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779章 调虎离山
  • 第779章 调虎离山

    作品:《权力巅峰

        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谭正浩淡淡的扫视一眼全场,笑着说道:“沒有人表态了啊,那我也谈一谈我的态度。”

        听到这里,全场所有人心中全都是一紧,因为谭正浩虽然到了白云省有段时间了,虽然很多事情上谭正浩都沒有明确表态,但是,谭正浩在白云省的威信却整在逐渐的、稳固的确定起來,向谭正浩投诚表忠心的干部犹如过江之鲫。

        这就手段。

        所有白云省干部们都已经意识到,新任省委书记谭正浩和老省委书记曾鸿涛属于两种不同性格、不同风格的干部,曾鸿涛的风格是铁骨铮铮,杀伐果断,而谭正浩却是绵里藏针、一击必中,这一点,众人从柳擎宇被从瑞源县调离的事情上就可以看得出來。

        即便是曾鸿涛那么维护的年轻干部,到了谭正浩手中却依然遭受到了如此下场,那其他以前曾经向曾鸿涛靠拢的人自然焦虑万分,形势比人强,所以,很多人不得不改换门庭,改弦易张。

        谭正浩微笑着说道:“我认为啊,现在反腐倡廉、打老虎拍苍蝇是党*中*央正在大力推进的一件事情,依法治国是党的一向政策,我们这一层组织必须要坚决贯彻党的政策,响应党的号召,遵守党的指示,对于省纪委方面的行动,我认为如果他们的行动符合党的政策方针,那我们就不能去阻止,也不应该去阻止。

        当然了,如果纪委在行动过程中如果有不规范的行为,那还是要批评的,我们一切都应该以证据为准,以事实为准,谁能够拿出事实,拿出证据,证明自己是正确的,我们就支持谁的观点,如果某些官员确实触犯了党纪国法,不管问題轻重,都必须受到相应的处罚,这一点,不能让任何党员干部心存侥幸,任何人都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相应的代价。”

        谭正浩的这番话说完,整个会议室现场一片寂静,谁都沒有想到,谭正浩竟然会如此表态,尤其是关志明、李万军等人,更是充满了不解,因为在他们看來,他们都已经向谭正浩释放了充分的善意,尤其是李万军,更是委婉的向谭正浩表达的靠拢之意,然而,谭正浩却在这次最为关键的一次碰撞上,站在了柳擎宇那一边,韩儒超那一边,这让他们感觉到极度的意外。

        虽然谭正浩的语气比较缓和,态度也并不明确,但是实际上,所有常委们都能从谭正浩看似暧昧的态度中看出他的真正立场,那就是力挺韩儒超和省纪委的行动。

        这个谭正浩心中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呢,李万军心中不断的盘算着。

        而此刻,韩儒超、于金文等人的心中也显得有些吃惊和不解,因为他们心中都清楚,谭正浩应该是对柳擎宇并不欣赏的,否则的话柳擎宇也不会从县委书记调到省委党校又被开除了,按理说,现在正好是谭正浩出手继续对付柳擎宇的机会。

        但是,谭正浩却偏偏在这一次力挺柳擎宇的行为。

        一时之间,会议室内众人内心复杂无比,猜忌万千,却谁也想不明白谭正浩的真实想法。

        不过剩下沒有表态的常委们却轻视多了,四个人有2人弃权,另外两人则毫不犹豫的表态支持韩儒超的意见。

        等众人表态完之后,谭正浩笑着说道:“好,现在常委会表态的结果已经出來了,看來大部分的同志们还是比较认可省纪委目前的做法的,希望省纪委能够坚定的贯彻党中央的指示精神,坚定的依法执法,实事求是,做好纪检监察工作。”

        韩儒超连忙表态:“谢谢谭书记和各位同志们的支持,我在这里向大家表个态,我们省纪委会坚决以党的指示精神为根本,以法律法规为准绳,坚决将反腐工作、纪律监察工作落实到实处,坚决与**分子、**势力斗争到底。”

        常委会较量的结果,对于柳擎宇在向东市的行动起到了极大的稳定军心的作用,而廖治民却因此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他沒有想到,关志明出手竟然都无功而返,看起來,向东市的形势不容乐观啊,接下來,还不知道柳擎宇打算怎么做呢。

        其实,廖治民猜得沒错,这一次,柳擎宇行动起來更加强势、更加铁腕了。

        就在省委常委会的结果传达下來之后,柳擎宇立刻公开宣布,下一波次的调查对象是向东市的财政系统,随即,在当天下午,柳擎宇便带领着省纪委第九监察室的所有人马入驻向东市财政局,进行蹲点检查和巡视。

        从下午3点钟开始,柳擎宇、沈弘文、孟欢三人分别分为三个小组,分别找市财政局的各路人马进行谈话,同时也在市财政局的大门口处贴出了举报信箱、邮箱,广泛采集社会各个层面的意见。

        这种谈话整整持续了3天。

        整个向东市财政局的所有工作人员全部都被省纪委的人谈话了一遍。

        前两天的时候,向东市财政局局长廖向明还能够保持着镇定,但是到了第三天,当最后一个科室财务科也被柳擎宇众人喊去谈话了,廖向明就再也坐不住了,因为对他來说,财务科是他最为核心的阵地,只要这个阵地不失,他就不会有任何的忧虑,虽然财务科的人出來之后都表示自己沒有交代任何问題,但是廖向东还是不放心,他可不想重蹈扶贫办的覆辙。

        所以,第三天傍晚,心情焦虑紧张的他找到了市委书记廖治民,他们是老乡,同学,这也是他之所以能够被任命为财政局局长的重要原因。

        进了廖治民的办公室,廖向明十分焦虑的说道:“廖书记,柳擎宇在我们市财政局已经蹲了整整3天了,我们全局包括财务科的人都已经被柳擎宇喊去谈话了,我担心再像现在搞下去,我们财政局的人心真的会崩溃了啊,现在,几乎局里每个人都在议论着巡视组的事情,大家都无心工作了。”

        廖治民的眉头紧紧的皱着。

        其实,对于柳擎宇他们在市财政局的所作所为他也有所耳闻,心中烦躁不已,但是现在省委常委会上,省委书记谭正浩都已经明确表态支持柳擎宇他们的行为了,他现在也不敢轻举妄动。

        但是,此刻,看到廖向明那焦虑的态度,他知道,自己再不出手廖向明那边恐怕要撑不住了。

        听完廖向明详细的汇报之后,廖治民沉吟了半晌,咬着牙说道:“嗯,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会尽快想办法让柳擎宇离开你们财政局的。”

        听到廖治民发话了,廖向明也就不再纠缠,火急火燎的回去了。

        柳擎宇那边白天和单位的工作人员们谈话,廖向明这边是晚上下班之后和大家谈话,一个进攻,一个防守,大家都在较量着自己的影响力。

        廖向明离开之后,廖治民把市委副书记古纪勋、市纪委书记王恩波给喊了过來,把财政局那边的情况跟两人通报了一下,随即问道:“你们说说,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古纪勋和王恩波是廖向明心腹中的心腹,属于铁杆嫡系,同时也是他的高参,向东市的很多事情,都是他们三人商量着來办的。

        古纪勋略微沉吟了片刻之后,缓缓说道:“廖书记,我看这事情我们还真的不能拖,否则的话,一旦时间拖得长了,弄不好就会被柳擎宇他们在市财政局那边找到证据,根据我的分析,柳擎宇他们在市财政局蹲点了那么长时间还沒有撤离的意思,应该是他们还沒有找到任何证据,否则的话,以柳擎宇的个性恐怕早就采取行动了,但是,如果让柳擎宇他们在市财政局那边待的时间要是长了,恐怕就沒准了,所以,我认为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把柳擎宇他们从市财政局给调走。”

        廖治民点点头:“这一点你说的沒错,我也想到了,但问題是方向有了,具体应该怎么操作,按理说,这个时候使用调虎离山计是最好的,但问題是我们用什么样的理由才能把柳擎宇他们从市财政局给调走呢。”

        廖治民这番话说完,房间内一下子就陷入到了沉寂之中,三人全都眉头紧锁,思考着破局之道。

        突然,王恩波突然眼珠一转,计上心头:“廖书记,我倒是想到一个办法,不过这事情操作起來有些复杂。”

        廖治民一愣:“什么办法,先说出來听听。”

        王恩波说道:“我认为柳擎宇他们最为关心的事情应该是邱文泰的这个案子,这个案子是他们之所以跑到我们向东市的根本原因,虽然柳擎宇他们现在改成巡视暂时放弃了这个案子,但是我认为这个案子他们肯定一直在明察暗访,绝对不会放弃的,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抛出去一些相关的线索,把柳擎宇他们的注意力吸引开,而且是让他们不得不去关注邱文泰这个案子的线索,我相信柳擎宇他们肯定会被调离的。”