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782章 风起云涌
  • 第782章 风起云涌

    作品:《权力巅峰

        这个储物柜很有可能是邱文泰生前所用的储物柜。

        这是柳擎宇、秦帅根据当时从邱文泰情人那里得到的那张小纸条上所写得那组38658870312数字参悟出來的。

        柳擎宇他们之所以今天满大街的转悠其实就是在根据这组数字在进行分析推理和验证。

        转悠了一圈之后,柳擎宇他们來到了向阳区,因为向阳区的区号是38,根据柳擎宇和秦帅事先的分析,如果38是区位编号的话,那么后面的65很有可能是街道位置编码,而向阳区有或多条街道都有65号,柳擎宇他们跑了这么多地方就是在验证到底哪些编号为65的地方有可能成为邱文泰去的地方,有可能存放证据材料,之前走过那么多地方都已经被柳擎宇他们给排除了。

        当柳擎宇看到解放街这个洗浴城的时候,柳擎宇基本上已经在心中断定证据材料存放在这里的可能性非常大了,这也是他为什么要拿出5万元來购买会员卡的原因。

        当柳擎宇走进储物柜区域的时候,柳擎宇立刻就断定88应该是储物柜的号码,至于后面的五个字应该是密码。

        输入密码之后,柳擎宇开始焦急的等待起來。

        5秒钟,五秒钟虽然不长,但是对柳擎宇來说,却好像过了好几天一般,他的额头上已经开始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五秒钟之后,储物柜的门突然弹开,露出了里面的空间,长方形的储物柜内只有一个公务包,柳擎宇毫不犹豫的把公务包拿了出來,随即飞快的放入到了旁边的86号储物柜内,设定好密码之后,便带着秦帅和程铁牛去洗澡了。

        在取公务包的时候,柳擎宇特意让个头最高的程铁牛站在了88号储物柜的前面,用他那高大的身材恰好挡住了视频监控摄像头的位置,让88号储物柜成为了监控死角,而秦帅和柳擎宇分别站在程铁牛两侧更是阻挡了其他人的视线,所以,他们从88号储物柜拿走公务包的过程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可谓神不知鬼不觉。

        柳擎宇他们刚刚洗完澡之后,那个妩媚的旗袍美女又找了过來,想要问问柳擎宇他们需要其他的服务吗,柳擎宇以今天太忙改天再过來为由拒绝了,随即,带着程铁牛和秦帅飞快的离开了洗浴城,柳擎宇他们的突然离开也让廖治民之前所有的部署全部落空,想要拿住柳擎宇把柄的愿望也破灭了,这让廖治民心中十分郁闷,不过他也沒有办法,柳擎宇这家伙自控能力强,这谁也沒辙。

        随即,柳擎宇他们又接着逛了足足半天街之后,这才在吃过晚饭后返回酒店住处,柳擎宇他们这三人身体素质都是不错的,逛街虽累,但是想到隐藏在购物袋中那个公务包内有可能有很多证据的时候,三人全都显得十分兴奋,疲惫感全无,但是负责跟踪他们的人可就累惨了。

        当柳擎宇他们回到酒店之后,这些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其中一个黄毛狠狠的骂道:“我草,这三犊子终于回去休息了,***,他们是不是女人托生的啊,怎么这么爱逛街啊。”

        其实,他哪里知道,柳擎宇他们之所以要这么逛街完全是为了迷惑他们。

        柳擎宇房间内,购物袋全部都被翻开,黑色的公务包被拿了出來,柳擎宇缓缓拉开拉链,把里面的东西一点点的拿了出來,摆放在了床上。

        最先拿出來的是一个黑色笔记本,后面则是一叠厚厚的票据,还有一只U盘。

        东西不算太多,但是,当柳擎宇打开那个黑色的笔记本的时候,柳擎宇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得大大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笔记本上那一笔笔的数字、名字,再也无法离开。

        笔记本上,十分漂亮的正楷钢笔字记录着一笔笔让人触目惊心的数字:

        3月8号,环保局副局长周宗仁给38万元,想要晋升局长,事情办妥,后又给了20万,自己留15万,其余给廖治民。

        3月9号,扶贫办主任给200万,自己留30万,其余给廖治民……

        整整一个80页的笔记本上面,迷迷茫茫的记满了账目,柳擎宇虽然只是草草的浏览了一遍,但是从他脑海中反馈过來的统计数字已经高达3个多亿元,这还仅仅是笔记本上面统计的数字,等柳擎宇看完了U盘和那叠票据之后,彻底被震惊了。

        从这些资料中柳擎宇看到了一个植根于向东市的庞大的利益集团,这个利益集团利用层层叠叠的关系网,采取权钱交易、套取资金、贪污受贿、工程项目等多种方式,总共贪污、受贿、套取资金高达4个多亿,如果要是在加上这些材料中隐晦指出的3个多亿的土地出让金,这些钱加在一起竟然高达7个多亿,而且这些钱竟然全都被这些利益集团给瓜分掉了。

        柳擎宇看得有些毛骨悚然,目瞪口呆。

        太震撼了,太嚣张了。

        第一时间,柳擎宇拨通了省纪委书记韩儒超的电话,把自己掌握的证据向韩儒超进行了汇报。

        韩儒超听完柳擎宇的汇报之后,顿时也是大吃一惊,随即立刻说道:“柳擎宇,你那边先不要轻举妄动,继续保持正常状态,我这边立刻过去向省委谭书记进行汇报,你等待省委进一步的指示。”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已经无法在掌控整个事情的进展了,还得等省里领导们做出决策。

        韩儒超挂断柳擎宇的电话之后,并沒有先给谭正浩进行汇报,而是第一时间拨通了曾鸿涛的电话,把柳擎宇的发现向曾鸿涛进行了汇报,询问曾鸿涛的态度。

        曾鸿涛听完韩儒超的汇报之后,笑着说道:“老韩啊,在我离任之前,我就已经知道向东市那边问題重重了,只是鉴于你们省纪委内部各方势力盘根错节,根本无法对向东市完成全面详细的调查,所以我一直让你按兵不动,这一次既然柳擎宇在向东市已经取得突破,那你就不需要顾及我的面子,直接向谭正浩进行汇报吧,现在他是省委书记,到底这件事情该怎么查,还得看他的态度。

        至于你所担心的查处了向东市的**窝案会影响到我的官声,则你完全不需担心,我这个人做任何事情都不惧怕承担责任,向东市的确在我执政期间**问題频发,而且一直沒有得到有效控制,这是我管理不到位,这种责任是我应该承担的,当然了,我虽然有机会动他们却并沒有动,也并不是沒有其他的考虑,这一点,我相信谭正浩他自己会考虑明白的。”

        听到曾鸿涛这样说,韩儒超突然隐隐有些明白曾鸿涛的真实意图了,他心中不由得暗暗伸出了大拇指,到了曾鸿涛这个级别,城府果然够深,看问題的确够远,不佩服都不行啊。

        和曾鸿涛沟通完之后,韩儒超立刻给谭正浩打了一个电话,问谭正浩是否在家,谭正浩正在家吃饭呢,接到韩儒超这个电话,立刻笑着说道:“老韩啊,我正在家吃饭呢,怎么着,有事吗。”

        韩儒超说道:“谭书记,我有重要事情得向您当面汇报。”

        谭正浩笑着说道:“好,直接來我家吧。”

        由于两家都住在省委大院内,直线距离不超过300米,所以10分钟之后,韩儒超便出现在了谭正浩的家中。

        此刻,谭正浩已经吃完晚饭在书房内等着了。

        韩儒超走进谭正浩的书房内,把房门关好,这才一五一十的把柳擎宇在向东市所取得的重要证据向谭正浩进行了汇报。

        谭正浩听完之后脸色当即便阴沉了下來,双拳紧握咬着牙说道:“好,好一个向东市,竟然成为了**窝了,这是我们党纪国法绝对不能容忍的,老韩,这件事情你來亲自指挥,务必要让向东市每一个涉及到**窝案的官员全都受到应有的惩罚,不管任何人都必须为他们所作的事情付出相应的代价,另外,我明天上午要去向东市视察,你一会通知于金文一声,让他通知向东市那边好好的安排一下,我要在明天上午10点左右,在向东市市委进行发言。”

        听到谭正浩这样说,韩儒超心中一凛。

        虽然谭正浩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他要去向东市进行讲话,但是韩儒超却能够感受到,谭正浩这次恐怕是动了真怒了,这位新上任的省委书记这次终于要展现其强硬铁腕的一面了。

        回去之后,韩儒超立刻给于金文打了个电话,让他安排谭正浩明天上午前往向东市的行程。

        于金文接到这个任务也十分吃惊,不过还是立刻安排了下去。

        当天晚上,关志明也通过他的渠道得知了明天上午谭正浩要突然视察向东市的消息,这让他十分意外,不由得喃喃自语道:“谭正浩怎么突然想起要去视察向东市呢,难道是柳擎宇在向东市发现了什么问題。”

        想到此处,关志明直接拨通了廖治民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