排到党校去学习呢,沒有想到,曾鸿涛竟然埋下的是一只伏笔。

        对于当时的情形,韩儒超可是记得十分清楚。

        在曾鸿涛被调离前2个月左右,由于白云省已经隐隐传出了曾鸿涛即将被调离的小道消息,而从那个时候开始,白云省的某些势力便开始暗中活动,省纪委副书记中多人被以各种理由进行了调整,从而形成了今天这种纪委格局,而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韩儒超在省纪委的工作受到了颇多掣肘,但是他却一直按兵不动,他在观察局势的变化。

        当时,有人举报滕建华涉嫌严重违纪,虽然对方拿不出确凿的证据,但是由于关志明等人的坚持和态度一致,最终滕建华只能被免去了省纪委副书记的职务,后來,韩儒超专门为此事去找了曾鸿涛,曾鸿涛思考之后决定安排滕建华去党校学习,当时韩儒超挺不理解的,现在看來,恐怕曾鸿涛在离开白云省之前就已经想到了很多事情。

        此刻,韩儒超不得不对曾鸿涛和谭正浩多了几分钦佩,这两位省委书记虽然风格不同,但是都不是一般人啊,而且谭正浩的用人观也让韩儒超多了几分不解,因为滕建华身上十分明显的打着韩儒超和曾鸿涛的烙印,但是谭正浩却毫不犹豫的把滕建华给推到了向东市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之上,由此可见,谭正浩的心胸绝对十分宽广,但问題是,为什么谭正浩上任之后却把柳擎宇从瑞源县给逼走了呢。

        谭正浩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深意吗。

        一时之间,心中充满了矛盾的韩儒超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向东市问題查清,柳擎宇带着他的第九监察室返回了省纪委。

        随后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柳擎宇和所有第九监察室的人全都陷入到了十分无聊的状态之中。

        因为自从向东市的案件之后,他们这个监察室再也沒有接到一个案件,再也沒有任何其他的工作。

        柳擎宇的办公室内,沈弘文、孟欢都满脸苦闷的看着柳擎宇。

        孟欢说道:“老大啊,现在咱们这第九监察室简直成了后娘养的了,其他监察室的人看到了咱们都躲得远远的,就好像咱们是灾星似的,而且省纪委里每天都有那么多的案子要去调查,但是竟然沒有一件安排到咱们第九监察室,是不是咱们这第九监察室要解散了啊。”

        柳擎宇此刻其实也挺郁闷的,但毕竟他是领导,是主任,不能在下属面前表现出來,只能苦笑着说道:“解散倒是不至于,现在反腐任务这么重,咱们第九监察室可是拳头部门,咱们肯定是要出击的,大家不要着急,我相信,上级领导会给我们一个交代的。”

        柳擎宇猜得沒错,此时此刻,省纪委常委会会议室内,纪委常委们正在开会讨论着第九监察室的问題。

        省纪委第一副书记王达飞缓缓的转动了一会手中的水杯,轻轻放下,随即声音中带着几分坚定说道:“韩书记,我认为现在向东市的案件已经水落石出了,第九监察室的任务已经终结,现在第九监察室已经可以解散了。”

        省纪委副书记胡海燕也点点头说道:“是啊,这一次第九监察室以柳擎宇为首的这些人为我们省纪委做出了突出的贡献,我们可以让他们档案关系所属的各个单位对他们给予嘉奖重用,让他们返回各自的单位,我相信,到时候会有很多更为重要的工作等着他们去做。”

        韩儒超未知可否,这时,省纪委副书记李国雄缓缓的说道:“我认为现在就解散第九监察室实在有些太仓促了,也有些太可惜了,因为从目前第九监察室所表现出來的超强战斗力來看,他们这个团队虽然是临时组建的,但是在办起案件來绝对有板有眼,一丝不苟,沒有出现一丁点的纰漏,这充分说明他们这个团队对于纪委办案流程相当熟悉,而且办案的能力非常强。

        现在又正值我省反腐工作进入攻坚战的阶段,他们第九监察室的存在对于加强我们纪委的实力、落实中央和省委的各项指示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而且第九监察室属于非常规监察室,他们主要的工作可以安排为巡视全省,这样的话,既可以不和其他监察室的职能产生冲突,也可以极大的增强我们省纪委对于那些贪官污吏的震慑力度,甚至会因为他们这个团队的超强战斗力,再搞出一些大案要案來。”

        李国雄说完,王达飞脸色阴沉着说道:“李国雄同志,你这种思想根本是要不得的,什么叫又搞出新的大案要案來,难道你认为搞出大案要案我们省纪委就光荣吗,你这种思想观念是十分腐朽的,这是一种典型的政绩观主义,我们纪委办案必须要严格遵照省委的指示去办案,省委指到哪里,我们就打到哪里。

        另外,**分子也不是像你所说的那样哪里都是,而且查处**案件是要讲究一个流程的,这一次第九监察室虽然在向东市查出了那么大的一个案子,他们诚然有功,甚至功不可沒,但是我们也必须要注意到一个问題,那就是第九监察室在办案流程上还是存在着一定的问題的,他们都在向东市发动了那么大规模的行动了,我们省纪委常委班子很多人竟然一点消息都不知道,这是一种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是绝对不能表扬和支持的。”

        这时,韩儒超突然说道:“王达飞同志,这里我得替柳擎宇解释一下,在柳擎宇同志掌握了证据之后,他第一时间就向我做了汇报,我第一时间向省委谭书记进行了汇报,是谭书记吩咐这件事情不要扩大范围的,之所以要这样做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为了确保整个案件办理过程中的保密性,确保不会出现提前泄密的情况。”

        王达飞轻轻点点头:“对于要保密这一点我比较理解,但是韩书记,第九监察室属于我主管的业务部门,按理说柳擎宇有了事情之后,应该第一时间向我这个主管领导进行汇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